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7k0g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無雙庶子-第一百九十八章 搭夥做生意鑒賞-y199g

無雙庶子
小說推薦無雙庶子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在赵放的追查之下,京城之中有数千宗室被牵连进这间刺杀太傅的案子之中,其中大多被羽林卫诛杀。
事情到了这个规模,很明显已经超出了姬林串联的人数,但是作为李信的妹夫,新任的羽林中郎将赵放不遗余力的追查下去,但凡是跟案子有一点关系的,都被他借着天子印章拿下大牢。
短短几天时间里,京城里的宗室们已经提赵放而色变。
最后还是李信给赵放打了招呼,示意他到此为止。
经过这件事之后,虽然京城里仍有数万宗室,但是再没有一个人敢说朝廷的半句不是,有些住在永乐坊里的宗室,因为距离靖安侯府太近,吓得都搬出了永乐坊,逃的远远的。
还有一些皇室的远支,本身除了姬姓这个姓氏之外已经没有太多产业地位的宗室们,干脆便想法子逃出了京城,改名换姓,不再与天子同姓。
对于这些举动,李信没有阻拦,任由他们逃出去。
改了姓的姬家人,便不是姬家人了。
刺杀案的第五天,李信在靖安侯府设宴,把西南三巨头统统请到了家里来。
这场宴会设在靖安侯府的后院里,一共只有四张矮桌,四个蒲团,也就是说只有他们四个人有资格来吃这顿饭。
与其说是酒宴,不如说是开会。
赵嘉等三个人早早的到了,规规矩矩的坐在矮桌后面等候李信。
经过这一次刺杀案之后,他们三个人与李信之间的关系,都生疏了一些,这当然不是一件好事,但是也不全是一件坏事。
从前李信与他们三个人,固然有上下级的关系,但是更多的是朋友兄弟之间的关系,李信跟他们三个人说话,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声细气,慢慢商量。
但是经过这件事情之后,他们之间的朋友关系疏远了一些,上下级关系便明朗了许多,从前四个人像是合伙人,如今终于有一点“君臣”的感觉了。
三个人坐在矮桌旁边,静静的等候了一柱香时间,才看到一身青色袍子的李信走来,三人连忙站起,对着李信躬身行礼:“属下……见过大都督。”
李信走到自己的矮桌旁边坐下,然后对着这三个人挥了挥手:“用不着客气,坐下来说话。”
三个人默默低头,恭敬坐了下来。
李信坐下来之后,先是喝了一口桌子上的热茶,然后瞥了一眼这三人,淡淡的问道:“这几日,京城里的宗室死了许多人,整个永乐坊都能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诸君满意否?”
李朔与沐英两个人本来也在喝茶,闻言动作一顿,讪讪把手中的茶杯放了下来,脸色尴尬。
唯独赵嘉喝完了手中茶水,静静的说道:“这些宗室匪逆,意图刺杀大都督以及公子,实在是罪大恶极,好在没有伤到大都督,不然他们死多少人都不为过,按我看来,大都督还是有些慈悲了……”
李信微微闭上眼睛,缓缓说道:“罢了,与幼安兄说这种事情,我是说不过的,今日把诸君叫来,也不是为了商量这些宗室的事情。”
三个人都暗自松了一口气,对着李信低头道:“大都督吩咐就是。”
李信看向赵嘉,开口问道:“吏部与兵部,都在咱们的掌控之中了么?”
赵嘉连忙低头,笑着说道:“不止这两部,六部九卿现在都可以说是我们的人,大都督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属下稍后就可以回尚书台去办。”
李信点了点头,默默的说道:“姬家的宗室遍布天下,京城里的这些人不服气,地方上的宗室就更不会服气,这半年李朔已经镇压了不少地方起义,大多是地方上的宗室挑头。”
“为了防范这些遍布天下的宗室作乱,我准备把龙武卫神武卫中校尉都尉一级的官员,通过吏部与兵部,发放到地方上做地方上的武官或者武将,只要把控好地方军,便不用怕各地的宗室生出乱子。”
听到李信这句话,赵嘉连忙低头,开口道:“这个没有什么问题,吏部与兵部都可以配合,只不过……”
他看了看李朔与沐英两个人,硬着头皮说道:“只不过单从两位大将军军中调人,恐怕……”
赵嘉话虽然没有说明,但是话中的意思已经十分明了,龙武卫与神武卫就是从前的汉州军与西南军,假使这两军之中的中低层将官遍布整个大晋,成了地方军官,假使这两个大将军哪天心情不好想要造反,只要振臂一挥,可能就会引起不小的乱子。
李信面无表情:“也不是所有人都从龙武卫与神武卫出,从禁军之中也可以调拨一些人出来,除了朝廷直接任命之外,还可以在地方上提拔出来一批武将。”
赵嘉这才点头道:“如此,从明日开始,属下就与两位大将军以及侯大将军商量这件事。”
此时,赵嘉等西南三巨头,脸上都是止不住的笑意。
自家的这位大都督,终于要开始全面蚕食大晋的权力了,一旦西南集团的人,或者说李信的人成了了大晋各州府的军官武将,那那些地方上的宗室便生不出什么乱子,到时候……也就可以顺理成章的改朝换代了。
李信主动提出这件事,就代表天下易姓,只是时间问题了。
李信点头,继续说道:“再有一件事,就比较麻烦了。”
他看了面前的这三个人一眼,开口道:“火药的方子,向来是西南的绝密,但是这东西还是被元昭天子弄了出来,他不仅弄了出来,还借着姬林的手,传播了出去。”
“估计要不了多长时间,火药便不是什么秘密了。”
李大都督静静的说道:“这种事情靠朝廷的力量是无法彻底禁绝的,只能从源头上入手,需要朝廷发出禁令,从今天开始,硝石与铁矿石地位同等,不允许民间私自交易,更不允许大宗交易,如果有人大宗交易硝石,各地官府立刻缉拿,按情节轻重论罪。”
说到这里,李信冷然道:“硝石交易超过一石,便可以论罪,超过十石,可以论死。”
这种政策上的事情,也是需要尚书台去办的,赵嘉低着头,恭声道:“属下明日便吩咐下去,不日大理寺就可以颁布相关律法规条。”
接下来,李信又跟这三个人商量了一些具体都事情,比如说神武卫要负责在京畿一带镇压反贼,以及北边什么时候反攻鲜卑等等。
四个人坐在一起,谈了差不多一两个时辰,酒席才终于散了。
李信站了起来,看了这三个人一眼,缓缓说道:“我与三位,认识最少的也有十多年了,咱们一起做事,就像是一起搭伙做生意。”
李大都督深呼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如今生意大了一些,你们会有一些自己的小心思,这无可厚非,我可以体谅你们,但是你们要记住一件事情。”
李信环视三人,声音有些冷冽:“即便是一起搭伙做生意,我也是其中的大头。”
“这一次姬家的事情,我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可以照着你们的意思去办,但是这种事情只能是最后一次,如果下一次再有这种事情发生……”
李大都督背负双手,转身离开。
“那咱们这个生意,便做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