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vcg9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笔趣-第六百四十五章如有神助的毛利小五郎展示-j8zmr

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小說推薦名偵探柯南之移動炸彈
现在的疑点有很多,但最刺眼的还是那两条长袖和服的腰带。
它如同色彩艳丽的水蛇,在小型瀑布的冲刷下,在水中起起伏伏,游曳不定。
凶手为什么会只留两条长袖和服的腰带在现场,难道仅仅是因为配合神刀,将这起案件伪装成和服袖神这种鬼怪作祟吗?但这样的话会不会太敷衍了点,如果真的要伪装成鬼怪作祟,给死者穿上一套长袖和服不是更好吗。
在这样一家旅店准备一套长袖和服应该很容易,而且凶手能事先藏好神刀,用神刀行凶,说明凶手是有一定的计划的,并不是冲动造成的杀人。
凶手和被害人之前有不可调节的矛盾!
她事先有足够的时间将现场布置的更完美,又是什么导致凶手没有这个做呢?
凶手杀人进行的悄无声息,说明事先的准备做的非常充足,但现场只有的两条长袖和服的腰带,又显得凶手最后处理显的过于匆忙,这就非常矛盾,如同一个疙瘩,藏在柯南的心中。
这时深津春美怯生生的道:“那个,安西绘麻小姐也不见好久了。”
毛利小五郎:“什么!安西绘麻小姐也不见了。”
深津春美:“嗯,我记得她们两人最后一次是在餐厅出现,大概是八点多,之后我就再没有见到她们两人了。”
年纪稍大的女士,同时也是这次项目的出版社负责人接道:“我十点十几分的时候还在客厅看见过安西绘麻小姐,当时我一直都在客厅整理材料,后面就没有再看到她了。”
也就是说,最后一次出现,她们两人是一起的,后面十点十分左右,安西绘麻小姐再次出现过一次,而这个时间和柴崎明日香小姐的预估死亡时间很接近,而之后安西绘麻就消失不见了。
毛利小五郎右手握拳,左手掌平摊于胸前,右手重重的锤击手掌上。
“我明白了!我想问一下明智惠里小姐。”
“啊,什么?”明智惠里一愣,随后恢复成平时一惯的面无表情。
毛利小五郎一副我已经看透了的表情,悠然的踱步到明智惠里面前,紧紧的盯着对方的眼睛。
“听说你的小说还没有动笔,目前还在构思中。”
明智惠理听了问题后,明显松了口气,被这么一个大名鼎鼎的侦探这么盯着,压力真的很大。
“是的。”明智惠里点点头,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如果我猜的没错,柴崎明日香与安西绘麻两位女士一定都私下找过您,要求您给她们对应的角色加戏,同时将角色塑造的更加完美等要求吧。”双眼放光的毛利小五郎继续推理道。
今天的毛利小五郎感觉自己有如神助,尤其是现在肩膀和脖子间还有阵阵压痛感,这说不定就是神踩在自己的肩膀上,助自己一臂之力。
“额,是的,他们是都私下……”明智惠里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打断了。
“那就没错了,各位!我已经完全解开了,这起命案的凶手就是安西绘麻女士。”毛利小五郎胸有成竹的看向屋中的每一个人。
“什么!”
“这怎么会?”出版社负责人不敢相信的说道。
虽然和柴崎明日香与安西绘麻两位女士相识不久,但还是能感觉的出,这两位女士之间的关系非常要好。对于安西绘麻杀害柴崎明日香这个结论,她没有办法接受与理解。
“这并不是不可能的事情,许多惨剧都是因为冲动而造成的。根据我的推测,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柴崎明日香与安西绘麻两位女士分别私下找惠里小姐谈关于角色的问题。可说巧不巧,两人竟然互相撞见对方的事。当然了,最开始的时候,两人还能心平气和的交谈,可随着问题的深入,两人都不肯退缩,结果越吵越激励,终于愤怒冲破了理智的束缚,一个邪恶的计划出现在了安西绘麻女士心中。也许当时的她真的被恶灵附身了,在魔鬼的驱使下取出祠堂供奉的神刀,一步一步将柴崎明日香引诱到自己设计的陷阱中,并将她成功杀害。身体里的魔鬼得到鲜红血液后满足的离开,只留下悔恨恐慌的安心绘麻小姐。于是趁大家都还没有发现,她一个人悄悄的躲了起来,企图逃避已经发生的现实。”
众人听完毛利小五郎的推理后,一阵沉默,谁都没有发声。
感觉说的有点道理,但是又感觉哪里不对劲。
这种感觉就像是两个学渣互对答案,心里觉着稳了,但看着问卷上写的答案总觉着哪里不对劲。
毛利小五郎等了好久也没见到众人给些反应,场面一时间尴尬极了。
柯南:“叔叔,你这说的太牵强了,很难让人信服。冲动中的人很难有理智计划周详的计划,这和案发现场明显不符。所以…..”
毛利小五郎恼羞成怒,一拳砸在柯南头上,“小鬼懂什么,我的推理有理有据。”
夜这个时候从后门跑进了客厅,“叔叔不好了,我刚刚出去袅袅,发现那个不见的女的死在后面的祠堂里面了。”
“纳尼!”毛利小五郎不敢相信,自己如有神助的推理竟然要被打碎了。
这么无懈可击的推理,怎么会错?难道是畏罪自杀?
没错了,应该就是了,一直躲藏起来也不是办法,总会被人找到的,于是在走投无路之下,安西绘麻女士选择了自杀。
因为是冲动杀人,冷静下来后难免会产生害怕,恐惧,后悔等情绪。在这种惶恐无助且无法与人诉说的状态下,人的心里是最脆弱,往往一个小小的打击都会让人选择自杀来逃避。
在思考中,他们一行人已经来到屋子后门,这里直通祠堂,两者之间距离只有二三十米。
这段距离被白雪完全覆盖,留下的只有三排脚印,一排大的,两排小的。
毛利小五郎发现大人的脚印只有去的,没有回来的,这让他心中有了定数。
“你们不要过来!防止破坏现场,”毛利小五郎回头对众人说道。随后一人,一手提着浴巾,一手拿着手电,慢慢向祠堂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