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kre3好看的都市异能 欺世盜國 線上看-第七百二十八章 生民所仰當慎行展示-jwhf6

欺世盜國
小說推薦欺世盜國
谁知这话一出,薛盛噌地站起来,梗着脖子叫道:“哥哥怎地突然要去海外蛮夷之地!莫不是得罪了那厮被发配!我早就说了……”
“小乙!”
梁关山沉着脸喝斥,打断了薛盛的话。
“你怎么回事!往日怎么不见你这么记仇!”
薛盛撇着嘴不说话。
梁关山捋了捋气,才恨铁不成钢地说道:“你要是不愿意,就回长安歇着。日后你家大郎我们也能照拂一二,不至于叫他没依靠。”
这话一出,薛盛立马变了脸色:“七哥!哪有哥哥去蛮夷之地,我这做弟弟的却跑回老家的道理!”
“那就把你那小心思收起来!”
薛盛乖乖坐好。
梁关山实在是搞不懂,薛盛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同一个宰相闹别扭,甚至这个宰相还记不记得他薛盛这个人都是两说。
但他从当年陈佑还在京兆府时就多次教训过薛盛,这时候真是懒得再说了,直接就开口说日本事项:“你可能不知道,新设立的那个西海镇守府现在出事了,镇守吕端为了守住西海,上奏朝廷在西海施行新政。”
梁关山冷着脸,薛盛也不敢作妖,双手搭在膝盖上,老老实实听着。
“焦成绩已经带兵前往西海压阵,叫我过去也是同样的理由,给吕端挡一挡风浪。而且,看平章的意思,以后说不得也要在国内如此施为。”
薛盛恍然大悟,嘴巴张了张,还是没敢说话,眼巴巴地瞅着梁关山。
“讲。”
虽然梁关山语气一点都不客气,但薛盛根本没在意,急忙开口:“我就说嘛!以七哥的本事,怎么可能不被重用!”
“都是平章提携。”
梁关山神情淡然地回了一句,紧接着对薛盛道:“焦成绩临行前,我特意去找了他,给你求了个校尉的位置。虽然你这校尉真上阵杀敌的机会不多,但这半个月你把弓马功夫捡起来,别在参政面前留下一个只能靠关系的印象。”
“七哥……”
薛盛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的确对梁关山投靠陈佑这件事耿耿于怀,这么些年一直放不下,但不得不承认,现如今身为工部尚书的梁关山,在有陈佑做靠山的情况下,真的不虚焦继勋。
可为了他区区薛盛的前途,竟然低声下气地去低头示好……
薛盛感动不已,梁关山却看得一头雾水。
在他看来,利益交换稀松平常,自己付出一些好处让自家兄弟能有个好前途,怎么算都不能说亏。
在高处站久了,他一时半会无法理解薛盛的想法。
不过没关系,只要薛盛愿意好好努力,管他怎么想,毕竟都快五十的人了,只要稳重下来就差不到哪里去。
……
潭州湘潭县。
宁强坐在驿馆客房中翻看今日送达的邸抄。
桌子上还摆着最新的《周山时政》与河南府流行的其他报刊。
潭州这边曾经是一国首府,繁华程度不低,自然也有报纸。可惜毕竟远离中枢,多是些市井小报、坊间传闻,宁强看了两期就叫底下人不必再买。
没办法,远离京城,除了与京中亲朋信件交流,他就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观察朝廷政局。
他手里的这一份邸抄,记载了两府发布的有关西海镇守府的一些符令。
朝廷邸抄篇幅有限,基本只截取了部分关键内容,涉及到的诏书律令奏章更是只有一个名字,如非熟知内幕者真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周山时政》就不同了,非但花了大篇幅来讨论西海局势,甚至还专门腾出版面附上吕端的《平倭方略》,逐一点评方略中获两府批准的内容。
周山出品的报刊,不用多说,立场肯定在陈佑这边。
所有的分析,全都避开了西海政策可能对国内豪富产生的不良影响,只是说这样能够为朝廷开辟疆土找到一条新的道路,对各级官员、大小商贩甚至普通工农,都是一个重大利好。
而河南府的其他报刊就不一样了,有那等和《周山时政》一般立场的,也有持相反立场的。
尤其不少作者或者说报刊,看似中立甚至支持,实际上却暗搓搓地反对。
看似中立者一般是说一些诸如“尚需注意者……”、“此仍需仔细思量……”之类的话。
而明为支持实为反对者,干脆高呼“此必将削豪富而利小民”、“一而广之,豪强不复,庶民遂安”、“昔有往圣隳三都,今有大贤灭权贵”。
宁强放下报刊,揉了揉有些酸胀的眼眶。
他算是看明白了,这一次《平倭方略》部分通过有些蹊跷,以至于朝堂上没有达成共识,虽然已经开始推进,但争斗拉扯还在持续,说不得就会影响到西海镇守府。
仔细想了想,他注水研墨,摊开纸张开始给陈佑写信。
“将明公钧鉴
“强在潭州,闻西海镇守吕端之《平倭方略》获批,殊为惊喜。然则欲明制度,必有群小鼓噪,强深为公虑……其一者在赤县,强虽希冀方略所言早日广及天下,然西海之势未成,于赤县之内当以安豪富之民为上。其二者在西海……”
他原本只准备就西海事务说一说自家的看法,谁想到一提笔就停不下来。
西海事务只占一小部分,后面大部分篇幅都是他这段时间的见闻思考,并不局限在农事上。
他这边还没写完,房门就被敲响,打断了他的思路。
他皱眉看向门口,放下手中毛笔,不动声色地握住坐席旁的剑柄,出声问道:“谁?”
“参政,鹏远来汇报明日安排。”
“进来。”
他的亲信幕僚关鹏远推开门走进房间,然后十分自然地回身关门。
见只有关鹏远一人,宁强才松开剑柄:“湘潭官员都安排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