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ypiy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俠客管理員笔趣-第一千一百四十五章 郭破虜PTSD相伴-db07e

俠客管理員
小說推薦俠客管理員
郭破虏在顶住第一轮快刀之后,竟然不理血刀老祖当头劈下的一刀,大刀一横,带着猛恶的风声,直扫血刀老祖腰间。竟然是拼着两败俱伤的打法。
他这一刀势大力沉,速度极快,借着厚背长刀的威势,带起的风声呼呼作响,吹动血刀老祖僧袍,似乎还未及体,就已经把血刀老祖拦腰斩为两截。
血刀老祖大惊,腰腹用力,血刀回旋,格开这一威力无俦的一刀。
他血刀角度奇诡,刀身竟似能弯曲一般。但虽然免了一刀毙命之祸,但拱手之势已然易位。郭破虏凭这石破天惊的一刀抢得先手,大刀挥动,向血刀老祖一轮急斩。血刀老祖被迫应战,一瞬间,数十声撞击再一次连成一声绵长的鸣响,在山谷中久久回荡。
一轮快刀过后,血刀老祖已经后退数步。
由守转攻,郭破虏只不过用了一招。毕晶看得目瞪口呆:“他什么时候学得独孤九剑,啊不独孤九刀啊这是?”
萧峰失笑道:“什么独孤九剑,这就是再平常不过的快刀刀法。可是武功不在乎普通与否,在乎什么人用,怎么用。”
毕晶虽然不怎么懂武功,但键盘论武他可是积极得很,眼睛一亮道:“就跟你就算使个太祖长拳,玄难那老头也干不过你?”
“你这比喻虽然勉强,但大致也算不错。”萧峰摇头道,“与人交手,一是要以己之长攻人之短,而是要你打你的我打我的,保持主动先手。小郭的优势在内力深厚,膂力强劲,血刀老祖的优势在于身法快捷、刀法奇诡。所以小郭这么打,完全是发挥了自己的优势,压制了对手的优势……”
郭靖听萧峰点评,微微点头:“不错。这孩子总算没白费苦工。”
毕晶讶然,感情郭破虏虽然外表粗豪,性子憨厚,战斗智商原来也不低?也是个实战达人?合着还是多少继承了黄蓉的聪明劲,不像他大姐一样是个彻头彻尾的草包?
“不过……”萧峰看着郭破虏,微微笑道,“不过我倒是没想到,他会用出那种着两败俱伤也要占先手的招数来,小郭平常看上去可不是这种人啊!”
“唉……”郭靖神色忽然暗淡下来,叹了口气道,“这孩子生在战火之中,他这三十年一直都在战斗。对手又那般强大,若不拼命,只怕早就死了……”
毕晶和母老虎都沉默下来,萧峰也神色黯然。郭家这一辈子,真不是平常人能够想象的,那么极端的环境下,生活、作战几十年,几乎每时每刻神经都要绷得紧紧的,换成平常人,只怕早就疯了……
见场面忽然有些沉重,毕晶咳嗽一声,强行打破沉默问萧峰:“那你说你想不到他用那么一招,还你怎么办?”
不等萧峰回答,又做作地一拍脑门:“成了,不用说了,我知道,直接一掌拍过去嘛——当我没问!”
母老虎白他一眼,萧峰呵呵笑起来。郭靖却沉默一下,感激地拍拍毕晶肩膀:“没事的,放心——多谢!”
就在他们说句的时候,莫声谷和花铁干的交手,依然进行得不温不火,而郭破虏和血刀老祖,则越来越激烈。
取自陆天抒的厚背方头鬼头刀,虽然比一般单刀沉了不止三五倍,一般人拿起来都觉得压手,更别说舞了。但对郭破虏而言,这点重量显然算不得什么,他之前之所以略感生涩,只是与平时所用有所区别而已。
只不过两轮快刀下来,他就已经彻底适应了这个重量,用得越发顺手。超过二十斤重的大刀,在他手中轻若无物,舞动成一片银色的刀影,向血刀老祖快捷无论地劈砍。头颅,双臂,胸腹,双腿,乃至后背,血刀老祖身体的每一处要害,都是他攻击的目标。
血刀老祖左支右挡,连声怒吼,奇招迭出,企图摆脱眼前的不利局面。但郭破虏看起来是在狂攻不止,但实则稳健异常,只是牢牢占据着一手之先,绝不轻敌冒进,一丝一毫地积攒着自己的优势。血刀老祖数次佯败诱敌,郭破虏都丝毫不为所动。
时间一长,郭破虏精神愈涨,一把厚背鬼头刀水泼不进,将血刀老祖牢牢困在刀光之内。他身法看上去没那么复杂诡异,但任血刀老祖形如鬼魅地变化着位置,郭破虏却也能跟得上。一片白光遮住了血刀老祖的身影,一道暗红色的血光,在白光中不断盘旋飞舞,双刀相交的响声,在山谷内回荡不止。
“呼——这算是大局已定了!”毕晶看着莫声谷和郭破虏都稳稳占据了上风,终于彻底松了口气,“借用金老爷子一句话,这就叫做老魔小丑,岂堪一击,胜之不武啊!”
不过他的乐观还是来得早了一点。血刀老祖虽然被稳稳压制,但斗了这么长时间,却丝毫没有疲惫之感,嘴里怒吼着,还在奋力抵抗,可见体力固然极佳,内力也是深厚之极。
另一边,莫声谷和花铁干的情况也差不太多。莫声谷的太极剑法,已经将花铁干死死压住,短时间内要想取胜,却也没那么容易。
不过,毕晶也并不着急,反正大局已定,压倒骆驼就算还差着好些稻草,但最后一根总是会来的。
月落西山,两场激斗不知不觉中已经进行了半个多小时。猛然间,当当当当当五声巨响,从郭破虏和血刀老祖那边传来,震得人耳朵嗡嗡作响。
两个人交手以来,双刀相交之声就没有停止过,但没有一回如这次般能分得出点来,更没有一回如这次般这么响亮。
萧峰和郭靖同时沉声叫道:“成了!”
话声未落,白光忽然变成两截,上半截闪电般飞了出去,当地一声钉在一块山石上,深入近尺。一白一红两道刀光刹那间消失,血刀老祖现出身形,登登登倒退数步,身体摇摇欲坠,郭破虏身体卓立不动,但手中的厚背鬼头刀却只剩下半截!
PS:谢谢取个名字好蛋疼兄的月票,谢谢20180916002425906兄的月票。话说夫唯不争,故什么也争不到,每有所得便欣而忘食,此之谓也,哈!
预祝大家国庆快乐,好好休息好好玩!反正我还得值班熬夜,柠檬树下柠檬果,柠檬树下只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