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psrf精华都市异能 回到英國當大亨 ptt-第0224章 旗袍(下)鑒賞-gcox5

回到英國當大亨
小說推薦回到英國當大亨
波亨女士果然是说话算话,她带着女售货员们去定做旗袍时,真的叫上了亨利。亨利接完波亨女士的电话后,便带着波西娅乘坐公爵府的马车,来到了波亨所说的那家裁缝店。
在裁缝店里,亨利见到一个穿着西服,却戴着一顶瓜皮帽的老年裁缝,听波亨介绍说:“亨利,我来个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来自清国的乔先生。”
“乔先生,你好!”亨利虽然懂中文,但在这种时候,他却只能用英文和自己的同胞进行交流:“很高兴认识你。”
“您好,亚当斯先生。”乔裁缝显然是知道亨利的身份,连忙毕恭毕敬地说:“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
亨利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五名女售货员,随即面朝着乔裁缝说:“乔先生,我要给自己的女售货员定制一批旗袍,麻烦你帮她们量量尺寸。”
“不用了,亚当斯先生。”谁知乔裁缝却摇着头说:“我已经知道她们的尺寸了。”
亨利还没有说话,一旁的波亨女士就吃惊地说道:“我们进来之后,你根本就没有帮她们量过尺寸啊?”
乔裁缝等波亨女士说完后,用一根手指指了指自己的眼睛,微笑着说:“波亨女士,丈量尺寸,不见得要用尺子,我的眼睛就是最好的尺子。”
亨利在后世见过很多能人,有做服装的、有做鞋的,他们共同的特点,就是有一双了不起的眼睛,只要是看过的服装或鞋,就能高仿出来。想必眼前的这位乔裁缝,也应该是这样的能人异士吧。
亨利微笑着对乔裁缝说:“乔先生,不知您这里是否有样品,能让我看看吗?”
“里面的样品间里有,”乔裁缝礼貌地说:“如果亚当斯先生有兴趣的话,可以跟我进去看看。”
“好的。”亨利很爽快地答应了乔裁缝的邀请,跟着他走进了旁边的样品间。
等两人进了样品间,亨利看到挂在衣服架子上的所谓“旗袍”后,吃惊地问:“乔先生,这就是您所说的旗袍?”
“对啊,这就是旗袍。”乔先生有些不解地问:“难道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吗?”
亨利心里不禁叫苦连连,眼前所看到的这种上衣下裙的“旗袍”,准确地说,应该称之为“旗人之袍”,和自己后世所看到的连衣裙似的的旗袍,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东西。至于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误会,完全是因为英语的许多词汇,不像中文里分得那么细致,许多可以成为同类的东西,通常使用的都是同一个单词。
“乔先生,”亨利到此刻才想起,自己记忆中的旗袍,是在二十世纪的二三十年代,才开始并风靡的,距离现在还有差不多二十年的时间。他摇摇头,苦笑地回答说:“我说的旗袍,不是这样的。”
乔裁缝不解地说:“可是,我一直以来做的旗袍,都是这样的啊。”
“你这里有纸笔吗?”亨利轻轻地摇摇头,随后问道:“我可以把图样画出来,您看看能否做出来。”
裁缝店里最不缺的就是纸笔,乔裁缝很快就给亨利拿来了纸笔,恭谨地说:“亚当斯先生,请吧!”
亨利拿起笔,在脑子里回想了一下后世常见的旗袍。后世的旗袍,其实款式挺多的,开襟就有如意襟、琵琶襟、斜襟、双襟;衣领有高领、低领和无领;袖子有长袖、短袖、无袖;开衩有高开衩、低开衩;光是根据旗袍的外形,就可以分为长旗袍、短旗袍、夹旗袍和单旗袍等等。
在三四十年代,是旗袍最辉煌的年代,基本成为了当时华夏女人的标配。亨利决定选择低领的长旗袍,这种旗袍造型纤长,与欧洲刚开始流行的女装廓形像吻合。至于衣袖,则分为中长袖和半袖两种,那种无袖的设计有点太超前,亨利决定舍弃不用。而旗袍的侧开叉,也选择的是低开叉,如果开叉开得太高,亨利担心那些女售货员不敢穿。
看到亨利在纸上画出的图案,乔裁缝有些纳闷地说:“亚当斯先生,这就是您所说的旗袍?”见亨利点头表示肯定,他一脸懵逼地补充道,“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旗袍呢?”
“没见过就对了,”亨利在心里默默地说道:“我画的这些旗袍,至少还要等二十年才出现,你如果见过,那就是见鬼了。”停顿了片刻之后,他接着问,“乔先生,这样的新款旗袍,你能做出来吗?”
乔裁缝没有立即回答,而是拿起亨利画的图,仔细地端详起来。过了许久,他放下图纸,抬头望着亨利说:“亚当斯先生,我想我可以完成这种新款式的制作。不知您要多少件?”
“每人两套旗袍,”亨利见乔裁缝说可以制作出自己所画的旗袍,便开始向他交代起来:“一套是长袖的,袖口要到手腕的位置;一套是半袖的,袖口略高于手臂弯……”
乔裁缝拿出小本子,记下了亨利所说的话,说道:“一人两套,五个人就是十套。亚当斯先生,五天之后,您就可以派人来取旗袍了。”
“不对,乔先生,不是十套,而是十二套。”亨利对乔裁缝说:“我还打算给我的未婚妻波西娅也做两套。”
“明白了,亚当斯先生。”得知亨利打算做十二套旗袍,乔裁缝心里不禁一阵窃喜,他在本子上添了一笔后,毕恭毕敬地说:“既然是十二套,那么就要麻烦您多等一天的时间。毕竟这是新款式,我在制作时速度很难加快,一天最多只能制作两套。”
在亨利的记忆里,哪件旗袍不花个十天半月才能制作出来,一天能制作两套旗袍,简直都可以用神速来形容了。“好的,乔先生。”亨利抓住自己的帽檐,轻轻地抬了一下,随后礼貌地说:“那我六天后,派人到你这里来取旗袍。”
亨利和乔裁缝从样板间里出来时,波西娅迎上来好奇地问:“亨利,你在里面做什么,怎么进去了那么长的时间?”
“波西娅,”亨利望着波西娅微笑地说:“我刚刚和乔先生在研究新旗袍的制作,所以耽误了一点时间。”
“新旗袍?”亨利的话,引起了一旁波亨女士的好奇:“是什么样的?”
“波亨,新的旗袍和你以前见过的那种旗袍,是有很大区别的。”亨利微笑着向波亨解释说:“不过新旗袍还只是停留在图纸上,我们恐怕需要等六天后,才能看到乔先生制作出的实物。”
得知六天后,才能看到新旗袍的实物,波亨女士的心里多少有些失落。不过她知道急也没有用,只能惋惜地说:“那真是太遗憾了。我只能等到取衣服的那一天,才能看到你所设计的新旗袍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