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70f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爲國家修文物 ptt-第九百四十五章 《野竹圖》(第一更)分享-04qam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证书这么快就到了?”
向南也有些意外,他还以为自己还需要去京城参加考核呢,看来是自己在豫章海昏侯墓出土文物修复过程中修复的青铜器文物,已经得到有关部门的认可了。
不过他也没有在意,一个专家称号而已,如今已经吸引不了他的眼球了。
他现在更在意的,是尽快掌握纺织品文物修复技艺。
“不要小看这么一纸证书,多少人努力一辈子都拿不到呢。”
也许是感受到了向南的不在意,孙福民一下子没忍住,就出言“敲打敲打”了他一下。
这小子现在尾巴翘起来了,连国家级专家的称号都不在意了?
这还了得!
向南连忙解释了一句:“老师,我可没小看,可能是见多了,所以没一开始那么激动了而已。”
孙福民:“……”
见多了……
好吧,估计全华夏也就你一个人敢这么说了,别人要是敢这么说,也许早就被大伙儿给“喷”死了。
师生俩又聊了几句,这才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之后,向南坐在床沿上想了想,又给许弋澄打电话报了个平安,又闲聊了几句公司里的日常事务,很快就结束了通话。
挂了电话之后,向南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这才熄了灯,上床休息去了。
第二天一早,向南下楼吃早饭时,加利特的人已经不见了。
王小姐坐在餐桌前,一边拿着一块烤面包涂着果酱,一边说道:
“集团那边临时有点事,加利特先生一大早就坐车赶过去了。”
“哦,王小姐今天也挺早的嘛。”
向南来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了下来,笑着说道,“昨晚睡得好吗?”
“还行,我已经把时差调整过来了。”
王小姐朝向南眨了眨眼睛,一脸得意地说道,“我身体对环境的适应能力不错吧?”
“不错不错!”
向南朝她竖起了大拇指,赞道。
吃过早餐之后,两个人就一起朝加利特的车库走去。
昨天晚上,王小姐“自告奋勇”要负责接送向南,如今她已经拿到了车钥匙,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去车库里将车开出来。
车库里蛮大,不过里面空荡荡的,只有角落里挺着一辆披着车衣的车子。
王小姐快步走了过去,伸手拉起车衣猛地一掀,一辆大红色的奔驰两厢轿车顿时呈现在了眼前。
王小姐眼睛一亮,她倒不是因为看到这个牌子,而是这小车车型小巧,很适合她一个女孩子开,这让她很是满意。
她一开始还担心加利特的轿车都是昨天坐的那种又长又大的车子呢,那她开起来还真不是特别适应。
“向专家,上车!”
绕着这辆奔驰走了一圈,王小姐意气风发地朝一旁的向南一笑,随即拉开驾驶座的车门,一弯腰就坐了进去。
向南笑了笑,也没多说什么,拎着背包,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也坐了进去。
等向南系好安全带后,王小姐扭头看了看向南,笑道:“坐好哦,我要开车了!”
话音刚落,她便发动了汽车,然后脚下一踩油门,手上一打方向盘,车子发出低沉的轰鸣声,一溜烟似的冲出了车库。
清晨的巴里斯郊外,天很蓝,一片片白云飘荡在蓝天上,显得格外清新。
蓝天白云下面,是一片片绿意盎然的田野,充满着生机与活力。
在这片绿色覆盖的大地之上,一条笔直的水泥路之上,一辆孤零零的红色小轿车,在一眼望不到边的绿色里缓缓前行着。
这一切,就仿佛是一幅美丽的画卷。
“向专家,今天要过来的,是那位留着两撇小胡子的收藏家克劳德,他手上有一件华夏古书画需要修复保养。”
在车子里,王小姐一边开着车,一边对向南介绍今天的主要任务,她说道,
“对了,我已经跟这些收藏家都商议好了,他们带文物过来修复时,也会将修复酬劳一起带过来,这样就不需要分两次来鉴定文物的价值,省时也省力。”
“嗯,辛苦你了。”
向南点了点头,他转头看了王小姐一眼,笑着说道,“等我开始修复文物的时候,你就可以出去逛街了,想好了去哪儿逛了吗?”
王小姐转头一笑:“想好了,先去卢浮宫看一看,然后再去那个埃菲尔铁塔瞧一瞧。”
向南笑着点头,“不错,挺有文艺范的。”
“囊中羞涩啊,也只好拍几张照片在朋友圈里发一发,证明我来过。”
王小姐撇了撇嘴,一脸无奈地说道,“否则的话,我就该去香榭丽舍大街,装满一车厢再回家。”
向南哑然失笑,他听得出来王小姐是在说笑,事实上也是,跟在加利特身边做事的,还不至于囊中羞涩到这个地步。
两个人一路聊着,很快就到了加利特艺术博物馆门口。
两个人下了车之后,便径直来到了三楼,此刻,这里已经没有昨天那么热闹了,整个三楼只有三三俩俩几个人在参观。
而在会客室里,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克劳德正坐在沙发上喝着咖啡,在他的身边,则放着一个黑色的大提包。
看到向南等人来了,克劳德连忙站了起来,笑着迎了上来:
“噢,亲爱的向,你可总算是来了。哦哦,还有美丽的密斯王。”
“你好,克劳德先生。”
向南和他握了握手,寒暄了几句之后,便直接开门见山,
“克劳德先生,这次您需要修复的华夏古书画,我可以先看看吗?”
“当然可以!”
克劳德一边点头,一边拉开大提包的拉链,从里面拿出一个长条型桶状的古董盒,然后交给了向南,
“亲爱的向,您一定要帮忙将它修复好啊,我会对您感激不尽的!”
“克劳德先生不用急,我先看看再说。”
向南笑着接过古董盒,然后将它打开,又把这幅画从里面取了出来,然后轻轻放在茶几上,再将它缓缓摊开了来。
等将这幅画摊开之后,向南仔细一看,一下子就瞪大了眼睛——
这幅古画,居然是“元四家”之一,梅花道人吴镇的《野竹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