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jq5y熱門小說 奧術起源 愛下-第一千零三十五章無法拒絕鑒賞-9v13x

奧術起源
小說推薦奧術起源
“明智的选择。”肖恩对于斯坎巴日的选择给予了充分的肯定,“现在还有最后一个选择,亲王阁下是想在沉睡中,完成肉体重塑?还是想在清醒中,亲自目睹这个过程?”
“既然领主阁下专门这么问,里面肯定有区别。”斯坎巴日想也不想的道,“还请告知区别,方便我做出选择。”
“什么都瞒不过亲王大人,这中间确实有区别。”肖恩如实回答道,“清醒中完成肉体重塑,你可以直接参与到其中,并在这个过程中,提供自己的参考意见,进行微调,由于一直清醒,灵魂意识处于活跃状态,重塑完成后,与肉体的契合度更高。
但是缺陷也十分明显,这个过程非常考验人的神经,有可能会引起心理上的极度不适,重塑神经的时候,对于灵魂意识更是一种刺激,感觉绝对与美好搭不上边。
沉睡状态的话,基本上,睡一觉,一切就完成了,不存在任何的负面影响,当然正面好处也就不复存在了。”
“机会难得,我想要亲眼目睹这个过程,领主阁下先前不是说了吗?到时候将会消除我这方面的记忆,包括那种不适的感觉,也将不复存在,而且我喜欢将自己的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斯坎巴日亲王显然也有着追求完美的天性,本能的想要将一切掌握在自己手中,并且追求极致。
“好,那就让我们开始。”肖恩并没有劝说斯坎巴日,直接进入了肉体重塑流程。
因为根据肖恩对斯坎巴日亲王的了解,对方并不是那种意志薄弱,容易崩溃的人。
若是他这么脆弱的话,早在魅魔领主苏内拉沃的手中,就已经被玩坏了,不会等到现在。
斯坎巴日只感觉自己眼前一黑,已经到了一个密闭空间中,即便是灵魂意识状态,也能感受到周围充斥着粘稠液体,里面充斥着温和的绿光。
绿光在自己的灵魂意识中,来回的穿刺着,然后在粘稠液体中汇聚,一个人形轮廓,正在随着它们的不停汇聚,而逐渐成型。
那种感觉真的很玄妙,并不单纯是痛,而是一种用语言难以形容的酥痒,直接深入自己的灵魂意识深处。
不过这种酥痒,并不是灵魂意识直接产生的。
而是那正在逐渐成型的人体轮廓产生的,就好像两者之间存在着一种天然的联系一样。
刺激它就是在刺激自己的灵魂意识。
斯坎巴日能够感受到,一股庞大的力量,正在通过粘稠液体,源源不断的涌入,化成了绿光,穿过了自己的灵魂意识,然后成为自己新肉体的一部分。
骨骼、肌肉、血管、神经、五脏六腑……
属于自己新肉体的一切,就在斯坎巴日面前,由这些绿光重新催生出来。
斯坎巴日一边在观察着自己新肉体重塑的同时,还有心情分析着永夜军领这种肉体重塑术的运行机制。
这些在自己灵魂意识中穿行的绿光,显然是定型自己肉体的关键,它的主要作用,是定型自己身体的模样,环绕在自己身体周围的粘稠物质,才是重组自己身体的关键,正是它们将自己肉体重塑需要的物质,源源不断的输送过来。
很可惜,斯坎巴日亲王在西奥丁帝国称得上是最博学的人,但是他的学识还是有着时代限制,并不清楚细胞、基因之类的。
否则他对肉体重塑的认知,将会更上一层楼。
那些符文回路,他还是认识的,肉体在重塑的过程中,这些回路直接以血管的方式铭刻到了肉体中,这就是奥丁兽人类术法奥妙所在。
奥丁兽人们引以为傲的天赋能力,到了永夜军领这里,竟然如此廉价。
一旦永夜军领这种能力大规模推广,类法术能力就不再是奥丁兽人独有的。
