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m16a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天降鬼才 ptt-第1799章 鋌險算計唆使看書-tfyhf

天降鬼才
小說推薦天降鬼才
“呵,慕容盟主不在乎武林盟和蟠龙众勾结,不继续追究我和周少傅的关系了吗?”天宫鸢瞧慕容沧海避而不谈奴隶营的事,便把玩着手中纸扇,腔调嘲讽的微微一笑。
“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与你们无话可说,快把我们江湖协会的人放回来!否则……”慕容沧海唰滴拔出利剑,横在泪流满面的秦寿脖子上。
确凿点说,秦寿本来是一脸的索然无味,直到剑悬眼前,他才为之一愣,而后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鬼哭狼嚎……
“云哥!救救敝人呐!秦某对你的忠心犹如……”秦寿吧啦吧啦的叫个没完,声明他是怎么怎么的拥戴周兴云,让周兴云千万不要放弃他。
总之,秦寿哭得是那个惨,惨到连周兴云都看不下去……真特么丢人!我呸!
秦寿泪崩的凄惨嘴脸,实在不敢恭维,周兴云甚至搞不清楚,秦寿是真怕得要死,还是存心搞事把戏演砸。那用力过度的演技,哭得鼻涕流得比眼泪还多……他是怎么做到的?
慕容沧海看到秦寿怕死的熊样,绷紧的眉头顿时向上一杨。
秦寿贪生怕死的小样,实在太符合他心意,让慕容沧海找回与天宫鸢叫板的底气。
“你们想要换回人质吗?”天宫鸢把玩着手中纸扇,开一节、合一节,发出清脆的开合声。
蟠龙众的武者都知道,那是天宫鸢思考问题时,习以为常的小动作。
“哼,你们难道就不想换回人质吗?”慕容沧海脚一抖,很不客气的踹了秦寿屁股一脚,促使其重心失衡,踉跄往前走几步,‘哎哟’一声摔趴在地上。
秦寿宛如一个轻车熟路的模范生,一套经典的卖惨动作,‘狠狠’地摔倒在地上,然后可怜吧唧的昂起头,含情脉脉的望向周兴云。
美中不足则是,天宫鸢挡在了周兴云身前,使秦寿精湛的假摔白演了。
“我们怎会不想换回自己的同胞。”天宫鸢十分同情的看着秦寿,仿若对他的遭遇深感痛心。
天宫鸢菩萨似的好心肠,顿然使秦寿鼻子一酸,真诚的眼泪终于流落下来。
原来最关心秦某的人,竟然是你!
“要想换回你们的人,那就少说废话!”慕容沧海雄赳赳气昂昂的朝周兴云喊道:“只要你们立即放人,我们也会跟着把人放了!”
慕容沧海内心的想法很简单,揣着明白装糊涂,绕开天宫鸢、绕开周兴云的身份,直接和武林盟谈判互换人质的条件。
周兴云若是拿官职来威吓江湖协会,慕容沧海就直接无视,或者耍流氓,嚷嚷江湖上的问题,轮不到朝廷人士来插嘴,现在是江湖协会和武林盟,谈论互换人质的事情!武林盟要是不肯放人,就别怪江湖协会对人质不利!
慕容沧海已经打定主意,全面规避有关朝廷的问题,只谈如何交换人质。
站在天宫鸢身后的周兴云,看出慕容沧海是冲着他喊话,便想和天宫鸢换个站位,让天宫姐姐往后方挪挪。
天宫鸢替自己打了个头阵,澄清武林盟和蟠龙众的关系,姑且算是帮了他一点小忙。
接下来,将由
他代表武林盟,和江湖协会谈判。
周兴云是这么想的,但天宫鸢却不让他这么干。
天宫鸢不会像娆月、塞露维妮娅一众炎姬军,乖乖地站在周兴云身后,不与自家男人抢风头。
天宫鸢不允许这个世界伤害周兴云,那么她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成为周兴云的精神依托!她要让周兴云对自己产生无法自拔的依赖性!然后才能使周兴云迷醉在她创造出来的梦幻世界。
所以……
大家只见天宫鸢足尖一蹬,便从‘汐雨关’高高的城墙上,仙女下凡般飘落人间……
我列个去!周兴云见证一幕,心头猛然呐喊!
此时此刻的周兴云,终于明白当初自己在玄武関,一言不合就蹦出城门时,韩秋澪等人的内心是啥感觉。
当然,天宫鸢之所以铤而走险,是精心算计过,料定江湖协会不敢对她出手。
说白了,此时此刻的状况,和周兴云莫名其妙的蹦出玄武関,有着载然不同的差异。
仅看江湖协会的反应,就能知道两者间的区别在哪。
天宫鸢忽地从城墙上落下,来到秦寿的身边,江湖协会的武者们纷纷拔出兵器,试图一拥而上,拿下近在前方的蟠龙众圣女。
但是,不等江湖协会的武者群起而攻,慕容沧海、裘震西、江南七贤一众高手,当即抬手阻止大家。
“不要冲动!别忘了,武林盟手上有人质!”裘震西焦急的喊道,提醒江湖协会的武者,此时不宜动手。
天宫鸢之所以敢胡作非为,单枪匹马的从高墙上跃下,来到江湖协会面前,就是因为江南七少和裘志平的小命,拿捏在武林盟手中。
当然,如果裘震西等人,若是不顾一切的抓拿天宫鸢,天宫鸢也不慌张。
天宫鸢的精心算计。什么叫精心算计?
