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6gt1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大醫凌然討論-第1251章 下次讀書-t9g9f

大醫凌然
小說推薦大醫凌然
一名小老外招招手,将行政酒廊的服务员叫了过来,再指着手机,和她小声沟通起来。
酒店的服务员回答的很认真,时不时的也转过头来,看向霍从军一桌。
霍从军喝了些酒,反应迟钝,同来的老同事却是注意到了,他皱皱眉,也不想在这种酒店里惹事,于是拉着霍从军,道:“老霍,回去休息吧。”
“急什么,又没有手术做,又没有会开……”霍从军说到这里眼前一亮:“要开会吗?”
“开会也轮不到你。”老同事没好气的道:“你昨天把人家女孩子都要骂哭了,你忘记了?咱们年纪也大了,别戾气那么重好不好。”
“35岁还女孩子呢?我看她切病人子宫的时候可没手软。”霍从军喝了酒不假,说起开始的事情来,依旧是头头是道,头脑反而更清楚的样子。
老同事无奈道:“你自己不也天天在喊先救命再治病的?轮到别人就不算了?”
“后治病又不是不治病,急诊归急诊,也没急到就一定要端掉人家子宫的程度,我说两句她还跟我犟,不惯她那个毛病。”霍从军哼了一声,道:“这也就是在京城,要是在昌西省,我不光骂她,我还得骂她师父,什么东西就给放出来了,憋不住早产的吗?”
老同志“嘿”的一声,却也没劝。他没觉得霍从军骂的不对,只是替霍从军着想,笑笑道:“京城里不兴这么骂人的,一根蔓里牵出来的瓜,有大有小。”
“我知道,要不然我骂那么轻。”霍从军一副我知道分寸的表情:“现在的医学博士一个比一个水,不是奔着学历就是奔着找背景去的。有的博士的技术,还不如一个兽医。”
“我比较赞成你说的兽医的部分。”老同事开了个玩笑,接着就将霍从军拉了出来,眼角扫了眼小老外一群人,不动声色的道:“酒也喝了,回去休息休息吧。”
“下午有什么会?”霍从军意犹未尽。
“没有了。”
“偌大的京城,连个合适的会都没有。”霍从军的语调都变了。
太无聊了!
“你要没喝酒,我帮你找找。你都喝成这样了,回去睡觉吧。”曾军医打定主意不帮霍从军找什么会议了,至少今天不行了。这厮进去就是一通喷,给人的感觉像是拿着冲锋枪进了会场似的,其实喷死了人也没关系,关键你不能醉酒喷人!
再看跟前几个小老外,都是二十郎当岁的样儿,瞅着还有点像是俄罗斯人,说不定是来干什么的。
曾军医用仅有的一点军事眼光分析着眼前的局势,连拉带拽的将霍从军带出了行政酒廊。
几名小老外互相看看,都追了上去。
“霍吧?”电梯里,几个小老外挤了进来。
曾军医皱眉,抬头看了眼电梯四角,没看到摄像头。
“有人在找你,跟我们来吧。”会说中文小老外看着还有些凶,有些古怪的语音更是令曾军医紧张。
“找我们?做什么?”
“做什么?”小老外重复了一遍,才转头用俄语叽里咕噜的问了起来。
几个小老外都用飞快的语速交流起来。
曾军医低着头,眉头越皱越紧,他其实听得懂一点简单的俄语单词,在他读书的时候,俄语还是很多学生选择的第一外语呢。
不过,对方的语速那么快,加上语言多年不用,曾军医也就听明白了“女生”,“高兴”,“车”之类的词。
曾军医更是紧张起来,这些家伙是要绑架啊。
“老霍。”曾军医掐了霍从军一把,提醒了他一下。
喝了点酒的霍从军,胆量变的更大了,大睁眼睛,郑重道:“我是霍从军。你们是什么人?”
“没错。就是这个名字!”正在议论的小老外开心起来,接着就开始打起了电话。
“什么情况?”霍从军看向曾军医。
“都给你说了,在京城不要太嚣张了……”曾军医叹口气:“走一步看一步吧。”
说话间,电梯就到了地下停车场,几名小老外熟练的拉扯着,迅速带着霍从军和曾军医上了一辆商务车,接着熟练的给两人戴上头套,再拉上后窗的布帘子,一路飞快的驶离。
曾军医坐在后面,越想越害怕,越想越生气。
“老霍你这家伙,我都说……哎……”曾军医想骂人,又没骂出来,多年的老朋友了,虽然见面就坑了自己,但总比借钱的那几个强。
霍从军呆了一会儿,酒也半醒了,亦是不由叹了口气:“早知道给凌然练手了。”
曾军医没吭声。
霍从军自言自语道:“我主要是担心,凌然的技术还不稳定,再天才的医生,也得做够数量才行。没想到你们这边的治安糟成这样……”
“这几个是老外好吧。”
“老外怎么样……”霍从军摇摇头:“老外的技术都比不上我家凌然的,其实应该给他试一下的,不让他试一下,他以后都要犹豫的,要是以为是我不相信他,那就更不好了。”
“别把自己想的那么重要。”曾军医撇撇嘴:“人家说不定以为你出来旅游呢。”
“那也好……也好。”霍从军深深叹口气。商务车的车速越来越快,显而易见是往郊区去了,他觉得这趟就算是不死,估计也要糟不少的罪,到时候,就怕想做心脏搭桥的手术,都做不了了。
不知走了多久,车,终于停了下来。
车上的小老外略带紧张下去交涉了,霍从军能听到下面的嚷嚷声,再过了一会,他的头套就被取了下来。
霍从军这时候才注意到,那是一只脏兮兮的厨师帽。
“霍,再见。”会说中文的小老外,手里攥着一大卷的绿色美元,也不知道有多少,脸上却是看得到的开心。
霍从军终于慌了起来,踉跄的下车,他再次在几个人的围拢下,上了电梯,穿过了长长的走廊,等四周再次明亮起来的时候,霍从军已是做好了心理准备,蓄起了满腔的愤怒。
这种愤怒,如果用在会议场上,他有把握让三个以上的科室主任怀疑人生。
霍从军晃动了一下脖子,又不易察觉的转动了一下脚脖子,绷起核心肌,缓缓抬头,看向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