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wfqx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無限之至尊巫師討論-一三零八章 第二家園新氣象熱推-1q47b

無限之至尊巫師
小說推薦無限之至尊巫師
对于黑暗HP世界,有凯恩在的五年,已然发生了许多大事。
奥西里斯,没有悬念的败了。
量产炮灰兵,从而取得胜利,本就是凯恩最为擅长的作战模式,奥西里斯无意中陷入了这方面的比拼,悲剧早早注定。
奥西里斯的祈并者大军虽多,可面对凯恩疯狂增殖的机械战虫军团,仍旧显得不够多。
不过最后奥西里斯的妻子,守护冥土神国现世入口的伊西丝出面求情,凯恩考虑到荷鲁斯和阿努比斯还未捉拿归案;而他则神魂不全,偏偏将神灵与神职剥离,又是非常耗费精神力和时间的一件事。
另外,埃及神系的神祗们,包括神王太阳神拉,最能打的残暴荒芜之神赛特都还没有现身。
于是凯恩暂时没有抹杀奥西里斯,而是将之囚禁在冥土神国。
奥西里斯与冥土神国的天道合一,这本是其最大的依仗,但只要方法得当,却也可以成为锁困祂的最强牢笼。
而这方法的本质说来也简单,那就是别让奥西里斯碰‘财物’,没有神秘要素,超凡力量方面,也总是处于一种饥渴状态,奥西里斯就没法兴风作浪。
而伊西丝到是表现的没什么侵略性,甘愿以近乎凡夫俗子的状态,跟奥西里斯过‘退休’后的小日子。
荷鲁斯和阿努比斯,则渐渐成为了凯恩心中的隐患,因为随着魔鼠一族在全世界建立‘鼠网络’,无论是九天之上,又或九地之下,都已经逃不出凯恩的洞察,可这两伙仍旧未能找到。要么,两人藏匿于某个未知维度,要么,有能人相助。
凯恩更倾向于两者皆有,毕竟随着奥西里斯被打扮,盘问出的信息,基本印证了凯恩之前的推测,奥西里斯的搞事,的确是那位古神自时间上游就开始布的局。
凯恩站在那位古神的角度分析,无论是奥西里斯,还是荷鲁斯、阿努比斯,又或某些埃及神系冷门的牛毛神,都是傀儡。
在魔潮低谷的大背景下,这些神从状态来说,都回到了同一起点。强大神的主要优势,就在于格局眼见。
但格局大、眼见高,未必就战斗力强。像伊西丝,就不是战斗类型的神祗。奥西里斯其实严格的说也不算,只不过好歹也是类比希腊神系中冥王哈迪斯般的存在,基本武力还是有的,对同兵打仗也算精通。
可若是那位古神不差钱,玩‘力大砖飞’的那一套,奥西里斯就并非最优人选了。祂的儿子荷鲁斯,以及死神阿努比斯,在军事方面都要强于祂。
正是因为考虑到这些,凯恩并没有因为荷鲁斯和阿努比斯,相对于奥西里斯和伊西丝夫妇名气格位逊色,又似乎是干的执行者跑腿的活儿,就小瞧两者。
既然是力大砖飞,神秘要素和超凡能量砸在荷鲁斯和阿努比斯身上,照样能出大响动,说不定还那会吸取奥西里斯失败的教训,将恐怖-主义路线进行到底。
所以这条线只能说暂时告一段落,对荷鲁斯和阿努比斯的搜寻,始终未曾松懈。而从目前的情势看,想要主动挖出来,可能性不大,那么多半就只能等其跳出来搞事时,才有机会擒捕或抹杀了。
导致凯恩被放逐的紧急事件,到是彻底了结了。
可能是因为那位古神觉得,随着凯恩的被放逐,这条线的主要包袱已经抖出来了,也就没什么价值了。于是不愿再后续投入了。
当然,凯恩不会因为有这种推测,就饶过妖精一族。
他兑现了当初带有相当恼怒情绪,而做出的决定——灭绝妖精!
