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cgn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蛟龍決 起點-第一百七十一章羅剎妖女美如仙熱推-qyo9a

蛟龍決
小說推薦蛟龍決蛟龙决
为首的是一个年龄稍长的绝色女子,外罩一件紫色短杉,刺花抹胸低开,露出一方雪脯,耀眼晶莹。
紫裙曳地,黑发如瀑,被一根紫色丝带随意束在脑后,发丝只垂到腰际,芊芊玉手微抬,那根紫色长绫已经脱离了黄海山,被她重新披上肩头。
翩翩然的风姿,若九天仙子一般,只是顾盼之间,眼神里却似笼罩着一丝淡淡的愁容。
黄海山也不由看得愣住,少时,才反醒过来,抬起大槊,指着对方喝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来偷袭老夫?”
对面的女子嘴角微微翘起,挂着一丝冷冷的笑意道:“我们是谁你们都不知道?那你们来到罗刹岛又是为了什么呢!”
黄海山心里一惊,不自主后退两步,才道:“你们……你们是罗刹岛的妖女?”
对面女子一阵冷笑,那声音若冰晶般清灵却又寒徹人心。
笑罢,才瞅着黄海山幽幽道:“对呀!我们就是妖女!而且是专杀你们这些莽夫的妖女!刚才围攻我们的各个门派已经被我们这些妖女清理干净,现在就让我们也把你们清理个干净吧!”
说罢,玉手轻摇,手中依依的长绫霎时化作一条紫色的大蟒,逶迤而行,直扑黄海山。
黄海山挥大槊将长绫拦腰封出,谁知,那长绫轻飘飘打了一个弯又直袭他的面门。
黄海山赶紧撤大槊去拨打长绫的头部,长绫被女子微微一抖,翻动之间又改变了方向,直逼黄海山的脖颈。
黄海山吓得急忙后撤,那条长绫闪烁着耀眼的紫光,尾随而至。
黄海山无奈,只得一个侧身翻转,勉强躲过,趁机挥动大槊近身戳出。
紫衣女子撤回长绫,冷冷看着戳向自己的大槊。
黄海山见她丝毫不躲不闪,心中惊奇,手上发狠,大槊眼见已近距离女子在咫尺之间,突得旁边伴着几声娇喝,四五条各色长绫从紫衣女子身后飞出。
其中两波长绫,瞬间将大槊的槊头缠住,其余几根长绫,如五彩的水波荡荡,直奔黄海山的双腿,双臂。
黄海山本以为势在必得,谁知大槊被长绫缠住,本来两条长绫不足以抵住他的蛮力,可是对方并非生拉硬拽,而是用巧力,把大槊引往一边,黄海山被两条长绫拽得向前踉跄几步,大槊戳空。
身体四肢正好迎上那飞来的另外几根长绫,转眼间,四肢已经被长绫紧紧缠住。
黄海山心中大急,奋力搅动大槊,两个女子的力量无论如何也抵不住他的蛮力,不多时,两条长绫已经被他搅和在一起,拧成了绳子。
两个女子也被他大槊带得东摇西晃,纵使如此,黄海山此时四肢均被缠住,一时也难以脱身。
正急切间,只听后面有人吼道:“你们快住手!不要打我叔叔!”
声音刚落,一个黒壮的身影,已经赶到,手中舞动大铁棍,冲着众女子打过去,一边打,一边嘟囔
“你们这些女的,花枝招展的,可是也不学好,没学问,还打架,看我不打……你们!”
流氓系统
众女子的阵型顿时被他搅得凌乱起来。
黄海山心头大慰,趁机拉扯长绫,准备脱身。
紫衣女子看着,眼中肃杀之气聚起,身影飘忽间,已经逼到黄海山侧后,同时抬起双手,只见两道长绫直飞黄海山脖颈。
长绫飘摆,极是轻盈,黄海山毫不知觉,脖颈瞬间已经被长绫由两边互缠,紧紧勒住。
末日重生之顺理成章
她手上微微用力,黄海山即被勒得脸色如酱,喘不过气来。
黄海山急忙扔了大槊,反手将长绫两端拉住。
而几个女子一边躲避二猛的袭击,也趁机用力拉扯黄海山的双臂。
黄海山为了保命,要同时与缠绕自己手臂的长绫和勒住自己脖颈的长绫角力,时间稍长,只觉得脖颈处的长绫越勒越紧,呼吸越来越难。
陛下在上:弃妃不承欢 琴芫
總裁 步 步 逼婚
危机之时,却有人高叫道:“母亲,快快停下,他是孩儿的三师祖,不可以伤他性命!”
苍天霸血 苍天白鹤
神武帝尊 飞天琴仙
紫衣女子听见喊声,才忙抖手将长绫收了,紫绫飘飘又重新搭在了肩头。
眨眼间,一对儿少年男女已经来到她的身旁。
紫衣女子一把将二人双双搂在怀里,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眼中透出千般柔情,万般慈爱。
绫罗用手给肃羽与陆蕴儿擦去满头汗水,满眼的笑意道:“我的俩个好孩儿!这一遭,罗刹岛遭难,你们竟然不畏生死,赶来帮助我,受了多大的危险啊!我今生有你们俩个这么好的孩子,真是此生无憾了!”
