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jpnt小說 世子很兇討論-第二十四章 裝船,起航(133/446)分享-g5rbm

世子很兇
小說推薦世子很兇
翌日。
太极湖上,在床上躺了一天一夜的萧湘儿,总算是缓了过来,揉着小腰儿走出房间,来到甲板上透了口气,抬眼瞧见陆夫人又和望夫石似得站在船头,眸子里便是一阵窝火。
萧湘儿和陆夫人住在一起,便是防着许不令乱来。本来陆夫人和醋坛子似得,一直从中作梗阻拦许不令碰她。也不知前天许不令灌了什么迷魂汤,忽然就给大方起来了,直接把许不令送到了她屋里,可劲儿的欺负她,都记不清怎么熬到天亮的了。
这也罢,萧湘儿只当是陆夫人转了性子,结果倒好,天一亮陆夫人就过来了,还是那个醋坛子模样,可劲儿的阴阳怪气,明知她起不来,还在旁边笑话她,晚上又跑回来睡一起,说什么‘哪儿不舒服呀,我给你看看’。
萧湘儿气羞交加,许不令也不在没人能帮她,都恨不得自己动手用狐狸尾巴收拾陆夫人。
以前还照顾红鸾的感受,没有乱来,现在看来,是得找个机会让许不令把红鸾办了,到时候看谁笑话谁……
萧湘儿如此想着,缓步走到跟前,蹙眉道:
“看什么?想许不令了?”
陆夫人端庄娴静的站着,听见声音也没回头,只是随口‘关心’:“能站起来了?不容易呀,等令儿回来我和他说一声,下次别那么不知怜惜……”
萧湘儿见她老提这事儿,反正也豁出去了,抱着胳膊淡然道:“不用,我扛得住,反正是解毒,受点儿小苦头,总比某些人看得见吃不着强。”
“……?”
陆夫人回过头来,上下瞄了几眼:“不知羞,你说谁呀?船上还有其他人?难不成是夜莺?”
萧湘儿切了一声:“你自己想是谁,大晚上做梦‘令儿,别’的乱叫,醒来不会全忘了吧?”
陆夫人站直了几分,眸子里显出几分疑惑,正想思索这个人是谁,便瞧见湖岸之上,许不令带着一大串儿姑娘回来了。
“怎么又来两个!”
陆夫人顿时把乱七八糟的全忘了,咬着下唇跺了跺绣鞋。
萧湘儿也有点不满,毕竟这出去一趟就带几个姑娘回来,也太不把本宝宝放在眼里了。她回头看了一眼,人影渐近,却见来的是宁玉合。
陆夫人看清来人后,轻轻松了口气:
“原来是宁道长,我还以为又带姑娘回来了……旁边那丫头是满枝吧,我还想让她当奶娘的,湘儿你觉得如何?”
萧湘儿侧面看向陆夫人规模壮观的衣襟,打趣道:
“长那么大个胸脯,当奶娘谁有你合适……”
陆夫人脸色微微一红,低头看了看:“没身孕怎么当奶娘,我倒是想给令儿带孩子……”
萧湘儿有些受不了,也不说了,转身就回了船舱。
陆夫人仪态大方站在甲板上,把宁玉合迎上了船,以前就很尊敬宁玉合,此时自然也亲热,拉着宁玉合就开始嘘寒问暖。
钟离玖玖眼力不错,早就看出了许不令和陆夫人极为密切,想要找住徒弟的心先得抓住徒弟的姨,也凑了进去闲话家常。
宁玉合当着陆夫人的面,自然不会对钟离玖玖冷眼相向,只是站在中间挡着,不让她花言巧语蒙骗的心地纯善的陆夫人。三个女人就这么你来我往的回了船舱。
许不令安排护卫起锚出发去岳阳后,便带着变得有些腼腆的祝满枝上了船楼二层的书房。
自从昨晚甜了一回后,祝满枝明显扭捏了不少,毕竟是情窦初开的少女,新鲜感和紧张并存,以许不令的了解,估计还得适应两三天,才会恢复往日的活蹦乱跳。
船只慢慢离岸,自太极湖驶入丹江。
许不令打开二楼书房的房门,祝满枝还有点犹豫,似乎是怕独处的时候许不令又要亲她。可刚刚走进去,就瞧见一个瘦不拉几的小丫头片子,拿着许不令的剑擦来擦去,眼睛大大的,脸蛋儿雪白长得十分标志,见到许不令便笑盈盈的开口:
“公子回来了。”
许不令走过去,很亲昵的在那丫头片子头上揉了下,明显是很喜欢的。
“……”
祝满枝小眉毛一皱,感觉到几丝威胁,不过她连小宁这样的大风大浪都见过了,对眼前这明显没她大的丫头自然没当做对手,只是笑嘻嘻询问:
“许公子,这是谁呀?”
“夜莺,我的通房丫头。”
夜莺本就是通房丫头,心也大,对这小玩笑丝毫不在意,认真点头。
“通房……”
祝满枝跟看了看人高马大的许不令,又看了看身材纤瘦的小夜莺,稍微联想了下,便是轻轻蹙眉:
“许公子,你怎么能做这种事?她才这么丢丢大……”
许不令没想到祝满枝会关注这个,有些好笑:
“她十五,你十七,你们俩差不多。”
“谁说差不多。”
祝满枝当过捕快,可是很有正义感的,跑到夜莺的跟前,忽然发现个子比夜莺矮了一丢丢,还踮起脚尖,然后道:
“我明显比她大,她小胳膊小腿的,估计连杀鸡的力气都没有,你这么结实,怎么能……”
许不令在软塌上坐下,倒了杯茶:“你可别小看她,可厉害了,博古通今武艺高强,比小宁都厉害。”
祝满枝半点不信,看了看夜莺的细胳膊细腿:“小宁长得高,她才多大,比我还瘦,肯定没我厉害。”
许不令端起茶杯,左右扫了几眼:
“要不打一场?”
“打就打,谁怕谁,我和大宁练了几个月,武艺突飞猛进,可不是以前了。”
祝满枝自从知道自己亲爹是大玥第一悍匪后,特别发愤图强,剑法自然是练会了,此时为了在心上人面前表现一番女侠风范,很有气势的摆出了个起剑式,然后……
“许公子,说好的点到为止,她怎么没轻没重的……”
“我没用力……”
“还说没用力,地板都踩裂了,你胜之不武,重来……”
许不令慢条斯理的喝着茶水,觉得漫漫长路船上多了几个姑娘,有意思多了……
——-
多谢【武谪仙作者食屎】大佬的万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