一个都嫌多,无论那女老幼,全部杀死。
只不过具体操作时,没有太过血腥,而是使用了超凡基因武器,令妖精一族在邪神之力的照射下,发生基因突变,返祖化成为类似狗头人、豺狼人般的低智种族,并集体迁徙去了伊西丝原本看守的那个超级洞穴穹隆去生活工作。
妖精虽然突然集体‘下线’,但一度让许多HP巫师们担心的超凡圈大动荡却并没有发生,因为魔鼠一族及时填补了妖精消亡所遗留的空缺。
魔鼠一族,本来就是更贴近神秘侧而不是科技侧,而且凯恩在造就它们时,为其设定的种群形象标签,就有维多利亚风,魔法蒸汽朋克,因此魔鼠融入超凡圈,并不显突兀。
至少从整体风格上,是统一的,有内味儿,感觉是同类。而从心里接受这个突然出现的种族,这个凯恩既没有奢望,也没有强求,他觉得只要不是大打出手,搞的彼此都沾染了对方太多的鲜血,而结下血仇,那么终究还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习惯的。
要说这魔鼠,其实也不算是特别的临时起意。凯恩早就不满HP世界超凡圈暮气沉沉的风气,哪怕眼瞅着要魔潮再兴了,仍旧充溢着浓郁的日薄西山的特质。
因此,他试图假借魔鼠,对这个圈子进行一定程度的三观引导。
在他看来,但一个群体处于上行状态时,是最为安定的,即便有些问题,也能压住。这是他为什么想让HP世界超凡圈这株老树发新枝的主要原因。毕竟安定,有利于他的基地信息搜集项目。
妖精一族虽然突兀的退出了历史舞台,但家养小精灵一族,却解脱了束缚,从奴隶,变成了自由雇工,虽然还是干这伺候人的活儿,并且大部分仍旧是受气包形象,但毕竟迈出了可喜的一步,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心智扭曲问题,能够减轻,直到彻底恢复。
魔鼠加入超凡大家庭后,一个重大举措,就是建立并推行分级的保护区制度。
这个举措,受到了以纽特·斯卡曼德为代表的很多有识之士的拥护。
当然,也有不少巫师对此是嗤之以鼻的,他们的最大理由就是:魔潮马上就要再兴,届时,岌岌可危的超凡生态圈,自然会恢复。
魔鼠和有识之士却指出,魔潮再兴,未必就是救命灵药,不能太过依赖和指望。
并且,再兴也是有个过程的,超凡生态圈,很可能像是那些病入膏肓,药石无力的人那样,虽然挺过了最黑暗的时代,却在黎明的曙光中死去。
因此,野生、人工养殖,两手都要抓。
另外,魔鼠还出台了一个智慧生物鉴定法案,从而将好些一直以来,被许多巫师,定性为神奇动物,实则智慧并不比人类低,主要问题在于缺乏系统的教育的非人种族,端上了台面。
这一举措,遭到了不少巫师的抵触,表面上的说法,自然是花样百出,而真正的理由,自然是影响到了巫师们的利益。试想,当鳄鱼被列为禁杀动物,使用鳄鱼皮制品都得蹲大牢,那么鳄鱼皮包还怎么堂而皇之的售卖?
