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994r非常不錯都市言情小說 宋疆-1205 大理寺讀書-lg2mp

宋疆
小說推薦宋疆
自卫泾死于信王府后,赵扩在短短数日的时间里,身边的太监就已经换了好几个,几乎没有一个是能够让赵扩用的顺手的,直到张德辉被挑选出来后,赵扩才依稀找回了就像当初卫泾侍奉在左右的感觉。
而张德辉的来历背景,赵扩不止是自己派人去调查,甚至还让皇城司的人重复调查了好几遍张德辉的背景,最终才在今日,彻底放心的开始用张德辉服侍在身边。
勤政殿不远处的一座宫殿外,四周围满了如今还是由种花家军充作宫中护卫的兵士,贾涉与张德辉站在赵扩的不远处,看着赵扩一个人静静的望着宫殿门口,却并没有打算踏进去一步。
有些愣神儿的赵扩脸色平静,一双眼睛同样是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是一个人静静的站在那里已经足足一炷香的时间。
贾涉与张德辉在看他赵扩招手后,便立即上前两步,便听到赵扩问道:“张德辉去备车,准备前往大理寺,不必提前告知毕再遇。”
随着张德辉离去后,赵扩这才缓缓回头,看着一旁的贾涉,想了下后道:“除了每日哭喊着求见朕之外,可还有说其他事情?”
“回圣上,除了每日里在送饭食进去的时候,舒王父子会哭求着要见您之外,其余时间大部分都是在喊他们是冤枉的。不过这几日喊得次数已经少了很多。”贾涉在旁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宫殿说道。
赵扩微微叹口气,距离二三十步的宫殿内,自他来到此处后则是一直显得格外的平静,显然,自从舒王父子被关押在这间宫殿里数日后,如今显然他们已经叫喊累了,不再像最初那几日似的,有种大祸临头的恐惧了。
“莫要苛待他们,终究是皇家宗室。”赵扩看着那安静的宫殿,最终是选择了离开,而不是踏进宫殿向舒王父子问个究竟。
离开皇宫前往大理寺的路上,赵扩的心头多少因为舒王父子的遭遇而显得有些沉重。
虽然他如今也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想要谋权篡位的舒王父子,但他也相信,今日这一次大理寺之行,应该能够从史弥远的嘴里,得到一些关于舒王父子为何要谋反的详情。
马车并没有惊动任何人,直到进入大理寺之后,毕再遇才急匆匆的率着其他官员紧忙迎了过来。
走下马车的赵扩,不自觉的望向左边远处在树木掩映下的风波亭,这里对于他而言并没有什么意义,但他此时却知道,风波亭对于燕王则是颇具意义,甚至可以说,正是因为当年燕王在风波亭与高宗皇帝在风波亭相见一事儿,使得叶青才开始了他真正的权臣之路。
赵扩在毕再遇等人的陪同下,继续向大理寺的深处走去,对于史弥远依旧还好好的呆在大理寺,叶青并没有动史弥远一事儿,赵扩还是颇感意外。
而当赵扩在进入另一进院子时,便看到了燕王叶青的马车,此时也正停靠在马厩不远处,不自觉的微微转头看向旁边的毕再遇。
毕再遇当下立刻解释道:“回圣上,燕王是今日一早来大理寺……。”
“是亲自审讯楼钥跟李心传吗?”赵扩随意的问道。
“回圣上,燕王……燕王并非是在审讯楼钥与李心传,燕王把此二人交给了臣来审讯……。”毕再遇回答道。
“那燕王为何今日为何还会在大理寺?”赵扩微微有些不解的问道。
赵扩来大理寺来的是悄无声息,所以当毕再遇在得知赵扩到来时,甚至都没有来得及告知叶青。
