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vb39精彩絕倫的言情小說 紅樓大貴族 起點-第572章 佈置推薦-lrwbr

紅樓大貴族
小說推薦紅樓大貴族
宁荣后街的一处高阁之上,李少游遥看着渐渐平静下来的宁荣长街,心怀激荡。
大人当真有神异之能,一句话,竟真能让皇后娘娘出面!
但他慢慢也就释然。
这就是大家族联姻的意义所在。
今日皇后护住贾家,将来,大人便也能庇佑叶家数十年……
心头一叹,他想起了他那在贾家大观园内默默驻守的妹子。他那从小心高气傲,家里掌上明珠一般的妹子,如今却只凭贾家许下一个妾的名分,就心甘情愿,甚至甘之如饴的待在贾家,成为贾家内眷的专用医师。
也是,面对身世贵不可言的叶家女,旁的女子,根本也没有争的资格。
或许,能够觅得一位像大人那样的郎君,哪怕为妾,对世间女子来说,也是一种值得珍惜的幸运吧。
这般想着,他下了楼阁,转入一片复杂的街巷当中。
不管是为了他自己的前程,还是为了他妹妹的将来,这一次,他都要做好大人在城内的眼睛和耳朵。
养生堂内的据点已然暴露,他必须另谋藏身之处……
……
城外大营,一营骑兵径直驶入中心大帐。
贾宝玉扶起面前几日不见看起来就仿若苍老了十岁的冯唐,面色沉重道:“老将军,节哀……”
“靖王殿下……”
冯唐头系白带,老目含泪,再次跪地道:“恳请殿下下令,准老臣带兵夜袭!”
亲眼看着家人死在自己的面前,对冯唐来说,打击实在太过巨大。
若非还有一股身为将帅的理智,他早已下令全军攻城,势必要与那陈贼决一死战!
对于冯家的遭遇,贾宝玉也是同情且愤怒的,他也知道冯唐现在的心境。
但是,二皇子等人困兽之斗,负隅顽抗,且掌控着满京城王公贵族家眷的生死。
贸然攻城,难保不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冯家……
所以,若要攻城,必须有必胜把握,速战速决。
“老将军,还请以大局为重。”
冯唐被贾宝玉扶起,看着神色不容置疑的贾宝玉,又瞧了瞧身边欲言又止的卫立琁、陈大良二人,终究明白了他们的意思,神情落寞的道:“老臣,遵命……”
心中虽有些不忍,贾宝玉也只能不做理会。
来到案首坐下,向他们三人询问围城数日的情况。
卫立琁道:“据臣估计,如今城中主要的兵力可分为三部分。第一便是东平伯陈乔麾下的原南大营的将士,约莫有一万五千左右。其次便是皇城禁军,大概不到一万人。最后便是京营、锦衣军余下的人马,包括五城兵马司、宿卫营等,大概一万余人。”
京畿所有军队都是有编制的,除去秋猎带走的人马,以及二皇子丢在山脚下的人马,京城余下多少,就都是有数的了。
不过卫立琁没说到的是,除了这些,城中还有熙园的殿前司。不过殿前司一向是太上皇绝对掌控的军队,二皇子未必指使得动……
将这些情况了解了之后,贾宝玉道:“城中兵马虽然不多,但若是我们强行攻之,也必然是一场血战。
本王实不忍我大玄京师的城墙,再次因为内乱而淌满军中大好男儿的鲜血。
所幸二皇子窃据京师不久,根基不稳。城中各方势力与军队也未必完全听从他的号令。
所以,此战,大有智取的余地,也只当智取。”
上兵伐谋,很简单的道理,但问题是,该如何智取?
卫立琁斟酌的问道:“敢问殿下心中可是有了破敌之策?”