神奇动物,再神奇也是动物,可一旦跟人一样,有着基础的社会地位和权益,那么很多过去习以为常的事,就不方便做了。
然而,那些反对的巫师们很快就发现,他们的呐喊,对项目的实质推进,阻力非常非常有限。
魔鼠虽然暂时还未主导超凡圈,却已经是无法轻易割舍的重要一份子。而且人家有钱有人有力量,就是能任性。
你说你不愿意跟一帮非人共坐一桌?没问题,人类群体中还分只有女性成员的会所,或同志俱乐部呢,各类酒吧都有,去你乐意去的便好。
即便一个人类巫师都没有,魔鼠,以及其他非人智慧生物,也照样玩的挺好。
只不过魔鼠建立的超凡聚集地,是开放包容,同时又是重视秩序和法律的,身在其中,就要守这里的规矩,否则自然会有专业人士教做人。
不去?妖精原本可是近乎垄断了超凡圈的金融,作为社会性动物,哪个能不跟钱打交道?哪怕是以物易物,也同样涉及金融。
更何况魔鼠人建立的开放式聚集地,有着各种便利和优惠,大部分巫师很快就从抵触而转别为真香,个别拧着就是不从的,那就拧着呗,魔鼠可没打算让所有人满意,建立聚集地的宣传口号,也不是只为人类巫师们服务。
总之,随着魔鼠一族,及大量地底穹隆聚集地的出现,超凡圈原本的聚集场所以一种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被取代了。
像曾经著名的对角巷,没过两年,就已经冷清的跟原历史线死亡圣器篇章时差不多了。
每年,也就是开学季时,霍格沃茨学生的指定向购买,能让那里热闹一波。
然而光指望学生,是喂不饱那里的商铺的,于是即便没有耍弄什么下三滥手段,那里也日渐萧条。
后来,还是以魔眼商会为代表的沙菲克家族,收购了铺子,将之文物化,从而向着博物馆式的游览景点衍变。
至于魔鼠人的穹隆聚集地,则是规律的近乎刻板,类似于‘如家’快捷酒店,习惯了一处,那么无论去哪里的魔鼠人聚集地,能都找到强烈的既视感。
主区永远是维多利亚风,副区则必然有魔幻风、蒸汽朋克风和自然原始风这三个区域,也必然会有一个区,用来突显当地特色风格。还有一个区,则是集中了各种机构的行政区。
甚至,特意留出一个所谓的‘自由区’,类似于翻倒巷,专门用于藏污纳垢。
用创建者的话说:“力量让人自命不凡,超凡群体,从来就不是个善于守归、和安分的群体。所以我们特意留出一个区域,给那些有需要的人。进入其中,可以还原自己野兽或魔鬼的本来面貌,但出来,哪怕是装,也得装成个体面人……”
要说这样的规划设计,其实也没多少新意,甚至很老套,可魔鼠人细节做的到位,体系也完善,再加上肯砸钱、以及烧钱买人气,于是就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
到最后,原本的那些地下自由城什么的,空空荡荡,小猫三两只,店铺不是半营业,就是货品不齐,人们来一次失望一次,也就渐渐不来了。
涉及利益,自然是少不得台前台后的争斗,魔鼠人倒也不是个个战神附体,甚至大部分战力偏弱,可魔鼠人比傲罗们更善于小组或团队协作,而且装备精良,数量永远充足,‘一支穿云箭,千军万马来相见’的情况发生的多了,与他们为敌者,自然是觉得格外蛋疼。
然后打着打着,这些家伙,就跑去魔鼠人聚集地的‘自由区’谋利益了。凯恩还为此不乏嘲讽的说:“这就是适应,这就是磨合。”
总而言之,经过了一番折腾,大多数人很快就找到了自己新的社会位置,包括那些走黑道、捞偏门的。
魔鼠人虽然规矩大、规矩多,但信守承诺,并且允许黑暗存在,只这两点,细细掰扯,就有的玩。
所以大部分玩邪之人也都不过是求财,而不是为战而战。打不过、又找到了出路,便软化屈就了,前提是魔鼠人没露出大破绽,否则这些人会立刻化为恶狼扑上来啃咬。
魔鼠人背后有凯恩,短时间内是看不到出什么大的纰漏了。
因此凯恩归来时,看到的是方兴未艾、初现勃勃生机的新超凡圈。
巫师们在超凡圈的绝对地位有所下降。