那些重塑肉体的士兵,身体同样也会像自己这样优化,同时获得多种类术法能力。
同时拥有熊之力量、豹之速度的士兵,可怕指数将会直线递增。
斯坎巴日的这种闲情逸致,仅仅维持到神经的重塑。
这一刻,他终于明白,肖恩为什么将神经这一块单独拿出来说了。
人的神经何等敏感,稍微一点刺激,就能够清晰的感受到,更别说这种快速的生长。
麻、痒、疼三种感觉混合到一起,就像河水一样,连绵不绝的往斯坎巴日的灵魂意识中涌,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
斯坎巴日想要呐喊,却发不声音。
身体想要抽搐,却毫无反应。
现在他与新肉体之间的联系是单方面的。
新肉体上的各种感觉,能传递到自己的灵魂意识中。
灵魂意识的指令,却没有办法传递到新肉体中。
不知道是因为新肉体还没有重塑完成,双方还没有建立联系,还是肖恩有意为之,给新肉体设定的保护机制,防止灵魂意识影响破坏新肉体重塑的进程。
斯坎巴日已经没有精力思考这个问题了,他现在只期盼一件事情,那就是新肉体快点塑造完成,让这个灾难快点过去。
斯坎巴日充分的感受了,什么叫度日如年。
时间过的是如此缓慢。
到最后的时候,他的灵魂意识被疼痛刺激的都有点浑浑噩噩,这是灵魂意识启动了自我保护机制。
等到斯坎巴日亲王再次恢复到清醒的时候,包裹着自己的粘稠液体和充斥灵魂的绿光全部消失不见,只剩下一片黑暗。
斯坎巴日亲王情不自禁的伸手触摸这周围,这是一个十分狭小的长方形空间,别说是伸胳膊伸腿,就连翻身都很难做到。
嗤!
还没等到斯坎巴日亲王进一步确定目前情形,面前的盖子,已经向两边裂开。
“亲王阁下,欢迎归来。”一道声音在斯坎巴日亲王的耳畔响起,不是肖恩又是谁。
“我这是在哪里……我记得我被那个魔女囚禁在了地下……唔,肖恩领主救了我,然后我们之间达成了合作协议……还有就是解除那个魔女在我身上下的诅咒……”斯坎巴日亲王感觉自己的脑袋就像浆糊一样,思维记忆变的十分混乱,前后有些不搭,总感觉被挖空了一大块,究竟是什么,一时半会又想不起。
“亲王阁下现在的状况很正常,这是解除诅咒的后遗症,休养几天就好了。”肖恩指了指旁边的一套衣服道,“你不妨先穿好衣服,我们再详谈。”
斯坎巴日亲王在完成身体重塑的同时,肖恩不想让他留的那部分记忆,也被顺势清除掉了。
这是那些先前在斯坎巴日灵魂意识中穿行的生命之光功效。
“这里有没有镜子?有什么话,等我穿好衣服,出去再说?”斯坎巴日亲王在别人面前赤身裸体,总有种不自在感觉。
“抱歉,是我考虑不周,我在外面等你。”肖恩一招手,不仅凝聚了一道元素之镜,同时还凝聚了一道暗元素之墙,将斯坎巴日所在的区域遮挡了起来。
这个暗元素之墙,最大的功效,并不是遮挡肖恩的目光,而是遮挡斯坎巴日自己的。
没办法。
身处阿沙恩世界树,肖恩就是神一样的存在。
普通方法根本遮蔽不了他的耳目,很多时候,并不是他有意识窃听,他只需要将注意力集中过去便够了。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起,肖恩对于掩耳盗铃这个成语有了更深层的认识。
斯坎巴日亲王明显也没有办法逃避这个魔咒,等到暗元素之墙立起来,肖恩退出去,他的神情明显放松自然了很多。
他并没有直接穿衣服,而是对着元素之镜,仔细观察着自己的新身体,一个狂喜的笑容,在他的脸上弥漫,又硬生生的被压制住了,最后扭曲成了哭腔。
在旁边观察的肖恩,以为斯坎巴日亲王为自己被魅魔领主玩坏的身体恢复而狂喜,殊不知他的身体在被玩坏之前,就是不正常的。
