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ycgp好看的都市言情 大隋國師討論-第五百九十一章 歡歡鬧鬧,冷冷清清-emnss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夜风夹杂一阵一阵的虫鸣,抚摇林野,清冷月光下,亮着莹莹法光的月胧剑从夜空降下。
剑气推开泥屑,点在地面的瞬间,剑柄上,一身青衫白袍的书生脚尖轻点,飘然落下,剑指一挥,地上的长剑嗡的一声拔地而起,半空划出一道弧形,稳稳插去剑鞘,不适宜的传出‘喔~~’的闷哼,被陆良生拍了一下,方才老实。
“公子!”
红怜的声音在林子那边响起,挥舞长袖飘了过来,缓缓落去地上,感受到那边没有任何伤势的陆良生,脸上露出欣喜,连忙过去盈盈下拜。
“公子无事,妾身欣喜。”
月色如水淌过走来的身影,红怜抬了抬脸,还未反应过来就被揽了过去,小声惊呼:“公子……”
陆良生抚去女子单薄的后背,“只是虚惊一场,不用担心,是那猴子故意的。”
“不是…..”红怜要是能脸红,此刻怕已是通红一片,脸埋在书生怀里,扭捏几下,挣开不得,羞得细如蚊声:“叔伯,还栖幽、清风还在呢。”
呃…..还真差点搞忘了。
陆良生松开怀里的女子,目光望去那边刚刚被火烧过的林子,清风捂着眼睛,指缝间露出些许视线,见师尊望来,连忙又阖上,扭过脸去一边,脆生生的喊道:“师尊,清风很乖的,可没偷看啊,不信问他们!”
小手指去一颗大树,后面八条大汉搂着刚才脱下的衣裳,蹲在树后露出一张张满是横肉的脸,嘿嘿直笑的走出来。
“老妖!”
栖幽跨出林子,一脸乌黑的从里面跑出来,瞟了眼书生旁边的红怜,伸开双臂,撅着嘴嘟囔:“老妖,我也要抱抱。”
“好!”
换做以往陆良生肯定拿手指轻敲一下她,但之前,猴子吹出火浪席卷下去,是这个傻乎乎的女子变出无数根茎树枝将红怜、陆盼他们保护起来,所以抱一抱,又何妨。
将栖幽揽在怀里,如同红怜一般抱了一下,这才松开,“走吧,一起上去看看。”
陆良生转身走出几步,将地上遗落的妖丹捡起,放去袖袋,开口招呼那边的清风还有陆盼八人,一起走去黄风山上。
山上并无路径,四面都是陡峭的悬崖,除了老驴靠四个蹄子上不去,只得待在下面不服气的喷着粗气,陆盼八人身强力壮,攀登这座山壁也颇有经验,陆良生带着红怜、栖幽上来时,崖外清风化作的苍鹰还在八人头上盘旋,大叫他们加把劲儿。
“我们先进去。”
听到陆良生的话语,二女对视一眼,肩头贴着肩头齐齐挤去书生身后,跟在后面步入拉开巨大豁口的山洞,此时里面残存的妖怪已经不多,趁外面打斗时拖着显出原形的兽身偷偷跑了,至于还没离开的,伤重不治已没了声息。
洞内血腥弥漫。
陆良生看着满地的人的残骸,挥袍扫去那边血池,抬手朝向正中的钟乳石,从穹顶拔下来捏碎,覆去血池,将堆积的尸首掩埋。
“阿弥陀佛……”
靠在洞径那边的佛连尊不知何时清醒,看着书生做的一切,独臂竖起法印,艰难的起身,垂首躬身一拜。
“国师慈悲。”
“本国师不喜胡人,但也不愿见到尸首暴弃,就当入土为安,当不得大师口中慈悲。”
修道修佛中人,身体素质强过寻常人太多,断去一臂虽元气大伤,但不至于死了,何况老和尚已经用了秘法止血,陆良生也就不多与他说话。
“吐谷浑使臣队伍被妖物所害,本国师回去朝廷,会向陛下禀明事情原委,好让大师回去吐谷浑有交代。”
佛连尊沉默了下来,心里知晓随慕容王子去长安让对方不喜,如今对方能传达隋国皇帝,出书面与自家陛下说明情况,已经是以德报怨了,想着,再次垂下头捂着还在渗血的断臂,摇晃的走去洞口,转过身又拜了一下。
“陆国师,告辞。”
陆良生拱了拱手,转身走去洞室最里面,远远的,就见胖乎乎的身影坐在一堆乱石上,伸出手按在白狼妖头顶,一边说着什么,一边给对方疗伤。
“……老夫什么时候瞒过你,那日都说了妖丹已复,你们一个个不信,怎么还怪我头上了?”
“唉~”
“叹什么气,老夫又未说你什么,反正妖丹已成,也是给我的,就当零嘴打打牙祭也行,算你有功了!”
蛤蟆道人手上稍一用劲儿,疼的公孙獠嘴角连抽好几下,正要转过脸骂上两声,就被老蛤蟆按住脑袋给转了回去,正好看到过来的书生。
“你徒弟来了。”
嗯?胖乎乎的老头儿一愣,余光看到走来的身影,连忙双腿岔开,一手按着老狼头顶,升起烟气,一手按在膝上,端正了身形,声音威严。
“那只疯疯癫癫的猴子走了?”
“走了。”陆良生泛起笑,朝白狼王点点头,便拱起手向大马金刀坐在石堆上的师父见礼,蛤蟆道人颔首嗯了一声,按在膝盖的胖手重重拍响。
“若不是良生拦着,说不得让那只猴子尝尝为师的紫金葫芦厉害,往后再遇上,良生不可插手。”
“是,良生谨记。”
陆良生应了一声,笑着又开口,“对了,师父,也不用遇上,那猴子就是之前他毛发变得,正好又回到弟子袖袋里,既然师父还没过瘾,那我……”
说着,书生伸手探去宽袖,蛤蟆道人眼睛瞪了瞪,连忙打断:“慢着!”意识到失态,正了正脸色,语气中正缓和。
“今日为师也乏了,你看又是给这头老狼疗伤,刚才又打了一场,哪里有空,今日就算了,不较量了,改日改日。”
哈哈哈——
被按着头顶疗伤的公孙獠哈哈大笑起来,片刻,脑袋一痛,疼的他嘶了一声,就见旁边的老蛤蟆眼神凶恶,面色狰狞,连忙闭上嘴,将笑意憋了回去,危襟正坐目不斜视。
这两百年老妖令得陆良生、红怜、栖幽抿嘴轻笑,红怜着实有些憋不住了,将脸偏去一边,绽出梨涡甜笑里,然而转去的视野之中,却是看到孤零零靠着山壁,只剩一张皮囊的身影躺在那。
笑容渐渐收敛。
一旁,陆良生回头叫她:“红怜,你看什么?”
“她!”
听到红怜的声音,陆良生顺着目光望去那边,画红宜靠着洞壁,虚弱的耷拉着眼帘,也正看着这边的一切。
“公子,我想和她说些话,可以吗?”
对于画红宜,陆良生也有复杂的情绪,抿了抿嘴,刚才嬉闹的气氛消散,叹口气,握了一下红怜的手,低声道:
“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