不过他们也没有什么好失落的,这几年的一系列大动荡,加剧了他们与凡世之间的互动,而很多事,有了开始,推进便只是时间问题了。
在加上教廷那边,因为天堂天使们的强势合作,而风格迅速转变,且呈现出各种动荡不安的内部问题,当年签署的隐世约定,效力荡然无存,巫师们越来越多的开始在凡世露面,被媒体称作神秘顾问,是类似于驱魔人般的存在。
而凡世之人对这些身怀异能的顾问们的主要需求有二。
1,是应对突然与他们比邻而居的魔鼠人。
尽管魔鼠人恪守凯恩定下的规则,从不与人类互动,即便被入侵,也以忍让为主,实在不成,就教训一通,然后让‘家长’来赎人。
可即便如此,其存在性本人,就让许多普通人惶惶不安,而神秘顾问,能相当程度的缓解这种问题。
其扮演的主要角色,就是沟通的桥梁。毕竟总是不缺烂人,比如做了黑心烂事,然后推到魔鼠人头上。而这类锅,魔鼠人是不背的。如此,神秘顾问,通过超凡手段侦破案件后,也能从不差钱的魔鼠人那里领到一份任务赏,而这份利益,也进一步促成了神秘顾问这一行业的兴起。
另外,神秘顾问,也成为普通人窥视魔鼠人社会的一个窗口,像曾经在自由城很流行的代购业务,导游业务,也在魔鼠人聚集地上演,尽管魔鼠人对此是有一整套相应的把控策略的,但超凡与凡世之间的融合,却还是不可避免的加速了。
这一点其实是在凯恩的预料之内的,毕竟魔潮再兴不是一句口号,而是即将发生的事实。
其实超凡复苏,已经提前开始了。
而提前开始的主要原因,就是那位古神和凯恩的博弈,说导致的一次次超凡能量释放。
当超凡能量淤积,就有可能形成能量同化或转化现象,从而形成类似于毒瘴沉降区般的特殊环境区域,而这种区域,便是超凡区域的种子,条件合适,便会进一步深化。
而即便超凡力量没有淤积,消散了,也同样会发挥作用,毕竟已经参与到自然的运转中了。
其中,最为人们说熟悉的,便是灵异事件。
灵异事件的显著增多,便是魔潮再兴的序曲,同时也促使了凡人对神秘向事物看法的改变,神秘顾问的迅速被凡人接受,就有这方面的原因。
整体来讲,HP世界这些年趋于安定。但隐患也还不少。
起码有两条坏消息。
第一,旧日支配者一系的蛇父伊戈,之前凯恩一直没能腾出手灭掉祂,结果那边忽然获得了增援。
从已知信息来看,很可能是凯恩之前斩杀格拉基,促使旧日支配者们合流了。
最新传回的信息,那个伊戈栖身的类黑暗罪魂世界,已经彻底成为了邪神们的巢穴,再无任何拯救价值。
如果不是考虑到宿仇旧恨,凯恩真的是不太想招惹旧日支配者,毕竟旧日支配者们是几乎做不到彻底灭绝的,越撕积怨就越深。
关键是,拿下旧支对他的最主要好处——信息、他如今已然没有迫切的需求。
甚至可以说,光是他现在手头上能够用来解析的信息源,就足够他嚼吃个几万年。
因此,跟旧日支配者开战,就好比本来就现金(神秘要素)流紧张,而生产资料富余,却还要花钱进原料。
然而,战争总是开启很容易,结束很难。他跟旧支之间的战争,早就不是他想收手就能收手的了。
第二个坏消息,是关于探索北欧神系的维度神国,世界树尤克特拉希尔的。
简单的说,这个坏消息属于挖井挖出海眼类型的。
原本因为是类似于奥西里斯一系,也是那位古神在时间上游布的局,定时发作,然后介于该维度神国的法则特殊性,打发了傀儡查探。
再之后,凯恩就‘断片儿’了,他去了战锤40K宇宙。而回归后,跟本尊融合,才知晓,就在他走后没多久,那边的探索单位,就集体失联了。
这种情况绝对罕有。毕竟他针对黑暗HP世界所在宇宙实施的黑暗法则封禁,本身就有着造物主级别的洞察能力,同时也是强力的通讯中继设备。是他跟傀儡之间的量子通讯的有力保障,能将这种通讯方式都一次性彻底掐断,只能说,那里的情况非同小可。
本尊之前一直没有贸然行动,现在他回归了,这事的处理便重新成为优先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