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dr8都市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第620章 共克時堅 九 產業升級 (加更)閲讀-9altf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
1270年,7月2日,东海市,城阳工业区。
城阳工业区作为东海商社最早一批集中开发的工业化城区,样貌早已和当初的简陋有了天壤之别。
如今的城阳,铁路贯通,柏油路纵横,非道路的地面也大面积用石板或水泥进行了硬化,各类工厂、商业区、住宅区和园林错落有致,人口密集、城市生活繁荣旺盛。人们走在路面上不会踩到屎尿,乘坐公交马车和三轮出租车可以方便地从城区一头前往另一头,新落成的煤气灯系统在夜间也照亮了主要街道……
如此各类先进技术和先进文化首先在这里应用,这座城市无疑代表着当今人类文明的最高水平。实际上由于区位和地形优势,现在这里才是东海市的主城区,而东边鳌山另一侧的龙兴之地东海区则更像是个养老地了。
“旌旗招展空翻影,却原来是司马发来的兵,我也曾差人去打听,打听得司马领兵就往西行……”
在城阳区南部稍微偏僻一点的地方,一块由引栽的冬青树围起来的小广场上,一个戏班正在表演一出《空城计》。
戏台上面,戴着眼镜的“诸葛亮”一边拨弄着一个算盘,一边咿咿呀呀地唱着。而戏台之下,数百名附近的居民和工人里三层外三层地挤着,伸着脖子看着戏。
东海文化这些年的发展也颇有特色。最初,本地文化并不兴盛,只是单向地吸收来自东海股东的后世通俗文化和来自南宋的高雅文化。但是随着媒体和交流渠道的日渐发达,那点存货很快被吸收干净,文化界不满足于重复演绎旧作品,吸收先进文化兼容并包,糅合北地已经颇为流行的戏曲唱法,开始了原创的进程。
虽然水平仍然粗糙原始,但无疑是走出了自己的道路。这部《空城计》,就是杂糅了多种技法和文化元素而创作出的结果,表演形式演化至现在,估计连最初创作这部戏曲的已故的张建国也看不懂了。
到了今年,文化界变得更加繁荣起来,这还是拜旱灾所赐——蔬菜瓜果各种吃食都涨价,相反看戏读书听歌要不了什么钱,于是资金自然就向文化产业流动了。
不仅戏曲业,其他文化产业比如报纸、小说、说书、漫画、歌舞等细分栏目也取得了长足发展。今年,在他们的广为宣传下,全国上下普遍认识到了抗旱救灾的重要性,甚至可以说,这是第一次全国人民真正在某项事物上达成了共识,从现在开始,他们真的拧成一股绳了。
这个小戏班子这个月加班加点,一日不歇,在城阳区一个街区一个街区地流动着唱戏,几乎场场爆满。即使大多数看客只是蹭着听不给钱,可光是少数人给的打赏也不是一笔小数了。
像今天这个街区,由于一部分工厂停工,不少工人都无事可做,所以来看戏的格外得多,看来又能赚到不少钱了。
话说现在大旱,城阳区相当一部分河流也因之干涸,这就给依赖于水力机械的一些工厂造成了严重打击,没办法只能停工了。
正看着,突然人群外围传来一声粗嗓子的吼声:“刘家木,田七郎,你们人呢?!”
听了吼声,人群中一高一矮两名男子顿时打了个激灵,然后陪笑着挤开人群钻了出来。“啊,东家,这儿这儿呢,这是怎么了?”
东家是个快五十岁的老头,头发半白,不过面色红润、身体也健硕,看上去精神得很。他骑着一辆永久三轮车,脚都没落地,看来也是刚到没多久,见两人钻了出来,就往东北方一指,那边有两辆四马齐拉的重载大车正在沿路向南驶过来,“机器快到了,你们还看什么戏,快,叫上人,我们回去帮忙!”
两人一听机器来了,也不敢怠慢,连忙又从后面喊出四五个工人,跟着东家一起回了南边不远处的“齐傲木工厂”。
齐傲也就是这位东家,他当年是城阳某村的木匠,搭着东海商社的东风发了家。不过他策略比较保守,没有像隔壁村的孙师傅一家那样果断扩大投资进行产业升级,现在也只能做个小加工厂,生产些家具之类的木器,同时也给几家大厂加工零件。
与城阳区的其他经营到现在的工厂一样,他家也普遍应用了水力机械,这些机械在极大地提升了生产效率的同时,也在断水后使得工厂无所适从——机器都不动了,还能怎么干活?
