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5bv6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討論-第六百三十三章 花有重開,瓣不相同閲讀-2pzp4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小說推薦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得到师父魂魄已苏醒的消息后,李长寿又等了十六年。
这十六年,李长寿一直强迫自己忙碌于天庭政务,忙碌于大劫前的细小布置。
甚至,这十六年中,李长寿在凌霄殿现身的次数,超过了此前三百二十年的总和!
这让玉帝陛下一度以为,天庭稍后会遭遇什么危机;
也让木公惴惴不安,唯恐自己此时能做的些许日常繁琐小事都被太白金星做了,他成了天庭半退半养老的废公。
荃峒找机会与李长寿谈了谈心,劝他不要太过勤奋,下面做事的仙神压力有些大;
李长寿只是苦笑几声,沉默了一阵。
沉默,是今晚的烧烤;
但领导过来关心他这个下属,李长寿总不能真的不搭理。
他整理了下思绪,嘴角带着少许苦笑,缓声道:“其实,是我有些矫情了。”
“矫情?”
荃峒笑道:“若是让妖族那些葬在你手中的大妖小妖听到这般言语,他们当真是要从棺材里蹦出来找你算账了。
到底是何事?”
“家师齐源。”
李长寿将杯中酒一饮而尽,继续翻弄着手边的烤串。
那朴素的凡尘炭火,才能烧出一种别样的灰尘香味。
李长寿道:“此前后土娘娘命人送来消息,师父残魂已在六道轮回盘中恢复完全。”
“这是好事啊,”荃峒笑道,“你此前动用了那般多的功德,还为此杀了本是被天道选中在劫难中添油加火的妖族小太子陆压,最后幸有女娲圣人出手,聚了齐源道友的魂魄。
如今你师父魂魄苏醒,这本是好事,为何还要愁眉不展?”
李长寿沉吟几声,看着侧旁的荃峒,笑道:“陛下应该知晓的。”
“哦?”荃峒眨眨眼,随之光明正大的掐指推算,完全忘记了此时本该是劫运蒙蔽天机、天道不允推算。
天帝什么的,才不是特权怪。
“这不是挺好的?”
荃峒喃喃道:“天道所显,你师父转世后还会是此次大劫中的重要人物,人、仙、神三道都有所建树……
长庚你可是担心,自己师父会成为天道钳制你的手段?
其实,有时候你把天道想的太过于偏向于一个生灵了;
所谓天道,乃大道聚拢、规则所显,唯一的目的便是天地安稳。
长庚,你着相了。”
李长寿起身做了个道揖,笑道:“多谢陛下点醒。”
荃峒顿时笑眯了眼。
“不过,小神是在烦心其他事,”李长寿叹道,“我这一去,师父就要转世了。”
荃峒眨眨眼,略微有些不明。
“此前圣母娘娘有言,师父转世之后,与我再无牵扯,这是她出手救师父的条件。
我既答应了圣母娘娘,便不会食言,师父转世之后,与我就没了任何干系。
我能还敬给师父的,只是这一次轮回转世的机会罢了。
这十六年来,每每想到,对父母无法尽孝道、对师父也只能目送他离去,心底当真有些不是滋味。
唉……”
李长寿轻轻叹了口气。
荃峒仔细想了想,拿起一旁酒坛,递给了李长寿:“全在酒里了!今日你我痛痛快快醉一场,忘却三界诸多烦恼事!”
李长寿笑着将酒坛接过,与荃峒碰了碰,两个化身喝了个一醉方休。
纸道人都给喝湿了!
又三个月后,李长寿终究无法再拖。
师父总归是要去转世,总在宝池中泡着也不算回事。
对师父而言这确实是好事,自己总不能因为心底的内疚,就耽误了师父的美好前路。
该给的安排都给了嘛。
察觉到灵娥似是快要出关,李长寿就将去六道轮回盘的日期,定为灵娥出关之日。
让娥也去送师父最后一程。
这日,灵娥身周的道韵归于平静,只是停留在悟道的余韵中。
李长寿主动将她从闭关中唤醒,叮嘱她换身素净些的衣裙,稍后一同外出。
素净些的衣裙?
还有些迷蒙的灵娥歪了下头,随后明白了点什么。
师兄应该是要带她去拜访一些大能高手,正式带她进入师兄的圈子了!
果然,成金仙后,师兄对自己的态度立刻有了巨大的转变。
千年睡兄计,终于迎来了曙光!
