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3q0n精彩都市异能 白首妖師 線上看-第二百二十七章 給賞推薦-hv86r

白首妖師
小說推薦白首妖師
既然鬼官现世,那么九仙宗身为清江公认的第一大宗,会过来人是一定的,可谁也没想到他们过来的人,居然会是这位神目公子,一时心里又是意外,又是有些激动之意……
倒是方寸,瞬间便已明白了九仙宗的算盘。
自己自从出了守山宗,无论是拒绝了暮剑宗的交易,还是乐水宗助人开悟,石壁留字,又或是云欢宗那让他都羞于启齿的“折花为剑”,再或是这灵雾宗内筑基败凝光,都是大大扬名之事,明显很快就能够在整个清江六宗之内扬名,名声压过了六宗所有人……
所以,九仙宗便坐不住了,怕自己的名头实在太响,生出异变?
他们派出了这位神目公子,就是来与自己打擂台的?
不过该怎么说怎么说,九仙宗这位神目公子一来,却当真让灵雾宗上下,放心不少。
那鬼官凶名太盛,一口气杀了七族十五位金丹,而且有可能如今都正在灵雾宗外面徘徊,等着机会再出手杀人呢,就算灵雾宗已全面开启了护山大阵,所有长老们都聚集在一起,严防死守,但也仍然有些心里没底,毕竟那鬼官可是有着一口气斩杀十五位金丹的实力啊……
这等的样的修为,怕是直接闯进来屠族灭宗,也够了!
而如今,九仙宗的人一来,除了神目公子,还有三位金丹境长老相陪。
这些力量加在一起,总能够震慑这鬼官了吧?
……
……
“方二公子,九仙宗神目公子并三位长老来访,请公子过去叙话!”
也在他们想着时,灵雾宗早有执事过来,请方寸往主殿去。
按理讲方寸也是灵雾宗的客人,神目公子来访,却是不必方寸相迎的,只不过,看样子这位客人份量实在太大,灵雾宗却是下意识里便想将所有有份量的都请过去相迎了。
方寸没有拒绝,只是笑着道:“稍后便到!”
回到殿内,换了身衣袍,挂起玉佩,束起发冠,面如神月,身材修长,方寸自己也是很满意的,惟一美中不足的是,自己年纪轻轻,但那黑白夹杂的头发,却是显得有些扎眼。
不过也不必在意这点细节,少年气的脸配上这丝缕的白发,倒是冲淡了青涩,既有年轻人的俊美,亦有几位成年人的沧桑之意,方寸心里赞了一声,带了正偷懒不肯练字的小狐狸,鹤、梦、小徐宗主与两位长老等人,一起踏了云气,缓缓的向灵雾宗主殿飘来……
按理说这么近可以走过去,但排面可不能丢!
一行人落在了主殿位置时,便见殿外已站了两排人,皆是九仙宗的弟子,一个个面色冷峻,不苟言笑,气机不俗,而灵雾宗无数个好奇的弟子,皆都簇拥在外,争相向里瞧着。
方寸轻咳一声,众人便都留意到了方二公子,急忙向两边让去。
缓缓步入殿中,就连鹤真章等人,也都下意识的挺起了胸膛,似乎有某种压力降临。
“方二公子来了……”
有人提醒了一句,正响起声声欢笑的殿内,顿时安静了下来。
所有人目光都下意识的向着殿门口望来,然后在两个人之间,不停的转着。
方寸这时候也正抬眼看去,便见灵雾宗主殿尽头,灵雾宗宗主身边最为尊贵的一方席位之上,正坐着那位淡红袍子的神目公子,此人看起来年龄不大,似与自己相仿,恬静安稳,面容俊美,只是轻轻坐在了那里,便像是与周围的大殿融在了一处,又像是大殿的中心。
他最大的特点,便是一双眼睛,竟不是黑白二色,而是一种闪着光芒的玉色。
如同美玉雕琢,镶嵌在眼眶里的。
“白内障?”
方寸见着,不由得微微讶然。
……
……
传说之中,这位神目公子,天生一双神眼,可以看穿天地万物的运转轨迹。
可方寸瞧着,这就不是白内障么?
还是挺严重那种……
目光顺势左移,却是看向了那位神目公子的身后。
神目公子左右两处,坐着的乃是九仙宗的三位长老,其中一位,乃是方寸见过的葛长老,另外两位,也皆是气机深厚,分明已是金丹高阶的修为,而在神目公子脚边,则卧着一只牛犊子大小的红毛巨豺,一身的凶气,想来就该是神目公子幼时收伏的那一只恶兽了。
在他身后,则是立着三位气机飘逸的九仙宗真传弟子,一位乃是面如冷玉般的男子,一位是看起来年龄不大的小孩,最后一位,却是生得极为清丽脱俗的女子,正是孟知雪!
