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q687精彩玄幻小說 王者風暴 愛下-第2326章 獻祭分享-v23wt

王者風暴
小說推薦王者風暴
狂尸树上,那只扭曲到极致的粘液蜘蛛动了。
她有着八条粗壮大腿,没有皮肤和外壳,只有散发着腐败气息的粘液。
蓦地,狂尸树晃动起来,覆盖在树干上的血肉快速涌动。
粘液蜘蛛忽然转过身去,将腹部用力翘了起来。
只见她的腹部裂开巨大豁口,幽深的豁口之中仿佛酝酿着什么,传出“咕咕咕”怪异声响。
这头诡异蜘蛛背上是两片破烂的恶心翅膀,她的躯干和头颅忽然浮现出一张张人脸。
不,按照比例,那是巨人族的面庞。
他们紧闭双眼,展现各种痛苦表情,仿佛正在承受融化之苦,看上去说不出的怪异。
万壑面对这样别扭的敌人发出嘶吼,他第一次将蝎尾高高抬起,同时身外那些时时刻刻处于模糊状态的时空变得清晰起来,一块块经过独特手法炼制的古老虫壳附体,快速拼凑成一副厚重战甲。
身为始祖如此重视敌人,足见眼前状况有多么凶险。
此时此刻,万壑看起来如同装甲战车,又似一位披上重甲的骑士。
很显然,在这副战甲加持下,万壑可以展现出更强实力。
令人惊叹的是,战甲每个部位都很狰狞,却充满了诡异的美感。没错,就是美感,万壑驾驭这份美感掌控前后左右时空,其存在感以一种未知方式扩张,显露在战甲外面的部分,尤其是吊在身后的蝎尾正一点点蜕变为琉璃质地,散发出迷人光泽。
更加了不得的是,万壑的眼眸蜕变为大块宝石,这种状态显然是一种超级防护,让粘液蜘蛛和紫蝾螈感到异常棘手,有生以来第一次真正体会到始祖级存在的底蕴。
暂且不说这三个大家伙如何亮家伙准备风风火火干一仗,周烈从始至终都没有闲着。
作为万壑始祖紧盯的目标,周烈必须尽快增强实力,最起码也要提升逃亡手段。
退一万步讲,万壑被彻底牵绊住了,作为分离幸运和厄运的始作俑者,也要对于不定期降临的厄运抱以最谨慎态度,否则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周烈坚信,现在承受最大程度的厄,到了自己需要之时就可以调取最大程度的幸!
命运在波峰波谷间运转,先抑后扬总比先扬后抑强,这也算主导命运了,不过其中所要承受的风险绝对超乎想象。
暗影螳螂负责监视船上的动静,有些虫族做梦都想得到始祖赏识,好借此来提升自己的地位。
那位失势虫王毒斧蠢蠢欲动,他正在积极了解事件真相,同时暗中联系一些虫族,想要一举夺取战舰回归始祖的怀抱。
只是远方的情景令他心惊,不知道始祖遭遇了怎样的敌手?所以他有些迟疑,暂时按兵不动。
太白往周烈身边蹿了三四次,所有话题都围绕毒斧展开,觉得应该尽快清理这颗毒瘤。
周烈没有表现出急迫,安抚道:“我们的高端力量有限,现在撕破面皮损失必定不小,所以还是等一等的好。”
“还等?等到船毁虫亡吗?”
太白气愤说道:“这个毒斧起错名字了,要我说他应该叫毒瘤。还有那些想要跟着他造反的家伙,全是养不熟的白眼狼!”
“呵呵,放心,他们不会掀起风浪的!”周烈话锋一转问道:“我叫你做的事情安排好了吗?”
“嗯,安排好了,我知道你肯定不会坐以待毙,准备那么多血囊堆放在那个沙通天身下一定有着特殊用处。”
“献祭!”周烈直接给出答案:“我要举行一场盛大的献祭仪式,如果在此期间,毒斧和他的支持者选择发动,那就带着暗影螳螂前往拼杀吧!用一场血战为他们洗礼。如果毒斧和他的支持者仍然犹豫不决,随着献祭仪式逐步深入将发展到对我们最有利的状况。”
“真的?”太白有些不信,旋即疑惑问道:“你不会是拿毒斧他们做祭品吧?”
“不错!他们既然蠢蠢欲动,我用他们做祭品很过分吗?”
“不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太白强调道:“我知道一些献祭的事情,有些族群狩猎之后喜欢向始祖献祭,还有一些族群暗中供奉着奇异存在。我实在想不出你要向谁献祭,首先万壑绝对不会回应你,这里的领主刀镰如果感应到暗影螳螂,估计不会降下恩泽,反而要降下惩罚。”
听到太白的疑惑,周烈对这个家伙有些另眼相待,常规献祭确实不容易取得成功,首先献祭对象就是个问题,献祭总要有接收者吧?否则一切付出都将打水漂。
周烈笑道:“哈哈哈,我要献祭的对象不拘于虫族,可以是巨人族,也可以是人族,还可以是深入岁月深处与那些早就灭绝的存在谈谈条件!”
“天啊!你,你不会是想……”太白颤抖着声音说出了自己的想法:“你,不会是想与众生之主做交易吧?在很久以前,深渊之中确实存在不少先例,众生之主也提倡献祭法则,不过我们总是吃亏,久而久之背弃了众生之主。”
“哦,还有这一说?”周烈对于虫族远古记事不够了解,太白显然知道得多些,跟在身边可以得到有益补充。
“难道不是众生之主?”
“放心,众生之主已经接近完全陨灭,召唤他付出的代价就算血祭始祖都做不到,我选定的目标是那些太古玉蝉。”
“太古玉蝉?”太白眼前一亮,由沙通天的状态想到了什么。
“就是他们,这一传承体系之中,谁距离我们的时代较近,谁就可以最先听到召唤。”
听到这话,太白心中生出一阵恶寒。他知道了,最先召唤的存在若是讨价还价,立刻就会遭遇比他更古老的存在,到时候将展开一场竞拍。谁给的好处多,谁就可以降临在沙通天身上。
关键是稀缺性,太古玉蝉早就绝种了,其分支玉眼神蝉的数量也少之又少,以沙通天为本钱足以豪赌一场,周烈自己坐庄怕个球?
仪式刚刚开始便得到回应,随着震耳欲聋爆响,临时搭建起来的祭坛上浮现出一道圣洁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