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2iwd精品玄幻小說 大唐掃把星 迪巴拉爵士-第191章 打得好-6vqnp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
刘波仔细打量着贾平安,脑海里闪过此人的经历。
传闻克死了高祖皇帝和先帝的存在,但也只是传闻,否则早就被剁成了肉酱。
接着到了长安之后,被皇帝丢在了百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皇帝这是把贾平安丢在身边看着,若是有变故方便处置。
可没想到此人就此在百骑混的风生水起,没多久竟然弄了个县男的爵位,堪称是少年有为。
他来这里,定然就是为了百骑被扣下的那人。
想到这里,刘波笑吟吟的道:“贾参军这是来寻某饮酒吗?那好说,回头去五香楼,某请客。”
这话说的滴水不漏,但隐含着讥讽:你们百骑就喜欢去五香楼厮混,可敢出来吗?
这不出来一个就被咱们给扣了。
这等讥讽贾平安只当没听到,他含笑道:“百骑的那位兄弟犯了什么错?”
“那不是动手打了咱们兄弟!”刘波还想再胡诌,可看着贾平安的微笑,竟然说不下去了。
“继续说。”贾平安笑眯眯的。
刘波回身看了一眼,那些同伴都在看着自己,于是胆气一壮,说道:“前年你等百骑扣了咱们一个兄弟,出来时遍体鳞伤……”
“为何?”贾平安不知道当时的事儿。
“参军。”
包东和雷洪来了,看来唐旭和邵鹏还是不放心。
刘波冷笑道:“为何?不就是和几个小娘子说了话,那些贱人就吆五喝六,还动手……”
贾平安淡淡的道:“是调戏小娘子吧。”
这些纨绔你要说坏也坏不到哪去,可你要说善良,那也不沾边。
调戏小娘子,调戏妇人,这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比如说春日出游,许多人家的女眷都在,这些纨绔就喜欢策马在马车边上转悠,或是冲着别人家的女眷出言挑逗。
一群荷尔蒙分泌过剩的家伙。
刘波没想到贾平安会直接揭穿,他冷笑道:“怎地?你今日要来支持公道?你也不看看自己的脸,也配?”
他甚至想呸一口,可看到了李敬业在贾平安的身侧狞笑,不禁退了一步。
包东怒道:“你等调戏小娘子还有理了?”
百骑按理可以动手,可这些人的背后都是权贵,一旦动手就是捅马蜂窝,所以才忍了下来。
贾平安微笑道:“不行?”
刘波觉得他太平静了些,就嗤笑道:“你可以试试!”
贾平安点头,回身吩咐道:“此事却不该百骑管,事发是在丰乐坊,隶属长安县,雷洪你去长安县求见崔明府,把此事说了。”
雷洪应了,但有些头痛。
这些纨绔可不会害怕什么崔氏。
你要说崔氏牛逼,可再牛逼的崔氏也没法管这等鸡毛蒜皮的事儿。
刘波冷笑,贾平安继续吩咐道:“包东你去寻了许使君,把此事说了。”
包东去了。
刘波回到自己人中间,说了交涉的经过。
“崔氏不怕,这等闹腾他们管不着。再说了,如今崔氏也得夹着尾巴做人。”
“许敬宗如何?”
“许敬宗胆子再大,难道还敢冲着咱们动手?”
“是啊!奸臣许最善吹捧谄媚,哪敢得罪咱们。”
“把汪海带来!”有人恶狠狠的道:“当着他的面,让他看看什么叫做无能为力。”
牛笔!
一群纨绔觉得这个玩法很拉风,于是就令人去了。
“那是贾平安。”李必那边已经发现了这边的事儿。
“百骑和刘波他们闹腾,此事咱们管不着。”
李必沉吟了许久,“那些人的父祖不可小觑,看看再说。”
这伙人上次被贾平安弄的灰头土脸的,所以今日见他吃瘪,就想看热闹。
晚些,那个百骑被带来了。
“贾参军!”此人叫做汪海,此刻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不过看着肢体无碍,可见这群纨绔就是想泄愤,知道分寸。
汪海看看这些纨绔,只觉得浑身冰冷。
这些人联手起来,百骑也得忌惮,他今日算是栽了。
“上次你动手打了某,今日如何?”一个纨绔冷笑道,“某不要什么,就要把你弄出长安。”
这便是要让汪海丢掉百骑的职务,顺带滚出长安城。
汪海绝望,“上次你等调戏小娘子,某出手错了不成?今日某也被你等打了一顿,还不够吗?”