此时见赵扩问起,毕再遇也不得不如实回答道:“回圣上,自……那日之后,大理国的使臣也被燕王关押在了大理寺……。”
“什么?他……燕王把大理国的使臣关押在了大理寺?”赵扩的声音明显高了很多,语气中同样是充满了惊讶。
“这……燕王认为大理国使臣与叛党史弥远之间有关联,所以就……。”毕再遇向赵扩解释道,但其实连他都不是很清楚,叶青为何要把大理国的使臣,也要一同关押在大理寺。
虽然毕再遇知晓,叶青对如今西南的自杞、罗甸以及大理国有图谋,但叶青把大理国使臣关押在大理寺一事儿,还是让毕再遇觉得叶青如此做恐怕有些过于冒险了。
毕竟,若是一旦大理国知晓此事儿后,即便是他们颇为惧怕如今的大宋,但正所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恐怕叶青关押大理国使臣的举动,还是会引起大理国对于朝廷的不满跟敌意,而这在毕再遇看来,显然对于叶青接下来想要图谋自杞、罗甸也并未任何益处。
毕再遇是如此认为,但赵扩却是觉得燕王这是要变本加厉的胡作非为,甚至有些完全不顾及朝廷的颜面在胡闹了。
加上谢深甫、阎克己又都相继被叶青得罪,从而使得此时的赵扩,再次在心里对叶青升起一阵无奈感,一时之间也有些不知道该是继续任由叶青继续胡作非为下去,还是应该适时的出来阻止叶青如今的种种举动。
有些颇为无奈的叹口气后的赵扩,如今与叶青同处大理寺内,在心理上总还是有些别扭,甚至到如今,他还都没有想好,如今该以什么样的姿态来面对燕王叶青。
可眼下关押大理国使臣一事儿显然非同小可,赵扩在此刻,也不得不硬着头皮,示意毕再遇带他前往如今叶青所在的地方。
示意包括张德辉在内的其他人留在原地,赵扩只带了贾涉便跟随着毕再遇向着叶青所在的方向行去。
而此时在大理寺的深处,一间颇为素净的房间四周,同样是布满了重兵在把守。
赵扩看了看周遭的情形,突然之间灵机一动,示意毕再遇跟贾涉不要惊动房间里的叶青,而后自己则是蹑手蹑脚的在四周兵士把他当空气的情形下,缓缓靠近了那房间的一扇窗户。
叶青手端茶杯,神情悠然自得,在他的对面则是做着两个神情有些疲惫的中年人,大理国的使臣高乐与陈英。
陈英的神色疲惫中带着一丝的紧张与惶恐,看着悠然自得的叶青,张了张嘴后,最终还是问道:“燕王如此对待他国使臣,难道就不怕招来天下人的非议?诚然,我大理国势弱,而且也一向以大宋朝廷马首是瞻,向来尊大宋为上国。燕王若是继续执意偏激行事,恐怕我大理国就算是再弱,也会向贵国圣上讨一个公道了。”
“不错,我大理国这次诚意派遣使臣来贵国为贵国圣上贺大婚之喜,如今燕王非但不以礼待客,甚至还三番五次拒绝我们二人拜访燕王您,如今更是把我们二人关押在贵国大理寺内,大理国虽然势弱,但今日我们二人遭受燕王这番羞辱,大理国也绝不会……。”高乐显然语气要比陈英显得强硬不少。
但不等他说完,便看见叶青放下手里的茶杯,看着他们二人淡淡问道:“二位使臣在来到临安后,并未选择第一时间拜见我大宋圣上,反而是第一时间来拜访叶某,这是为何?可是有受他人唆使?当年叶某曾与史弥远、韩侂胄一同出使贵国,而贵国对待我们三人……好像也是刀兵相向,如今叶某所做不过十之一二,两位使臣难道还觉得叶某不是以礼待客吗?无论如何,想必比起当年贵国对待我们的态度来,叶某甚至觉得对两位有些过于仁慈了。当然,若是二位能够告诉我,在来到临安后是受谁唆使,而后挑拨叶某与朝廷之间的信任的话,我倒是可以立刻就恭送二位出大理寺,甚至……这一次两位使臣来临安的所有要求,我都会答应,如何?”
