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tbul寓意深刻都市言情小說 紅樓春 愛下-第四百零五章 遷怒鑒賞-qgtnm

紅樓春
小說推薦紅樓春
“皇上,此事,是天下女子之事,不若就交给臣妾来办罢。”
尹皇后看着隆安帝肃穆甚至含煞的面色,轻声笑道。
一个帝王,就算此事影响再大,难道还能让隆安帝传旨,说天下女人从此不能再用布条裹奶了?
也只有贾蔷这种对所谓的清誉不甚看重者,才会喊出奶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的话来。
这话传出去,必会让人啐成老狗!
隆安帝看了看尹皇后,捏了捏眉心,摇了摇头道:“难!”
那些士大夫们,就算回过头来悄悄让他们的老婆、儿媳放了胸,表面上也会大骂此事。
说不得,还不准让她们女儿放胸。
除非充作男孩养的,否则到了十一二三岁,难免往身前勒一条……
即便是帝后之尊,也没有强让人家放胸的道理。
且这个词上了圣旨,根本发不下去,就会被六科给事中给封驳回来。
因为在士大夫的眼里,实在荒唐!
尹皇后仔细想了想,凤眸最终还是落在了贾蔷身上,问道:“此事既然是你的手尾,贾蔷,你有甚么法子?”
贾蔷躬身道:“皇上,娘娘,臣以为,这件事倒不必由朝廷发甚么声,或者暂时不必。不如,就让民间先喧嚣鼓荡起来。事情毕竟是真的,将准确的数据往外散一散,臣想,除非是极自私自利的迂夫子,自认死守礼节的卫道士外,大多数人还是会三思而行。且臣也不记得,《周礼》之上,有哪一条非要逼着妇人裹胸的。”
听他一口一个“裹胸”,隆安帝都不知道该怎么骂他了。
这是甚么好词么?
尹皇后也哭笑不得,对隆安帝道:“可见还是个孩子,和五儿当年差不离儿,也难怪五儿死活要他去内务府搭伙。”
隆安帝哼了声,讥讽道:“都是一路货色!”
尹皇后对贾蔷叮嘱道:“一来你出身大功于国的勋贵之族,年纪还这样小,二来皇上与林大人君臣情分不同,你是他的弟子,以后还是他的姑爷,你和尹家又有那么一层关系,更不必说你大姑姑就在宫里当贵妃,所以皇上待你,不止是君臣位份,也拿你当子侄晚辈对待。你要忠心王事,莫要辜负了这份圣眷,更不能恃宠而骄,坏了皇上的体面。果真如此,哪个也救不了你。本宫的皇儿犯了大罪过,尚且被严惩,更何况是你?你记下了?”
贾蔷大礼拜道:“回娘娘的话,臣记下了。其实娘娘便是不叮嘱,臣先生也几乎日日提点臣,行事要严谨,但也不必怕甚么。不必怕做错事,只要忠于王事,心怀忠义之心,便是有些小过错,皇上也不会怪罪。但若是口口声声喊着口号,实则懒惰无为,甚至做坏事,那也躲不过皇上的眼睛,教臣切记一点,莫要自作聪明,自以为是。只要记住这些,旁的不用担心……”
尹皇后闻言气笑,对隆安帝道:“他这是在怼臣妾?”
贾蔷忙道:“臣怎敢对娘娘不敬?臣还请娘娘赐一副墨宝呢。”
看着下面俊秀的脸上堆笑的贾蔷,尹皇后似笑非笑道:“你一个外臣,要本宫的墨宝做甚?”
贾蔷笑道:“臣在西斜街设了一会馆,东路院是一擂台,且不多说。西路院则是几十个门铺,只为妇人和婴孩服务,里面自上而下,从管事到伙计,也全是妇人。其中就有专门卖替代妇人裹胸之物!臣斗胆,想请娘娘书写一份‘女子本弱,为母则强’的联对,悬在西路院大门前。如此,也算是宫里的一个态度。若果真能解裹胸之祸,娘娘功德无量!”
尹皇后啐笑道:“贾蔷,你还真是不老实,跟个猴儿一样精!分明想利用本宫,替你那劳什子会馆立个牌面,还说的如此大义凛然。你想得好事!”
贾蔷嘿嘿笑了笑,道:“娘娘,圣驾之前臣不敢虚言,或有小算盘,但终究还是以大义为主,否则,臣也不敢说出这样的要求。”
尹皇后却未理他,而是对隆安帝道:“五儿先前说他会弄银子,皇上和臣妾只当他胡闹。如今瞧着,他还真有一颗奸商的心!皇上瞧瞧,他连臣妾的主意都敢打!”
隆安帝目光审视的看着贾蔷,冷笑了声,没言语。
他近来也发现了,没想到这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居然还真是个小财神。
若不然,怎么养得起那么多人手?
尹皇后不知此事,但她一看隆安帝的眼神,心里便是一怔,这眼神可有些不善,出了甚么事?
就听隆安帝道:“贾蔷,内务府缺银子,亏空太多,五省至今仍未下雨,你既有理财之能,可有何教朕?”顿了顿又道:“抄家之言就不必提了,能抄朕还用你教?”
贾蔷干咳了声,摇头道:“皇上,臣先前和恪和郡王说的明白,内务府想赚银子,简直不要太容易。但前提是,将内务府整肃明白。否则,臣就果真是善财童子,也填不满那些无底洞。”
有没有办法?其实还是有的。
但现在敢不敢拿出来用?
真不敢!
