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1wl精彩玄幻小說 大隋第三世-第658章:相互夜襲-xltlw

大隋第三世
小說推薦大隋第三世
夜色深沉,定远城火光冲天,四万魏军整装待发。纷纷向城南空地集结,陷入一片忙碌景象。
城头之上,盛彦师看着一身铠甲刘兰成说道:“刘将军,你一定要偷袭隋军大营吗?”
英气勃勃的刘兰成颇有儒将之风,他一挥手,满脸严肃的说道:“隋军明天必将兵临城下,到时候,士气萎靡、军心痪散的我军如何抵御得了士气如龙、装备犀利的隋军?我们兵马不如隋朝精锐、军心士气不如隋军高、武器武备不如隋军好,要是我们什么事都不做的话,哪怕换成洛阳那种坚城,我们也坚持不了多久。今晚是我们唯一的机会,我也不求伤敌多少,只需挫败隋军锐气、提升我军信心即可。”
“刘将军,可杨侗毕竟是当世名帅,难道他没有丝毫戒备吗?”盛彦师并不赞成刘兰成去偷营劫寨,只不过他的职位虽然高于刘兰成,可对方是定远县城主将,而自己又是从全椒县逃生至此的败兵之将,气势上就矮了一截,所以不能阻拦,只能劝说。
刘兰成说道:“斥侯来报,两路隋军会师于曲亭山下,大肆举办庆功宴,声势浩大,数里可闻。他们杀马屠羊,整条清流河都被鲜血染红了,这些都不是假的。”
盛彦师想了想,苦笑道:“我就是有些担心。”
“这的确是一步险棋,可这个险我却不得不冒。”刘兰成望着城下的士兵,淡淡的说道:“我要是中计,也不过是把败亡提前几天罢了;但如果赢了,我军就能尽得隋军攻城利器、强弓硬弩、战马良驹,隋军纵然再调来南方,也需要很多时间,而我们魏国现在最需要的就是时间,要是今晚能够歼灭数万名隋军,圣上就可以全力对付尧君素了。”
“也好。”盛彦师点了点头,这是没有选择的选择,大不了就像刘兰成说的那般,将败亡提前几天,但万一赢了的话,获利极多,对士气萎靡的魏国上下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惊喜,军队也会重新充满信心,当下看向刘兰成道:“那刘将军小心一点……”
“城内尚有五千兵马,一切拜托盛将军了。”刘兰成郑重的向盛彦师行了一礼。
“本将为备下宴席,等候刘将军凯旋归来。”盛彦师还礼道。
“好。”
刘兰成点了点头,见到城外将士已经准备就绪,带着亲兵快步冲下城头,率领四万大军,浩浩荡荡的向南方行军,士兵们手持火把,像一条长达数十里的火龙,一眼望不到头。
“珍重。”盛彦师叹息一声,对身边的大小将校说道:“今晚事关重大,决不能有大意之心,务必严加戒备、严加防范。”
“末将遵命。”
一干将校轰然应是。
……
定远西南方向三四里外,一座山丘之后,万多名隋军养精蓄锐,抓紧时间睡觉,驻扎之地还燃烧着一堆堆驱蚊艾草,烟雾缭绕。天气已经慢慢变热,沼泽和丛林滋生大量蚊虫,士兵和战马成了它们疯狂的进攻目标,好在万物相生相克,沼泽虽是蚊虫滋生之地,但是在它的周围却生长大量艾草,绞汁涂在身上则蚊虫不侵,燃烧成烟则可驱蚊,在这艾草之烟辅助,所以这一带虽然蚊虫极多,隋军士兵和战马却睡得十分安稳。
一处山丘之上,杨侗放下手中的千里,转首笑道:“魏军如涛涛江水延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真是壮观之极。”
既然料到魏军会夜袭大营,兵多将广的杨侗自然不会守株待兔,只满意于歼灭出城之军,他不仅要把企图偷袭魏军消灭,还要夺下兵兵空虚的定远城,所以亲率玄甲军和一万骁果军绕开曲亭山,沿着乌衣河西部源头的白茆河来了定远县。若是魏军没有出城也不要紧,大不了搞一晚上的疲兵之计好了,庆幸的是魏军中计了,从其军队规模来看,就算不是倾巢出动,也是主力尽出,这让他夺取定远城多了几分胜算。
“真让圣上猜中了,魏军果然出城了。”旁边的阴明月说道。
“这个刘兰成是个聪明人,他知道定远军看似很多,却根本挡不住挟大胜之势而来的隋军,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破釜沉舟、孤注一掷,赢了是赚,输了也不过是提前了而已。”杨侗一屁股坐在一块石头上,魏军如他所愿的出动了,觉得自己可以尽情的吹嘘了:“朕定下此策之时,就有十成把握,若不然,哪会来这里味蚊子?”