纨绔叫做冯晓,他伸手拍拍汪海的脸颊,呸了一口,骂道:“贱狗奴,前年你当着一群人的面呵斥某,某的脸面都丢光了,不弄你,某如何能安心?”
汪海只觉得一颗心落到了谷底。
贾平安这才知晓了缘由。
李敬业低声道:“兄长,这冯晓家和皇后家亲近……”
贾平安脑海里的谋划都消散了。
王皇后的亲人在朝中为官的有,比如说她的舅父中书侍郎柳奭。
这些人和老许算是对头,也就是说,和他也是对头。
而皇帝此刻定然厌恶了王皇后,只是迫于外界压力,暂且把这个无子的女人供起来。
贾平安是百骑的二把手,那自然就该站在皇帝的立场考虑问题。
王皇后的人,百骑就该冷眼相对。
而百骑和王皇后的人发生了冲突,不管对错,都不能低头,否则就是丢了皇帝的脸面。
想到这里,贾平安微笑道:“敬业,一打十可敢?”
李敬业一怔,“打谁?”
贾平安指指对面,李敬业兴奋的道:“阿翁不会怪责吧?”
这货不担心后果,而是担心李勣怪罪。
果然够猛。
贾平安说道:“把那个兄弟抢出来,记住了,别把人骨头打断了。”
“好!”
但在开始前得寻个借口。
贾平安突然指着对面喊道:“放了汪海!”
冯晓骂道:“贱人,痴心妄想!”
众人觉得只是一个口角。
可贾平安和李敬业却走了过来。
他走到了冯晓的身前,问道:“为何绑架百骑的人?”
冯晓一怔,本想说是旧怨,但却不肯低头,“某喜欢,怎地,你难道敢打某?”
“百骑乃是护卫陛下的精锐,你绑架汪海,意欲何为?”贾平安突然声色俱厉的道:“某怀疑你想威胁汪海,对陛下不利!”
这个指证堪称是石破天惊。
一旦被皇帝知道了,冯家能把冯晓打成猪头。
但这是污蔑啊!
冯晓大怒,伸手就准备掌掴贾平安。
贾平安等的就是这么一下,李敬业甚至还捧哏喊道:“兄长闪开!”
贾平安避开,随后一脚踹倒冯晓,上去就是一顿暴打。
那些纨绔想出手,李敬业狞笑着挡在前面,“谁敢来?”
看看那异常宽厚的身板,想到李敬业以往的战绩,众纨绔怂了。
贾平安一顿暴打,把冯晓打成了猪头,随后给汪海解绑,三人扬长而去。
李必目瞪口呆,“某还以为他有何手段,没想到竟然是动手。”
王伦摇头,眼中有惋惜之色,“可他却打了冯晓,晚些冯家人进宫去皇后那里告状,他要倒霉了。只是李敬业跟着倒霉,算是无妄之灾。”
那群纨绔把惨嚎的冯晓弄了回去,随后冯家就有人进宫。
而贾平安带着冯晓回到了百骑,受到了热烈欢迎。
“参军威武!”
众人欢呼着把他们迎了进去,有人说道:“汪海,你怎地哭丧着个脸,回来还不高兴?”
汪海看看贾平安,目光感激之色,但……
晚些,值房里。
“小贾干得漂亮!”唐旭觉得自己看中的接班人就是厉害,可见自己识人之明。
邵鹏也微微颔首,作睿智状,“小贾手段灵活,咱看以后这百骑定然能在他的手中蒸蒸日上,到了那时,咱就每日来转悠一圈,随后歇息……这日子,金不换呐!”
程达想到那些纨绔对自己的态度,不禁绝望。
难道贾平安真的有蛊惑人心的本事?否则那些纨绔怎会低头放人?
贾平安起身道:“某先去茅房。”
他前脚一走,程达就说道:“校尉,此事不知是如何交涉的,要不……让汪海来说说?”
