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gvnp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 七海揚明討論-章四四六 李家傳承推薦-9fgfr

七海揚明
小說推薦七海揚明
“你看起来可不是初为人父的心情,这可是你的孩子!”李君度冷着脸,对李君威说道。
李君威则是张开双臂:“没有呀,你看我不是很高兴吗?”
“这可和寻常的父亲不一样。”李君度说道。
李君威笑了:“大哥,我们又不是寻常人………,你我都知道,咱们的手上沾染了多少性命,也知道每一个决定关联多少人的性命和前程。理性与智慧,这是父亲交给我们的,可是当理性到一定程度的时候,人就会显的冷血,我就是这样的人。
这个孩子与我血脉相连,可对于一个理性人来说,最重要的还是与他建立起来的关联,我们这是第一次见面,有必要我抱着他哭吗?”
“好吧,老三,我总是在不经意间忘掉一件事,你不是个孩子了,甚至不是一个普通人,在西疆干下了这么大的一番事业,把几个欧陆强国玩弄于股掌之间,有时候我都自觉得不如你,更让我感兴趣的是你对权力的冷淡,如果我是你,绝对不会让自己打下的天下让给别人来坐的。”李君度认真对自己的兄弟说道。
李君威呵呵一笑:“权力,大哥,你不觉得这个世界太小了吗,小到装不下四个姓李男人的野心,得到权力只需要智慧、能力与狠辣就可以,但是掌握权力就太无趣了,我可不想成为一个冷血的人。”
李君度微微点头,这是与父亲一样的性格。李君度沉默了一会,说道:“好吧,老三我们说正事吧,河中之地,你准备如何安排。”
“你封给我吧,我回京送给父皇,这样如何?亦或者你还给父皇,都是可以的。”李君威微笑对李君度说道。
“那如果我拒绝呢?”李君度说道。
“那你的印度斯坦帝国就是我们的敌人了,但实在是没有这个必要,大哥。天下这么大,哪里不能扩张征服,非得和自己的兄弟过不去做什么呢?”李君威说道。
“那你的儿子呢,你带他回京?”李君度问。
李君威摇摇头:“不,就养在你身边吧,他或许是我的儿子,或许不是,是与不是带回申京都不太好,会惹来很多麻烦,而且他太小了,经不起迁移的道路,就像当年你离开时把嫂嫂和侄女、侄子托付给我一样,我也把这个孩子托付给你吧,将来有一天我会回来带他回去的。”
李君度略作沉吟:“也罢,如此行事吧。”
“那河中之地呢?”李君威问道。
“算是给父皇的贺礼吧。”李君度微笑说道。
李君威点头,而李君度说道:“老三,我有一事托付你。”
“大哥且说就是。”李君威倒是很坦诚,而李君度说道:“如今我已称帝,虽然是在番胡之地,但终究还是走出了这一步,昭圭他们再在申京已经不合适了,我准备把他们接来,你回了申京,帮我操持这件事。”
“可以,但我问一句,你将嫂嫂和昭圭接来,准备如何安置,嫂嫂做皇后还是妃子,昭圭做太子还是皇子呢?”李君威直接问道。
李君度笑了:“当初你刚来边疆时,在撒马尔罕对我说,父皇根本不会插手我这边的事儿呀。”“是,父皇不插手过问,是因为他知道我会过问的。”李君威则是厚着脸皮的笑说。
李君度无奈摇头:“有容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我虽然称帝,但也不会抛弃糟糠之妻,她来了自然是要做皇后的,至于昭圭,他在申京长大,我却没有见过,若是真如你说的那般优秀,自然让他做太子了。”
“若昭圭没那么优秀呢?”李君威直接逼问说道,优秀与否对于一个皇帝并不重要,关键是是否得到李君度的认可,再优秀,不对脾气又有什么用呢?
