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cgpl玄幻小說 造化大仙笔趣-第38章.夢蝶閲讀-7qkgh

造化大仙
小說推薦造化大仙
陈天瞟了她一眼,回道:“这东西寻常人也用不了,我也不喜欢,就给你了,随便你怎么用,就是拿去镶个照面铜镜我也没意见。”
“啐,我回头就拿来镶一个大铜镜,挂在武陵城城头,照照来来往往的都有哪些是木头做的。”万溪啐了他一口,直接飞遁而走,再也不理会他。
陈天叹了一口气,万溪对他的情意他如何不知,只是一来他现在驱使武陵府争夺天下,危险太大,万一有事,肯定要送他们出海,如果结成了道侣,万溪如何肯离开。
二来,他前世见多了夫妻相处到最后成为陌生人或者仇家的情形,这辈子对男女之事都没有了多大的兴趣,反倒是对前世一些接触不到的天下大事、修仙成道一直极有兴趣。
叹了一口气,他走下了后山山顶,去到了水潭之前,看向那株君山云雾茶。
却说玄武城那,苏越一发雷霆将巴蛇的身躯都炸成了碎肉漫天掉落,啪啪啪啪地打在苏越身上,砸的他生疼。
而且每一块碎肉上都附有电光雷霆,幸亏在此之前他已经眼疾手快捡回了神霄雷令,那些雷霆电光只是麻了他一下就被神霄雷令吸收了。
最后剩下的就只有巴蛇的头颅和一截脊椎骨,这一幕,看得苏越心惊胆跳。
不过更害怕的是那蝶妖,她没想到苏越手中那枚雷令威力这么大,一开始那道雷霆被巴蛇妖王以尾部挡灾了,声势看起来寻常,可是这最后一雷彻底爆发的声势简直惊天动地,堂堂妖王的真身都被炸成了一堆肉块。
她下意识地就要跑,可是飞了几丈就冷静下来了,这里这么大的动静,肯定有修士过来查看,如果被他们觑破了行藏,那可就要命了。
还不如留在这,一来刚才也算帮助了苏越,二来也可以借那个人的大旗扯一扯。
想明白了,她也就站在那等着了。
苏越也是呆呆的站在那,不敢置信地看着手里捡回来的法宝,这还是在他手中威力就这么大,在观主手中。恐怕一雷劈下,那巴蛇就成齑粉了吧。
不过,对于后续处理,他也不懂,虽然学校教了一点如何采摘灵植,处理妖兽,但是大体上,辰漏观还是不赞成大肆杀戮妖兽收集材料的。
无关利益,而是善恶之别,为了自己的利益就到处烧杀抢掠,不管杀的是谁,都是魔道行径。
更何况是妖王肉身,被雷劈过的妖王肉身,那上面还闪着雷光。
不过他看向了旁边的那株花椒树,二话不说,提着他那把破剑就跑出洞窟挖掘起来。
这番来,即使什么也没有,得到了两株灵植也不虚此行了。
彩蝶好奇地看着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手上拿着神霄雷令这种至宝的修士会对这样的初阶灵植感兴趣。
又等了小半个时辰,玄武城的张璇、邰霄二人才飞过来,他们不过是筑基巅峰修为,全靠符篆才能飞过来。
二人一个是丹师,一个是炼器师,手艺一般,不过在武陵府这种初创的势力中物以稀为贵。
两人到来后一看,发现在场的就两人,一个阙着屁股再挖一株灵植的少年,不过十多岁,还有一个是一个小妖精。
两人对望一眼,不敢确定,不过二人的到来惊动了苏越,看见来人,他直起了身,让二人马上看到了别在他腰带上的那枚神霄雷令。
