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df2火熱玄幻小說 我在明朝當國公 起點-第一千二百八十八章 咯噔一聲相伴-2f14y

我在明朝當國公
小說推薦我在明朝當國公
“奉天承运皇帝,制曰,信国公杨峰领军出征劳苦功高……”
听着高起潜巴拉巴拉的念了一大堆,最后杨峰总算是听明白了,朱由校这道旨意只有一个意思,哥们你剿完匪了就赶紧回来吧,我这里需要你,你的老婆孩子也想念你,江南的事情咱们慢慢再说。
“国公爷……国公爷……”
看到杨峰怔怔出神,高起潜弯腰低头赔笑道:“请您接旨吧!”
“臣杨峰领旨谢恩!”
在高起潜的提醒下,杨峰这才接过了圣旨。
高起潜赔笑道:“陛下对国公爷真是没的说,奴婢在宫里当差那么多年,还是头一回看到陛下下旨催促臣子返京的,看来陛下真是一刻也离不开公爷呢。”
“是嘛?”
杨峰不置可否的笑笑,沉吟了一下后才对高起潜道:“高公公,你们远道而来风尘仆仆,按理说本公要亲自为你们接风洗尘的,但怎奈如今贼寇新灭,江南被贼寇祸害得不轻,本公恨不得一刻钟当成两刻钟用,实在是没有办法亲自款待你们,实在是抱歉了。”
高起潜赶紧道:“国公太客气了,看您说的,奴婢原本就是伺候陛下的,替陛下跑腿也是应当的,怎敢当国公爷亲自作陪呢,真要那样的话那可是折奴婢的寿了。”
“你能这么想就好,高公公先行一步,本公随后就到,你去禀报皇上,就说本公忙完了这些事情后,快则半个月,慢则一个月便会回京。”
杨峰说了两句便让宋烨领着他们下去,让他们用餐休息,每个人又奉上了一封(一百)银元,这才将高起潜一行人给打发走了。
送走了高起潜,杨峰坐在椅子上思索良久,还是想不明白朱由校为什么要下旨让自己尽快回去,自己不是早就和他说好了么,干完了这票自己就要带着江宁军以及全家老少一起下南洋为大明开疆扩土,小朱同志也是答应了的,现在怎么又出幺蛾子了?
算了,想太多也没用,还是等回到京城再问朱由校这位当事人吧……
京城信国公府内院的荣庆堂
荣庆堂位于信国公府内院的右侧,这里是海兰珠的居所,同时也是海兰珠平日里处理内务的地方,同时也是海兰珠、哲哲、大玉儿姑侄三人聊天放松的地方。
当然了,信国公府里的女人自然不止这姑侄三人,还有郑妥娘、线娘、米莉亚、卡娜娅等侍妾。
按照规矩,作为妾侍的郑妥娘几女每天早晚都要到海兰珠那里晨昏定省,也就是说作为妾侍的郑妥娘她们晚间要服侍身为海兰珠就寝,早上天不亮就要起床伺候海兰珠起床,要向她问安。
这也充分体现了这个时代妾侍地位的低下,当然了,到了现代后一切都颠倒了过来,屡屡被爆出小三斗倒原配成功上位的例子。
但来自现代社会的杨峰对这种现象可谓是深恶痛绝,早早就跟诸女言明,信国公府里绝不会弄这些破规矩,大家还是随意点的好,加之杨峰也早已言明,将来信国公府的爵位自然是由海兰珠诞下的儿子来继承,郑妥娘以及其他妾侍生下的儿子则是被安排到海外。
也正是因为大家没有了直接的利益冲突,所以诸女相处得颇为和谐,平日里大家有事没事都会来到荣庆堂一起闲聊或是玩耍。
今天,荣庆堂依旧是人声鼎沸,海兰珠一行妻妾七人,四人坐了一桌麻将,剩下的三人则是斗地主,一行人正吆三喝六的玩得开心。
麻将的历史由来已久,最早出自于秦朝末年时期,开始的时候叫六博、马吊牌、默和牌,但那时候的玩法都比较简单。
一直到杨峰到来之前都是以纸牌的形势出现,直到杨峰从现代时空里带来了几副麻将牌后,麻将的威力才真正显现出来。
短短不到一年时间,麻将便开始在整个京城风靡起来,京城里但凡是有点身份的达官贵人或是家眷,全都是喜欢上了这种趣味无穷的玩意,一时间整个京城里到处都能听到搓麻将的声音。
尤其是位于内宅后院里的妇人们,由于日子过得着实无聊,每天又有大把的时间,所以麻将这个东西一经出现后边迅速得到了她们的喜爱,据说就连后宫里的皇后娘娘都经常邀请其他妃子过来打几圈。
今天的海兰珠穿着一件宝蓝色的长薄裙,头上梳了个坠马鬓,头发里简单的插了根乌木打制的凤凰簪子,看起来简单而又华丽。
今天的海兰珠和郑妥娘、卡娜娅、哲哲以及、大玉儿凑了一桌,哲哲、线娘和米莉亚则是斗地主,一行人玩得正开心的时候,突然有丫鬟匆匆来报,说皇后娘娘有请海兰珠到坤宁宫一叙。
海兰珠也不疑有他,还上了一品诰命的服饰后便带着几名丫鬟,在数十名家丁的护卫下进入了皇宫。
来到坤宁宫后,皇后张嫣亲自站在门口相迎,看到海兰珠到来后笑吟吟的迎上来拉住了她的手笑道:“海兰珠,本公今儿个请你来坤宁宫,除了叙旧之外,还有一些事情要跟你商议,还望你不吝赐教。”
海兰珠心里微微吃了一惊,“皇后娘娘严重了,海兰珠身为臣子,替娘娘分忧自然是责无旁贷,何来不吝赐教之说。”
张嫣笑道:“那我就放心了,看来还是陛下说得对啊,海兰珠身为科尔沁部落宰桑之女,信国公之妻,自然是深明大义的奇女子。”
“等等……”
一进来就被张嫣一个劲的灌迷魂汤,海兰珠有些吃不住劲了,赶紧说道:“皇后娘娘恕罪,臣妾还不知道您要说的是什么事呢,若是您说之后臣妾做不到的话,岂不是要犯下欺君之罪。还望娘娘只明言,到底要让臣妾做什么?”
张嫣的粉脸红了一下,话到嘴边却被她咽了回去,最后才问道:“海兰珠,本公听闻信国公曾经说过,要在剿灭了贼寇后便要率领所有江宁军下南洋,甚至会直击东瀛,将打下来的疆土分封给他的儿子,是这样吗?”
“正是。”
海兰珠一听到这里,心里比那时咯噔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