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jffi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木葉之賊手討論-第六百一十六章 鋼遁忍者鑒賞-n3vef

木葉之賊手
小說推薦木葉之賊手
山顶的大坑中,滔滔泥浆翻涌奔腾,起伏奔流间仿佛有猛兽在其中咆哮。
面对十名岩忍同时施展的土流大河,站在一堆破碎堆积的厚石板顶上的夏树一脸淡然,对身旁的卑留呼示意了一下,后者颔首后立即双手结印,化作一道残影,速度快得仿佛消失了一般。
油女龙马推了一下墨镜,收回视线的时候一股灼热的火遁查克拉已经在他身前之人的口中吐出。
“火遁·豪龙火之术!”
高度提炼的查克拉疯狂喷发而出,飞向远处的过程中凝聚成三条巨龙,咆哮着冲撞在翻滚的泥浆之上。
忍术的属性克制中,火克风,火遁针对土遁毫无优势可言。
然而所谓的属性克制只是通俗而言,真正的强者从来都是打破常理的存在,况且同一种忍术在不同的忍者手中施展出来,威力也可能天差地别,便如此刻。
咆哮着冲撞奔涌泥浆的三条火龙,在碰撞的瞬间就令泥浆的威势大减,灼热的火焰舔舐着泥浆,将其中的水分蒸发,化作雾气升腾而起。
与此同时,失去了水分的土流大河开始变得干涩僵硬,随即又被涌来的层层泥浆覆盖,变成阻塞奔流的障碍。
只是火龙在持续不断的查克拉供给下灼热度始终不减,被泥浆层层埋下的障碍完全没有机会发挥作用,火龙与泥浆的对抗就分出了高下。
只见那咆哮的火龙身浴泥浆之中,不断推进中浓浓的蒸汽升起,弥漫了大半个大坑的范围。
大坑边缘一齐发力的十名岩忍无奈放手,大口地喘息起来,显然消耗极大。
中年岩忍此刻脸上再无笑呵呵的伪装,眼带震惊地看着站在堆积的碎石之上的那道身影,一时间心底竟然冒出了一丝无力感。
不过他战斗经验毕竟很丰富,很快就调整过来了情绪。
只是对方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令他感到了棘手,若说怪力拳还在预料之中,可是以一己之力对抗十名岩忍合力而为的土遁忍术,并且战而胜之,这样实力的对手,若是继续使用原计划对付,恐怕最终败亡的恐怕是他们啊。
正当中年岩忍思考怎么调整作战计划的时候,一名一直以感知忍术观察着大坑中状况的岩忍突然大叫提醒道:“小心身后!”
话音还未落下,中年岩忍猛地侧扑而出,试图躲过从身后而来的袭击。
一道快到模糊的身形倏忽来去,一击落空后迅速又接一击。
所谓无快不破,只要够快,就算躲得了一击,也躲不过连击。
刷!刷!刷!~
苦无乌黑的光影闪烁,笼罩了中年岩忍的周身,令他躲无可躲,只有硬挨。
卑留呼虽然与大蛇丸、纲手、自来也是同一期毕业的忍者,可是庸碌的天赋令他在忍者这条路上没走几步,就转到了医疗忍者的体系中,多年来荒废训练,即使他曾经也上过战场,有过生死相搏的经历,实战能力也几乎退化到了底线。
之前在泷忍村的任务里,他就因此吃过亏,不过自从感受到战斗的乐趣,尤其是施展血继限界力量的乐趣后,他就重拾了训练,最近更是有空就会到依然隶属于根部,却已经剥离出根部,仅用于训练暗部预备役的后山基地里转转,与那些接受培训的忍者一同训练,增加战斗交手的经验。
也正是因此,现在他才能将迅遁的能力发挥到这种地步,偷袭虽然因为感知忍者的缘故失手,可是一次出手就进入连击状态,将敌人逼入了无路可逃的境地。
身处于苦无的光影围绕之间,中年岩忍眉头紧锁,宽大的双手猛然一合,口中发出一声暴喝:“钢遁之术!”
随着他的暴喝,他的身上忽然如同镀上了一层微光,虽然很不起眼,却效果惊人。
当!当!当!~
一连串的金铁交击声响起,施展出钢遁血继限界的中年岩忍周身要害炸开几朵转瞬即逝的火星,然后双脚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对着身前就是凶猛的一拳。
拳头落空,卑留呼与之拉开了距离站定。
他不是被对方的拳头逼退的,以他激发出迅遁血继限界力量的速度,对方即使想要以逸待劳、出奇制胜的方式战斗,也得看他是否愿意与之纠缠。
所以此刻他退开只是因为惊讶于对方的忍术。
“钢遁?”卑留呼脸上的惊讶之色转瞬即逝,紧接着就被惊喜取代。
虽然来此之前就已经得知了这条消息,可是当一名活生生的钢遁忍者出现在他的面前,心中喜悦与激动还是有些按捺不住。
拥有钢遁血继限界的中年岩忍感受到卑留呼那种不同于觊觎他血脉之人的怪异眼神,心中没来由得一寒,当即厉喝一声,猛地发起了进攻。
“冥遁·邪自斗灭!”卑留呼双手结印,忽然伸手将掌心的冥遁符咒对准奔来的岩忍,蓝色的火焰顿时倾泻而出。
“喝!”中年岩忍毫无躲闪之意,脚步愈发沉重,双臂交叉举在身前,直接冲进了蓝色火焰之中。
卑留呼见状不由眉头紧皱,虽然鬼芽罗之术需要的素材只需活着就行,可是想到要吞掉的素材满身灼伤、形状狰狞,他就感到一阵作呕。
恶心的感觉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紧接着他就发现对方除了衣着略显狼狈外,身上竟然没受到多少伤害,并且不止如此,对方还速度不慢地逆流而来!
卑留呼立即停下无意义消耗查克拉的行为,再次施展出迅遁血继限界的力量,在对方即将攻过来的瞬间移动位置,手握苦无,再次从不同的方向发起进攻,打得中年岩忍身上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
与此同时,中年岩忍大喊道:“别管我,锁定目标!杀!”
就在他张嘴大喊的时候,快速移动的卑留呼双眼一亮,抓住了破绽,在从中年岩忍左边绕过的瞬间另一手抽出一把苦无,对着那张开的大口就刺了下去,猛地一搅,一截血红的软肉就飞出了中年岩忍的口腔。
却是中年岩忍的舌头!
钢遁保护不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