那不仅仅是心理博弈,还有数学算计。算计距离!
秦寿小朋友贼精,慕容沧海轻轻踹了他屁股一脚,这家伙当场扑街,摔了个酣畅淋漓。
千万不要小看秦寿这一套堪称楷模的经典假摔,他看似重心失衡,步履蹒跚的踉跄跌倒,其实,他已直接与慕容沧海拉出了十余米距离。
而后,秦寿还假装摔得很惨,使劲地爬,都爬不起来。
秦寿毕竟是个不会武功的文人,慕容沧海也没把他当回事,就让他在地上爬吧。
令人万万没有想到,就在慕容沧海抬头朝周兴云喊话途中,秦寿滚滚爬爬,居然又和慕容沧海拉开了十余米距离。
为了苟命,秦寿真的不要脸了。
当天宫鸢在万众瞩目中,落在‘汐雨关’城门外时,匍匐在地上的秦寿,顿时生猛过来,拼尽吃奶的力朝天宫鸢冲去,竟成功逃出生天!
秦寿感激涕零的望着天宫鸢,本想张开双臂,给自己的救命恩人来个大大滴拥抱。
遗憾的是,天宫鸢圣洁的气质,使秦寿自愧形秽,最终不得已打消龌龊念头。
不过把话说
回来,秦寿要真敢拥抱上去,位于高墙上的蟠龙众弓手,估计会一箭把他射了。
“你先回去。”天宫鸢不温不火说道,秦寿憨憨点头,即刻朝城门口跑去。
天宫鸢则有恃无恐,站在慕容沧海前方三十米处,与江湖协会对峙。
这个距离,就算慕容沧海突袭上前,天宫鸢也能在弓手的掩护下,安然无恙的退回城门下。
更何况,天宫鸢在江湖协会内部埋了好多‘地雷’,灵山派、千山派、算上彭长老一众心向武林盟的高手,天宫鸢真不怕江湖协会直接动手抓她。
总之,一切都计算好了,不管江湖协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天宫鸢都能应对自如。
再则是,根据周兴云的说法,秦寿是个能扭转战局的关键存在,先把他从敌人手里捞回来,百利而无害。
“天宫鸢!你竟敢使诈!”一名江湖协会的武者,愤愤不平的指骂。
“使诈?我做什么了吗?”天宫鸢百思不解的反问:“难道不是慕容盟主持强凌弱,欺负一个不会武功的读书人?”
“我们今天不是来和蟠龙众谈判!武林盟莫非就没人了吗!竟让蟠龙邪道的人替你们说话!”慕容沧海再次向周兴云喊话。
在慕容沧海眼中,秦寿就是个不会武功的文人,放他跑了就跑了,没啥好纠结。
慕容沧海纠结的是,他不想和天宫鸢谈判,所以慕容沧海接二连三冲着周兴云呼喊,让他出来主持大局。
俗话说,敌人希望你怎么做,你反着做就对了。
周兴云也看出慕容沧海打从心底畏惧天宫鸢,所以他充耳不闻的蔑视一笑,任由天宫鸢去打头阵。
“慕容盟主稍安勿躁,周盟主是一方侯王,岂能由他出面跟江湖人士进行谈判?那会有失身份。不过,我们确实希望双方能够达成和解,释放彼此手中的人质。”天宫鸢稍微停顿片刻,忽然提出个非常诱人的倡议:“为了表示诚意,我们可以礼让七分,先把你们的人放了。”
“你们愿意放人?”江湖协会的武者,听完天宫鸢的话,一时间全都迷惑了。
天底下还有那么好的事情?武林盟居然答应他们,可以先把人放了?天宫鸢就不怕江湖协会接收人质后,立刻翻脸不认人吗?
天宫鸢的发言十分可疑,江湖协会的人,几乎都不信她这一套。
毕竟,天宫鸢是什么人?天宫鸢是蟠龙众的圣女!江湖协会被她的阴谋诡计整得苦不堪言!现在谁敢信她的话?
只不过……
“我们当然愿意放人。”天宫鸢坚定与肯定的强调道:“蟠龙众姑且不论,武林盟本来就不是江湖协会的敌人。若非你们苦苦相逼,赶尽杀绝,武林盟岂会拼死反抗?”
天宫鸢十分委婉的指责江湖协会出师不仁,让一众稍有良心的江湖武者内心愧疚。
不同的人,听到同样的话,会有不同的感觉。
彭长老等人听到天宫鸢的发言,内心自然五味杂全,可慕容沧海等人却无动于衷,他们丝毫没意识到,天宫鸢已经在话语中渗入毒素,唆使江湖协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