她这时候也正转头向殿门口看了过来,正好与方寸的目光对上。
方寸向她微微笑了一声,算是打过了招呼。
“哈哈,方二公子来了,快快请坐,我为你引荐九仙宗奇才!”
灵雾宗宗主已是大笑了起来,热情的请方寸进来,来到了右首边,两位守山宗长老忙一人一个位子抢着坐了,还很知趣的要将上面的一个位子让给方寸,方寸自然也不客气,大大方方坐了下来,有些尴尬的是小徐宗主,一看位子坐满了,那自己……于是默默站在了后面。
“这位便是方二公子?”
那位神目公子陆霄,直到方寸坐了下来,灵雾宗弟子奉上了茶,才轻轻抬头,玉色的眼睛看到了方寸的脸上,微一打量,温言感慨道:“人中龙凤,气质果是不俗,此番陆霄出山,最想见的,便是方二公子,令兄乃是吾宗长辈,亦是陆霄此生最为敬佩之人,只可惜,陆霄缘浅,此生未能亲眼见得方尺仙师一面,求教学识,见得方二公子,也可心间稍慰!”
分明很有礼数,说话声音都显得温文尔雅。
但在许多老江湖们眼中,这位神目公子实在太会说话了。
可莫名的,方二公子却好似不该被摆在哪里了……
方寸一下子便听出了其中的某些玄妙蕴味,笑了笑,道:“九仙宗是我清江六宗之首,九仙宗弟子更是六宗弟子楷模,今日得见九仙宗弟子此等风姿,我心间也甚为欣慰!”
说着,向一边的小狐狸道:“赏!”
小狐狸低声说着:“是!”
然后拿着一块早就准备好的玉佩,轻轻的来到了那神目公子的身前……
……
……
“额……”
大殿之内一时变得安安静静,整个都懵了。
这是什么操作?
方二公子是守山宗的长老,论起理来,倒真是六宗弟子的长辈……
可你这一见面就要给人赏赐,是真把神目公子当晚辈了?
而见得方寸这举动,就连九仙宗三位长老,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心间暗怒,看着柔柔弱弱来到了神目公子面前的小狐女,心间甚至起了愤愤之色,也在此时,不知是小狐女身上的妖气引起了那红毛巨豺的警惕还是什么,它忽然猛得抬起了头,向着小狐女呲起了牙。
恶豺一动,凶气滔天,顿时将周围人都吓了一跳。
还不等他们反应过来时,小狐女像是有些生气,一脚踹在了狼头上。
这一脚大出众人意料,惊得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那红毛巨豺更是颈发竖张,凶气四溢,似乎下一息便要扑上来。
小狐女也不甘示弱,呲起了小奶牙,冲它发着凶。
场间众修见状,都是大吃了一惊,一片心都被悬在了半空之中。
生怕小狐女吃亏,周围已有人惊得要急忙上前护着。
倒是方寸在这时候坐在了后面慢慢瞧着,倒是忍不住笑了。
然后也在此时,神目公子陆霄忽然轻轻伸出了手,按在了红毛巨豺的脊背上,轻轻安抚,这一只凶气滔天的恶兽,这才缓缓伏下了爪子,慢慢趴在了地上,但仍眼色不善的看着小狐女,小狐女则对它的凶恶眼神视而不见,仍捧着那方玉佩递过来,像是执意要送给陆霄。
陆霄看着那玉佩,过了一会,才笑了,伸手接过,道:“谢方长老赏赐!”
方寸笑道:“好孩子本就该得到赞赏,只是不知陆小友此番前来,所为何事?”
听着“陆小友”三个字,更多的人眼神变得古怪了。
“自然是为了鬼官之事!”
那位神目公子更是一脸坦然,轻声道:“鬼官接连三次出手,目无法纪,乱我清江,身为宗门弟子,又怎可坐视这等邪修妖辈为祸,袖手旁观?陆霄此番出山,正是为了查清真伪,将那作恶多端的鬼官揪出来,也好还我清江百姓一份清宁,还七族修士一份公道……”
场间众修听得他的话,一时有些沉重。
众修皆明白,神目公子一共于人前现身两次,一次是展露天资,惊艳于世,第二次则显露实力,败尽六宗弟子,如今第三次出山,自然也要做一件可以大大扬名的惊人之事。
而如今,还有什么比抓出鬼官,更能扬名之事?
不过,虽然早就猜到,但听得他就这般直接讲了出来,还是有些意外。
方寸不觉得意外,可以听出神目公子话语间的傲然,笑道:“少年意气,最是难能可贵,陆小友有这等心思,可赞可叹,只是这鬼官为祸多年,始终无人可以将他绳之以法,甚至无人能摸得着他的踪迹,却不知陆小友初来乍到,又打算用什么方法,将这鬼官抓出来呢?”
神目公子轻轻回答:“凭我这双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