说罢,一阵哽咽,玉珠翻滚,落下泪来。
肃羽也哽咽道:“母亲有难,儿子定当竭尽全力来帮你解困!这本来就是为人子应该做的!更何况这一次罗刹岛的危机,是因我而起,我怎么能袖手旁观呢!”
陆蕴儿慌着去给绫罗拭泪,自己却也流下泪来,又忙着给自己擦泪
笑道:“母亲,别哭了!我们见面应该开心才是啊!多亏你老人家即时赶到,要不然我们可就危险了呢!不知你是怎么知道我们在这里的?”
绫罗亦笑道:“蕴儿说得对!我们母子仨人相见自然应该高兴才对!因为这几天各地江湖帮派已经都到了罗刹岛对岸驻扎,他们随时可能组织进攻,我的母亲不想死守罗刹岛,因此干脆趁着大雾天气,悄悄派我们出来,主动到他们的驻地先去攻击。
我们到时,他们竟然一点防备都没有,一个个还都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被我们一通冲杀,他们吓得是屁滚尿流,哭爹喊娘。
有的直接被砍杀在床上,有的忙着逃跑,直接就撞到我们的剑锋上,白白送了命,有得干脆跪在地上给我们磕头求饶,痛哭流涕……直到最后,竟然没有遇到一点像样的抵抗!
哼!什么中原武林,什么各大门派,没想到,都是一群欺软怕硬,自私自利,毫无廉耻的小人罢了!
等攻击结束,我让几个属下押解几十个各门派的俘虏先到船上等候,我率领几十个人,沿着海岸四处巡查,查找漏网之鱼,一路走来,远远便听见这边喊杀声,便赶了过来,却不曾想竟然是你们!”
说到此,又不觉伸出一双手在二人脸上摩挲,叹道:“唉!只可惜我来得迟了些,让你们受罪受累了!看你们两个满头满脸都是汗水!蕴儿这俊俏的小脸儿都涨得通红!真是让为娘心疼!”
说罢,眼圈发红,又滴下泪来。
正说话,突得听见有人沉声喝道:“蕴儿!你在那边做什么!还不赶紧过来!”
陆蕴儿这才醒悟,从绫罗怀里起身,回头望着不远处的三个人笑道:“三位叔叔,我刚刚见到了肃羽的母亲,心情高兴,就把你们给忘了!嘿嘿,几位叔叔不要怪我!你们是怎么下来的?哪几只虎呢?”
知道多尖声笑道:“不妨事!我们呆在树上,眼见黄海山跑了!那几只虎也被他呼唤走了,我们这才从树上下来!我知道多征战无数,从来没有这么怂过!这一次竟然被几只畜牲吓得窜到了树上,威名扫地了!呵呵”
乔八狠狠瞥了他一眼,大声道:“知了猴,你本来就是一个怂人,有屁的威名啊!我和总舵主不比你有威名啊?还不是被吓得上树,不敢下来呀?哈哈”
陆蕴儿也笑道:“蕴儿多谢几位叔叔危难之时,挺身相救!那几只虎极其凶猛,江湖中没有几人可以斗得过它们的!所以几位叔叔不必放在心上!”
说到这里,又指着他们三人,给绫罗引荐。
绫罗那日里,只顾忙着与幽冥宗主激战,并不曾留意他们,自然也不曾知道他说过的那些辱骂罗刹岛的话,听说他们出手相救二人,心中感激,忙抱拳谢过。
乔八和知道多都不约而同地举手回礼。
知道多正要说上两句客气话,却见姬飞雪面沉似水,看也不看绫罗,只是盯着陆蕴儿喝道:“蕴儿,你乃是堂堂白莲会陆总舵主的女儿,怎么可以和这些旁门左道勾勾搭搭,有所联系?
传扬出去,岂不有损我白莲声誉和你父亲的名声?本来我们此来,也是为了助阵中原武林,诛杀罗刹岛的妖女,可是,如今宝莲御令被黄海山盗走,我们必须即刻追赶他们,夺回至宝!
因此,暂时先放了她们,等来日再做道理!你赶紧过来,与我们同去!”
绫罗听他如此说,立时收了感激之心,蛾眉微蹙。
肃羽冲着姬飞雪拱手道:“姬总舵主,你们刚才施以援手,肃羽不胜感激!你说罗刹岛是旁门左道我也无从辩解,
但其中定然有它的缘故,只是我们不得而知罢了!
我想,如今天下大乱,江湖之中也是腥风血雨,各门各派为了一己之私,互相倾轧,勾心斗角,他们又能比罗刹岛好多少呢?
三位前辈自然是真英雄,但白莲会中如一贯道种田下之流,强奸人女,祸害良善者应该还是有的!
肃羽所说,并非为罗刹岛辩护,只是想说,天下江湖,大门大派并非如姬总舵主所想的光明正大,而罗刹岛等所为旁门左道也并非都如姬总舵主所想得那样不堪!
我虽是罗刹岛的女子所生,但人无法选择出身,但我可以选择做一个堂堂正正之人,行走于江湖,不负蕴儿!我也绝不会让蕴儿因为和我在一起而辱没了她和她的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