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gzsq笔下生花的小說 重生東遊記-第1058章 大戰魔君閲讀-8uip0

重生東遊記
小說推薦重生東遊記
“据我所说,魔君有时候也会出现在无忧阁之中,这里还是传送魔将进入凡间的一个地方。”
“不过自从归元珠被咱们盗取之后,他们就很难再凭此阵法传送魔将了。”
“今晚咱们要做的,就是将这无忧阁一把火给烧了,包括那个阵法,也一并给烧了,这样就能永绝后患。”
“只要没有新的魔将被传送到南疆魔族大营,那么凭着南疆魔族大营几万的魔将,是起不了什么风浪的。”
“届时天庭一旦反击,那么大巫祝和太元子,也只有死路一条。”
“那咱们什么时候行动?”追月则是压低了声音,理性的询问。
“不急,先观察一下吧。”赵东来轻轻的摆了摆手,四下打量起来。
目力所及之处,可以看到整个无忧阁似乎静谧得没有一点其它的异响,也没有任何的灯火,整个无忧阁仿佛都笼罩在一片死寂之中。
当然除了无忧阁之外,其实整中大部分地方都已经熄了灯火,只有几次地方看起来还比较繁华而已。
如此可见,无忧城的夜生活应该是相对比较单调,不及长安城那般纸醉金迷醉生梦死。
当然这倒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毕竟幽冥之渊被与世隔绝这么多年,魔族的日子肯定过得也很艰难,自然不可能有凡间百姓的日子那么潇洒,这应该也是魔君为什么急着反攻凡间的一个重大原因。
观察了好一会儿之后,见四周并没有什么异动,于是赵东来冷静的点了点头,吩咐道:“青丝,小人参,你们两在外面接应,我和追月到无忧阁里转转。”
“一旦有什么情况发生,你们先不要着急动手,一定要保持冷静,明白吗?”
“好的。”
柳青丝冷静的点了点头,提醒道:“我会约束好小人参精,这边你们不用担心,最主要的是你们自己也要小心一点。”
“我想那无忧阁的情况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放心。”
赵东来冲着她咧嘴笑了笑,带着追月往无忧阁的方向潜伏而去。
对于赵东来而言,他当然是放心柳青丝的,毕竟柳青丝的江湖经验十分丰富,而且很有谋略,至于小人参精,虽然有时候有点小小的任性,但大事大非面前,他也丝毫不会含糊。
二人缓缓的来到了无忧阁前,略微打量一眼,但见那无忧阁中大门紧闭,也不知道大门后面是什么具体的情况,白天的时候虽然在无忧阁的附近转悠了一转,但是由于担心会打草惊蛇,所以并没有太靠近。
此时二人走到无忧阁的门外之后,都不约而同的有些忐忑和心惊,毕竟这里是幽冥之渊,不是凡间,若是在凡间的话,他们打不过完全可以跑,可这里是魔界,一旦出现什么差错,还真不知道该往哪里跑才好。
“从二楼进去。”
赵东来伸手指了指无忧阁的二楼,然后身形一跃,化作一道轻烟飘到了二楼的露台之上,追月自然是紧随其后。
二人飞落在二楼之后,连忙轻灵的从窗户边一跃而进,稳当落在阁楼之内。
待到入阁之后,再定睛一看,阁楼里面似乎并没有外面看到的那么幽暗,里面点了几盏橘黄色的小灯,散发着昏黄的灯光。
整个二楼看起来规模还挺大的,有点像是一个大殿,但却又没有大殿那么严肃,另外还有一些装饰和摆设,看起来古香古色的,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除此之外,二楼没有其它什么突出的地方,也没有见到有什么人物出现,端的是安静无比。
“这里什么也没有。”
追月扫视一遍之后,压低了声音嘀咕:“确定那个传送魔将的阵法在这无忧阁之中吗?”
“怎么这个阁楼看起来怪怪的,一个人也没有啊。”
“应该不会有错。”
赵东来微微皱了皱眉,分析道:“这是客栈那个妇人说的,她临死之前说的话,应该不会有假,毕竟她也没有理由骗我们啊。”
“另外我刚才用神识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个无忧阁里有一股若有似无的气息在弥漫,并不像是魔气,反倒是有些像灵气。”
“所以我怀疑,那个传送阵法应该是在这里面了。”
“只是现在让我有些不太理解的是,怎么诺大的一个无忧阁,却一个人也没有?”