念及于此,灵娥眨眨眼,突然抬手捂住小脸,转身抱着薄被在床榻上一阵打滚。
门外的李长寿:……
这小金仙,当真不稳重。
然而,李长寿万万没想到的是,今日最不稳重的,当属……
玉帝陛下。
一个时辰后,灵娥终于完成了梳妆打扮。
她换了身白底蓝花素长裙、将长发梳起了回心鬓,戴着云霄当年所赠玉钗、提着师兄炼制的一只花篮。
灵娥还‘小有心机’的在手腕上绑了一条流云丝带,便是静立不动时,那丝带也飘动着少许流光,让她不至于会被人下意识忽视。
自然,灵娥的这般担心,完全就是无稽之谈。
迈入金仙境后,此前就已算是灵秀钟慧的小师妹,更是有了某种质的飞跃。
那双眼眸明媚动人,眼角带着少许恰到好处的妩媚,小巧的鼻尖与上唇的间距似都是女娲娘娘费心雕琢过一般,美到没有丝毫的偏差。
她身段更为纤秀,束腰下的腰身虽未夸张到不堪一握,但也如细柳浮萍那般。
当她飞出地下密室,散掉‘烟遁术’俏生生出现在李长寿面前时,寿都有点小惊讶。
“走吧。”
李长寿温声道了句,点出一朵白云,给灵娥留下了半边位置。
灵娥脚尖轻点跳了上来,乖巧的答应一声,下意识站在白云边缘。
随之,她小声问:“师兄,咱们那约法三章……还……”
“过来吧,”李长寿略微抬起左手,灵娥抿嘴轻笑,喜滋滋地抱住师兄胳膊。
白云飞出小琼峰,便是飞出了太白宫,一路朝东天门而去。
为了在带着灵娥外出时,不至于被人怀疑他这个太白金星的人品,李长寿特意没有用老神仙的形象,而是保持着青年道者的面容。
灵娥也不问师兄要带自己去做什么,此刻沉浸在师兄那约法三章作废的开心中,只顾得眯眼轻笑,时不时‘嘻嘿嘿嘿’。
嘛,还不是被她征服了!
师兄妹将出东天门,身后却传来一声遥遥的呼喊,却是金鹏鸟展翅而来。
“老师!”
李长寿停下云头,示意快挂在自己手臂的灵娥乖乖站好,转身等金鹏飞临。
“怎了?你不在三千世界中领兵,为何突然回来了?”
“老师,”金鹏抱拳道,“玉帝陛下下旨刚将弟子喊了回来,说是老师近来心情不好,让弟子多陪伴老师身旁。”
李长寿轻笑了声,对凌霄宝殿方向做了个道揖,笑道:“让陛下费心了,那也好,有你在去地府也可更快一些。”
金鹏却道:“老师,玉帝陛下几个月前就命御马监备好了车辇仪仗,说是等您出门用……”
话语刚落,天边马嘶萧萧,一片流光朝此地‘缓慢’飞射。
李长寿嘴角微微抽搐了下,却也未拒绝玉帝陛下这般美意,待那车架上前,便带着灵娥坐在了‘敞篷’辇上。
车辇前有八条异种金光蛟龙拉动,侧旁护卫三百骑乘天马的精锐天兵,更有六千天兵在东天门外等候,护卫太白星君仪仗。
鼓声、号声;
天威、军威。
大批人马浩浩荡荡赶去了幽冥界,惹来天庭内外、东海东洲道道目光。
李长寿的心境,反倒因此畅快了些,不再如之前那般堵闷。
三日后,天庭仪仗总算赶到了地府幽冥。
酆都城内张灯结彩,各处冤魂厉鬼都被临时收押或者驱赶,把阴间第一大城,弄的……十分敞亮。
牛头马面二元帅早早出了雄关迎接,在车辇外行了礼,就左右护持。
地府巫族的诸多高手,在半路夹道相迎。
十位阎君也是提前到了城门前,在李长寿下了车辇后,向前一阵‘哇哈哈哈’的大笑,嘘寒问暖,一阵寒暄。
这也算是如今天庭的‘生态’。
李长寿命金鹏与天庭兵马在城外等候,莫要惊扰了城中鬼魂,又让灵娥对十位阎君各自行礼,称呼一声前辈。
众阎君判案审鬼都是行家,打架骂人也是不弱,捕妖猎魔更是老本行,但夸赞起美貌仙子,翻来覆去就是那几句:
“哎呀,灵娥仙子多年不见,又漂亮了!”