他们虽然没有见过这法宝,但又不是傻子,这种级别的法宝一眼就看出不凡,更何况这件法宝刚才才全力激发三次,正在对外散发出赫赫威压。
两人马上拱手道:“这位师弟,在下二人张璇、邰霄,奉命前来处理这里的事物。”
苏越连忙回礼道:“二位师兄客气了,在下苏越,你们来的正好,我正好不知道怎么处理这里的事。”说完,他一指山洞。
两人点了点头,道:“师弟放心吧,这点小事交给我们就可以了。”说完,两人迈步进入那洞窟中。
自始至终,两人都没有问过关于旁边的蝶妖一句话,连看也不曾多看几眼,就像她不存在一样。
穿过短短的洞窟,虽然已有了准备,但是眼前的一幕仍让他们心惊不已,山谷中到处都是肉块、骨屑,血水却没有多少,因为已在第一时间被雷光蒸发了。
两人只得老老实实地干起了打扫的活,因为上面的雷光,他们也不敢直接接触,而是通过巧劲将东西掀到一块,都不敢用储物袋,怕雷光将储物袋击穿。
一边捡拾,一边归类,不过只能通过肉眼分辨,因为肉块上的雷光阻止了神念窥探。
到最后,捡拾起了三百多斤肉块和百来斤骨屑,一大块较为完整的脊椎骨,一个巴蛇头颅,除此之外,只有一些太过细小的碎屑就没要了,任它们丢弃在这里,或许多年之后,这里经过巴蛇尸首肉屑的滋润,会成长为一处有灵之地。
两人将所有东西用一块大石头做成的大缸乘着抬了出来,放到苏越面前道:“苏师弟,东西都在这了,这肉适合喂养灵兽、沤肥,骨屑嘛,可以炼制箭头或者当做炼器的辅助材料,强度不错。”
“主要就是这头颅和脊椎,是炼制法宝的好材料,头颅炼制阴性法器之类的比较好用,特别是它还能自行吸收灵气,保留了巴蛇的一点神通。至于脊椎,坚硬,适合炼制剑类或者鞭类法宝。”
苏越也懵了,他们这意思是要自己处置?可是这东西自己一来用不上,二来也太过珍贵,特别是巴蛇头颅和脊椎骨。
想了想,他还是摆手道:“这些东西两位师兄还是带回武陵府处置吧,这次的事情,我不敢居功,全靠一位前辈所赐。”
这两人也不知如何处置,来之前郑川说没有这边的吩咐,不要擅自做主,可是这少年的吩咐要听吗?别的都还罢了,这巴蛇的头颅和脊椎骨可算是顶尖的元神期灵物了,就这样给了武陵府,他现在恐怕还不知道价值,等他日后明白过来,会不会给两人记上一笔。
旁边的蝶妖看到几人这幅左右为难的场景,娇笑道:“你们这几个呆头鹅,有好处还要推。特别是你这个笨蛋,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嘛?”
她一边说一边指着苏越,讥讽道:“你以为你是好心,不敢居功,可是他们敢拿吗?拿回去别人还以为是他们强迫你给的,给他们添麻烦。”
“你要不要,你不要那巴蛇头颅就归我了,那家伙奴役了我几十年,我一定要把他的头制成一个骨碗,用来喝水,让他气得活过来。”
苏越也不知所措,知道这蝶妖说的可能是正确的,不由将目光投向了蝶妖,意思不言而明。
蝶妖受不了他磨磨唧唧的样子,道:“这样,我来分,那巴蛇头颅给我,脊椎骨给你,你再拿一点巴蛇之肉和骨屑,大部分让他们两人带回去,可以吗?”