于是工厂就只能停工,偶尔用手工加工一些器件维持一下生活。厂中的工人都是跟着齐傲干久了的,旧时代特有的终身契约理念在他们身上仍有残留,所以在这困难时期也不离不弃,厂子因此没有一下子垮掉。但这也是齐傲的负担,工人都跟着你,你总不能狠心不给他们发薪吧?就算全薪不行,至少得把饭钱房租给了。所以厂子就这么一直强撑着,直到今天新机器的到来。
“都悠着点,这可是一千块呢,磕了你们赔不起!”
齐傲一边指挥着工人们帮着把新机器的部件从车上搬运下来,一边毫不留情地呵斥着。
工人们也习惯了他的脾气,随口应着,三下五除二把东西搬到了位。
不过接下来的事情他们就插不上什么手了,来自“罗氏动力机械”的专业工程师和工人们掏出工具,开始把这台蒸汽机械组装起来。
罗氏动力机械是工业部扶持的一家制造企业,目的便是与澎湃动力竞争,增加蒸汽机产能,同时也避免出现一家核心产业独大的局面。
虽然这家企业成立时间尚短,产品性能和质量都不广为人知,但价格比澎湃动力的同类产品低了一截,因此也抢占了一定的市场,比如齐傲就贷款买了一台。
今天他们带来的这台蒸汽机,是对标广受好评的“新星-230”所设计制造出来的单缸双动蒸汽机“虎啸-2400”,搭配一台成熟的“火山-1丙”立式冲天直筒锅炉使用。由于罗氏刚起步,走量的产品不敢做到新星230那300转的高速,只能减半;相应的汽缸内径也增大到了200mm,功率因此也可做到10kw,每小时消耗普通煤炭30kg,含五年的质保服务售价998元,算是相当适合小型工厂的动力源了。
由于在技术细节上尚竞争不过澎湃动力的同类产品,所以这台虎啸-2400采用了一些别出心裁的设计,比如说“快速部署”的理念。整套系统的总重控制在了2.5吨以内,可以分装在两辆重型马车上进行运输,各主要部件都预先装好,送到工厂后只需要把它们移到固定的位置再装上管道之类的零件就行了。
据说,他们还在研发一种更轻便的版本,直接把锅炉、汽缸和马车组装到一起,拉到位连安装都不用,直接点火就能输出动力了。不过可想而知这想法想实现起来可不容易,现在有这虎啸-2400用也不错了。
这么一台小机器着实不便宜,不过困难时期,管委会出台了鼓励政策,购置新设备的工厂可以在未来几年内申请税务减免,同时一部分商业银行也推出了以蒸汽机本身作为抵押进行贷款的业务,所以齐傲咬咬牙买了下来。
机器虽贵,但算算工时,还是赚得回来的。
过了一阵子,机器就装的差不多了,工程师一招手把齐傲等人叫了过去,讲解起操作要领来:“这几个油壶要每月补充一次,平时也要时常注意液位……天轴那边我们不像澎湃家用了坑人的皮带,而是用了一套齿轮减速,不过这个不好上油,每天要爬上去朝这里滴上一滴,一滴就够……你们木工厂该有不少废木头吧?引火时可以先烧,平时也可以混烧,不过注意比例,别放太多……”
随着他的讲解,齐傲和工人们一边点头一边听着,恨不得把一条条都刻在脑子里。然而他们很快就听得昏昏沉沉,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根本记不住多少,好在罗氏还准备了手册,日后慢慢翻吧。
齐傲拿着这本手册如获珍宝,左右翻看着,只是对上面的字十个不识八个,只能暗自懊恼过去没多学点。但没办法,只能想办法去聘个识字的人过来了。
过了不多久,开始生火演示,随着温度升高、蒸汽升压进入气缸中,蒸汽机驱动天轴稳定地旋转起来。
“好,比以前稳了!”“劲也大了!”“好使!”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之工人们是赞不绝口。齐傲这下放下了心,好,这也算是产业升级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