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qyr火熱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461 送你去非洲鑒賞-aus82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第二天。
早上。
港岛总区。
庄世楷转着车钥匙,捧着一杯鸳鸯,嘴里哼着小曲:“来日纵是千千厥歌,飘于远方我路上!”
“来来日纵使千千晚星,亮过今晚月亮……”
只见他表情愉悦,伸手推开办公室门,缓缓坐在椅子上:”Ah…因你今晚共我唱……”
开玩笑,昨晚搞定一场军火交易,清理完现场以后,马上就开车回家楼着老婆睡大觉。
你说他能不开心吗?
“哒哒哒。”陈家驹拿着文件,站在门口,抬手敲门。
“来的真早。”庄sir心里嘀咕一声,把钥匙放进抽屉:“请进!”
“庄sir。”
陈家驹顶着两个黑眼圈,步伐漂浮,眼神迷离。
他走到办公桌前把一份文件放在桌面:“结案报告。”
“OK。”庄世楷拿起桌上的鸳鸯,轻轻喝下一口,一点都没动手翻报告的意思,显然是在静静等待什么。
大佬不知小弟苦啊!
昨晚庄sir回家搂老婆睡觉,抱着软绵绵闻体香的时候,陈家驹却带着兄弟们加班加点,又要审讯,又要安排流程,足足九个小时,眼睛闭都没闭一下…
庄sir呢?
他不仅回家睡觉!而且还敢迟到!
现在看样子还不想看报告!
“可恶!”陈家驹心里暗暗咬牙:“这是要我读吗?”
庄世楷双手合拢,调整一下坐姿,轻点着指尖,抬头看向对面。
陈家驹腰杆笔直,立正讲道:“昨晚交火军火五车,总计两百三十箱,AK等步枪八十余把,格式手枪两百多把,子弹八万枚。”
“另有些手雷、冲锋枪,据大飞所说赠品。”
庄世楷点点头:“大飞哥很阔气喔!”
陈家驹心里暗道:“庄sir!你就嚣张吧!我先忍你几十年!”
“只为几十年后我能当大佬!坐在你的位置上!”
“哼!”
“继续说。”庄世楷出声提醒。
陈家驹继续说道:“现场击毙东星社成员八名,击伤二十四名,活捉六个,包括东星社头目‘大飞’。”
“另外击毙海外黑帮成员二十五名,无一存活,全部死亡。”
“现场没发现能过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
“初步怀疑是新加坡人。“
”整场行动总计抓捕三十人,击毙三十三人,缴获军火价值两百万港币。”
“报告完毕。”
陈家驹肃声说道。
庄世楷打开文件夹,直接翻到最后一页,拿笔在业尾签上名字。
这种结案报告有什么好造假的?能不看就不能,直接签名最省事,而且还省时间。
陈家驹接回文件夹,心中暗道:“忍忍!再忍忍!”
“反正也就几十年!”
庄世楷则撂下钢笔,冷声笑道:“大飞真是很大胆!卖一批军火都能打一场仗了!”
“妈的,要是新加坡动乱怎么办?我可担不起责任!”
庄世楷义正严辞,刚正不阿。
陈家驹则是动动耳朵,暗自腹诽:“这点军火哪够动乱的?庄sir又想往自己脸上贴金!”
“长的帅就长的帅,怎么还这么自恋呢?”
“听说靓仔都很自恋来着!看着是真的!”
陈家驹摸摸下巴:“只有我的例外。”
“你在瞎想什么!”庄世楷突然叫道。
陈家驹混身一震,惊醒回到现实,连忙喊道:“大飞说他什么都照!”
“不过要安排他跑路!”
“他说他怕庄家斩死!”
其实陈sir的思想狭隘了。
或者说以丑B之心度靓仔之腹。
不知庄sir心里装着多大的天下!
一次交易的货不够打仗,十次,一百次呢?何况大飞还只是很多个小拆家之一,有多少像大飞一样的小拆家在私下出货?
只是警队暂时还没有情报、海关暂时没有发现罢了。
况且,大飞之上的庄家,出一次货要出多少量?最终的军火庄家呢?
这TM加起来绝对够打一场局部战争!
而这些多军火在港岛来来往往,岂不是把港岛置于一个火药桶上,一个极其危险的境地?
所以…
还是庄sir心系天下苍生啊!
简直是尊活菩萨!
新诞生的“活菩萨”庄世楷正揣摩着下巴,冷声说道:“大飞还真是软骨头啊…”
“连个上水刑的机会都不给我…..”
“呃…”
陈家驹有点尴尬的道:“昨晚你把凑那么惨,他骨头赢得起来才怪…基本上是抓紧牢里就提要求,等着您同意再开口……”
“呵呵呵…”
“活菩萨”冷笑一声:“你话他知。”
“说完再安排。”
“看他的料够不够猛,越猛的料跑路越的钱越多,跑去的地方越好。”
陈家驹抬手应命:“yes,sir!”