“真俊啊!”
“天作之合,天作之合。”
“早生贵子啊,哈哈哈哈!”
灵娥脸蛋满是通红,躲在李长寿身后不敢露头;李长寿含笑答应几声。
他的脸皮,自是不可能被这种低级调侃说红。
入得酆都城,取路六道轮回盘。
太白星君在十殿阎君的陪伴下,视察了酆都城的街区卫生,着重问询了冤魂怨魂的处理效率问题,指出十八层地狱必须时刻做好封禁之事,避免有鬼邪跑去凡间作乱。
待李长寿与灵娥进入轮回盘,十位阎君相视而笑,只有秦广王与楚江王在此等候,其余八位赶回各处阎殿忙碌。
然而,八位阎君前脚刚走,秦广王眉头一皱,心神似有所感。
他自轮回仙岛转身,双目绽出乌芒,看向酆都城城门方向,顿时吃了一惊。
那里正有一名身着战甲的天庭将领慢悠悠而来,左右打量着酆都城低矮建筑,嘴边带着淡淡的笑意。
“玉、玉帝陛下?”
秦广王失声喊了句。
侧旁正掐腰掏耳朵的楚江王笑道:“大哥你说啥呢?啥玉帝啊?玉帝啥玩意啊?”
“混账!”
啪!噗!呲——
秦广王抬手打了楚江王一巴掌,刚好打在楚江王抬起的手肘,那根手指顿时戳进了脑壳,滋出了一股巫族黑血。
秦广王压低声音骂了句:“那是玉帝陛下的化身!”
楚江王眨眨眼,拿了一块手帕塞住耳洞,瞪着酆都城街上的那青年将领,不由打了个嗝。
伤?
区区脑壳,又不是什么要害。
“快!我去请玉帝陛下赶往阎罗殿,你赶紧喊兄弟们聚起来,把判官鬼将都喊来!”
秦广王着急下令,楚江王答应一声扭头跑动。
不多时,酆都城就出现了少许骚乱,到处弥漫起了紧张氛围。
与此同时,六道轮回盘内。
……
知道此次外出是来地府,灵娥当即明白,师兄让自己穿素净些衣裙的用意。
拜祭师父。
所以,当她跟着师兄进入了轮回盘内的小世界,飞到角落的宝池前,不用师兄招呼,灵娥就已拿出了拜祭五件套。
瓜果酒肉、烛台香炉、烧纸铜盆、几只纸人扎成的小仙子、以及一方手帕。
李长寿这边还没来得及开口,灵娥已酝酿好情绪,拿着手帕擦了擦眼角,凄声道:
“师父,你死得好惨呀——”
李长寿:……
“咳!”
宝池中传来一声干咳。
灵娥一愣,眨眼的功夫,就见宝池中缓缓‘长’出了一名老道的虚影,正对她露出慈祥的笑容。
“唉,你这一哭,为师怪尴尬的。”
“师父!”
灵娥欢呼一声,起身就要跳上去,但又发觉宝池中还有其他正在修补的残魂,连忙停下身形,眼泪在眼眶打着转儿。
“您又活了呀。”
“怎么?”齐源老道故作气愤,“为师活过来耽误你跟你师兄了?”
“不是不是,哎呀……弟子是开心的。”
灵娥低头做了个道揖,俏声说道:“弟子拜见师父!”
李长寿也在旁深深做了个道揖,笑声到:“弟子拜见师父。”
“哎,好,好。”
齐源老道抬手虚扶,魂魄自宝池中飞了出来;身周飘着道道仙光,其内夹杂着不少功德。
他道:“为师残魂得以重聚,全凭你师兄恳求圣人。
真说起来,为师惭愧,惭愧啊。
未能交给你们两个多少本事,反倒是让长寿费尽了心思,又是护命、又是聚魂。”
李长寿低声道:“若非师父给了弟子最初的跟脚,弟子不过一凡人罢了,此时早已是白骨一堆,埋于荒垠。”
灵娥向前试图挽住师父的胳膊,却发现自己被师父身周的仙光所阻隔。
李长寿见状,面色稍微有些黯然,又振作精神,想着该如何让师父多笑几声,再去转世投胎。
齐源笑道:
“此前大德后土娘娘都与为师说过了,你来之后,为师便去投胎转世。
长寿,灵娥,陪为师在各处走走,为师有许多话想对你们言说,也不知从何处说起。”
李长寿低声应了,跟在齐源老道身后往前。
灵娥抿着小嘴,低头擦了擦眼泪,又带着几分笑意凑了上去。
“嘻嘻嘻!师父你猜猜看,你二弟子现在什么道行呀。”
齐源老道笑道:“这还能什么道行?总不可能这么短岁月就修成金仙吧?”
