ry254人氣都市言情 我的重返人生 txt-第681章 真·風口(求訂閱)讀書-uihcg

我的重返人生
小說推薦我的重返人生
FD20~
@
~~
最后狂欢
稍晚些时候,方年跟陆薇语一同去往白云机场。
赶上了四点钟的航班回往申城。
申城那边除了沈尼尔,还有其他几个相熟的投资人,其中就有雷軍。
过去的十天里,公众消息体系里发生了不少事情。
除了前沿通过媒体发布消息称将举办首届科学开发者大会这等热闹事以外,手游行业的风口被吹了起来。
最重量级的消息之一是:
飞机发动机轰鸣声逐渐增大,舷窗外事物后退速度加快。
飞机即将离地。
系好安全带的温叶正抓紧时间汇报自己看到的消息。
“帖子下面有一部分论坛用户回复了同样的问题。”
“根据这种程度,当康游戏平台的真正状况应该已经很糟糕了。”
假面校草猎爱计
“按照既往经验,应该又是黑客攻击,不过这次力度可能比较大,所以才会有这样的发帖抱怨。”
“……”
最后,温叶看看方年,征询道:“用不用通过卫星电话了解地面状况?”
方年想了想,不紧不慢道:“不用了。”
“老朋友的新操作,让当康的高管们去烦恼吧。”
说话间,飞机已经脱离跑道,冲向蓝天。
温叶哦了声,没再多说。
她正是考虑到这种不同寻常的讯号,联想到了方年之前让她关注当康游戏平台的吩咐,才提出的建议。
既然方年心里有所准备,那就不是她应该继续操心的事情了。
而且从方年的语气中,温叶莫名的听出了某种如释重负的味道。
似乎一直在等着一样。
联想到当康游戏近来的发展状况,温叶很快想明白。
这又是鹅厂游戏的新一轮针对。
而且不惜使用了强力的盘外手段。
毕竟当康游戏平台几乎每天都能遭遇到黑客攻击,这里面难免会有混杂其中的。
但现在是温叶都能在游戏论坛看到抱怨,即便是在当康游戏平台自带的论坛上看到的,也说明情况不咋太好……
稍晚些时候,飞机平飞。
空乘小姐奉上了丰富的机上餐食。
包括香槟、红酒等等。
方年主动要了一支香槟,朝温叶遥举酒杯:“干杯。”
…………
当方年悠闲的品着香槟,享受这趟包机航行时。
公共网络空间一条条冒了特定的消息。
“游戏玩得好好的,忽然就掉线了,平台访问正常,游戏掉线!当康这是在干嘛!”
“艹,这游戏我感觉马上就通关了!直接掉线!”
“……”
“‘我的世界’服务器宕机了吗,怎么忽然玩不了了?!”
“我也一样,据说是大面积瘫痪了。”
“……”
“当康游戏挣这么多钱,服务器都舍不得升级一下吗?”
“怎么个意思,就这种游戏体验?”
“……”
从当康游戏平台自带的游戏论坛扩散到公众游戏论坛,再然后是各大社交平台。
随着时间的推移。
公共网络空间上能很明显的看到有越来越多特定针对当康游戏平台的抱怨。
从下午三点多开始,当康游戏平台忽然出现游戏掉线现象。
起初只是一些小众游戏。
玩家数量少,影响面也不广。
玩家的抱怨也只局限在当康游戏论坛。
这时大部分游戏都是正常的,尤其是当康游戏平台毫无问题。
接着,
大量游戏无法正常访问。
然后,
‘我的世界’沦陷。
从少量到大面积掉线,一度呈现出瘫痪状态。
影响面很快扩散。
于是玩家的抱怨开始积累,且没有随着时间的推移向好发展。
所以这种抱怨很快变成了攻击、怀疑、愤怒。
因为这切实的影响到了大量玩家的游戏体验。
但网上的声音还是比较混乱的。
有一部分从始至终没受到影响的用户开始幸灾乐祸。
“让我说,是你们的网络不咋太好,为什么我就没受到影响?”
“就是就是,我还玩得好好的,而且比平常还顺畅呢!”
“再说当康游戏平台不是一直可访问,实在不行去玩玩斗地主休闲一下!”
