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mfhf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諸界末日在線 ptt-第二十六章 劍陣的祕密-nw59s

諸界末日在線
小說推薦諸界末日在線
“所谓剑榜……便是此物。”
宫女笑着走到绿玉屏风前,用手贴在上面,继续说道:“这道屏风里,藏着一座洪荒剑阵。”
“洪荒剑阵。”顾青山重复了一遍,神情不变。
宫女继续说道:“让仙尊疑惑的是,这座剑阵虽然被她收服了,但一直找不到真正的剑灵。”
“你的任务就是进入剑阵,寻找到剑灵。”
顾青山望向绿玉屏风。
——整件屏风都是一个骗局。
玄元天尊靠着这件东西,从百花仙子手中换取了不少上好的百花玉酿。
被发现之后,他又赶紧道歉,许下一些真正的好东西来平息谢道灵的怒火。
——这都是无伤大雅的小事。
赶紧戳穿屏风里的骗局,然后随谢道灵一起去前线救公孙智和宁月婵,才是正事。
一念及此,顾青山抱拳道:“还请让我一试。”
“好。”
宫女微微点头,手上起了个法诀,对着绿玉屏风一指。
绿玉屏风顿时一震。
一道道异象接连显现,散发出古老而沧桑的气息。
宫女手上法诀再一动,屏风上顿时冒出一道七彩灵光,将顾青山罩住。
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
“小辈,燃香之后,方可入门。”
顾青山点了香,行了礼,一步踏入屏风。
他刚消失,宫女顿时一改之前的轻松写意,面色肃穆的凝视着绿玉屏风。
“十年了,还是摸不出窍门,希望这少年能给我点灵感。”宫女轻声喃喃道。
却说顾青山眼前一花,发现自己从半空滚落在一座大殿之中。
他站起身,打量四周。
没错。
还是记忆中的那座上古建筑。
大殿两侧,陈列着两排人物雕塑,分别是神态姿势各异的上古修士。
十名上古修士各个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有着一柄长剑。
“上古剑修。”顾青山喃喃道。
——这是一群骗人的家伙。
他朝前望去,只见大殿的正前方,供奉着一位神灵。
这是一位金甲神人,左手托着一座山峰,右手握着一柄奇怪的长剑,神色庄严肃穆。
神人的背后则是一面五人高的墙壁,上面用浓墨重彩刻画出一幅幅壁画,全是古代修士们与怪物搏杀的场景。
顾青山注视着这一切,神情有些恍惚。
好像……
有什么地方跟记忆中对不上……
究竟是哪里?
他心中生出一股不妙的感觉,信步走到第一座雕像前。
顾青山行一礼,恭敬问道:“敢问前辈是如何牺牲的?”
雕像轻轻转动,朝他望来。
这是一名国字脸的中年修士,穿着一身白霜色的长袍,手中长剑亦是寒气逼人。
他看着顾青山,平静道:“当年……在那之后……有些事突然改变了。”
说完便恢复了原本的姿势,不再动弹分毫。
顾青山再次拱手道:“当年,有什么事改变了?”
雕像再次轻轻转动,朝他望来。
只见那中年男子开口说道:“当年……在那之后……有些事突然改变了。”
说完深深的看了顾青山一眼,又恢复了原本姿势。
顾青山怔住。
“前辈——可否细说一二?”他追问道。
雕像又活了。
雕像盯着顾青山,语气急促的道:“当年!当年!……那之后……有些事突然改变了!!!”
话音落下,雕像再次恢复了原本姿势。
顾青山陷入沉默。
这雕像,与时间闭环另一面的那座雕像一模一样。
雕像应该没有问题。
那是什么改变了?
自己。
在主时间线上,真正改变的,是自己。
难道……
当初这些剑修雕像是故意扮演一群骗子,其实是在掩盖着什么。
而这一次他们见到自己,便放弃了这种掩饰?
——他们想说什么?