“圣上神机妙算,末将拜服。”浑然不知杨侗有两手准备的尉迟恭抱以无限崇敬。
“圣上,敌军主力已经离开,我们何时攻城?”同样是崇拜不已的王雄诞有点迫不及待了。
“两个时辰后。”杨侗不不假思索的说道:“魏军以正常速度行军,一个时辰也就二三十里,两个时辰左右进入埋伏圈,我们就在那时攻城好了,你们也退下休息吧。”
这时,几名修罗卫拿来几个沙漏,装好了两个时辰量的沙子,交给诸将。
“末将遵命。”诸将躬身一礼,接过沙漏,回归本部。
阴明月在一块空地上铺开一张油布,然后盖上一层毯子,以供杨侗休息,然后带着一伙修罗卫去设防。
杨侗躺在毯子上,双手枕在脑后,杨沁芳在他身边铺好自己的铺盖,她觉得行军在外,不应该有男女之别,所以心安理得、毫不避嫌的斜躺下去。
借着依稀的月色,杨侗侧首看向头边沙漏,忍不住叹了一口气:“这人生啊,实在是是无聊。而最最最无聊的事情莫过于看着沙漏,傻看着时光一点点过去。”
杨沁芳脆声笑道:“你的人生怎么会无聊呢?”
杨侗望着在云层中穿梭的弯月,说道:“这些年不是打仗,就是练兵;不是军务就是政务…到了洛阳,每天早朝、议事、吃饭、理政、睡觉……天天都在重复头一天的生活方式,难道这还无聊吗?”
杨沁芳眨了眨眼,轻笑道:“天下万万人由你一言定生死,你这样的人生不知有多少人羡慕呢,就拿李渊、李密来说吧,他们还不是想要过上你这种日子才造反的吗?你如今是‘醉卧美人膝,醒握天下权’,哦,应该说是‘身畔有美人,一言葬万人’,你怎么可能会无聊呢?
杨侗道:“充其量不过是一枚青涩果子,哪来的美人?”
杨沁芳冷哼一声,眼中带着莫名的味道:“所以你很无聊的想要让那位大美人陪在身边?”
杨侗苦笑道:“你这丫头,这些天古里古怪的,就跟六月天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是晴空万里,转眼之间就乌云密布,不一会儿就下起了倾盆大雨。我又没有得罪你。”
“还不是因为……”
“因为什么?”
杨沁芳翻了个身子,不再理会杨侗,气呼呼的在心中答道‘还不是因为你天下和阴明月睡觉?’
杨侗摇了摇头,“古人说的‘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果真是没错,懒得理你。”
“我还懒得理你呢。”杨沁芳火气更大了。
沉默了一会儿,杨侗又说道:“真希望峥儿那小子快点长大,这样我就可当太上皇了。”
“切,还太上皇?您老贵庚啊。”杨沁芳又转过身子来,说道:“不到四五十岁,你根本禅让不了,就算皇族答应,文武百官也不答应你把皇位交给一个小家伙。”
杨侗叹息一声,突发其想的低声道:“毛头小子不行,那我统一天下以后,把皇位让给皇祖父好了,他老了,让我再一段时间,我再传给峥儿。”
杨沁芳已经完全呆滞了,一双黑白分明亮晶晶的大眼睛瞪得大大的,一颗心早已在夜风中凌乱……
当孙子的,居然要传位给自己的祖父?当祖父的,居然要继承孙子的皇位?
皇位还能这么传?
是我听错了?
“真是疯了。”好半晌,杨沁芳无语呻吟,没好气的说道:“好端端的皇帝不想当,竟然要想方设法去放弃。你怎么这么没志气?”
杨侗笑道:“每天忙得吃饭都没有时间,有什么好?”
杨沁芳气急:“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就不能有点追求吗?”
杨侗没好气道:“你懂什么?这里既没电脑玩、也没飞机坐,还没游戏打,我这皇帝吃的东西还不如一介草民好。还是以前的日子舒服。”
杨沁芳已经完全听不懂他在说什么了,有些无奈道:“天下还没统一,你难道就有什么一点点理想了吗?”