唐旭点头,笑道:“这小贾做事神出鬼没的,某去的时候,那些纨绔正眼都不看某一眼,一提及汪海,只说晚些就放……”
邵鹏叹道:“咱知晓你老唐的为人,若是旁人你定然就动手了,可那冯晓家是皇后的人,若是动手,陛下怕是会震怒,到时候咱们全得倒霉。”
“是啊!”
唐旭苦笑道:“有的兄弟说某这个校尉胆小怕事,不肯为了兄弟们出头,可他们哪里知晓这里面的弯弯绕。”
汪海来了,一来就悲声哭泣。
邵鹏莞尔道:“都回来了,还哭什么?”
汪海抹泪说道:“求校尉和邵中官救救贾参军吧。”
唐旭诧异,“什么意思?小贾不好好的在百骑,救什么救?”
汪海哽咽道:“贾参军先前为了救某,暴打了冯晓,怕是后续要被报复。”
唐旭本来面带微笑,可那微笑一下就变成了呆滞,面色迅速变红。
邵鹏的眼中多了怒色,咽喉里发出咕咚一声。
程达心中一紧,旋即想笑。
他去了无功而返,贾平安去了却带回了汪海,这事儿他就觉得不对劲。
如今算是水落石出了,贾平安悍然动手打伤了冯晓,这事儿……麻烦了。
“小贾!”
唐旭的喊声甚至比邵鹏还尖利,吓了自己一跳。
贾平安放水进来,笑嘻嘻的道:“校尉,何事?”
唐旭拿起茶杯就想扔,邵鹏说道:“那是你最喜欢的一只。”
唐旭放下茶杯,骂道:“你好大的胆子,那冯晓乃是皇后那边的人,你打了她,皇后在陛下那边一说,你想怎么死?”
邵鹏无力的道:“你这个少年啊!有时手段高超,让咱觉着欢喜。有时又莽撞,让咱无奈之极。此事,看冯家是否进宫。”
程达面色凝重的道:“希望不会吧。”
晚些,冯家进宫的消息传来。
值房里一片愁云。
……
王氏刚被封后没多久,正是威风八面的时候。
当然,那是没算上不买账的萧氏。
冯家的女眷请见,王皇后笑着应了。
“皇后,冯晓被人重创!”
冯家的女眷一来就哭诉,王皇后听了不禁冷笑。
那贾平安两度帮助萧氏,虽然是皇帝的命令,但王皇后一直记在了心中。
而且她刚被封为皇后,正该拿人来作伐,让众人看看自己的手段。所谓杀鸡儆猴就是这个意思,新官上任三把火也是这个意思。
其三,此事还能拉拢冯家,让他们更加的死心塌地。
这等一箭三雕的好事,王皇后当然要做。
但得酝酿一下情绪。
王皇后眸色微微一冷,多了些威严,然后一拍案几,喝道:“胆大包天!胆大妄为!”
冯家的女眷心中一喜,但想到此事对冯晓的负面影响,比如说武力值底下什么的,就说道:“皇后有所不知,那贾平安当时还带着英国公家的李敬业,否则冯晓怎会打不过他?”
这个女人当真贪婪,得陇望蜀!
王皇后淡淡的道:“李敬业可动手了?”
李勣可是名将,没啥事儿就别去找茬,那是长孙无忌他们的活,后宫之人别管。
冯家的女眷摇头。
蠢货!
王皇后起身道:“你先回去,我这便去陛下那里。”
“多谢皇后。”
冯家的女眷欢喜的回去了,王皇后也寻到了皇帝。
“皇后来了。”李治刚和宰相们议事结束,觉着有些疲惫,正在歇息。
王皇后过来坐下,亲手煮茶。
这个女人……喝多了?
还是有事相求。
李治安坐着,晚些茶水好了,他喝了一口,觉得不咋滴,“花椒放多了些,舌头都麻了。”
王皇后赧然道:“下次臣妾少放些。”
李治放下茶杯,也不说话。
朕就是不问,看你能坐多久。
王皇后就等他开口问你来何事,可李治一脸倦容的靠着,看样子要准备打盹。
她只得开口道:“陛下,先前有人告诉臣妾,今日百骑的贾平安打了冯家的冯晓。”
“哦!”李治一听是冯家,右手微微握紧。
王皇后见他没反应,就继续说道:“那冯晓已经送去了就医,听闻是重创。”
李治果然抬头了,“起因为何?”
