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omzo精品都市小说 戰國大召喚笔趣-第一千五百零八章:錦馬超推薦-gpw1y

戰國大召喚
小說推薦戰國大召喚
“父亲!”李左车正欲在和李牧辩解,但是李牧十分不耐烦了,当即大喝道:“出去!”
“唉!“李左车无可奈何,只能重叹了一口气,便是大步而出,两边的士兵面面相觑,其中一名老将牛翦也觉得这样等着不是时候,当即按着怀中的宝剑,出了阵列,拱手道:“将军眼下都已经七天了!大军动辄,日费千金,时间一长!怕是军心不定啊!“
”恳请将军出兵!带我等建功立业!”苏射和许历二人率先出阵,身后的武将也是有样学样,快步上前,
李牧看了一眼手中的竹简,半响将其合上,神色淡然道:“大战非儿戏!壶阁的情况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城高地陷!想要强攻下来!非两万将士之性命,不可填也!还当慎重!当引敌而出!方为上策!“
“将军!大家都等了不长时间,这杨藩就是故意等我们自动退兵!眼下拖的时间越长,对我们欲不利啊,燕国初战不利,很有可能给刘裕喘息的机会,如若我们不拿下壶阁,一来守不住打下的疆土,陷入被动,而来宋国必然会以此为据点,窥伺我赵国疆土!此战关乎家国!还请将军决断啊!”李兑率先上千一步,分析着眼下的战况。
李牧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半响道:“罢了!且在等他几日,如若杨藩依旧守城不出!我们在出兵攻打!
“末将领命!”众人当即恭敬领命
“杀………杀………杀!”
“外面什么声音!”李牧眉头紧锁,刚刚拜托这些烦人的假话,外面却是依旧喊杀震天了。
“不好了!杨藩出城了!他带兵杀过来了!”一员副将小跑过来,脸上带血,神色显得极其的慌张。
李牧一听,当即哈哈大笑道:“当真是天助我也!司马尚!”
“末将在!”只见一位身穿黑甲的中年将领,头戴发冠,面如黑玉,神色之间带着一股傲气。
“给你一万两千人马!天亮之前即刻拿下壶阁,如若不成!提头来见!”李牧当即大喝道。
“微臣领命!”司马尚一听,这首功自己是跑不了了,当即快步而出,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其他人!随我会会这宋国上将军!”李牧冷哼一声,战袍一挥,身上的气势逐渐散发开来。
杨藩骑着战马,手中拿着自己鬼头长刀,猛然大喝道:”将士们!杀敌报国!杀一个赏刀币三个!斩偏将一员官升一级!金饼一个!”
“杀!杀!杀!”有了这犒赏,低下的士兵仿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刺激,猛冲而上,不一会先前的三千步兵便是被屠杀殆尽。
“哈哈哈哈哈!杨藩你这个缩头乌龟总算是出来了!给我杀了这个家伙!取他人头者!官升三级!杀!”李左车从军怎么久,多多少少会一些鼓舞的手段,而眼下杨藩竟然自投罗网,他如何不喜。
杨藩虎门盯着李左车,猛然取出怀中的飞刀,看向李左车的放下猛然飞扔过去,黑夜之中,李左车只感觉一到寒光刺入了自己的锁骨,疼的李左车当场昏睡过去。
杨藩冷哼一声:“大宋上将军杨藩在此!何人敢战!”
“敌将休要猖狂牛翦来也!”只听的一声粗矿的声音,牛翦手拿着一柄牛头金刀,催马而上,便是要与杨藩征战在一起。
杨翻骑着战马,看向杀来到牛翦,冷哼一声,猛然夹马而去,手中的大刀化为一刀白色的弧雷,向着牛翦砍杀而去,沉声大喝:“插标卖首之徒也敢猖狂!”
“匹夫狂妄!且看看谁的刀更快!”牛翦却也是不甘示弱。
“哐当!”一招既过,牛翦只感觉自己手中的大刀仿佛集中了沉石,竟然击飞杨藩手中的大刀,杨藩却是猛然咳嗽了一番,咽喉中带着一丝甜血,杨藩知道以这牛翦的实力段然不是他的对手,只是杨藩感觉自己这个身体每况愈下,怕是时日无多,故此杨藩要在死前为刘裕除掉几个心腹之患,而这李牧就是其中之一。
“叮,杨藩薄刀属性发动,武力值强行提升3点,当前杨藩基础武力值99,行云流水武力值加1,黑鱼马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值104!“
“杨藩受死!”牛翦见一击未斩杀杨藩,当即纵马而来,势必要将杨藩斩杀于此。
“咔嚓………咣当!”刀刃的切割声,外加人头掉落声传出,众人都伸上来脖子,不知道是谁人头落地。
引刀断颈的杨藩收了大刀,牛翦的颈喉鲜血喷薄而出,溅了杨藩一身,一身土黄色的战甲上,满是鲜血,如同一头地狱冲杀而出的猛兽,杨藩一擦脸上的鲜血,深色的双眸盯着李牧,捂住自己的嘴唇,猛烈的咳嗽了一番,看向李牧的方向,猛然冲杀而去。
战场上,兵车对垒!人仰马翻,战马嘶鸣,杨藩砍下牛翦的人头,震慑了大量的敌人,本以为李牧也会沉静在其中,但杨翻却是想错了。
杨藩也不犹豫,当即大喝道:“中!”
“叮,杨藩暗镖属性发动,每次投镖之时,武力值加5,降低敌方武力值1∽5点武力值不等!梅花镖武力值加1,黑鱼马武力值加1,基础武力值99,当前武力值109”
“叮,李牧受暗镖属性影响,武力值降低2点,当前武力值90!”
“休要猖狂”只听的一声炸喝,便是见一员虎将手拿着银枪冒出了头,手中的兵器上下翻转,一把扫开了杨藩射来的冷箭,为首的将领身穿银甲,骑着一匹玉狮子,雄姿英发,身上的气势浑厚,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悍将。
杨藩见一击不中,捂着自己的咽喉咳嗽了一杆,一双虎门盯着来将,疲惫不已道:“来将………咳咳……何人!“
“某家锦马超是也!”马超上下扫了一眼杨藩,只见他是个病秧子,在看看先前已经化为无头尸体的牛翦,马超原本还打算生擒活捉杨藩的想法,彻底的覆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