顾青山迈开步子朝前走出一段距离,停在第二座雕像前。
这座雕像雕的是一名俊秀青年,顾青山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已经活了过来,迫不及待的道:
“不周山断之后,主世界开始面临一场巨大的浩劫。”
说完,他便再次陷入沉寂。
“敢问道友,究竟是何浩劫?”顾青山连忙问道。
俊秀青年再次活过来,冲着他说道:“不周山断之后,主世界开始面临一场巨大的浩劫。”
他仿佛想说出些什么惊人的秘密,但无论如何也无法多说一个字。
痛苦的神情从他脸上一闪而过,紧接着,他整个人再次陷入沉寂。
顾青山呆立数息。
主世界……开始面临……浩劫。
——主世界。
谁会用这样的称谓?
顾青山猛然回头望了一圈,只见大殿两侧陈列着两排人物雕塑,分别是神态姿势各异的上古修士。
十名上古修士各个不同,唯一相同的是,他们都有着一柄长剑。
剑修。
剑修们。
他们原本化为英灵,守护着那个主世界——
洪荒纪元!
但自己一举碎裂不周山后,洪荒六分,化作无数世界碎片散落虚空。
剑灵们呢?
他们又在做什么?
顾青山走到第三座雕像前。
雕像顿时活了——
这是一名白发苍苍的老者,单手持剑,状若疯癫的叫道:“就像种庄稼一样!”
顾青山冲他拱拱手,走到下一座剑修雕像前。
那剑修顿时活了,连忙说道:“它们学会了那个人的法子!”
顾青山再次抱拳,走向下一座雕像。
他一路走过每一座雕像,终于听完整了剑修们想说的话。
“取代……甚至可以说是改变……”
“它们篡夺了混沌的力量,并在某个时刻切入——”
“众法则敌视它们,但并不敌视混沌,”
“降临……序列……降临了。”
“一切变成了两条线。”
“它们想用那个人的法子来对付那个人!”
顾青山重新在大殿中央站定。
众剑修雕像彻底陷入沉寂,但冥冥之中,顾青山却能感受到他们在看自己。
“各位,我大致明白了。”顾青山道。
一阵寂静。
——哗啦啦!
十座剑修雕像顿时碎裂一地。
虚幻的光影凝聚成人形,纷纷冲他点头致意,然后隐没于虚空之中,迅速消失不见。
忽然,一道女声响起:
“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道身影轻轻落下。
却是那宫女。
谢道灵。
“您怎么也进来了?”顾青山问道。
“我每次问他们,他们也是说这番话,但从来没碎过——但刚才我注意到它们的灵都已回归相位世界去了,这是为何?”宫女紧紧盯着他道。
顾青山道:“因为他们觉得我已经明白了他们的意思,不必再呆在这里,便走了。”
“你明白了?”宫女疑惑道。
“——他们觉得我明白了,这才放心离开的,所以我应该确实是明白了。”顾青山道。
“这些剑修之灵究竟想说什么?”宫女问。
“有什么东西正在改变历史——从不周山断的那一刻开始,但这种改变是绝对不被允许的,所以它们借用了名为‘混沌’的力量,避开所有惩罚,然后像种庄稼一样,在历史中埋下了种子。”顾青山道。
宫女想了一会儿,又问:“一切变成了两条线——这话是什么意思?”
顾青山陷入沉默。
好一会儿,他才说道:“我也不太懂,毕竟我才活了十几年,如今勉强抵达炼气六七层的境界,在修行界,很多事情我听都没听过,也没见过,所以不敢乱说。”
“但说无妨。”宫女道。
“那我说一下我的猜测。”
“说吧。”
“我根本无法理解,有人竟然能改变过去,这难道不会让世界乱套吗?”顾青山摊手道。
宫女点点头,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那么,假如不去动原本的历史,而是在某个时刻放一条平行的线,将其覆盖住,又会怎样呢?”顾青山道。
宫女呆了呆。
顾青山摇头道:“我年纪小,见识浅薄,这种事只要多想想头都要炸了,所以只能想出这么多。”
“……这个秘密……实在太大了,但我们依然无法知道它的全貌。”宫女轻声喃喃道。
顾青山想起什么,忽然望向前方。
大殿的正前方供奉着一位神灵。
这是一位金甲神人,左手托着一座山峰,右手握着一柄奇怪的长剑,神色庄严肃穆。
神人的背后则是一面五人高的墙壁,上面用浓墨重彩刻画出一幅幅壁画,全是古代修士们与怪物搏杀的场景。
顾青山望向神人手中的山峰。
“不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