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0z42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漢當興 冼青竹-第三百四十九章 不是很像的師徒讀書-odwsl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虽说刘禅跟诸葛亮之间是有名有实的师徒关系,但说实话刘禅跟诸葛亮这个老师的相处过程实际上跟师徒并没有多大的关联,反而更像是互相印证的一种过程。
这不是刘禅自吹自擂,反而恰恰正是货真价实的现实,没有一点掺假,若是不信的话大可以向旁人求证,最直接的两个证人,便是如今还在荆州军营里面熬资历的张苞关兴两位小老弟最清楚了。
当初作为刘禅的伴读小书童,他们二人可以说是最清楚刘禅跟这些老师之前的交流过程。
而其中简雍,孙乾几人,都是教什么刘禅学什么,没有多余的问话,毕竟师长的教学模式如此刘禅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可等到后来诸葛亮出任之后,原本死板的教学风格却是发生了极大地转变,刘禅比原先多出了很多自由思考的方面,师生之间的交流一下子就升高了许多。
当然,这些对于关兴跟张苞二人其实没什么区别,毕竟一个是只知道睡大觉,一个是装样子像那么一回事,但实际上却是跟张苞半斤八两的结果……
恰恰是因为诸葛亮的改变,刘禅才能够发挥出自己超出这个时代人们的长处,眼光的长远见识的繁多,种种在刘禅这里的擅长全然凸显而出,这也就使得诸葛亮对与自己这个学生,对于自家的这个少主,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如此情况之下,师生二人之间便是发生了变化,跟寻常的师生有着本质上的区别,但是名分却又未曾有丝毫的改变,实际上刘禅从诸葛亮那里学来的东西却是远远要大于他的库存量,所以这有名有实自然是没说错的。
但师徒师徒,做徒弟的多多少少都应该被当先生的影响一些才是,可正因为刘禅跟诸葛亮之间的不寻常师生关系,使得刘禅跟他这位老师的相性基本没有什么可相似的地方,甚至若是仔细的观察后,其中差距还是相当明显的……
对此诸葛亮却是不甚在意,人各有志心性不同,总不好他这个当先生的还要把所有弟子都摆正成他的模样吧。
更别说刘禅还是少主,最是忌讳被先生师长影响太多,最应当也是最直接作为刘禅学习对象的人,永远只可能是其父也便是诸葛亮的主公刘备一人而已!
可作为弟子的刘禅,很多时候对此就很纳闷,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没有办法跟老师诸葛亮一样什么都略懂一些精通的方面各式各样。
这些关键性的知识财富刘禅没学到多少,但有一点他却是无师自通甚至可以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便是在于那无形打的装逼之道上,刘禅到是跟自己的老师诸葛亮不相伯仲甚至有的时候还隐隐超出了一线……
然而这种不切实际的东西就算学的再想又能如何,有用的地方少之又少,大多数情况下也就是多几分被人崇拜的眼神罢了。
每每想到此处刘禅都颇有些气闷,但是若让他彻底放弃的话,那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毕竟一时装逼一时爽,一直装逼一直爽到底呀!
但刘禅这个徒弟虽然有些长歪了,可邓艾作为诸葛亮正儿八经教成才的亲传弟子,却立马就成了他老师的简略复刻版。
那一丝不苟的做事态度,时常废寝忘食的处理事情,种种各方各面都隐隐露出了诸葛亮的影子。
唯独有一点,便是在逼格之上邓艾那是一点都没有学到,反而是拍马都赶不上刘禅……
按理说他的口吃基本上也被治好了,可邓艾依旧是没有改变自己不愿意多说话的习惯,甚至在经历了南中平灭雍家一事时,刘禅还发现这家伙还多出了一个面瘫的毛病,这一点根本就完全没道理的说。
可不管刘禅怎么引导,邓艾依旧是我行我素的样子,搞得刘禅都开始怀疑自己那位老师到底教了他些什么东西,怎么让原本好端端的一个能笑能哭面部表情蛮丰富的人,变成了现在这样死板不变的样子。
然而到最后刘禅也没有跟诸葛亮开口问出,那反之诸葛亮自然也不会上赶着解释什么,毕竟就算是当先生的他自己,其实也没搞清楚这个好端端的亲传弟子爱徒邓士载到底是发生了些什么……
邓艾的转变有些莫名,但其实也不是不可以接受,总之能够为益州尽力为大汉尽忠,这边已经足够了。
管他是天水麒麟儿还是新野貔貅崽呢,能用可用的人才,那就足够了,要求太多可是不行,做人贪心过度之余下场往往都不是很好啊……
这正如值百大钱所带来的收益一样,刘禅完全可以预想到在明日自家老爹彻底在整个益州推行之后,官家府库到底会以怎样的一个惊人速度在飞快的充满。
当然,前期很大一部分来源还是要挽救当初的那个错误,那个在成都攻陷时老爹刘备许诺下的那个条件。
刘璋府库半数的财富被士卒们拿走了,进而还需要跟他们提供军费,这些钱财落到士卒手里实际上根本没多大用处,常年生活在军营里面的他们怎么可能会让钱财流通起来。
纵使是托人带回家去,可这占比也是相当的稀少,毕竟士卒们大多数都是孤苦伶仃独身一个,走到哪彻底的安顿下来,才有可能说是安家生根啊。
而恰恰是借由值百大钱的收敛能力,将士卒手中的财富中心的归还到益州府库中,这样在不折损士卒们利益的前提下,又能够让府库重新的充盈起来,简直是一石二鸟之计!
不过有一点却是需要注意,也便是值百大钱的弊端所在,便是等到起价值飞速消退之后,士卒们手中的值百大钱再不复当初那般巨大面额时,刘备等人就需要实打实考虑一下士卒的感受了。
民变可怕,但兵变比之更甚,益州的自我发展已经是需要时间跟金钱两方面同步进行了,这要是再出些什么乱子来,那恐怕会是影响到整体的大局,这一点不得不考虑清楚!
而刘禅就此琢磨办法,就是为了能够弥补值百大钱的后续影响,跟他老师诸葛孔明思考的方向一模一样。
但是师徒二人的区别在于,诸葛亮手头上的事情多不胜数,考虑解决值百大钱的问题只可能会是其中之一,甚至还不一定是最重要的那一个。
与之相反,刘禅到是颇为清闲的很,毕竟南中这一遭他也走过来了,接下来按照老爹的承诺自然是不会主动将任务交给他去处理。
那么相应的多出来许多时间的刘禅,自然是能够就值百大钱的问题进行仔细的斟酌考虑,想办法研究出一个行之有效的提议,不仅能够弥补值百大钱的鄙陋还能让益州的财政不至于又陷入到什么窘迫的境地当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