几人的目光都投向苏越,苏越点点头,示意可以。
于是,苏越拿了两捧骨屑,百来斤巴蛇肉和那根脊椎骨,蝶妖拿了那巴蛇头颅,其余的东西让张璇、邰霄二人带回玄武城去了。
这二人离去之后,苏越也带着满满的收获准备离去了,他身后的小背篓之中塞得满满当当的,那株硕大的花椒树还要扛在肩上,连背带扛,才能把这许多东西拿走。
只有蝶妖待在原地徘徊,想走又不知到哪去。
苏越看他为难,于是道:“你如果暂时没地方去的话,不如就到我家待一段时间吧。”
蝶妖听了,欢呼雀跃,道:“好呀好呀。”
于是,二人一路往东南直接穿山而去,没有再回玄武城,因为苏越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往张璇、邰霄去的地方追赶。
一路上,蝶妖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她说自己此来是因为她的修行洞府原本在因为缕缕遭受战火,不得不弃了。
二来也是为了找她的恩人,他自己认的师傅。
至于这师傅长什么样,是个什么形象,她一概不知,她只是知道,她原本生活在松滋府,那还是在马楚之时,她的母亲原也是一位蝶妖,却被当地灵鹫寺的一位和尚控制,假借传法之名炼为了傀儡。
后来,这个大和尚却被路过的一位筑基修士喝破了行藏,受法术反噬,当场身死。
那位修士临走前,还对着这蝶妖念了一段道家文章,其中的几句话便是蝶妖这么久以来的修行真意:昔者庄周梦为蝴蝶,栩栩然蝴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蝴蝶与,蝴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蝴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两人走走谈谈,晓行夜宿,直到十天后才走出山林,进入永定城地界。
这一路,苏越的形象早已跟乞丐差不多,破衣烂衫,到处都是泥污,出了山林,看到前面有一处河流,马上将背篓交给蝶妖看守,自己下去畅畅快快洗了个澡。
当苏越带着蝶妖回到家时,铁牛和李氏眼睛都直了,不知道他出门一趟怎么就拐回了这样一个可爱娇小的妖精。
早年间,刚开拓四周的时候,武陵山区多见各种妖兽,但那些家伙个个都凶猛桀骜,野性难训,但是如此可爱的小妖精却极为少见。
不顾两人的惊诧,苏越说了她的来历,并对蝶妖道:“丽姬,你以后想住哪边?我给你搭个木屋。”
“我不叫丽姬,这个名字是那条恶心的巴蛇给我取的,我叫,叫什么呢?喂,你叫什么?”
苏越一呆,没想到她竟然还没名字,满怀歉意地回道:“我叫苏越,对不住,我不知道你这个名字的来历,你以前没给自己取个名吗?你都已经金丹了?”
“取名字和修为有什么关系,我在山野之中静修,也不需要与人交往,干嘛需要一个名字,我就是我就好了啊,真笨。”
“算了,看你这么笨,我就叫苏梦蝶罢。”
苏越听得目瞪口呆,心想我笨跟你取名字有什么关系,你还姓苏。
蝶妖苏梦蝶接着道:“还有,我想住在那上面,你给我在那上面搭个木屋就行了。”说着,她一指山顶那棵灵桃树。
苏越呆了一下,追问道:“那上面怎么住?”一边说还一边比划着。
“哎呀,笨,你在那桃树枝桠上给我搭一个大点的木屋就行了,我喜欢那株灵桃,等春天到来,那上面一定开满了桃花。”
见她坚持,苏越也就依了她,可是搭建这种木屋他却不怎么在行,想了想,去了镇上请了一个木匠过来。
这木匠姓牛,镇上的人都叫他牛木匠,木匠活是一把好手,早年间更是到处给人建木屋,只是这几年,武陵府开始流行砖瓦房,才让他的生意冷清了下来。
苏越去镇上请他,本来以这老木匠的脾气是不肯来的,但是一来苏越下了本,给了一枚银币,二来他现在的生意也不好,所以才和苏越跑了这一趟。
在他心里,这恐怕是这个小孩拿钱来玩的,不知道怎么要搭个小小的木屋,就给了一枚银币。
跟着苏越到了他家,见了李氏,给李氏说了此事,得了首肯,他才放心下来,不然的话,如果只是孩子拿着钱玩,他也不好意思收钱啊。
他当时就答应了,问了苏越需要什么样式,苏越哪会知道,把眼睛望向了李氏背后的一个小女孩。
这女孩扎着羊角辫,穿着一身纯白的小裙子,显得尤为可爱,正是蝶妖所化。
这短短时间,她已经让李氏喜欢上了她,到哪都带着,仿佛一个小小的女孩,其实不知,她的年龄已经几百岁了。
见有人来,李氏就让她化为一个小女孩的模样,免得真身吓到乡民,引来议论。她的本事。李氏也听苏越说过一些。只是这副外表,让人很容易忽略其年龄和本事,只当做一个小小的可爱的女孩看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