“甚至连守卫都没有,这是不是太奇怪了?”
“是啊。”
“这其中可能有诈,咱们要不要现在退走?”追月神情凝重的提醒,看起来很是谨慎。
“嗯。”
其实到了这一刻,赵东来自己心中也有一些忐忑不已了,甚至他内心还有一丝不安,直觉告诉他,今晚的事情可能没有那么简单。
相对于破坏这个所谓的传送阵法,他更珍惜自己的性命。
“咱们回去吧。”
“传送阵的事情,改天再说。”
言罢,赵东来伸手拽了拽追月的胳膊,二人朝着外面露外的方向走去。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吗?”
“确定不多待一会儿吗?”
就在二人转身的刹那,身后一个听着有些厚重,又有一些苍凉的声音忽然传了过来,这声音并不算很大,但他说的每一个字却都可以清楚的传到二人的耳朵里。
二人闻言当场吓了一跳,心知此人既然能将气息隐藏得这么好,那说明二人的修为肯定不如对方,再待下去毫无意义。
于是甚至头都没有回一下,二人已经身形一纵,化作一道残影飘落到了无忧阁前方的广场之上。
待到落地之后,更是头也不回的往小人参精和柳青丝藏身的地方疾奔,妄图能够甩掉此人。
“给我回来。”
这时那个苍凉的声音又再度响起,伴随着这个声音传到二人的耳膜,身后一股强大的力量无端滋生出来,居然硬生生拽住了二人的身形。
赵东来与追月只感觉身后一紧,在被那股力量的牵引之下,居然身形不自觉的往后飞退,然后稳当的飞退到了无忧阁的二楼阁楼之上。
待到二人落地之后,那股无形的吸引之力又瞬间消失无踪。
不过此时阁楼里已经多了一名身着白袍的中年男子。
此人看起来也就四五十岁的样子,一身白色的长袍加身,身体略微有些健壮,面容虽然不算英俊,但自有一股英气在,乍一看之下,还给人一种帝王之象的错觉,尤其那种不怒自威的气质,更是令二人感受到了一定的压迫感。
想他赵东来与追月二人,一个修行七千年,一个修行六千年,都已经算是六界中不可多得的强者了,但是二人在修为如此强大的情况下,居然愣是被对方轻松的给捉了回来,那种无力感更是令二人感到恐惧不已。
“你们终于来了。”
“我已经在此等候三天了。”
那名白袍中年男子嘴角一扬,似笑非笑的嘀咕了起来。
“你在这里等我们?”
赵东来眉头一皱,先前心中那种诧异之情,这回又终于算是应验了,此时心中已经隐隐开始发毛。
不过他好歹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所以至少表面上还是保持着镇定之情,不至于当场尿裤子。
而旁边的追月此时看起来也是颇为镇定,至少神情还算平静,并没有被对方的气势给吓到。
“没错,就是在等你们。”
白袍男子眼皮微微一抬,在赵东来的脸庞上扫视一圈之后,最终将目光落到了他旁边的追月身上。
“你这小子倒也有点意思。”
“身上居然兼怀上古魔气和上古龙气两种古老的气息!”
“看来你的血统非同一般啊!”
那白袍男子双眼如炬般盯着追月,眼神里的目光仿佛要把追月给看穿似的。
“你到底是什么人?”
“莫非早就已经料到我们会来此探视?”
追月却是生气的皱了皱眉,心中已经在暗自思忖一会儿该如何脱身了。
方才他与赵东来二人被对方轻松的给吸到了屋子里,如此强大的修为,自然也已经有些吓到追月了。
所以此刻他心里非常清楚,想要力敌恐怕是不可能了,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个机会逃走,若是能全身而退自然是最好,若是不能全身而退,那可能就要与对方拼命了。
“你们不是很聪明的吗?”
“那么多的魔将被你们耍得团团转,怎么可能连我的身份也猜不出来?”
“尤其是你……”
说到这里男子又重新将目光挪到了赵东来的身上,对视一眼之后,冷笑道:“你赵东来不是足智多谋吗?”
“闯入魔族大营,盗取归元珠和天文鼎,简直厉害得不像话。”
“聪明如你,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我的来头呢?”
“你是……”
赵东来半眯着双眼盯视着对方,沉声道:“你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魔君吧?”
“唔……”
白袍男子并没有丝毫的犹豫,当场便冷笑着回应:“正如你所说,我就是魔君。”
“怎么样?”
