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240c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修神外傳仙界篇-第二千四百四十一章 賭鬥展示-xuioj

修神外傳仙界篇
小說推薦修神外傳仙界篇
萧华挥挥手,说道:“客气~”
看着萧华不过书仙,对自己态度不敬,根本没有其他人见到自己的那种羡慕和惊讶,江建铭略微不爽。
不过他脸上神情不变,冲着月一纯招手,说道:“一纯文友,快过来,刚刚你去寻萧祖,小生拿了一些玄圃不常见的仙果,你尝尝!”
“萧祖~”哪知道,月一纯不仅没理会他,反而用手扶着萧华,说道,“上首已经被江文兄坐了,您坐哪里?”
“别,别~”萧华忽然明白了什么,他扫了一眼月一纯,急忙说道,“我不老,哪儿都能坐!”
“这里,这里~”杜家的女弟子赵林红急忙拿出一把椅子放在江建铭旁边,恭敬道,“萧祖这里坐。”
杜家的赵林红本来跟月一纯是针锋相对的,彼此视为死敌,等三家联盟后,两人又是惺惺相惜,颇是默契。
“好!”萧华知道两人想法,笑吟吟的坐了,甚至还拍拍月一纯的脑袋道,“你还真懂事儿!”
“讨厌!”月一纯嗔怪道,“萧祖,你可比我大不了多少,别倚老卖老!”
蓝湛有些吃惊的看着月一纯,他眨巴眨巴眼睛,似乎也明白点儿什么。
“不知萧祖如何称呼?”
看着萧华大刺刺的坐在自己旁边,江建铭眉头微皱了,举手道。
“我叫萧华!”
萧华笑吟吟道,“江文兄不是我……族内弟子,倒不必称呼什么萧祖的。”
“那是自然!”
江建铭嘴角一撇,上下看看萧华,颇是嫌弃道,“小生先前一声‘萧祖’,不过是看在一纯文友的面子上称呼,若是在旁处遇到你,你该叫我一声前辈才好!”
“奇怪了~”萧华耸耸肩道,“我为何要叫你前辈?”
“萧华~”
江建铭冷笑一声,说道,“看你这做派,想必在族内也是仗势欺人惯了的。其实你也不想想,你一个书仙,怎么能得到一纯文友等的照拂,怎么能在这全都是玉清人仙的弟子面前坐了上首?不就是你的辈分?”
“说到辈分,这是你族内的事情,我作为外人不好说什么。但是,我想提醒你的是,你跟一纯文友年纪相似,为什么只有书仙实力?而人家一纯文友已经是玉清人仙?”
“相同的年纪,天差地别的修为,你觉得自己还有脸坐在这里?”
“这也就是你们族内的玉车,若是在我群玉楼,我早就把你提出门外了。”
“蓝文友~”江建铭说得顺嘴,转头看向蓝湛道,“不是我说你,刚刚提及几个修炼上的心得,你还跟我狡辩,想必你就是受了你这不知廉耻萧祖的影响,固步自封,自以为是,这是我们群玉楼最为忌讳的。”
“别的不说,单冲你们这种不自知,不自省的态度,我觉得你们在种玉大比中,也不可能拿什么好的名次。”
……
江建铭越说越是趾高气扬,旁边几个群玉楼的弟子嘴角也渐渐生出轻蔑,蓝家、杜家和董家弟子都生出一种自惭形秽的神情,畏手畏脚的听着。
江建铭指责萧华,萧华也没上心,江建铭固然口吻不敬,但他说得没错。
可现在说着说着,江建铭居然把矛头指向蓝湛,甚至开始有意贬低,拔高他群玉楼弟子的身份,见识等等,萧华就不乐意了。
萧华留意众弟子,蓝湛双拳紧攥,牙齿咬着嘴唇,应该是在拼命压制心里的怒气,再看月一纯和赵林红,两人暗自撇嘴,心中不屑,其他人等却是大气也不敢出。
萧华心中已经有了计较。
正在此时,江建铭笑着对月一纯道:“一纯文友天资卓越,言谈举止高雅不俗,正是我群玉楼所需弟子,依小生之见,不若别参加什么种玉大比了,那种大比不过是给出苦力的儒仙一个名义上的奖赏,你随小生去拜见我家师尊,看看能不能寻个机会拜入我群玉楼,也省的天天伺候一个跟自己年纪相似的长辈!”
“嘿嘿~”萧华笑了,饶有兴趣的看着江建铭,说道,“这位口口声声仁义道德的江文友,我天庭儒仙讲求的是天地君亲师,这亲人比之师道还要靠前。”
“我固然实力浅薄,但我是月一纯的长辈,她孝敬我有错么?”
“你以师道诱惑月一纯,让她悖逆孝道,你居心何在?”
“你既然称呼月一纯为文友,那自然就要称呼我为长辈,你在长辈面前指手画脚,说东说西的,你的礼义廉耻都去哪儿了?”
“你还以实力为判定长幼,又是把我儒仙的传统置于何地?”
“且不说我这个长辈身份吧!你眼前都是玄圃三家主弟子,他们生在族内,长在族内,你当着他们的面侮辱三家,这又是什么狗屁的礼仪?”
“连基本的礼貌和礼仪都不懂,就在这里高谈阔论,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名门大派弟子,要是我,早撒泡尿溺死算了!”
“叫你一声文友,实在是贬低我自己了!”
“萧华~”
江建铭脸色急变,他看着月一纯眼中的嘲笑,感觉脸面大跌,怒道,“你敢说我?”
萧华冷笑了,江建铭已经是玉清人仙二品,看起来有天仙高阶实力,这若是在道仙界,怎么可能还争风吃醋?
“我说你怎么了?”
萧华轻蔑的看着江建铭,说道,“你身为名门弟子,高谈阔论,是为不仁;你在旁人面前丢了在家师长的脸面,是为不义;你当面贬低旁人师门,是为不忠,你当着我这个长辈的面,指手画脚,是为不孝,你这种不仁不义不忠不孝之辈,天庭仙人尽可斥责!”
“我~我要跟你赌斗!!”
江建铭面红耳赤了,他咬牙切齿的说道。
“再加一条~”
萧华冷冷道,“你一介玉清人仙,居然邀斗我一个书仙,这叫恃强凌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