“看!”
灵娥掐腰亮出自身道韵,一阵得意的轻笑。
齐源老道不由露出和蔼的笑意。
二弟子的道境太高,他……感悟不出具体。
齐源老道笑道:
“为师不知道何德何能,这辈子一事无成,却收了个了不得的徒弟。
长寿,后土娘娘此前说起过,你如今已是天庭的二阶正神,太白星君,天道序列排位前十……
这些为师其实不太懂,但知道你本领大、本事高,也是颇为得意。
只是长寿,有一件事你要记住。”
“师父您说,”李长寿低头应着。
齐源老道面露正色,缓声道:
“为师知道,你性情并不胆小,只是怕死;
这是生灵常情,只不过你天天把它挂在嘴上。
为师只是天地间一个小小浊仙,没什么眼界,也没什么见识,但你始终是为师教养拉扯长大,为师对你还有一份做师父的责任,这些话是必须要说的。
到了你如今这个位置,就不能只是想着自己了。
你是天庭重要的神仙,手里掌握着无数生灵的生杀大权,好像还是封神大劫主劫之人。
你要想着,如何去为天下苍生,去为三界生灵做一些事。
不用图什么名声,也可能遭遇一些误解,但你只需问心无愧,也必须对得起你现在的位置和权柄。”
“嗯,弟子记住了。”
李长寿笑着答应一声。
一旁灵娥小声道:“师父,现如今的天庭秩序大半都是师兄规划且亲手带起来的,师兄为苍生已经做了很多事。”
“是吗?”齐源眼中带着几分光亮,看着面前的青年。
李长寿含笑点头,低声道:“反正不会影响到我的性命安危,就顺势而为了。”
“那就好,唉,那就好。”
齐源老道满意地笑了笑,背着手,继续向前走着,走了几步又问:“雨诗师妹……可安好?”
“雨诗师叔留在度仙门修行,”李长寿道,“弟子曾请她去天庭,她有些不愿。
师父您放心,度仙门现在有天兵保护,不会有什么危险。”
“那就好,”齐源笑道,“为师这辈子负了你们师伯,本想着她的转世身能寻到,却没想到……
花虽重开,却无同瓣,大概这就是转世之理。”
李长寿叹了声,刚想说话,齐源又道:
“为师转世后,便是与前世没了因果,你们好好修行,知道为师已经转世了,就不必多挂念,也不必来看我,更不必费心引我修行。
长寿,你为师父做的已经太多了,师父终归是不愿被弟子这般关照的。”
灵娥眼圈一红,扁嘴唤着:“师父……”
“傻孩子,哭什么,为师能转世已是天大的福分,这是好事。”
齐源主动伸手,却握不住灵娥的手指;灵娥连忙将手抬起来,跟着师父的手掌走。
这老道将灵娥的小手,放在了李长寿掌心,轻轻拍了拍。
“长寿,你师妹自小,对你就是一往情深,你教了你师妹这么多,也是想着让她能在你身边长伴。
为师知你与云霄仙子这般大能有了道侣之情,但你也记得,莫要冷落辜负了灵娥。
这算是为师对你最后所请。”
“师父……”
李长寿动了动嘴唇想说话,但嗓音哽咽,只能紧紧握住灵娥的纤手。
齐源放心地松了口气,又拍拍李长寿手背,道:
“走了。
你们就在这等着,不要看为师进轮回盘了,莫要伤感,也莫要多挂念。
我辈炼气士,超脱难求,洒脱何难?”
言罢,齐源老道摆摆手,转过身去,朝着前方不远处的迷雾缓步而行,口中低声吟诵。
“茫茫一世浊仙果,庸碌千年莫忧愁。
道心不改长生志,安得此魂走终途。”
一缕金光照下,将老道的魂魄挪去六道轮回盘外。
李长寿突然有些崩溃,仰头吸气,气息却不断颤抖,眼角有泪光闪烁,又被他迅速蒸干。
他是人教高手,天庭权神,天道序列第十!
慢慢跪下,李长寿对着那老道离开的方向匍匐了下去……
‘小家伙,要不要跟贫道去学仙术?可以长生不老,逍遥天地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