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8yf5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問丹朱-第二百二十六章 重提分享-pso08

問丹朱
小說推薦問丹朱
竹林的马鞭在空中晃动,发出脆脆的响声,但并不落在马身上。
他看了眼前方心里叹口气。
“丹朱小姐。”他说道,“皇宫要到了,是现在求见陛下,还是等一会儿?”
陈丹朱掀起车帘:“当然是现在了?干吗要等?”
竹林木然说:“因为现在正是陛下用午膳的时候。”
陈丹朱抬头看天色,感叹:“都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啊,我都忘记了——那正好,去了说不定陛下会赐我午饭吃。”
不是前几天才被皇帝骂滚出去吗?竟然还敢去,还敢大言不惭的让皇帝赐膳,丹朱小姐真是——竹林死心了,他能怎么办,他现在是丹朱小姐的护卫。
皇帝果然在用午膳,因为上朝起得早吃的简单,午膳是皇宫最重要的一餐,也是皇帝最开心的时候,一上午忙完了,开开心心的吃饭,然后午休一刻,然后又开始无休无止的政事——
今天的午膳不是皇帝一个人,还有皇子们和齐王太子,谈天论地闲话家常轻松愉悦。
进忠太监看到一个小太监怯怯的走来,心里就跳了一下,按照身份这个小太监轻易轮不到进殿回话,但有个例外——
“阿吉。”进忠太监走过来低声唤,“丹朱小姐来求见了?”
小太监阿吉忙点头,也松口气,既然进忠太监问了,就不用他亲自去皇帝面前回话了。
这个丹朱小姐怎么又来了?还挑皇帝正高兴的时候,这不是败坏心情嘛,进忠太监叹气,侧身让开:“去吧。”
哎?小太监阿吉愕然,再皱巴巴的脸看进忠太监,不解的唤声爷爷。
进忠太监只端庄的示意:“快去禀告吧。”
小太监阿吉只能战战兢兢的走到皇帝面前,皇帝正听着五皇子说了什么,哈哈一笑,端起酒杯,刚要喝转头看到挨到身边来的小太监,顿时就把脸沉下来:“又是你!”
陛下竟然记得他,这要是换做以往阿吉欢喜的会哭,嗯,现在他也想哭,但不是欢喜的。
“陛下,不是,不是我。”他忍不住脱口解释,跟他无关啊,他也不想来见陛下。
皇帝不在意这个小太监颠三倒四的话,皱眉问:“陈丹朱又来了?”
阿吉忙点头:“是,她,说求见陛下。”
皇帝觉得好烦,这个陈丹朱想干什么?他看了眼坐在下方席案中的三皇子,三皇子正专心的吃饭——先前暗卫回报,三皇子和陈丹朱在停云寺私会,三皇子还给陈丹朱做了糖山楂,两人在山楂树下这样那样的——
这个儿子因为幼年受的劫难,皇帝一直对他心存愧疚怜惜,小心呵护,养这么大,连杯茶都没有自己倒过,现在竟然挽着袖子去给一个女孩子做糖山楂!他这个当父皇的还一口都没吃到,真是恼火。
陈丹朱刚魅惑他的儿子这样那样,又跑来见他,难道是想要提亲?让他允许和三皇子的亲事?
他绝对不会不同意的!
皇帝将酒杯放下:“让她进来!”
小太监忙缩头一溜烟的跑了,皇帝拉下脸,动作也很大,席间坐着的皇子齐王太子都停下来。
“没事。”皇帝对他们安抚,“你们继续吃吧,朕有点事。”
说罢起身,进忠太监忙引着皇帝进了旁边的偏殿。
五皇子在席间挤眉弄眼:“你们猜,谁惹父皇不高兴了?”
齐王太子轻轻叹气:“陛下雄才伟略,励精图治,从不懈怠,片刻享乐也不肯,时时刻刻将国事记挂在心,难得欢颜——”
四皇子早就看他不顺眼,骂道:“楚少安你住口吧,少在这里甜言蜜语口蜜腹剑,还不是因为你和你父王,让陛下难得欢颜。”
齐王太子顿时红了眼,抬袖子掩面:“臣有罪,多谢四皇子,臣会给陛下谢罪。”把四皇子气的瞪眼。
五皇子在一旁笑看热闹,添油加醋煽风点火,鼓动四皇子把齐王太子揍一顿,二皇子年长出面制止:“你们不要吵闹了,父皇正有烦心事。”说罢看了眼席间安静的三皇子,“都像三弟这样多好——”
他的话音未落,就听得侧殿那边有脚步声门开合声以及女声清脆。
“臣女,陈丹朱参见陛下。”
陈丹朱——
吵闹的齐王太子和四皇子瞬时停下来,所有的视线都盯着三皇子身上,四皇子没忍住先噗嗤笑出声。
“二哥还是算了吧。”他低声笑道,“我们要都像三哥这样,结交个陈丹朱这般的女子,父皇就日日不得安生了。”
三皇子没有理会他的讥笑,抬起头看侧殿那边,有些担忧,丹朱小姐怎么还是来找陛下了?是道谢是认罪还是——
陈丹朱在殿内郑重的俯身跪坐大礼参拜:“陈丹朱谢陛下赦免咆哮国子监大不敬之罪。”
皇帝看着跪在地上娇滴滴认错的女孩子,冷笑:“是吗?原来你知道这是大不敬的罪啊?那这是不是知罪犯罪罪应当加一等?”
陈丹朱抬起头:“陛下,臣女这么做都是为了——”
“为了朕!”皇帝先一步接过话,指着陈丹朱,“你到底是来道谢还是认罪还是气朕的?天天一套话说来说去,为了朕,那要这么说,是朕有错在先?”
陈丹朱道:“倒也不是陛下你的错,是历来都如此,陛下也不过依例行事而已。”
皇帝呵了声。
“陛下,您想想,如果不是这次比试,您能看到那十几个庶族才俊吗?”陈丹朱问,“他们连国子监都进不去的,更何况被举荐到陛下面前。”
就知道这女子不会乖乖的来道谢或者认错,果然是来纠缠不休的,或者要更多的好处,让国子监给她道歉,让徐洛之对她低头,然后她就可以更横行无忌——
皇帝落定了猜测,冷笑:“那朕要谢谢你了。”
陈丹朱道:“谢就不用了,臣女希望陛下答应一个请求。”
蹬鼻子上脸了!皇帝一拍龙椅:“陈丹朱,你立刻滚出去,以后不许再进宫,收回你身边的骁卫!”
陈丹朱抬起头大声喊陛下:“您看到了啊,庶族士子那么多人才,但却因为举荐定品,才学不能献到陛下面前,只能四处投主,将一身的才学售卖给士族豪门权贵,换取前程,庶族子弟只知感恩权贵士族,这前程明明是陛下赐予士族权贵的,被他们把持用来驱使庶族士子做牛做马,收获人心功绩——别的人不说,陛下,齐王太子都知道借着这次比试,笼络天下士子,府内聚集了数百才俊!”
在一旁正殿听得目瞪口呆的齐王太子,打个寒颤,脸色嗖的变白。
陈丹朱!我与你无冤无仇,害我作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