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f32熱門都市言情 劍宗旁門 txt-第三百五十五章 向宗門求援看書-dis76

劍宗旁門
小說推薦劍宗旁門
对于舞阳来说,他得到了一个再糟糕不过的消息……他最为信赖的门主竟然在青冥道总部!
因为苏礼已经说了,他发现青冥道有异才会来到岚门打探消息了。可是如果岚门都变成这样了,那么青冥道总部又会是什么样子?
舞阳秀美紧蹩,随后犹豫片刻,就下定决心道:“我要去总部一探,无论如何,至少也要知道门主他的安危!”
但这次苏礼却没有再放任他,而是对他说道:“恐怕不行,你一个人去只会白白送死。”
舞阳却没有听劝,他说:“我身为青冥道弟子,这事刻不容缓!”
苏礼叹息一声道:“你着急你们门主,但是这些剩下的弟子你就不管了吗?他们可是也和那位传功长老一样被种下了煞种,只是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和传功长老一样了。”
舞阳闻言身体明显地晃了一晃,他有些失神道:“怎么会这样?”
在这一瞬间,趁着舞阳真人心神不定苏礼的灵魂瞬时‘转身’,却是看到一丝丝一缕缕黑色气息果然就纠缠上了舞阳的身体!
这些黑气就是煞气,它们似乎感应到了舞阳心中的破绽要侵入进去……事实上它们都已经成功了,但是下一刻,舞阳的心神猛然安定下来……这些黑气在凝结出煞种之前就一下破碎,被驱逐了出去。
这种情形令苏礼大受启发,看起来这煞魔的煞气并不是真的那么可怕。比起食心魔来说,煞魔的侵蚀性就要差多了。
但是煞魔的传染性太强了,任何心中有破绽的修士似乎都难逃毒手。
不过当下苏礼却是连忙再次‘转身’,抬起头来刚好看到舞阳心神受摄,心事重重地思索了好一会儿,才对苏礼说道:“请道友助我!”
苏礼微微侧头,却是很直白不带任何弯弯道道地说道:“我会向剑宗请求援助……但我希望你能够替我们做个证,毕竟剑宗属于外来势力,随意侵入蜀中尤其还是蜀中大派青冥道,这传出去很不好。”
舞阳这次却没有做任何犹豫,先前该考虑的都已经考虑过了,所以他这次斩钉截铁地说道:“此时我门主不在,传功长老又因入魔而殁,故而本人舞阳,可代青冥道岚门向剑宗求援,只求能够解救青冥道之厄。”
苏礼听了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摸出一块远距离的传讯玉佩将信息写入了进去……比起飞剑传书,果然还是这种方式更快一点。
舞阳见状暗暗松了一口气,不管将来如何,总之现在有剑宗之人主持,总算是有所依靠了。
等待之中,他随后又问:“苏道友,请问你是否有办法解除我这些同门的煞种?”
一想到这些同门随时都会入魔,舞阳的心里又是觉得难受极了。
“正要一试。”苏礼对此也是充满了兴趣。
他最喜欢的就是这种探索与尝试了,尤其是这种别人求着来给他当试验品的,耍起来不要太愉快哦。
对于煞种的成因,苏礼觉得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人自身负面情绪的郁结,所以心中负面情绪越多就越容易结成煞种。
至于为什么修士反而比凡人更容易凝结出煞种……只能说凡人受人道气运庇护,除了部分大奸大恶之人以外,普通人本就很难感染煞种。
但修真者则不同,修真者脱离凡俗就是不受人道气运庇护。又与天挣命便是忤逆天地……他们的心灵除了自己便再无任何护持,所以才会如此容易就被煞魔侵染啊。
那么这些因为负面情绪而郁结出来煞种是否能够再通过调节情绪的做法使之消解呢?
苏礼很好奇,于是他就尝试着对着一个岚门弟子使用出了‘清心符’。
虽然只是最初级的符箓,但是以如今苏礼的修为施展出来效果已经很好了。
可是这清心符却并没有带来他想要的效果,因为那名弟子在清心符的效果下反而显得更烦躁了。似乎蠢蠢欲动,什么东西要强行破壳而出一样。
这在苏礼眼中却反而是证明他的手段起效果了,只是单单清心符效果不足所以只能起到反作用罢了。
于是他干脆加大输出,在这虚空凝聚的清心符周围又描上了三转三劫的‘边’……下一刻,清明之光更为明亮,而那弟子的身上竟然有丝丝缕缕的黑气冒出。
清心符本就是修士抵挡心魔的一种手段,只是因为段位不高所以不会常用罢了。但是现在苏礼以‘转劫’法增强,这一道清心符就有了本质的区别。
随后苏礼又来增强,达到五转五劫的程度。
那岚门弟子浑身黑气大作,仿佛有无穷污秽从他的七巧之中被排出。
“成功了?!”舞阳大为惊喜,虽然不知道该怎么评价苏礼这位剑宗弟子这一手娴熟的虚空凝符……对了,记得他先前说自己的师父是孤棹子……等等,剑宗符门门主孤棹子是他师父?
舞阳觉得自己似乎触及到了一个了不得的真相,但是目前为止他的全部注意力还是放在了自家门人弟子的身上。
苏礼却是缓缓摇头道:“并不算完全成功,只是暂时压制了那煞种,使之暂时进入了休眠状态罢了……完全成型的煞种要清除起来,比想象的还要困难。”
他随后又是虚空画符,凝出七转七劫的清心符将其威力扩散至面前所有剩下的岚门弟子。
随后这些个岚门弟子的眼耳口鼻中都喷涌出恶心的污秽般事物,然后一个个面容虚弱地昏迷了过去。
“他们这是心力消耗太大需要休息,倒是不用担心再因为情绪波动而使得心中煞种重新被激活了。”苏礼在舞阳问询之前就先解释了一下他们的状态。
舞阳真人明显地松了一口气,同时也对面前这位剑宗的三代首席感觉服气极了。
苏礼明显觉得尴尬了一下,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再想办法弄个类似天元一气宗的符剑,当然不能那么明显……
于是他连忙转换话题道:“我很好奇的是,这煞魔煞气对于修士来说如同毒药,唯有道心坚定者才能幸免……舞阳道友的道心,当真是坚定之极。”
舞阳错愕了一下,随后却是温柔微笑中带着哀婉地说道:“虽然也曾迷茫过、痛恨过以及自我放弃过……可我如今已经能够坦然地以这副姿态存在于这世间了。”
苏礼心中却是莫名叹息……用宿世智慧来说,这是个患上了‘性别认同障碍’的。但不得不说,女装大佬就是不一样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