“……”
接着有人科普了这种现象的发生。
“各位莫急,我来分析一下。”
“从现在的状况来看,当康游戏平台访问顺畅,这说明当康游戏平台跟平台游戏是不共用服务器资源的;
甚至可以推断出服务器机房都完全不同;
部分玩家能访问,这说明是绝对有多个机房;
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有听到别的不能访问的消息,有两方面的原因:
游戏服务器部分宕机、黑客攻击。
本人略懂网络,通过测试发现是第二种可能,服务器在线,但因为大量无效请求导致了正常请求无法进入。
也就是DDOS攻击,尽管这种攻击方式很简单,但往往非常有效。
因为向游戏这类型面向所有用户开放的网络服务,本身就会有大量的访问,DDOS攻击只需要稍加伪装就可以攻击。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当康游戏平台的服务器资源储备貌似很到位。
在测试中我看到了服务器真实地址一直在改变,这应该是有大量的异地灾备。
不过按照这种发展,全面破防是早晚的事情。
最后……
我比较困惑的是,当康游戏平台本身为什么没事,蹲一个大佬解释。”
这条分析帖发出来不久后。
当康游戏平台所有游戏全面掉线。
‘我的世界’虽然还是有少部分幸免,但已经没什么卵用了。
这时,抱怨和吃瓜等声音中,出现了另一种声音:
煽风点火。
要知道在目前国内游戏玩家用户群体中。
大多数人是将当康游戏平台和TGP对立看待的。
基本上都是主动二选一。
碰到了这种情况,支持TGP的那拨用户自然而然会被煽动。
消息一下子混乱极了。
…………
发生这么严重的事故,即便是周日,当康这边也早就发现了。
在不同地方的高管层纷纷开始想办法、找原因。
事情比想象中的稍微复杂一些。
除了有DDOS攻击外,还有另外的攻击藏在里面。
总之,是一次完全有备而来的针对性黑客攻击。
击垮了当康游戏所有在安全方面的付出和所有的准备。
对方明显抱着一种不死不休的态度来的。
选择周日的悠闲午后,似乎也是早有预谋。
事情大体上是清晰的。
解决方案却不好定夺。
原因比较简单。
发展到现在,当康游戏目前在申高管的权限都不够了。
权限范围内的常规操作:
诸如备用服务器阵列;
诸如向IDC机房申请更多的服务器资源。
都没啥效果。
现在的状况就是申请多少都不够糟蹋的。
因为原先已经宕机的服务器需要大量的维护人员手动去维护。
反正IDC方面给的答复就这样。
至于里面是机房布局有问题,还是黑客更多的隐藏攻击,还是别的原因,无从得知。
替代周东升的新任COO拿不定主意。
CEO吴鸿也一样。
即便摆在吴鸿他们眼前的事情很简单:
恢复业务。
“还是没有收到黑客方面的任何要求?”
“没有。”
“关总那边的电话还是没打通?”
“没有,按照时区换算,瑞典现在是上午十点左右,不应该是关机状态。”
“随同关总去瑞典的其他人呢?”
“他们的电话倒是通了,但不知道关总在哪。”
“方总秘书的电话呢?”
“也不通。”
吴鸿最后无奈道:“我试试方总的电话。”
很快听筒中传来了关机的回复。
异案诡录 柳岸飞鸿
吴鸿叹了口气。
以他的职业经验,很早就判断出了发动这种攻击最可能的人选。
按现在的状况来说的话。
吴鸿猜测对方这是提前知道这个时间点当康游戏的实际管理状态。
现在这样的场景。
整个当康游戏上上下下完全束手无策。
每分每秒都在承受损失。
吴鸿他们也商量过各种解决办法,甚至都有尝试。
但都没奏效。
師叔無敵
大宋小郎中
对方就是一种不死不休的样子。
“吴总,从正式受到攻击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小时,要不先对外界公开消息?”
