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0tq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喜歡你我說了算-第240章 她,林薇放不下他閲讀-2wl4s

喜歡你我說了算
小說推薦喜歡你我說了算
他就像是在等她的判决一样,又重复了一遍:“我都听你的。”
在听到结束那两个字的时候,林薇手指无意识的微颤了一下,她面无表情盯着他看了一会儿,问:“江宿,我这是被你甩了吗?”
“……不是,”江宿动了动唇:“是你说了算。”
林薇胸膛里突然就升腾起一簇火,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气什么,总之就是气的不行。
什么叫她说了算,什么叫他都听她的。
他可真有意思,她看那么多小说,头一回碰到这种分手还是不分手都听你的。
一个月不出现,出现了什么交代都没有,上来就整这样一句话。
这还不叫他甩了她?
这他妈就是他变相的甩了她。
林薇气的心口发堵,她瞪着江宿看了良久:“那我要是说,我选择结束呢?”
江宿手指无意识的抬了下,没说话。
遥远的天空滚过几道闷雷,不远处的街道上有着大卡车驶过的轰隆隆声。
过了几秒钟,江宿抬头看向林薇,他像是要把她给看进心里一样,看了好一阵儿,他垂下眼皮,声音低而淡道:“好。”
林薇直接气笑了。
好?
好,很好,简直是太好了。
林薇气的直想抬起手,对着江宿一阵啪啪啪的鼓掌,然后再狠狠地夸赞他一番,江宿,江同学,你可真是太厉害了,全宇宙你最厉害。
最后林薇什么都没做,而是面无表情的看了江宿几秒,就单手撑着屋顶,站了起来:“你起来。”
江宿抬起头来。
林薇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你,站起来。”
江宿顿了两秒,也撑着屋顶站起身。
他整个人都还没站稳,胳膊就被林薇抓住了,然后小姑娘勾着他的胳膊,一个猛转身,背对着他用力的往前一个弯身。江宿只觉得眼前一阵头晕眼花,然后就听到“砰——”的一声,紧接着背部传来钻心的疼。
林薇站直身子,胸口起伏着盯着躺在脚边的少年看了片刻,然后就甩了甩手腕,连话都不想多说的直接跳过他,往下面那个矮一截的屋顶走去。
江宿本能的抬起手去抓她,但终究没能抓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麻溜的蹿下屋顶,不见了身影。
天空的闷雷声一波接着一波,像是又要下雨了。
江宿躺在屋顶,闭了闭眼睛,没起来。
他从没想着要爽约的,他一直都记着和她的高考之约。
就在高考的头一天晚上,他和她发完消息,他都是笑着入梦的。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好像一直都在惩罚他,就似乎不管他怎么做,没有一个人是他能留下来的。
妈妈,林岑,还有现在的薇宝。
7月7号那天早上,不到六点钟他就醒了,吃了个早餐,他把提前准备好的准考证和笔都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什么遗漏的,就出门去考场了。
他出发的比较早,路况很顺畅,他搭乘的出租车不到十分钟,就到了他的考点学校。
车子停在了学校对面,他付了车费,钻下车,正准备沿着斑马线过马路,有人喊住了他。
“江宿。”
他就像是被点了穴道一样,浑身僵住。
他以为是梦,不敢回头。
直到喊住他的人,又喊了一遍他的名字:“江宿。”
他机械般的慢慢转过身,在离他大概十米远的一棵树下,他看到了他。
他黑了很多,头发短的接近于光头。
他在对着他笑,他牙齿天生就白,在肌肤的衬托下,显得白的刺眼。
他是林岑。
他和两年半以前的样子一样又不一样。
他就像是石化了一样,看着林岑半天都没动。
林岑把手里捏着的那根烟抽完,丢在地上,踩灭了火,然后才站直了身子,冲着他走来。
他靠近他的一路上,都在笑,就连站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笑着的:“怎么,不认识我了?”
“要不要我自我介绍一下?”
没等林岑真的自我介绍,江宿动了唇,他声音干涩的厉害:“你……什么时候出来了?”
“啊?”林岑笑的特别灿烂:“就前两天啊,打探了好几圈,才打探到你在这里考试。”
林岑转着头四处张望了一圈,指了指不远处的一条胡同:“我们去那边聊一聊?这里人来人往的,不太合适吧?”
