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hok4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重啓全盛時代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四章、徐煩煩的請教熱推-vujal

重啓全盛時代
小說推薦重啓全盛時代
心理学上,有一个巴纳姆效应。全称:Barnum effect。
这个效应是指人很容易相信一个笼统的一般性的人格描述,并认为它特别适合自己并准确地揭示了自己的人格特点,即使内容空洞。
像是很多所谓的算命、星座、塔罗牌占卜都是如此。最后给出的答案往往不是一件事的结果,而是一个笼络又模糊的概念,让你自己去参悟。
一旦有了这个影响,那么人就会不由自主的去代入。这样一来,就造成了一种“真的很灵”的心里错觉。
就像是算命,年纪大一点的人,就说钱财和灾祸,这是定数,然后在说一个贵人,这个贵人就是变数。最后笼统的一讲。如果你得了钱,你就会下意识把一个接触最深的人当成贵人,如果没钱反而有了灾,那就是贵人没到。有这个变数在,那么最后不管你是什么结果,都会和算命说的八九不离十。
这就是巴纳姆效应的一个经典的使用方式。王太卡也看过很多这种类似的骗局,都是这个套路。
不过很显然,王太卡对巴纳姆效应使用的方式,就比那些跳大神要厉害的多了。
巴纳姆效应最厉害的不是猜测,而是引导。用引导的方式让别人觉得,你就是对的。甚至违背自己想法,觉得你是对的。
徐烦烦现在很明显就是上当受骗了,被王太卡几个空洞的词,就骗的有些迷迷糊糊相信了。
让一个人忽然很相信你,这种事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如果你展现过什么成为证据,那么这就会让可能性翻倍的增加。
比如现在,徐烦烦本来是不可能相信王太卡的鬼话。但是谁让王太卡刚刚真的多次精准无比的看出徐烦烦的问题,所以徐烦烦这时候也只能是相信了。
徐烦烦也认识过不少的表演老师,认真学习过,可偏偏没有一个人可以做到王太卡这种,一眼看出她演的在不在状态。
“王先生,您真的很厉害。”徐烦烦真的有点刮目相看了。
“没说什么。你找我就是这件事?”王太卡问道。
“嗯。”徐烦烦说道:“觉得王先生好像对演技,都有造诣。本来是想请教的,但是觉得有些冒昧了。”
徐烦烦这是以退为进,都这么说了,那么换成谁也不会直接拒绝吧?
但是王太卡偏不!
“嗯,确实挺冒昧的。”
王太卡拒绝了,干净利落。不是王太卡不讲情面,是他真的不懂什么演技。总不能说他辨认演戏好不好的标志,是穿上制服也没有那种感觉?靠,再变态的人也不至于一本正经的说这种话吧!就算是副会长,也要被当成流氓抓起来了。
难不成以后演戏都还穿着各种祝福?糟糕,那就完蛋了。王太卡闹心,天地良心,自己真的不是个色批!自己很纯洁!
所以王太卡果断拒绝。
因为拒绝的太果断了,所以徐烦烦当时就懵了,原本顺水推舟的话也卡在嗓子里,不知道怎么说了。
“王先生,其实……”
徐烦烦说了一半,工作人员就来送饭了。
王太卡不喜欢聚堆,所以就让人把工作餐送到了自己的休息室。
徐烦烦一看是好机会,说道:“麻烦,把我的那一份也留下吧。王先生,我可以在这吃吗?因为有几个问题想请教。”
工作人员心里纳闷,但是也不能问,低着头送好工作餐就连忙出去。
王太卡奇怪:“我记得,你不是最烦我了?现在怎么还能留下来?”
不得不说,王太卡的直白大多数时候都能让人无语,乃至尴尬。徐烦烦就是这样,她很尴尬。
王太卡不是什么好人,这种事可以说是人尽皆知了。徐烦烦对王太卡的抵触,无非就是几个方面。首先就是王太卡这种性格,和她一直的作风本来就相抵触。再加上王太卡把少时里搞的一团糟,这也是个原因。还有就是王太卡那种喜欢打破规则的性格,和徐烦烦这种遵守规则的性格也是相排斥的。
徐烦烦的座右铭是:“只有善良的人才能走到最后。”
但很显然,王太卡绝对不是一个善良的人。所以有抵触是应该的。
可话却不能明着讲。徐烦烦听到王太卡的话之后,顿了顿说道:“不是烦,就是因为不够了解,所以有了些误解。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因为太忙,所以肯定会疏忽很多人。但没有谁会停下脚步的,对吧?王先生?”
“嗯,有道理。”王太卡本来也不在意,说道:“不过演戏这种事,我教不了你。因为我看一个人入不入戏,主要是靠……一个祖传的绝招。总之你肯定是学不会。”
“这还有祖传?”徐烦烦惊呆了。
“嗯,祖传一代。我就是第一代,我准备往下传。我就是祖宗。”王太卡张开就是一嘴胡话,这也是徐烦烦觉得王太卡不好的原因之一。
“坐下吃饭吧,我饿了。”王太卡是肯定不会开课教表演的。所以转移了话题。
“今天还挺丰盛啊,鸡肉饭。”王太卡还没恢复好,所以还是有些无力,总是犯困,没有精神劲。这时候也不管徐烦烦了,自己开吃就好了。
徐烦烦是易胖体质,早些年好不容易减了肥,现在可不敢吃回去,所以连吃饭都是纯素的。
王太卡看了一眼,忍不住说道:“你这饭菜,要是让你粉丝看到,会弄死我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你了!”
徐烦烦笑了笑:“没有,只不过既然要保持身材,那么就没办法吃太多了。虽然我也不想,但这样是必须的。我也习惯了。”
习惯了,这还真的是一个糟糕的词。这个世界什么事都能习惯,哪怕是坏的。
“不吃头,人生少了很多乐趣啊。”王太卡忽然感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