贾宝玉从怀中拿出几份军报,递给他们三人,并道:“将这些军报抄录数份,于入夜之时射入城墙之上。”
冯唐三人看过之后,察觉竟是各地领兵将领对于勤王命令的回复。
这里的勤王,自然不是勤二皇子这个王。
当初知道京中向地方官兵下达了勤王命令之后,铁网山自然立马采取了反制措施。
杜明义及其手下的锦衣军缇骑,甚至将大多数“朝廷诏令”追回,重发。便是那些没有追到的,贾宝玉也立马派出朝廷的官员等前往拨乱反正。
对于这项差事,那些从两番动乱中活下来的大臣们,可是很积极。
对他们来说,有这样立功的机会,又能光明正大的离开动乱的中心,实在求之不得。
贾宝玉对于那些能混到二三品上大臣的嘴炮能力是比较信任的,就算有不能完成任务的,肯定也是少数,无关大局。
所以,从根本上,二皇子就没有任何取胜的机会。
若非顾念京中有着大批“人质”,便是将京城密密实实的围起来,要不了太久,京城也会不攻自破……
“此举甚妙。不但能让那些本就心存疑虑的人更加怀疑,便是那些原本忠心于二皇子的人看到这些消息之后,信心也会必定会动摇。”
卫立琁道。
没有人会不为自身考虑。若是眼看着前路不通,甚至是死路一条,还愿意一直待在贼船上的人,是很少的。
贾宝玉点点头,让冯、陈、卫三人接下来加强对城内的封锁,完全切断城内与城外的联系,而后又安慰了冯唐两句,便要离去。
冯唐连道:“天色已晚,老臣已经在大帐之侧为殿下搭建了安寝之处,殿下不如就在大营内歇息……”
“不必了,本王还有要务在身。对了,本王已经安排孙定武将军率领五千兵马前来协助,明日一早便可到,那营帐便留给孙将军吧。”
说话间,贾宝玉已经出了营帐,上马带着亲卫兵离去。
看着贾宝玉绝尘而去,卫立琁忽然一拍头脑,很是沮丧的模样。
陈大良便问何故。
卫立琁道:“前日我等却是犯了一个大错!”
“如何?”
“之前我等想要劝陈乔那厮弃暗投明,将太上皇的诏书内容告知于城内,如此一来,岂非将贾家陷入不利之地?
殿下如今虽然已入皇宗,但其必然也对养育他的贾家深有感情,若是因他之故致使贾门遭受覆灭,殿下心中岂非懊恨?”
卫立琁这么一说,冯唐二人也反应过来。
看贾宝玉这般急匆匆来又去,其未必没有藏匿行踪的目的。
冯唐道:“是我的错,当日只顾达成目的,而没有替殿下考虑。”
其实,冯唐心中未尝没有过懊恼悔恨。
他想过,若是前日他并没有前去叫阵,而是躲在大营中龟缩不出,是否城中便不会知道是他带兵围的城?是否,那样他的家人就可以幸免于难?
但是他只是这么一想,很快就被理性取代。
一个优秀的将领,从来不会祈求敌人仁慈,也不会将敌人的残暴冷酷当做是自己的错误。
实际上也是,在兵临城下之时,他就已经有预料到过那种结果!
所以,当那张吊篮从城上放下来的时候,他挥剑劈断了。
古来伟大的事业,何时不伴随着流血牺牲?
干大事,又岂能惜身?这个身,既是自身之身,也是家人之身。
他自己如此,别人也当如!
所以,嘴上虽然那样说,冯唐心中却并没有真的懊悔将贾宝玉“出卖”给城内。
“幸好殿下并没有怪罪我等,不过,从今以后,在没有破城之前,我们也不能再打着殿下的名号与城内接洽了。”
“当是如此……”
“好了。”冯唐打断了卫、陈二人的话,道:“我等还是尽快执行殿下交代的任务为是。
卫兄,你先安排人抄录军报,在酉时之前必须完成。
殿下说孙定武明早会带兵前来,所以陈兄,你负责接待孙将军与安排腾挪营地等。”
“是。”
……
贾宝玉倒没有卫立琁想的那么多。
城门封闭,他自然也担心家里,特别是家中姐妹的安危。
但在他看来,家里是否会遇危难,全看二皇子的心意。
他不会认为,二皇子到现在还不知道他的身份!
所以,冯唐等人的泄密,并不重要。
他也没有完全存着侥幸的心理,所以,他很早之前就已经给李少游传递了消息,让他在贾家有难的时候,去找皇后娘娘……
在眼下这种情况,若是二皇子要对贾家下手,能护得住贾家的,城中或许也只有皇后一人而已。
他并不百分之百确定皇后会帮他,但是,他别无他法。
贾母、王夫人,他都不想她们出事,更别说黛玉等姐妹,她们中任何一个出现闪失,都是他无法忍受的事。
所以,若是皇后能够帮他护住这些人,以后,她就是他最大的恩人!
“王爷。”
原北大营所在的营地内,贾宝玉以及他从山上带下来的大军,便驻扎在此。
此时主帅营房内,看见姜寸快步走进来,贾宝玉心中一喜,道:“可是李少游那边有消息了?”
姜寸点点头,将一份密报呈上。
贾宝玉接过,很快脸上便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李少游在密信中将京城近几日的情况讲了一下,其中自然包括家里发生的事。
韩之涣……
贾宝玉目光一冷,待城破,此人他必杀之。
除了通报城内情况,李少游还说了他已经换了联络点,以后若要向他传讯该当如何等。
贾宝玉拿着密信,眯着眼睛思索了半日,终于拿起案上的铅笔,伏案写字。
铅笔有一个好处,那便是可以写很小的字,更容易在有限的纸条上面,写更多的内容,这对于传讯来说,弥足珍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