“是不是很惊讶!”
“呼……”
赵东来和追月闻言不由得双双深呼吸一口气,两个人的心都快要跳到嗓子眼了。
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在无忧城中遇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魔君。
尽管他们这一次来无忧城,其实也有刺杀魔君的打算,但这也仅仅只是处于计划的范围,真正的打算还是以寻找五彩蟾蜍和破坏无忧城的传输阵法为主。
不想如今这么快就遇到了正主,一时间二人还真有些反应不过来。
“你真的是魔君?”
出于谨慎的考虑,赵东来又再次强调了一遍,声音里仍然充满了疑惑。
这段时间以来,他确实是遇到了太多的大人物,先是巫族的那位神出鬼没的长老,后来又是妖圣青玄,以及魔族的大巫祝和太元子,甚至还有被他们擒住的瘟魔,这些都是难得一见的大人物。
哪里遇到今日遇到了一个更大并且更可怕的人物,赵东来二人内心的恐惧之情可想而知。
“如假包换。”
魔君略一点头,笑道:“其实你们两也不用紧张,本尊是个惜才之人,以你二人年纪轻轻就有如此强大的修为,本尊对你们只有爱惜之情,没有伤害之意。”
“所以也不用表现得如此紧张,大可以放松一下,就像与旧友聊天说话一般。”
不得不说这魔君也确实是一个有谋略的人,三言两语就在赵东来二人的心中博得了一定的好感。
原本二人对于魔君肯定是以生死仇家来看待的,哪里料到魔君居然如此湿厚,完全没有半点驾凌于他人之上的冷傲。
这一点倒是与妖圣青玄有些相似。
“若本尊没有猜错的话,你们这回潜入无忧城,应该是想破坏城里的传输阵法吧?”
魔君扫视二人一眼之后,饶有兴趣的询问,语气仍然十分淡定。
“没错。”
既然对方已经猜中了,那么赵东来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当下略一耸肩,嘀咕道:“正如你所说,我们的目标就是毁掉传输阵法,从而彻底的切断南疆魔族的后援力量。”
“不过今天既然栽在了你的手上,我们也无话可说,把你的人马叫出来,咱们直接动手吧,反正今天也没有打算活着出去,多杀一个够本!”
赵东来这一番话说得倒也掷地有声,而且十分得体。
就连魔君听了也不免有些钦佩不已,暗叹此子果然是可造之材,乃是不可多得的忠勇之辈。
只可惜他们魔族却并没有这样的子弟,着实是一件令人遗憾的事情。
“东来说的对,咱们要头一颗,要命一条。”
“有什么计谋就使出来吧,反正从进入魔界那一刻开始,我也没有打算活着出去。”
说话的同时追月却是忽然感觉到袖子里藏着的乾坤袋恍了一恍,瞧那情形好像是有人在里面挣扎。
如今追月的乾坤袋里,不外乎就是关押了瘟魔,以及淳于姬和他的夫人等三人,另外还有东华上仙也藏在乾坤袋里。
这乾坤袋里其实也是内藏乾坤,共分为三层,第一层是用来存贮物品的,而东华上仙就在第一层,第二层是用来关押那种罪不至死的罪犯的,淳于姬和瘟魔就在第二层,第三层则是直接用来灭敌的,犼兽就被关在了第三层,如今还没有死透,尚须三日的时间才能彻底将其练化。
此时乾坤袋莫名的恍动,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第一层的东华上仙在发力,想必应该是东华感应到了现场有危险,所以挣扎着想要从乾坤袋里出来。
“怎么了?”
见追月的脸色似乎不是太好,赵东来不由得侧过身去,饶有兴趣的询问。
“没事。”
追月尴尬咧嘴笑了笑,勉强掩饰了自己内心的波动。
在这个时刻,他是断然不可能将东华上仙给释放出来的,他和赵东来此番肯定是必死无疑了,但东华上仙如果不出现的话,兴许还能免于一死,毕竟没有人知道他就在这乾坤袋里面。
但如果放出来的话,以东华上仙的脾气,肯定会和魔君拼命。
若他在全盛时期,那倒也确实是一个好帮手,三人联手之下,未必会惧怕魔君,但现在东华上仙自身难保,身上的蛊毒不除,他的法力根本没有办法全部施展,出来也是送死,倒不如一直关在里面,兴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我说过叫你们不要太紧张。”
见前方略微有些忐忑的二人,魔君不由得笑道:“放心吧,这诺大的无忧阁里,就我一人而已,并没有其它的伏兵,你们大可不必如此紧张。”
“何况,凭本君的修为,对付你二人也是绰绰有余了,又何必再找什么其它的伏兵呢?”
