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thc8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漁村小農民 ptt-第兩千一百二十八章 他們必須死鑒賞-f79cf

漁村小農民
小說推薦漁村小農民
苏雅听见门外来人了,脸色立马就变了,要知道她可是堂堂苏氏集团的千金,一直以来洁身自好,从来不和男人亲近,如果说被别人看见她的房间里面有个男人,那她的名声不就毁了?
也就在她转过头的一瞬间,发现男人已经躲到了一边。
心中冷哼,还算这货有自知之明!
将身上的睡衣整理了一下,苏雅朝着房门把手伸出了手。
只是她触碰到的不是冰冷的门把手,而是楚天的手背。
苏雅不悦得瞪向楚天,搞不明白这男人又是闹哪出。
“你……”
苏雅的话还没有说出来,楚天捂住了她的嘴,顺便将房门再次上了一道安全锁。
苏雅的身上只是随意穿着一件睡衣,这睡衣尺寸太大,穿在她的身上松松垮垮的,此刻白嫩的香肩露了出来。
关键是她身后这家伙看上去瘦瘦的,没有想到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她才发现,楚天的肌肉还挺硬的。
这样近的距离让苏雅觉得浑身不舒服,所以说这一刻的她努力挣扎,想要远离楚天。
“咔嚓……”
就在她扭动的同时,房门竟然就这样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女人瞬间瞪大了她的一双美眸,这究竟怎么回事?之前这门不是被楚天给反锁了吗?为什么还是能够被人打开?
不等苏雅思索太多,房门就已经开了。
穿着一身黑色制服的人一拥而入,苏雅和楚天两人被团团围住。
为首那人大概一米九二的身高,体重至少两百斤,看上去格外雄壮。
进门没有多久他就摘掉了脸上的墨镜,上下审视楚天和苏雅两人,嘴角带着一抹坏笑。
“苏小姐还真的是好雅兴,我们老大到处找你,你竟然在这里偷偷玩男人?就这家伙小身板能满足你么?需不需要我帮忙?我体力好,可以免费!”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围堵我?”
这些人说出的污秽之词让苏雅的脸色变得格外的黑,她瞪着那人,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
“去了你就知道了!”大个子偏了偏头,朝着身后的弟兄们做了一个动作:“女的带走,男的就地解决了!”
“是!”立马就有人答话,枪口对准楚天的脑袋。
楚天最是讨厌这东西指着自己,他脚下快速移动,再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来之时,只听见“咔嚓!”一声,接下来穿出的是一声痛苦不已的声音:“啊……老大,我的手腕!”
没错,他的手腕被楚天当场强行掰断。
“男子汉大丈夫,没事鬼叫什么?给老子闭嘴!”兄弟的叫声让大个子特别不爽,他当场给了自己那兄弟一个白眼。
紧接着将目光投向楚天:“哟呵~还真是没看出来,你这小子身上没有二两肉,竟然还有点儿本事?”
“爷本事大了去了!”
楚天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他就这样一脸淡漠站在这群人中间。
如果说只是他一个人,他绝对可以轻轻松松的从这群人中间脱身。
但是这些人手上拿着的是最为精密的武器,他担心如果说自己有一点不注意,会让苏雅受伤。
小妮子的确不怎么讨喜,但是这件事情他摊上了,他绝对不能让自己的同伴受伤!
楚天的话让大个子的眼睛瞬间眯了起来,这家伙还挺横!
“直接把这小子给老子射成筛子!”
随着他这一声令下,大个子嘴角的笑容越加明显。
他相信在这一刻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就会直接被秒成渣渣。
但……
他的同伴们还没有来枪,大个子就觉得脖子上一凉,身后莫名其妙就出现了一个人。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之前那个他下令让兄弟们射成筛子,光着膀子的那家伙。
为什么他的速度会如此之快?
大个子觉得此刻自己的脑海当中是千万个问号,难道说他这次是遇到硬茬了?
“你不要乱动,我这匕首刃上可是淬毒的,只要划破你的皮肤,你会瞬间全身溃烂而亡!”
和这样魁梧的大个子站在一起,他的体积和身高都要稍微小上那么一点,但是他的身上却有着一股让所有人都为之折服的气势。
大个听见楚天这么说,心里有些犯嘀咕,这小子说的都是真的?
但是不论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真的不敢动是怎么回事?
此时的他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起来:“那个……兄弟……我们有事好商量,你可千万不要冲动!”
“把苏雅给我放了!”这是楚天发出的第一条命令。
也只有那小妮子完全安全了,他才不至于一直都束手束脚的。
“好……我放……”大个子能够感觉到来自楚天身上的气场,特别听话的看向他的手下们:“你们听不到吗?赶紧放人啊!”
大个子的弟兄们还是第一次见他们的老大这么怂,不过也不敢违背大个子的命令,当场按照大个子的吩咐将苏雅给放了。
“现在出去立马打个车,走越远越好!”
眼见着苏雅终于走出了包围,楚天轻轻松了口气。
“好!”苏雅别有深意的看向楚天。
她知道她现在留在这里也没有任何作用,她要立马离开这里,然后前往警局,去那里搬救兵。
小女人快速朝着外面跑,她以为在楚天的帮助下已经脱离了这次危险,她没有想到的是,还有更为可怕的人等着她……
而楚天这里,见苏雅离开,他没有了多少后顾之忧,但是他依旧没有动,就这样和这群人耗着。
在说话的同时,楚天的身体已经动了,他丝毫不犹豫的将手中的匕首捅进了离他最近的一人的胸膛。
“小子,你确定你不住手?”突然外面走来一人,语气阴冷霸道,他整个一副吃定了楚天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