“我再想想,总觉得对方可能就在等我们公开消息。”吴鸿沉吟道。
就这样,当康游戏莫名的陷入了一种群龙无首的状况……
超級天賦
…………
下午四点出头。
湾流G550降落在虹桥机场。
这趟航程的体验感还是很不错。
算得上是物有所值。
搭顺风车的李安南叽叽喳喳了一路,倍感满意。
反倒是同样没见识过的刘惜一如既往没说什么话。
飞机一降落,温叶就立马开了机,很快就响起了一连串的消息提示音。
温叶很快惊呼出声。
“方总,当康游戏的情况比较严重。”
“黑客发动了针对性攻击,目前除了游戏平台正常以外,平台上所有游戏的服务器全部处于宕机状态,包括备份阵列、异地灾备。”
“IDC方面回复是因为某种特殊原因,目前只能采取手动恢复服务器状态的操作。”
“……”
尽量简单的介绍完情况的严重性。
最后,温叶抬头看向方年,说道。
“吴总没有联系到关总,希望我能立即转达您具体情况。”
方年眉头微挑:“吴鸿他们不会报警吗?”
“报……报警?”温叶一愣,“对啊,可以报警啊!不是有专门的网络安全管理部门吗!”
方年就笑:“我意思是这种思维应该有,尽管当康是蒙受损失方,但也应该尽量配合相关部门,尽快恢复正常网络秩序。
不过现在这种状况,不用指望网监部门能够有所斩获。”
“至于别的什么是不是公开消息,是不是这样那样……”
“你告诉吴鸿四个字:便宜行事。”
温叶点头应下,刚才还心跳加速严重的情绪在方年的三两句话中平复了下去。
接着温叶给吴鸿直接回了电话。
一方面将方年的意思传达给了吴鸿。
另一方面也去获取最新的消息。
“……”
一旁的李安南好奇道:“老方,当康游戏怎么了?”
“被攻击到下线了。”方年简单道,“就是最简单的DDOS攻击,你懂吧?”
李安南点点头又摇摇头:“懂是懂,但这种攻击我也没办法。”
“安南,你削微有些膨胀了。”方年调侃道。
李安南有点尴尬的挠起了头。
不说当康花了重金购买了硬软件防火墙,就是当康、IDC机房方面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到解决办法,很能说明问题了。
有句话怎么说的。
最简单的就是最有效的。
用来形容DDOS攻击最合适不过。
这种无赖的攻击形式,又是一种不死不休的态度,几乎是无解。
而且……
方年之所以这么快做出让吴鸿他们‘便宜行事’的决定。
正是因为他知道无解。
甚至没办法还击。
所以干脆将临时决策权完全下放。
即便方年清楚,按照鹅厂游戏以及任羽新这种人精的尿性,一旦使用这种非常规手段,让当康游戏从网络世界‘消失’,应该只是一个开始。
温叶很快打完了电话。
跟方年汇报了最新情况。
“情况依旧没有好转,几乎是当康游戏那边重新恢复一台服务器对外提供服务就被攻击淹没到下线。
而且这次的攻击会影响到服务器数据安全性。
硬软件防火墙早就罢工了。
两方面的供应商正在紧急提供解决方案。
IDC方面依旧没什么更好的解决方案。”
“目前还未造成关键性数据损坏丢失的现象。”
“吴总在电话里说,他已经主动让当康游戏全面离线,避免造成更严重的后果,也不再尝试在线恢复服务。”
“会立马向外界公开消息,同时请求各路网络大神的帮助。”
“除此之外,吴总说,他以及公司各个在家高管会积极应对。”
听温叶汇报完,方年脑子里念头闪动。
片刻后,感叹一声:“接下来可能才是真正的攻击。”
“真就应了那句话,流氓不怕,就怕流氓无赖还有文化。”
一时半会,方年也想不到有什么好的解决方案。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不咋太现实。
鹅厂游戏背后是鹅厂,体量足够大,同样的攻击,他们应该是扛得住的。
毕竟鹅厂是从草莽发展阶段走过来的企业。
什么事情没遇到过?
虽然方年知道这事是任羽新做的,非常不地道。
但方年站在客观角度上,却比较欣赏任羽新的做法,为了利益无所不用其极。
是个狠人。
在方年心里琢磨这件事情时,温叶谨慎道:“方总,您不打算出面吗?”
“我也没办法,现在我能做的就是静观其变。”方年摊摊手。
不多时,方年、温叶、刘惜仨乘坐包机提供的送机服务离开了虹桥机场。
李安南也一样,不过他是回松江。
在奔驰快到杨浦时,温叶先后接到了两个电话。
“方总,当康公开消息后,有大量针对当康游戏的负面消息;
剩大游戏刚刚宣布将在明日推出游戏平台。”
“程潜学长说,他们那个框架问题的研究完成了最后的成果总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