叶青的笑容依旧是很随和,但陈英跟高乐,却是有些紧张的吞了吞口水。若是能够说那些鲜为人知的事情而不用承受后果的话,那么他们早就说了,之所以不说,正是因为他们害怕,一旦全盘拖出他们与史弥远之间的暗中勾结后,会因此而给整个大理国带来来自宋廷的威胁。
毕竟,如今的宋廷已非昔日之宋廷,自杞、罗甸都能够被宋廷镇压,虽然如今这两年自杞、罗甸又有起势之势,但不管如何,面对庞大的宋廷还是能够让他们多少有些顾忌。
而一旦宋廷把从自杞、罗甸的身上的视线,转移到了他们大理国身上,甚至是有意借机携自杞、罗甸一同报复大理国的话,那么他们可就算是给大理国引来祸端了。
所以这也是为何他们自从被关押到大理寺后,一直都牙关紧咬,丝毫不敢承认他们与史弥远之间的暗中勾结,毕竟,如今他们面对的,可并非是宋廷的其他官员,而是已经在朝堂之上只手遮天,能够凭借一己之力,从强悍的金国手中收复所有失去的疆域,甚至还能够夺取燕云十六州的叶青。
自然,因为叶青这些年在北地对于金国的征讨,也使得他们对叶青一直保持着足够高的警惕,深怕一个不小心,从而也使得叶青会把战火推到他们大理国。
正是因为对于叶青的忌惮跟惧怕,所以使得当史弥远暗中派人跟他们联系时,让他们在微微犹豫了一下后,便立刻决定,借助史弥远的力量来减小叶青有可能对大理国形成的威胁。
相比较于史弥远向来只喜欢敛财,并不喜欢战争掠夺而言,收复了宋廷失去的北地疆域以及夺取燕云十六州的叶青,对于他们大理国而言,自然就更让他们感到了浓浓的威胁,自然也就会忌惮,叶青会不会在回到临安后,会借助宋廷越来越强悍的大军,从而也把大理国彻底的纳入进大宋的版图内。
这些并非是危言耸听,显然也并非是无凭无据,毕竟,当你拥有一个极其强悍的邻居,这些年来一直靠着无力在收复自己的失地,而当失地都被收复又夺取了他们的重要关隘后,身为另外一边的邻居,自然而然的也会因为大宋朝廷的强悍而提高警惕,以此来保全自己不会成为大宋的目标,或者是被大宋亡国。
看着默不作声的陈英跟高乐,叶青继续微笑着道:“两位大可以放心,叶某一向言而有信,只要两位如实供出与叛党史弥远之间的事情,叶某便可以保证,绝不会为难两位使臣。当然,也不会因此而跟大理国为敌。大理与大宋世代友好,自大宋立国以来,从来不曾跟贵国有过任何不愉快之事儿发生,所以两位应该相信,即便是你们曾经与叛党史弥远之间有过合作,但只要两位愿意坦诚的话,叶某也愿意既往不咎。如何?”
陈英跟高乐不自觉的互望一眼,如今已经被叶青关押在大理寺内数日,使得他们想要回大理一事儿,从而变得不确定,甚至在最初都有种可能永远也无法再回到大理的感觉。
叶青的提议虽然让高乐与陈英心动,但两人心里还是多少有些担心,因为一旦把实情告诉叶青后,这等于是在承认了他们与史弥远的相互勾结,一起联手对付叶青的事实,而这样的事实,会不会招来叶青对于他们甚至是大理的报复,从而使得他们其实并不是很相信叶青所谓的既往不咎。
叶青绝不是迂腐之人,在宋廷朝堂之上能够走到今日这般高位,绝不是凭借着言而有信四个字才有了今日的高位,何况,在尔虞我诈的朝堂之上,言而有信四个字在任何官员的眼里其实都是一文不值。
面对叶青的从容不迫以及眼下的现实,高乐与陈英不得不靠自己的判断来做出选择,到底是对叶青说出实情保住身家性命重要,还是说……就此被关押在大理寺内一辈子。
两人的心头多少都有些犹豫,但显然,不管如何,大理国的国运在此刻显然不如他们二人保命重要。
看着云淡风轻的叶青,最终还是由高乐开口道:“燕王所言可属实?只要我二人说出真相实情,燕王就会放我们回大理?而且……不会因为此事而迁怒大理国?”
“自然不会。大宋与大理向来友好,对于我大宋来说并非是威胁。更何况,我大宋的威胁一直在于北地,叶某又何必因为些许小事儿,而去跟贵国交恶呢?叶某就算是再蠢,也不会作茧自缚行腹背受敌之事儿不是吗?”叶青平静的说道。
而窗外偷听的赵扩,在此时则是不屑的撇了撇嘴,他虽然不知道叶青为何要靠大理国使臣定罪史弥远的目的,但他却是相信,叶青刚刚对大理国两位使臣做出的承诺,恐怕连一个字都不足以让人信服。
赵扩在自己的心里做着判断,大理国使臣是否会因此而向叶青妥协时,便听到房间里的大理国使臣有些犹豫的说道:“既然如此,燕王可否容我二人考虑一下,毕竟……此事事关重大……。”
“当然可以给二位时间考虑。”叶青站起身,看不出任何的交集情绪,淡淡道:“时间有的是,两位即便是不愿意说,叶某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当然,两位若是想要回大理的话,恐怕也需要再多等待一些时日了。”
看着叶青说完后便转身向门口走去,高乐与韩瑛不自觉的跟着起身相送,叶青刚刚的那一番话,警告的意思已经是极为明显,摆明了就是在说:只要他们不说出实情,那么就别想走出大理寺。
(PS:琐事比较多最近,再者明天还得考虑下叶青跟赵扩再次见面的心理,今天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