王皇后早就打好了腹稿,叹道:“百骑的一人和冯晓有夙怨,二人斗殴,那贾平安一去,不由分说就痛打了冯晓,哎!这般凶狠,臣妾都怕了。”
女人!
李治淡淡的道:“这是一面之词吧,王忠良,去问问。”
为啥是咱?
王忠良下意识的觉得自己成为了帝后之间的炮灰。
但跑出去之后,他觉得挺荣幸的。
晚些他回来了。
“陛下,那冯晓前年曾调戏小娘子,被汪海看到了,就呵斥他,还动手抽了他一马鞭。今日冯晓带人遇到了汪海,就痛打了他一顿,随后扣住了他,说是晚些再放人。”
这特娘的就是个祸害!
王忠良觉得自己遇到这等人也想抽他几巴掌。
“百骑的唐旭先去了,可冯晓不理。随后昭武副尉程达去了,同样无功而返。最后是贾平安去了,那冯晓开口骂人,还动手,贾平安就还击,痛打了冯晓。”
人渣!
王忠良第一次觉得贾平安还不错。
可那是皇后的人。
皇后刚加封,这时候皇帝不能扫了她脸面,否则就有不满皇后的嫌疑。
李治想的更多。
皇后的亲戚不少,她的舅舅目前是中书侍郎,可据闻和长孙无忌等人颇为亲近,想谋求更高的职位。
若是那些人都不偏不倚也就罢了,可他们偏生靠近了关陇小圈子,还洋洋自得。
小圈子是皇帝的对头!
但李治从未表过态,甚至对关陇小圈子的人信重有加,当然,除去褚遂良之外。
所以大伙儿都认为皇帝和关陇小圈子是穿一条裤子的。
是啊!
老李家就是关陇门阀出身,大伙儿天然就是一家人。
连王皇后都认为如此,所谓才觉得这次可以收拾了那个扫把星。
但……
李治心中想着舅舅等人,努力把负面情绪暂时清除掉,然后说道:“调戏小娘子,无德!”
实际上他最想说的是贾平安打得好!
王皇后一怔,心想那可是咱们的人,你怎么不拉个偏架?
这里就必须要赞一下皇帝的演技,登基到目前为止,无人知晓他的真实想法。
“今日打了汪海,此事也就罢了。”
他看了王皇后一眼,暗示这便是朕在拉偏架,否则凭着此事,冯晓就该被处置。
王皇后觉得没错,但怎么就觉得不对呢?
一个圈子的人,从来都不说对错,只说关系亲疏。
这便是出发点不同导致的立场不同。
李治深吸一口气,“可他后续却扣下了汪海……那汪海乃是护卫朕、护卫宫中之人,元从禁军出身,当年他的父祖为了大唐出生入死,此刻却被一个纨绔给扣下了,谁给他的胆子?”
“这……”
从王皇后到冯家,他们的逻辑就是咱们是一伙儿的,帮忙就不该问对错。
可这是皇帝,对小圈子深恶痛绝的皇帝。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碰壁了。
但李治的表现太好了,一副朕只论事,不论人的模样。
王皇后心想皇帝竟然这般,那只能使大招了。
“陛下,有些长安官员说那贾平安跋扈,下手凶残,当严惩。”
这个愚蠢的女人。
李治看了皇后一眼,觉得这样的女人竟然也能成为自己的皇后,真是可笑至极。
她的眼中只有那个小圈子,看不到这个大唐。
她这话是想提醒李治:冯晓如何是咱们内部的事儿,先安抚了冯晓背后的那些人再说。
李治心中微冷,不由想到了那个女尼。
“要不朕……”
他刚想说要不就呵斥一下,外面来了人,“陛下,雍州许使君与长安县崔明府求见。”
李治点头,问道:“是何事?”
他只是随口一问。
内侍说道:“说是辖内竟然有恶徒绑架百骑,恳请陛下允许他们捉拿了恶徒归案。”
老许立功了。
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
催命符……不,是崔明府和他配合默契,来了一出夫妻双双把家还。
看到王皇后那惊愕的面色,李治突然觉得格外的畅快。
贾平安打得好,没给朕丢人!
……
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