李君度笑了:“他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孩子,若没有那么优秀,我自然带在身边把他培养成我想要的模样。”
“好吧,但安儿不会来次大陆这边了。”李君威直言不讳的说道:“大哥,安儿已经十七了,也该是婚配的年纪,到了你这里,你肯定嫁给某个勋贵将领,我可不想我那侄女围着一个金黄的羊粪蛋子过一辈子,她在申京自有父皇安排她的婚事,而且大姨娘也在申京不会来的,她的身边也该有这么一个至亲吧。”
“老三呀,你这个家伙,平日里总是一副混不吝的模样,但是人情世故上总是想的那么周全,看的那么透彻。”李君度也是不免有些感慨。
而李君威却是说道:“大哥,时移世易,你当了皇帝,一切就都变了,你可以给昭圭安排一百个花团锦簇的羊粪蛋子,他还是有机会找一个喜欢的女人,但安儿到底是一个姑娘呀,没有那么多的机会,皇位呀,得到了,就会失去很多东西,请你见谅,大哥。”
李君度微微点头:“我终于明白我们兄弟各有千秋,而父皇为什么最喜欢你了,因为无论他怎么样,在你的眼里,都是父亲,而我与君华,永远与他隔了一层君臣关系呀。”
李君威轻笑一声:“大哥,你能理解就太好了,我们李家这些男人,总的要有人保持点人情味,不是吗?”
“老三,说了这么多,你怎么不问问昭瑢?他也是你的亲侄子呀。”李君度轻笑一声说道。
“我们之间有的只是血缘关系,缺少羁绊,与刚才那个孩子一样,所以纵然都是亲侄子,一个是我看着长大的,一个却与我少有往来,总归是有亲厚远近的呀。”李君威倒是一点不藏掖,心里怎么想的,嘴上也就怎么说出来了,但见李君度这么问,李君威则是反问道:“大哥既然说起来,你准备怎么做呢?这几年我在远疆地区和奥斯曼人打交道很多,这个国家的皇位继承充满了腥风血雨,每个继承苏丹位置的人都会把自己全部兄弟杀死,甚至这是他们国家律法的规定,即便不杀,也会把兄弟囚禁起来。
而次大陆上呢,虽然没有那么的暴力,但是也不会好到那里去,你那个对手,奥朗则布不是就把他的父亲在我们脚下这座宫殿里囚禁到死吗?
在我们的文明里,玄武门之变被称之为人伦惨剧,可了解这些国家的历史我们才知道,那些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操作了。”
李君度很清楚莫卧儿王朝的规矩,实际上与次大陆乃至中南半岛上很多的王朝一样,皇帝的儿子会被分封到各地,而莫卧儿王朝时代,太子一般会去德干前线担任总督,实际上就是副王,奥朗则布就是在那里积攒了足够的力量杀回了首都,夺取的权位。
但是面对兄弟的提醒,李君度说道:“有什么好警醒的,我根本不在乎这些,昭圭到了我的身边就要做继承人培养,我以后其他的孩子也至少会有到地方历练的机会,至于什么继承人制度,哈哈,因为前明皇帝孱弱的缘故,父皇都拒绝嫡长子继承制了,更不要说我了,我年轻的很,当我有十个二十个儿子的时候再考虑这些烦心事儿吧。”
李君威点点头,而李君度下一个安排确实出乎了他的预料,李君度说道:“昭瑢和迪丽古丽我准备安排他们去申京,这也是我想要托付于你的原因。”
“申京,为什么?”李君威瞪大了眼睛。
李君度说道:“我离开帝国后,昭圭继承了英王之位,现在昭圭要来这里做我的太子,那么我的英王爵位呢?”
“这……..你准备让昭瑢回帝国继承你的英王爵位?”李君威问道,他笑了:“大哥,你都是皇帝了,还在乎一个没有实权的虚爵?有这个必要吗!”