肖恩与阿比盖尔女神联合开发出来的肉体重塑术,只有男女之别,没有第三种可能。
斯坎巴日亲王这种举世罕见的状况,自然也只能够二选其一,不会真正的恢复成那种非正常状态,他现在已经变成了一种完整男性。
并且关于原先肉体被肖恩人道毁灭,现在是彻底重塑的那片记忆,已经被肖恩顺手删除了。
还因为在解除诅咒的时候,顺便将自己的疾病给完全治愈了。
直到这种无法抑制的狂喜退去,斯坎巴日亲王方才有心情观察周围的情况。
自己先前所处的是一个圆柱形的直径一米半,高度两米多的原木空心柱子,直接镶嵌在阿沙恩世界树上。
在他从里面出来后,树皮一样的盖子,又重新合闭,变成阿沙恩世界树的一部分,从外部很难发现它的存在。
斯坎巴日亲王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在,空心柱子消失的周围,就好像在那里,看到了无数,相同的空心柱子,静静的躺在那里,或许那里躺着无数像自己一样的人。
斯坎巴日亲王摇摇头,将这种想法甩到了自己的脑后,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可怕的联想?
这里只是那棵匪夷所思大树的一部分。
与肉体重塑术相关的记忆,确实已经从斯坎巴日的脑海中清除掉了,但是这种情况,就跟橡皮擦擦铅笔痕迹一样,能看到的确实擦掉了,但是一些存在的痕迹,是没有办法彻底擦出,不可能恢复到白纸程度,有时候一些记忆片段甚至会以闪回的方式重现,尤其是斯坎巴日的灵魂记忆被生命之光浸泡了这么久,或多或少的会被感染,会共享一丝一缕,属于阿沙恩世界树的记忆。
只是斯坎巴日亲王缺失了大背景,所以并没有对这些记忆闪回进行深思,只当成一种错觉。
重新出现在肖恩面前的时候,斯坎巴日亲王已经重新穿戴整洁,对着肖恩点点头道:“领主阁下,让我们开始正事吧,我需要奥丁草原现在状况的情报,尤其是关于我们大军的。”
关于双方合作的记忆,斯坎巴日并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反倒是被进一步暗示加强了。
若是说,最开始斯坎巴日答应肖恩合作,还有虚与委蛇的可能。
经过如此强烈的灵魂记忆暗示后,可能性就不大了—肖恩的这种暗示手段,非常具有策略性,并不是直接加强斯坎巴日的奴性,那么做实在太明显了,不仅会引起斯坎巴日亲王自身的觉察和反抗,同样落在其他奥丁兽人眼中,也十分惹眼。
恰恰相反,肖恩向其暗示的,是他自身的正义感、责任感,以及肖恩与永夜军领的强大。
这两种感觉,斯坎巴日亲王灵魂意识中本身就有的,现在只是进一步放大而已。
有了这两个前提条件,在这场战争中,应该做出怎样的选择,斯坎巴日自然心中有数。
这种手段下作了一点,但是作用绝对明显。
“亲王阁下,不需要休息一下?身体没有感觉任何异样?”肖恩关切的问道。
他们的肉体重塑术虽然已经进入了人体试验流程,但是那些人体,以普通人居多。
斯坎巴日亲王是实力最强大,同时也是消耗能量最多的那一位,一名冠军骑士的肉体和普通人的肉体,无论需要的能量还是法则之力,都不在一个档次上。
“多谢领主阁下关系,我现在的状况非常好,从来没有感觉像现在那样好,不需要任何的休息。”斯坎巴日亲王挥舞了一下拳头,精神奕奕的道。
蓝光则好像被逼到了墙角上,有四五块不大区域的点颜色十分明亮,这是点异常密集的象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