随后陈家驹转身离开,前去审讯室,把消息转告大飞。
两分钟后。
陈家驹敲击房门:“哒哒哒。”
“这么快?”
庄世楷抬手讲道:“进来吧。”
陈家驹颓着脸道:“长官!大飞要见你!”
“他要亲口和你说!”
“嗯?”
庄世楷略作思考,点点头道:“带他来办公室!”
“是!”
“长官!”
陈家驹转身出去,很快就把大飞带到办公室。
大飞看见翘着二郎腿的长官,马上大声哀嚎,出声囔囔:“庄爷!”
“饶命啊…”
只见大飞鼻青脸肿,额头带伤,走路还一瘸一拐,显然都是昨晚揍的。
庄sir则捏着钢笔,冷声笑道:“想死就继续叫!”
大飞马上收声,用手擦擦眼泪,假模假样的说道:“我上线是尊尼汪,一个常年贩卖军火的家伙,以前是跟海叔混的,现在自己开炉灶,全港七八个社团拆家都是找他拿货!”
庄世楷听见这个名字,眯起眼睛问道:“他就军火庄家?”
大飞摇摇头:“不一定!”
“喔?”
庄世楷挑起眉毛。
大飞马上讲道:“以前尊尼汪就是个瘪三!给我提鞋都不给资格,还欠我三十万没还……”
“你知道,我放利的嘛……”
“可是他上个月忽然找我把钱结清,而且还问我要不要接货……”
“那时候我才知道他搭上大生意了!”
大飞擦擦额头,伤口上血流下来了。
“所以你怀疑他背后还有大庄家?”
庄世楷出声问道。
大飞点点头:“一定有!”
“不然他怎么起家?”
“我甚至怀疑那些货都不是他的,他就是一个站在台面的代言人,给背后庄家挡刀而已。”
大飞语气刚开始是推测,到最后却几乎笃定。
庄世楷则用手撑着下巴,露出手腕上的大金劳,上下审视着大飞……
“唰!”
大金劳一闪。
表盘闪过一抹反光。
庄世楷脑里响起一串提示声,当前任务已完成,下一环任务激活…
他嘴角挑起笑容,看着大飞讲道:“行!”
“我明白了。”
他听说“尊尼汪”的名字,也记得这家伙有些背景故事,再加上系统给出任务,基本可以肯定没找错人。
大飞确实有如实招供。
他便打算赶大飞走人。
这时大飞低声提醒道:“庄爷!”
“那我跑路的事呢?”
庄世楷微微颔首:“是该安排。”
大飞顿时喜形于色:“多谢庄爷!多谢庄爷!”
“不用谢。”庄世楷摆摆手道:“鉴于你的供词良好,具有一定效果,但却缺乏幕后庄家的资料……”
“去非洲吧!”
大飞愣神。
庄sir抬眼看向旁边的家驹:“帮大飞哥安排一艘船!”
“送大飞哥去非洲!”
陈家驹眼皮一跳:“是!”
“长官!”
庄世楷点点头:“记得安排个好地方!”
他低头翻开一份文件,眼皮都不抬下:“我看索马里就不错。”
“那里很适合大飞哥发展!”
庄世楷翻着文件,手腕处的大金劳闪闪发光,仿佛露出一抹讽刺的微笑。
“走吧!”
“大飞哥!”
陈家驹拉住大飞的肩膀,直接拽着大飞往外走,大飞却鬼哭狼嚎,大声吼道:“庄爷!我不想去非洲!我不想去索马里!”
“庄爷啊!!!”
“我真不想去索马里!”
大飞吼声惊人,拉着办公室门死死不肯松手,试图打动“活菩萨”那颗柔软的内心。
庄世楷却正静静听着系统呢。
哪有空理他?
陈家驹则是抬起手肘,一肘打中大飞后脑勺,把大飞砸晕在地,拖着大飞离开走廊,嘴里还在喃喃念道:“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货色,进次庄sir办公室就是天大荣幸,竟然还敢赖着不走?”
大飞身体在走廊拖出一道光洁的地面……
陈家驹单独拉他一只手臂,就像是拖拖把一样,拖着他走进电梯。
大飞下一次睁大眼睛的时候,已经出现在去非洲的油轮当中,眼前看见的只有一片汪洋大海……
庄sir说送他去非洲!
那就一定要去非洲!
庄sir说送他到索马里!
那就不能送到索牛里!
“啊!”
大飞站在游轮甲板,吹着海风,捶胸顿足,仰天长啸。
庄世楷在办公室里摸着表带,面无表情,语气平淡:“索马里多好!开局一把AK剩下全部靠抢!”
“作为第一个现场抓包,证据齐全,却能无罪走出警署大楼的社团双花红棍…”
“不用不知足嘛!”
“东星知道都要为你骄傲!”
庄世楷呲笑一声,心念一动,把系统提示调出来重播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