“谁说我们只有二人?”
就在妖圣的话音刚一落下,前方的露台边两道青光一闪,小人参精和柳青已经飞身跃了进来,二人并肩立于窗台边,看起来一脸的凝重,似乎已经做好了决一死战的准备。
原来二人在广场一侧等待的时候,忽见赵东来与追月从楼上飘了下来,心知肯定有异常情况发生,于是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哪里料到赵东来和追月才一落地又被人无端端的抓回了无忧阁的二楼,这场景简直把小人参精和柳青丝给惊呆了。
好在柳青丝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只是略微怔了片刻之后,就已经感应到事情非同寻常,于是连忙带着小人参精飞入二楼来进行支援。
“哦?”
“又来两个妖族的帮手?”
“看来你们进入无忧城的人还不少啊!”
魔君略微打量了小人参精跟柳青丝二人一眼,见此二人修为都不低,最差的小人参精也有三千年以上,而且生得一脸的忠厚可爱,却是十分灵秀。
而旁边的柳青丝则看起来十分稳重,其修为也已经隐隐有五千多年,是个不可多得的悍将。
如此一来,魔君也就可以理解为什么赵东来在南疆百战不殆了,想他有如此厉害的团队,怎么可能会不赢呢?
但令人惋惜的是,这么一支厉害的团队,却不属于他魔族所有,这确实是令人扼腕叹息。
“东来哥哥,这人是谁啊?”
小人参精疾步走到赵东来的旁边,一脸迷茫的询问,此刻他还不知道眼前这位白袍男子,就是这个魔界之主。
“魔君。”
赵东来淡然的耸了耸肩,苦笑道:“你们不应该来的,现在可能要被一网打尽了。”
“怕什么。”
小人参精却是拍了拍赵东来的手臂,厥嘴道:“咱们此来的目的之一,不就是刺杀魔君吗?”
“刚才我和青丝姐姐在四周打量过了,整个无忧阁附近,只有他一个人罢了。”
“咱们四人联手,说不定有一线生机呢,毕竟你的剑诀那么厉害,我就不信咱们打不过他!”
“就是。”
柳青丝这时也面色凝重的走了过来,沉声道:“在没有较量过之前,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咱们虽然修为不如魔君,但咱们四人齐心协力,力往一处使,就算打不过魔君,也要扒他一层皮。”
“未战先怯可不是咱们的风格!”
“哈哈哈。”
本来赵东来心中还有一些沮丧的,不过听小人参精和柳青丝这么一说,却又莫名的感受到了一股子冲劲。
心想着这确实也有几分道理,他赵东来从长安城到岭南,这数千里迢迢,遇到了多少的精怪妖魔,哪一场战不是以弱胜强呢?
当初对战魔族三长老的时候,不也是以弱胜强将其打败逃走吗?
还有天蜈精,也是被他们杀死的,另外在南海之滨对阵南海鳄神,同样也是以弱胜强,这就说明了一个道理,只要心中有信念,管你是天王老子也要拉下马。
念罢,赵东来大笑三声,朗声道:“你们说的对,方才我确实是有些太过怯懦了。”
“魔君确实大家,但咱们四人也不是闹着玩的。”
“以咱们四人联手,确实有着一战之力。”
显然,此刻赵东来已经做好了最后的打算,就算不为他自己,也得为追月和小人参精他们拼命。
毕竟小人参精才活了三百岁,他的人生还很长,不可能让他就这样无端端的死在魔界,那太冤枉了。
所以无论如何,他也要拼尽全力与魔君一战,哪怕最后同归于尽也罢!
但显然他有些太幼稚了,无论犼兽还是瘟魔,其实都是在受伤的情况下才会被他的乾坤袋给困住的,若是正常情况下,这乾坤袋非但无法将他们吸入,反而追月本身还施展乾坤袋的时候会遭遇到对方的攻击,从而受伤。
不过对于追月来说,现在能够倚仗的也就是乾坤袋了,除此之外,他没有别的武器。
此刻若是他的混元金斗还在的话,说不定还真有与魔君一战的能力,毕竟混元金斗可是上古神物,当初就连昆仑十二金仙也被打得屁滚尿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