果真卖弄一次,往后就再别想得闲了,绞尽脑汁给那群宗室大爷卖命赚钱罢。
关键,还落不到一分好。
听闻贾蔷之言,隆安帝也没再说甚么。
尹皇后说的不错,隆安帝对他如同子侄辈。
但隆安帝的子侄多的是,且多没甚么好脸子……
尹皇后倒亲切许多,温声笑道:“这件事,你总要记挂在心上才是。心里要有数,既然有这份才能,就不能只顾着自家享福受用。多为皇上出份力,方不辜负皇恩。”
贾蔷明白,点头道:“臣记下了。”
尹皇后摆了摆手道:“那就去罢。”
……
贾蔷刚出凤藻宫,迎面就见四个身着王袍的年轻人走了过来。
心中暗道了声晦气,却也上前两步,先行见礼:“臣见过诸位王爷。”
皇长子宝郡王李景、皇三子恪怀郡王李晓,皇四子恪荣郡王李时,还有皇五子恪和郡王李暄。
四人对贾蔷此刻出现在这,也十分好奇,李景最长,他眼中闪过一抹异色,看着贾蔷道:“贾蔷,你怎么在这?”
此言一出,其他三人都有些侧目。
据他们对李景的了解,李景的表现应该是冷漠审视,而不该先开这个口……
贾蔷回道:“王爷,是先前娘娘传旨与下官,下官方来此陛见的。”
李景闻言没再说甚么,李晓和李时也不会问皇后为甚么叫贾蔷进宫,因为贾蔷说的明白,是来陛见的。
所以,凤藻宫里要见他的人,还有天子。
独李暄没有避讳,高兴道:“贾蔷,可是父皇、母后要点你进内务府了?”
贾蔷摇头道:“未曾。”
李暄大感失望,不过随即就抛到脑后,看着贾蔷嘎嘎笑起来,问道:“贾蔷,本王怎么听人说,你让五城兵马司的人满天下宣扬,女子裹胸有害?没看出来啊,你喜欢大的?本王府上有几个乳娘,这样的……你要不要?”
“老五!”
李景皱眉喝斥了声。
李晓、李时也笑骂了两句,贾蔷看着在他自己身前比划了下的李暄,也无语摇头道:“下官无福消受,王爷你自己留着罢。”
李暄挤眉弄眼道:“贾蔷,你少在我们跟前装,说说看,你不想让女子穿裹胸,是想干啥?”
贾蔷干咳了声,道:“王爷,方才下官才在皇上和皇后面前谈过此事,已经有详实的数据可以证明,女子穿裹胸,不仅不利于女子本身,容易发生产关之难,也不利于子嗣成长,多有夭折。而不穿的,难产的可能和子嗣夭折的可能,比穿的低几倍!这些都是下官让人去查出来的,当然,若有不信的,自己去查也一样。查的越多,这个数据就越清晰。”
此言一出,连李暄都笑不出来了。
不算老二府上,他们哥几个府上,哪一家没夭折过婴孩,哪一家没有宠爱的侧妃难产而死?
原以为,自古以来便是如此。
谁能想到,会因为区区一条裹胸布?
三皇子恪怀郡王李晓面色最难看,其他几个都是夭折庶子,独他才满周岁的嫡子,刚刚夭折。
他看着贾蔷沉声道:“果真如此?”
贾蔷点了点头道:“验证很简单,也不需要臣插手。王爷只需派人,选一千户未曾裹胸的百姓农户,再选一千户裹胸的高门大户人家,将近十年来发生的难产数据和子嗣夭亡数据,进行整合对比,得出来的结论就很明显了。或者扩大范围,调查一万户,这个数据只会更明显!”
李晓厉声道:“本王当然会去验证一番,只是你既然早知道此事,为何不早报?”
贾蔷闻言一怔,脸上的微笑敛去,看着李晓道:“王爷,这是在指责下官?”
恪荣郡王李时忙在一旁笑道:“贾蔷,恪柔郡王不是在指责你,三哥府上前儿才夭了一个孩子,还是我嫡亲侄儿,此刻听闻此事,难免失态,你多体谅些。”
李暄也呵呵劝道:“三哥,这原也不是贾蔷的差事,再说他才回京没多会儿,再早报也来不及啊。你只管和他闹,回头他告到外祖母那边,看看谁吃排揎!”
李晓闻言,面色虽依旧难看,却也再说不出甚么,只哼了声后转身先一步离去。
李景与贾蔷微微颔首后,跟着离开。
李时则劝了句:“别往心里去。”随后也走了。
最后李暄小声问贾蔷道:“贾蔷,你果真不喜欢大的?我跟你说,你可不要后悔,本王府上那几个乳娘,好家伙,我第一次看也吓一跳!嘎嘎!”
贾蔷服了,拱手道:“王爷,告辞!”
李暄不放,跟着几步嘎嘎笑道:“贾蔷,那依你之见,往后女人都不穿裹胸,往后岂不满大街都是这样的?你完了,你要被人骂死了……你跑那么快做甚么?无趣!”
贾蔷也不理,一溜烟儿的往前走去,不过刚摆脱了这位二货皇子,却被一老熟人追上来……
“宁侯,这是娘娘赐你的字,望你好生做事,莫要辜负皇恩!”
凤藻宫管事大太监牧笛持着尹皇后赐的墨宝追上前来,交给了贾蔷。
贾蔷见之,一扫今日的晦气,哈哈一笑,接过后往凤藻宫方向拜了一拜。
然后塞给了牧笛一卷银票后,大步告辞离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