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zt0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人魔之路 線上看-第900章 花海和茅屋看書-5jcq6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在北河看来,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他被封印的画卷法器都没有打开。应该是当初他自我封印后,此物就随波逐流,被淹没在了海底的某个地方,并未落入任何人的手中。
他吞噬了烛亡的魂煞后,得知了这件画卷法器极为奇特,神识之力是无法探测的。
也就是说,当神识扫过,此物宛如无形一般。
除非是亲眼看到,否则很难发现这件宝物。
而这也是之前他敢将自己封印在此物当中,企图躲过一劫的原因之一。
在尝试了诸多温和或者暴力的方式,都无法将这画卷法器给打开,北河便另辟蹊径,用了一些独特的办法。
比如他将体内的魔元全部宣泄,容貌变成了一个老翁。接着单纯以肉身之力,看看能否冲开此地的空间。
或者是元婴甚至神魂出鞘,继续尝试了一番。
可是结果都一般无二,根本就无法开启。
甚至他还让季无涯激发了体内的阴煞之气,以及他试图用体内的冥毒来,但不用说这些办法也行不通了。
不死心的北河,将储物戒中的各种东西,全部翻了个遍,想要找出对他离开眼下困境有用的东西,最终依旧一无所获。
就这样,他被困在这件画卷法器中,眨眼又过了半年的时间。
此刻的北河,脸色阴沉如水的盘坐着,他各种方式都用过了,但是都没有任何效果,可以说是黔驴技穷。
沉吟间他就想到了什么,只见他手掌一翻,取出了一只贴满了封印的木匣。
看着手中的此物,北河面如死水的神情,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
他将木匣上的一张张符箓全部撕下来,而后屈指对着木匣打出了十余道法决。
“嗡!”
下一息,只见木匣轻颤,表面灵光也随之闪烁了一下。
北河将木匣翻开,就见在其中有一面小小的古镜躺着,此物赫然是洞心镜。
看着木匣中的洞心镜,北河将其拿了起来。
他手中的各种宝物或者神通,在这片被封印的空间中,都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但是这洞心镜有可能例外。
此物的神通之一,就是吸收他的魔元和寿元后,能够查探他人的行迹。或许他可以钻研一番,看看这洞心镜是不是还有什么其他的神通,有助于他脱离眼下的空间。
此宝以往他不敢随意拿出来,但是今时不同往日,他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于是北河体内魔元鼓动,注入了其中,一时间只见洞心镜震颤了起来。
见此北河将手中的洞心镜一挥,对着周围照耀而去,看看通过镜面,是不是能够什么不同的发现。
但不用说,这根本就不起任何作用。
毫无所获的北河站了起来,手持洞心镜在这处被封闭的空间中走动着。
过程中不时用手中的洞心镜,对着周围照耀查看。
而在毫无发现后,他体内魔元爆发,滚注入洞心镜,尽最大力气将此宝给激发。
感受到魔元疯狂消耗,北河眉头微皱。
随即他就回过神来,继续绕圈走动着。
可是他尝试了大半日后,依然没有任何发现。至此,北河神色微沉,而后做出了决定。
除了体内魔元之外,他心中陡然浮现了画卷法器样子。
下一息,他就感受到体内的寿元,开始向着手中的洞心镜流逝。
不过流逝的速度并不快,还在北河的承受范围之内。这样的话,一有意外他就会立刻掐断联系。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镜面,只是当其上画面一阵流转,却没有任何异样。
对此北河并不觉得意外,因为以往他就尝试过,用洞心镜来寻找宝物,但却没有成功,此只能用来寻找修士的气息。
况且眼下的他,还在处在画卷法器的内部,更加不可能了。
不止如此,退一步说,即便是他通过洞心镜,找到了画卷法器所在的位置,可是这对他要离开,也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帮助。
尝试良久,北河依然毫无所获,这让他有些心灰意冷。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眼看洞心镜依然在吸收他的寿元,他将此物向着周围照耀而去。
下一刻,北河就眼睛一眯。
只见在洞心镜的照耀下,镜面上一片红光一闪即逝。
北河的动作奇快,立刻将洞心镜的角度移动,使其照耀在了之前红光闪烁的那个位置。
随即他就瞪大了眼睛。
只见在洞心镜的画面上,于他身后的某个位置,竟然有一片红色的花海。
“这……”
仅此一瞬,北河又惊又喜。
这时他蓦然回头,可是在他身后却空空如也,哪里有什么花海的情形。
北河再次转身,看向了手中的洞心镜。只见在镜面上,那片红色花海极为清晰。
这让他怀疑起来,不知道那片花海是处在他脚下的这片空间中,还是在洞心镜的内部。
不过如果是在洞心镜的内部,他当初曾踏入过镜面空间,早就该发现了才对。
而且当北河仔细的辨认了一番花海中的诸多花朵后,他的嘴角便翘起了一丝笑意。
只见那一株株红色鲜花,约莫常人手臂粗细,宛如荷花一般挺立着。但跟荷花不同的是,其整体呈现血红色,而且花朵呈现龙形,就像是一条小小的血龙。
“龙血花!”
虽然没有见过,但北河还是一眼就认出了此物的来历。
此刻他不但可以肯定,镜面中的花海,是在他脚下的空间中,而且这还解开了他心中的一个谜图。
那就是为何他所在的这片空间中,会有浓郁的龙血花味道充斥了。
原来在此地,竟然有一片龙血花的花海。
惊奇之余,他心中也极为疑惑,不知道为何在这处空间中,竟然会有一片龙血花被人种植。
北河再次回头看了看身后,不出意外,在他的视线中,根本就没有龙血花花海的存在。
沉吟间他看着手中的洞心镜,而后脚步向后退去。
以这种倒行的方式,试图靠近那片花海。
但随即他就发现,即使能够看到那片花海,他倒着行走也跟之前一样,仿佛在原地踏步。
“难道是……”
北河脚步一顿,心中生出了某个猜测。
接下来,他靠近身后花海的步伐,开始变化不定,或是向左向右,或是斜跨,或是后退。步伐也不一样,有的时候跨出一步,有的时候半步。
他在原地只是尝试片刻,当他向着斜前方跨出了半步后,突然间其脚步一顿,脸上露出了一抹狂喜。
因为他发现,跨出这半步后,他距离龙血花海终于更近了。
这印证了北河的猜测,他所在的这处空间,有着迷宫阵和幻阵。
迷宫阵让他一直都在原地踏步,而幻阵则让他无法发现那片龙血花花海,以为他所在的地方,就是一处无垠的空间。
一念及此,北河心中微沉。因为他之前就尝试过不知多少次,以神识之力注入眉心符眼,查看此地是不是有什么幻阵之类的,但是却一无所获。
现在看来,应该是那幻阵的品阶太高,高到他根本就无法看出破阵。
好在他手中的洞心镜,能够将幻阵给识破,并且找到龙血花花海。
这样的话,此地迷宫阵,他就可以一步一步尝试来走出去了。
接下来,北河便再次向着各个方向,迈出不同的步伐。
他足足尝试了三日之久,只听“呼啦”一声,他身躯一轻,踏入了另外一片空间,而且脚步也踩在了地上。
只见在他的面前,一片极为广袤的龙血花花海,铺满了大地,一望无际的样子。
同时到了此地后,还有一片微风吹拂,让他只觉得神清气爽。
不过紧接着,他目光眺望远处花海中的某个地方,就微微一凝,同时心中也变得有些警惕。
赫然是在远处的花海中,有一间看起来古旧无比的茅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