江宿微点了点头,没拒绝。
他和林岑肩并肩的往胡同那边走,两年半没见,林岑倒是没怎么长个,他长了不少,比林岑高了大概十公分的样子。
拐进胡同,他刚想说话,林岑就抓着他的衣领,挥拳砸在了他的脸上。
他下手是真的重,也下手的很突兀,毫无准备的江宿,直接被他一拳砸的退后了好几步,撞在了墙壁上。
等他缓过神,再抬头,林岑脸上的一直挂着的笑意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阴沉和森冷。
“你还有脸高考?”林岑抬头,撞上了他的腹部,他疼的弓下身。
林岑丝毫没有任何收敛的又抬起腿,在他即将又顶上他腹部的时候,他本能的伸出手去拦。
“你他妈凭什么高考?要不是你,我他妈现在已经大一毕业了,我他妈要升大二了……”
江宿指尖一抖,缓缓地落了回去。
他没反应,也没阻拦,就那么由着林岑发泄。
他的沉默和安静,使得林岑更加的疯狂,“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
“江宿,我告诉你,不可能的,你毁了我这一生,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江宿……”
林岑情绪无比激动,望着他的眼神凶狠的像是要吞没了他,他似乎觉得打的不够尽兴,捞起旁边的砖头,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脑袋上……
他再醒来人已经在医院了。
他意识都还没完全清醒,就听到了江永识暴跳如雷的怒吼声。
他听了几个词,大概就懂了江永识的意思,是让人查,务必查出来到底是什么情况。
江永识挂断电话,转身看他睁开了眼,就又开始气嗖嗖的问他是怎么搞的,训他说让他小李叔叔送他去考场,为什么他一声不吭的先走了。
他面对江永识的指责,没说话,等到江永识喊累了,他问了句:“几点了?”
江永识抬起手腕看了眼时间:“下午三点半了。”
已经开始考数学了。
就算是他现在赶去考场,就算是他数学理综和英语都考了满分,清华也与他无缘了。
林岑下手挺重的,真的是往死里怼的那种,他左腿脚腕脱臼,大半个月下不了床。
江永识其实是不想放过林岑的,最后是他拦下来的。
江永识不是那种好说话的人,大概也觉得当初亏欠了林岑,这事也就这么含含糊糊的过去了。
他手机被林岑砸坏了,一直到出院后,才买了个新的。
他在医院的时候,有想过联系她,但他就是没那个勇气。
江宿抬起手,挡在了眼前。
他就觉得挺可笑的,也不明白事情怎么就一步一步演变成了这样。
他从没想过伤害任何人,可到头来,他一直都在伤害别人。
林岑、林薇。
最好的朋友、最爱的女孩。
不是他的本意,可却都被他伤了。
那种熟悉的深度自责感,在最近这段时间,无时不刻的侵蚀着他。
这种感觉,他太熟悉了,他休学的那一年一开始,就是这种情况。
他怨不得任何人,他只能怨他自己。
他真的挺无力的。
他有想过要好好生活,为了林薇,可忙活到最后,却是一场徒劳。

林薇一走出老城区的胡同口,眼眶就红了。
她觉得江宿太过分了。
先捅破他和她纯洁的同学关系的是他,最后不守承诺的也是他。
简直是个渣男。
他怎么好意思每天喊她渣女的。
林薇越想越气,气的眼泪唰唰唰的往下掉,她胡乱的找了个方向往前走。
步子迈的气汹汹的。
就跟去找人打架一样。
她是真的憋火。
憋火到等她冷静下来的时候,她已经沿着大马路走了很长的一截了。
火气没了,她走路速度也就渐渐地慢了下来,她看着周围熟悉的环境,整个人有点茫然。
她和江宿就这样结束了吗。
结束这个词,好像用的也不对吧,他和她都还没在一起过啊。
林薇觉得做人还是要有点骨气,是江宿爽的约,应该是他求她的。
林薇在前面的路口拐了个弯,她走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肩膀突然就塌了下来。
“别怕,我保护你。”
“薇宝,一年后我还来保护你。”
“保护好自己啊,薇宝。”
不行啊,过往的一幕一幕,在她脑海里实在是太清晰了。
清晰到她都能记得他说这些话时的神态。
她和江宿的感情,不应该这样脆弱啊。
他和她之间可是在疫情最紧要的时候,他跑来给她送口罩的情分啊。
他们怎么能说断就断呢。
林薇忍不住“操”了一声,都他妈是借口,归根结底,不过就是一句:“她,林薇放不下他。”
好气哦,又好无奈。
林薇绕着大马路,兜了一个大圈,最后停在了老城区的胡同入口。
她就像是在做选择题一样,直走回家,还是左拐进去找他。
这不是考试,不是有标准答案的试卷,不是她只需要背背书就能做出来的题目。
这是人生。
她很清楚,她选择的答案都分别代表着什么。
林薇站了很久,最终还是抬起脚,直走了。
一步,两步……十步……二十步……
“他妈的。”
林薇收住脚步,背对着身后甩开了一截的胡同口站了会儿,最终还是转了身。
林小薇,你果然没出息。
你就这么没出息吧。
林薇一边骂着自己,一边拐进了胡同,她往里走了没几步,突然一个人跳了下来,她吓得往后退了半步,抬头看到了刚好站直了身子的江宿。
PS:3200的大章哦~~~~我觉得虐的不是薇宝和宿宿的感情,是宿宿这个人,他真的挺无辜的,但是也挺无奈的,就挺温柔的一个男孩子,没想过伤害任何人,但是却伤害了自己最在意的人,太难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