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kdq5火熱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第九百八十一章 我對你好吧 (第一更)分享-mu4m0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是,用了十多块不同年代不同窑口的碎瓷片,拼凑出了这么一件白瓷茶盏。”
向南一边说着,一边观察躺在病床上的闫思远的表情,见他也是眼睛紧紧地盯着夏振宇手里的那只白瓷茶盏,顿时松了一口气。
就怕你对什么都不在意了,那就真的麻烦了。
他笑着说道,“这件白瓷茶盏,可比之前那件白瓷高足杯还要完美一些,它底部还有五代定窑的’官’字款。”
夏振宇一听,连忙将茶盏翻过来一看,果然,在茶盏的底部写着一个“官”字。
事实上,在瓷器上书写年款,是从明朝永乐之后开始的,后来逐渐形成了定制。
而在明朝永乐之前,瓷器上也有落款的情况,但不多见,不成体系。
比如宋代建窑,有一部分器物足底见有“进琖”、“供御”刻款,作为贡品的铭文。
而五代至宋早期的定窑,有部分带“官”、“新官”刻款的器物,被认为是进奉宫廷的专用瓷。
元代瓷器除白釉瓷有模印“枢府”二字(称枢府白瓷)外,极少见其它落款。
也正是因为此,向南能找到一块五代定窑的带“官”字刻款的白瓷底座碎瓷片,那也是很难得的。
“难得,难得,确实难得!”
夏振宇一看,更是爱不释手,上次那件白瓷高足杯,他没能“抢”到手,就已经后悔不迭了,回去后茶不思饭不想了好几天,没想到这会儿又见到了一件比白瓷高足杯更难得的白瓷茶盏,他只觉得这次真是来对了!
当然,这只白瓷茶盏是向南送给闫思远的,他没办法据为己有,不过,向南在这儿啊,得让这小子给自己也拼凑一件瓷器!
心里想着这些,夏振宇将这件白瓷茶盏拿在手里把玩了好一阵,又转头看了看病床上的闫思远,笑着说道:
“老闫啊,你现在生病了,得好好休养,可不能累着了,这件白瓷茶盏,就先借给我鉴赏几天,等你好了我再还给你怎么样?”
向南和闫君豪等人一听这话,顿时瞪大了眼睛,还能这样?这是耍流氓啊!
闫思远胸口起伏,喘了几口气,有气无力地说道:“臭……不要脸,这是,这是向南给我的礼物!”
“给你,给你!”
夏振宇一脸嫌弃地将白瓷茶盏放进古董盒里,递给了闫思远,嘟囔道,“闫老头,你还是这么小气!”
古董盒放在了闫思远的面前,闫思远一双眼睛紧紧盯着它,过了一会儿,他艰难地抬了抬手,竟然将古董盒给捧起来了。
向南和夏振宇等人没觉得有什么,可闫君豪却是一脸激动,那模样都快要哭出来了,他颤抖着声音说道:“看,我爸的手能动了,他的手能动了!”
向南等人这才知道,原来,这么长时间以来,闫思远除了偶尔能清醒一会儿,含含糊糊说两句话,基本上都动不了,手就更抬不起来了。
可现在,他居然能抬起手来了!
还是朱熙脑子灵活,见到这情况,赶紧跑到外面去喊来了医生,医生来了以后,对闫思远做了一番简单的检查,这才对众人说道:
“病人正在慢慢好转,这是个好现象,不过他还是需要多休息,大家探望的时间不要太长了,以免病人太过劳累。”
向南和夏振宇等人听了,连忙点头。
等医生离开以后,大家这才发现,闫思远已经睡着了,不过那只古董盒他倒是紧紧地抱在怀里,一点也不肯松开。
既然医生已经说了话,向南等人就不好继续留在这儿了,几个人跟闫君豪告了辞,准备回去了。
闫君豪将大家送到门口后,夏振宇看了看他满眼的血丝,叹了一口气,说道:
“君豪,怎么就你一个人在这里陪护老闫?你爱人他们都没回国吗?”
闫君豪笑了笑,说道:“回来了,我跟她分段照顾的,她下午到晚上在这边,然后晚上我再过来,一直守到她过来。”
“还是要多注意休息,别把自己的身体也搞垮了。”
夏振宇点了点头,说道,“你爸现在生病了,公司里的生意没什么影响吧?”
“那倒不会,几块业务都有专人负责的,我爸平时也不怎么过问,都放手让他们去管了。”
闫君豪顿了顿,又说道,“至于米国那边的业务,我现在也是通过电脑和手机来远程管理,基本上没什么大碍。”
“那就行。”
夏振宇点了点头,他拍了拍闫君豪的肩膀,说道,“那我们走了,希望你爸能早点好起来,下次如果有空,我再来魔都看他。”
“嗯,谢谢夏叔叔。”
闫君豪说着,又看了看向南和朱熙,也说道,“还有向南和小朱,也谢谢你们。”
从住院部离开后,夏振宇一边往前走,一边扭头看了看向南,笑眯眯地说道:
“向南,咱们认识也有快两年了吧?你觉得,我老夏对你怎么样?”
“挺好的啊。”
向南回了一句,他有些丈二和尚,摸不著头脑,好端端的,夏振宇突然说这个干嘛?
“跟闫思远比起来呢?”
“都挺好的。”
“那就好。”
夏振宇点了点头,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站在向南的面前,语气沉重地说道,
“向南啊,我跟闫思远都对你挺好的,可你只送了礼物给他,没送礼物给我,我这心里很难受啊。”
向南:“……”
靠,我还以为你想说什么呢,原来是想着这个!
可这拼凑瓷器,可不是说有就有的啊,这得靠运气的,剩下的那一堆瓷器碎片里,还不知道能不能拼凑出一只完整的瓷器来呢!
想了想,他只好假装没听懂,笑道:“夏老爷子想要礼物还不简单,你看店里有什么你想要的,我买下来送给您就是了!”
夏振宇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向南,直看得向南都不好意思了,他这才笑嘻嘻地说道:
“我想要什么,你懂的吧?”
“懂,懂!”
向南一脸无奈,只好说道,
“那您可得等一段时间,我手里的碎瓷片不多了,凑不出来一只完整的瓷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