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9a19玄幻小說 動漫遊戲鬥技場 愛下-第八百一十章 水臨淵展示-3hki1

動漫遊戲鬥技場
小說推薦動漫遊戲鬥技場
楚海婷现在的感觉是很奇妙的,看着分身李昱瑾的背影,多少还挺有安全感的,这么一段时间接触下来,这个偶然遇见的陌生人救了她好几次了,而且刚刚试探了一下也没有对自己的身体有什么觊觎……
难道他真的是一个正人君子?
这年头还有这东西?
如果不是正人君子的话,就是所图甚大,甚至有可能是赵信做的一个局,目的就是为了通过我打入赵议长的内部!
这不是没有可能啊,通过救我来骗取我的信任,动用这么多的力量来打入我们内部也算是下了血本了呀……
不过,这只是一个可能,再观察观察。
楚海婷现在是有些纠结的,她有点不太想相信分身李昱瑾是坏人,但是他出现的时机真的是太巧了,这个世界真的有这么巧合的事情么?
而且她在飞的时候就在默默的观察,她完全没有看出来分身李昱瑾到底用了什么样的装备在飞,看起来就好像是真的用自己的力量直接飞行了。
可是根据她学习的知识,除了空洲的人之外再就只有天王级以上的人能够凭借自己力量飞行了,就算是兽王那一脉也是驾驭动物飞行的。
不对,好像云洲那边如果到最顶级的话,好像也是可以腾云驾雾的,但是就跟浪洲那种可以长时间水下呼吸是一样的,基本上是传说中的人物,几乎好久不见了。
十多台飞行器远远的将这个岛屿给围住了,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多,但是这是猎水的专用飞行器,这么多台已经足以封锁这一片海域了。
看着李昱瑾冲着一台飞行器越飞越近,楚海婷甚至觉得他是不是要把自己送过去,但是转念一想,要送早就送了,之前自己在昏迷的时候完全可以送,根本不用费这么大劲跑到这里来。
自己这段时间也就是说了一个去坤洲的信息,但是这个信息如果把自己抓起来的话也是可以得到的。
到了这个时候楚海婷反而淡定下来了,她已经恢复了一定的体力,有一些动手的能力了,如果真有什么意外的话,她也能反应过来。
随着他们逐渐接近,楚海婷有些疑惑了,这些飞行器就好像是看不到他们一样,她周围感应了一下周围的状况,似乎在她们的身边,有一道无形的屏障将他们完全给包裹了起来。
“难道……他真的是天王级以上的实力?”楚海婷有点懵了,因为到目前为止,分身李昱瑾体现出来的各种能力好像都只存在传说中里一样。
分身李昱瑾现在其实是很吃力的,他本身携带的能量就不多,而且还带着一个人,这一下子消耗就更大了。
“这……感觉自己除了看了个抽签,这什么都没干啊。”分身李昱瑾叹了口气,直接跟对面的飞行器错身而过。
这次为了躲避飞行器的探查,他消耗的能量比上一次还更多一些,要是再来两次的话,他可能就要直接消失了。
“呼……我要解除屏蔽了,你好好检查一下,身上是不是被人扔了什么追踪器,我们之前应该不会被发现才是。”分身李昱瑾怀疑她身上被人放了追踪的东西,这也是他之前没有仔细检查……
呃,检查了他也看不出来,这个人身上的装备一大堆,十个有八个都在发射各种信号,他也不知道那些东西都有什么用。
楚海婷没说话,过了十秒钟之后,默默的往海里扔了一个黑色的小东西。
这东西之前挂在她的驱蚊装置上,她根本没有注意到。
又飞了一段时间,离开了那个跟踪器,到了一个海岛上,或者说这里更像是一片岛礁,没什么植物,只能稍微落脚。
“呼……”分身李昱瑾把楚海婷放下之后就一屁股坐了下来,这一次的消耗对他来说倒是还能承受,但是已经快要到危险值了。
而且因为用的真气数量比较多,他现在还有些头晕……这其实怪他自己,他为了让自己能多存在一段时间,设定了一下如果真气消耗过度的话会进入休息状态。
虽然分身不能修炼晋级,但是恢复一下真气还是可以的,比如之前吃东西的时候就恢复了一些体力。
动漫里面鸣人也是用分身来吸纳自然力量然后开启仙人模式的,分身是可以吸收周围的自然力量的。
“会飞的大叔……你真的是天王级以上的实力么?”楚海婷倒是没有什么消耗,她很好奇的看着分身李昱瑾:“你好像状态有些不太好。”
“嗯……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我们就此分开吧,你叫你接应的人来吧。”分身李昱瑾强忍着眩晕,这个时候可不能晕了,谁也说不准之后会发生什么。
“呃……你不跟我走?”楚海婷问道。
“我跟你走干什么,我还要去看比赛呢。”分身李昱瑾摆了摆手:“快走吧,游泳对你来说应该不难。”
“哦……”楚海婷点了点头,忽然还有点不舍:“那我走了哦大叔,以后有机会再去华洲看你。”
“走吧走吧。”听到楚海婷向后走,分身李昱瑾挥了挥手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调息,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赶紧调整状态。
然后去坤洲看看。
没错,分身李昱瑾虽然不打算跟楚海婷一起走了,但是他还是打算去坤洲调查一下。
没过多长时间,分身李昱瑾忽然听到一道从水中出来的声音,方向正是之前楚海婷下去的方向。
分身李昱瑾一转过头,看到楚海婷倒着从海里走了出来。
这就不对劲了,这个姿势很像是面对着什么对手,这完全是一副被逼着回来的态势。
“楚海婷,不能算是背叛吧,我本来就是猎水的成员,奉命行事罢了,说起来,应该是你们背叛了联邦才是,赵议长的去世我很惋惜,但是你们应该继续为联邦效力才对,就算是不想效力也可以正常申请提前离休,你们正在做的事情,恕我不能苟同。”水临渊摘掉面具摇了摇头说道。
水临渊说了一句之后转头看向了分身李昱瑾:“这位朋友,你的行为涉嫌私闯民宅、非法查阅公民信息,跟我走一趟吧。”
“不要试图抵抗,虽然不知道你们怎么躲过来的,但是你们两个一个受了重伤,一个消耗过度,并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想闹的非要动手的地步,跟我走吧,猎水会给你们一个公正的评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