“这个非常有必要,别人可以不理解,但你和父皇必须理解!”李君度站起身,异常认真的说道:“是我十四岁的时候追随海军元帅南下印度洋击败了欧洲联合舰队,是我十七岁的领兵平定江南,二十一横扫西南,完成汉地统一,现在,这一切的成果都属于了君华,属于帝国唯一的皇帝。
好,我可以接受这一切,毕竟我做错了事,父皇还给我一个开创自己事业的机会,而且作为我的兄弟,你也全力以赴的帮助我,从草原上给我找来了十五万的骑兵!我为帝国创造的一切,现在都已经归还了。
而且我也允许帝国的臣民忘却我的荣耀和功绩,反正那一切都是父皇当皇帝的时候做的,荣耀吾皇吾父,天经地义,但是,我绝对不会允许人们忘记我是帝国开国皇帝的长子,纵然我是印度斯坦的皇帝,纵然我没有得到帝国的皇位,但是我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剥夺我是父皇儿子这件事!
而英王爵位就是最好的证明,无论如何我都不能失去,现在昭圭要来,我把昭瑢送回去继承,将来就算昭瑢回来,我还会送一个儿子回去继承。哪怕我以后没有儿子了,昭瑢和昭圭都到我身边来,我也要你的孩子过继到我这一支来,继承我的英王爵位!老三,你要答应我,绝对不能允许任何人剥夺我的位置,不许英王爵位失去,更不许君华的血脉染指这个爵位,你明白了吗?”
“明白,大哥,你永远是我的大哥,父亲的儿子,帝国永远是你的家乡,这一点谁也不容置疑。”李君威宣告了自己对这件事重视。
李君度点点头:“好,你能明白这一点就好了,现在雪没有封山,你现在出发还是从海上走?”
李君威摇摇头:“既然河中之地的事确定下来了,那就明年出发吧,我还是在这里看着点好,西疆那些家伙刚刚打了胜仗,你一个个牛气冲天,而你那些手下也未必愿意把故地给别人,我看着点也好。”
李君度笑了:“你呀,还是那个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性子,怎么,还怕我反悔,或者说和你锱铢必较不成?”
“大哥,怎么会,是我小气鬼,没出息,能贪一点是一点,能占一块是一块嘛。”李君威厚着脸皮说道。
李君度点点头:“好吧,那我派人去河中之地,把还在那里的四个万户和两个奴隶万户迁进次大陆,对了,当地的土著,你要还是不要?”
“我只要地不要人了。”李君威耸耸肩说道,他可不让帝国臣民和天方教徒共享那片肥美之地,现在有大王爷收留他们,李君威自然乐得自在。
两日后,迪丽古丽冲进了李君度的寝室,哭着问道:“陛下,您要把我和您的儿子送往申京,是吗?”
李君度点点头:“是的,昭瑢还没有见过他的爷爷和奶奶,这很不好。”
“但是你要把那个女人和她的儿子接来!”迪丽古丽哭着说道。
李君度又说:“是又如何,昭瑢在我身边成长了七年,可昭圭我却没有见过几面,也该让他到我面前享受一下父子天伦了。”
“可他已经十二岁了,这不公平!”迪丽古丽高声尖叫。
李君度挑起迪丽古丽美丽的脸,说道:“这些年你为了昭瑢,做了很多事,尤其是在我筹备称帝这些时间,你想做皇后,想让他做太子,这很愚蠢,非常的愚蠢。我的父亲还活着,他就在申京,他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人,不仅是他,他身边出来的每一个人都有着旁人无法企及的才能。
我只是父亲的一个儿子,他的嫡子继承了他的皇位,把那个帝国带到了巅峰,他第三个儿子裕王,人人都说纨绔不成器,但来边疆四年,就横扫了半个大陆。不光是儿子,诚王君弘,那个在果阿让奥朗则布束手无策的家伙,我们的兄长李海,父亲的义子和亲传弟子,国士无双!
不光是这些血脉子侄,陈平、乌以风只是侍臣出身,裴元器只是老三的同学玩伴!他们都可以出人头地,也可以顶天立地,我父亲这样的才华,没有他认可的孩子,能继承我的位置吗,不是他培养的孩子,如此少年,能被立为太子吗?我早就跟你说过,你如果带不好孩子,就带他去申京!可你不信…….你不从!
你愚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