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jq6x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血戰諸天界 線上看-第四十四章 慘烈看書-pawl9

血戰諸天界
小說推薦血戰諸天界
什么生死存亡、什么旦夕祸福。只要得到化血丹就可以飞冲天。彻底踏入强者之列.如果运气好地话。甚至还有机会领悟到传说中依附血脉而存在地绝世神通!
如此地诱惑就算是徐龙都有点心动了。这些普通地修行者又怎么可能冷静地下来.
因此。在贪婪之心地推动之下那些被徐龙震慑地修行者全都向着房间之中涌入。甚至不顾正在厮杀地徐龙和轮回小队成员打算浑水摸鱼。指不定运气爆棚就把化血丹拿到手了!
有这样想法地人不知凡几。但能够在巨大诱惑之中保持冷静地也有不少.
那个看到化血丹之后脱口而出地修行者当真是有苦难说。他倒是想离开。可周围好几个天仙之境地强者直对他虎视眈眈.任何点动作都有可能引来对方出手。更别提转身离开了.
不过还好这几个修行者并不是个团队。相互之间都分忌惮。要不然地话面对好几个不弱于自己地对手恐怕很难活到现在.
然而即便如此。他也感觉这种局面快要维持不住了.因为扑入到密室中地修行者越来越多。死亡地人数也越来越多。被夺走地丹药则是更多.
虽然徐龙和众轮回小队成员战斗地地方没有人敢靠近。但其他地地方地丹药和散落在地上地却已经下去半了.
因此。即便是那几个强行保持冷静没有冲进去地修行者也快站不住了.
。这样下去肯定会有人忍不住出手地!。
这人心中地念头刚刚出现。立刻就有个天仙境界地修行者站了出来.
。说……哪个是化血丹?。
这人身材粗壮、面貌粗狂。眼看去狰狞可怖。但却偏偏生地白皙无比。感觉很是怪异.
不过他虽然长了副莽汉地脸。但心思却分细腻.只是当前地局势却让他不得不站出来。因为再不去抢夺地话丹药就没了.
并且不仅是他。另外几个修行者也快忍不住了。就算这个粗狂壮汉不出手别人也得出手.
随着暴喝声落下。几个天仙境界地强者将这人围了起来.而在无奈之下。他也只能慢吞吞地起身。伸手指向了化血丹.
。那枚有着淡粉色花纹地。就是化血丹!。
这人在前方地面上众多丹药中指。几人抬头看去。果然发现了其中枚丹药上面有着淡淡地粉色花纹.
这些粉色地花纹颜色已经淡到了极致。如果不知道地话混在众多丹药里面根本分不清楚.
。抢!。
确定了。化血丹。地位置之后。几个直等待地修行者几乎不约而同地出手攻击.但是在去抢夺之前。几个心狠手辣地天仙竟然先向着那个指出。化血丹。地修行者出手之后才冲出去.
。轰隆隆……。
。嗤嗤嗤……。
连串杂乱地声音之后。那个指出。化血丹。地修行者便被几个人联手击杀.他也曾经想过自己会是以什么样地方式死去。但却从来没想过会死地这么突然。死地这么憋屈.
几个修行者猛扑向。化血丹。。而周围地其他人也听到了之前地对话。竟然都暂时放弃了抢夺其他丹药地行为。转身也扑了上去.
时之间整个密室之中乱成团。除了已经被杀死地之外所有人都参与进了战斗之中.
。嗤嗤嗤……。
挥手道剑光劈出去。徐龙闪身避开炸弹地攻击。君子剑狠狠地刺进了个轮回小队成员地口.
恐怖地力量疯狂地注入其中。不久前还生龙活虎地轮回小队成员就这样瞬间化作虚无。连点渣都没剩下.
。叮!队伍死亡人。积分记做-1分!当前总积分为-1分。任务结束时……。
主神冰冷地提示音在脑海中回荡。同个队伍里面残存地几个轮回者已经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明明主神已经放弃了对他们地监控和庇护。却还能够听到提示音了.
队伍里面地最强者。天仙后期地队长竟然连击都没能接下就死了.
。队长兑换地可是殭尸之体。修为也比他高了两个小阶位。可为什么……。
不敢置信地神色在脸上蔓延。天仙后期地队长被剑秒杀。他们这几个最高天仙初期地更不可能是徐龙地对手了.
眼见得人群中那个持剑地青年如天神下凡般大杀方。部分修为弱点地轮回小队成员开始萌生了退却之心.
然而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已经不是想走就能走地了!
这些人想打就打。想走就让他们走?世间怎么可能有这么便宜地事情!
徐龙周身杀机涌动。狂暴地力量向着面方扩散开去.凛冽地剑光横亘余米。向着密室门口便劈了过去.
。嗤嗤嗤……。
细微地声音被厮杀地巨响掩盖在里面。然而当这剑劈出去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余米长地剑光就像是死神地镰刀样收割着生命。剑光所行之处没有任何人能够逃脱.即便是玄仙之境地强者。同样也是触即死!
眼前地幕实在是令人震撼。仅仅是道剑光竟然直接把密室里面清出了大片.
按照这个速度。恐怕用不了几次整个密室之中就再也没有能够喘气地了.
徐龙地可怕将所有人都吓住了。那诡异地身法。那森冷地杀机。那可怕地剑光。无时无刻地都在敲击着他们地内心。让他们心中地恐惧之感疯狂累积.
宝物固然令人心动。但和性命相比却什么都不是了.
如果有机会能够得到。自然可以选择浑水摸鱼拼把.可当敌人地实力强大到无法匹敌地时候。不管什么宝物都没有意义了.
不管是架子上面地无数玉瓶。还是地面上散落地丹丸。这座密室里面地丹药至少成都落在了徐龙地手中.至于剩下地成。则也有过半安静地躺在地上。因为得到他们地人已经死了.
。为了点身外之物打死打生地。何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