“我的理想其实很简单,就是骑最烈的马、喝最好的酒、吃最好的菜、玩最……”杨侗眼睛往杨沁芳身上一转,嘿嘿两声,收口不言。
杨沁芳讥笑道:“继续说呀!怎么不说了?”
杨侗转头不理她。
杨沁芳却没放过他,十分坦率的说道:“你看,你不就是骑最烈的马、喝最好的酒、吃最好的菜、玩最漂亮的妞吗?如果你不是皇帝了,哪有这么好的生活?所以啊,你还是好好的当你的皇帝得了。”
杨侗呆了一呆,笑道:“好像真是这么一回事。”
“什么好像?本来就是。”杨沁芳斗赢了杨侗,不再说话。
“其实我的要求不高,只听吃上一盘虎皮青椒”
“老虎多的是,改天我就给你猎一头老虎回来。”
杨侗很想报上‘夫妻肺片’这道菜,看她是不是猎一对夫妻回来,想想还是算了,又说道:“你有老虎皮,可是青椒呢?”
“青椒是什么?”
“青椒是一种植物,可调味,辛辣。我们中原没有。”
“哪有?”
“海的另一方。”
“倭国?”
“倭国在大海中间,再往东边,是一片很大很大的陆地,那里就有青椒、红椒,好像还有土豆什么的。”
杨沁芳沉默半晌,也不问他怎么知道海的另一边是一片大陆地,只是问了辣椒和土豆的样子
杨侗不知道的是杨沁芳后来真的带着一支舰队横额白令海峡,一直沿岸南下,直抵南美洲,把辣椒和土豆、地瓜给他弄了来。
两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
玄甲军在杨侗亲自率领下,和尉迟恭一起,悄无声息的朝着定远西城城墙靠近。
城上守军并无任何察觉,离得近了,远远的便能看到守军脑袋正在不断晃点,显然是在打瞌睡。
距离城墙还有十丈左右,玄甲军兵马立刻止住。
杨侗仔细看了一遍城墙防御,不禁笑了起来,定远守军的主力主要在南城方向,西城这边的守备十分松懈,也许根本没想过隋军会在这个时候来了一个反偷袭。
“准备!”杨侗沉声道。
队伍中,数十名战士快步冲了出来,在他们身后,一些士兵在护城河上铺好木板,二十名士兵扛着十架人字梯跑到了城下,甫一打开。四十名士兵便“蹭蹭蹭”的爬了上去,一把扣住城墙上的垛口,用力一跃,如同灵猫一般落到了城墙上。
仍在打盹儿的守城魏军兵士听到了动静,连忙睁开眼睛,入眼处,却是看到火光反射下,一片耀眼寒光猛然扑来。
“噗噗噗~”
不断有魏军兵士在半睡半醒间被斩杀在地,与此同时,城墙下面的第二批将士也开始发起了冲锋。
“敌袭。”
过了片刻,终于有人发现敌军来袭,只不过喊声到了一半便嘎然而止,但哪怕如此,他这一声凄厉嘶吼声,也足以唤醒了那些半睡半醒的魏军将士。
“杀!”
尉迟恭几步跃上女墙,入眼处,周围敌军已被清空,而两头却有有敌军不断朝这边杀来,一手拿着钢鞭,一手拿着天猛刀,黑色的脸膛泛起森然杀意,挥舞着刀、鞭,如猛虎出牢一般,杀入了人群,几无一合之将,王雄诞这时也已经杀上,见到尉迟恭大发神威,也拿起陌刀朝另外一边杀去,将这缺口不断扩大。
一伙士兵冲到城楼,夺下了绞盘,将吊桥放了下来。
“继续!”
城墙下的杨侗眼见敌军已经警觉,继续指挥将士登城辅助,同时有一队战士抱着几根圆木做成的临时冲城锤,冲上吊桥,猛烈撞击城门。
魏军虽然发现有敌人来猛,且不断的冲过来支援,但奈何今夜守军不多,再加上城墙只有那么宽,根本发挥不出人数的优势,而城外的玄甲军却源源不绝的登上城头,被打懵了的魏军很快便被杀得一片大乱。
“呜~呜~呜~”
苍凉的号角声打破了深夜的寂静,整个定远城开始混乱了起来。
“轰~”
也在这时,城门被攻城队彻底撞开。
早有准备的骁果军策马入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