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wbdo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我是半妖 txt-第一千三百九十七章:北山苦寒分享-0yl7v

我是半妖
小說推薦我是半妖
只不过,小狐狸好像过于激动难以抑制了些,开心得就连周身的元力都有些动荡不稳。
而牧雅诗魂魄肉身分离多年,又被封印在那样的寒冷绝地之中,能够下床行动已是艰难,身体虚弱绵软得厉害,可为了大事不得不强忍痛苦来此一趟,献献亲情。
偷龍換鳳  傾世之戀
哪里经受得住牧子忧这没轻没重的一扑。
牧雅诗只觉胸口被一块巨石砸过,眼前蓦然一黑。
一口鲜血从口中飚出,一去话都尚未来得及说,在陪同的两名狐族少女惊呆的目光下,整个人不受控制的仰倒摔了下去。
好巧不巧,白雪所覆的地面其实并非平整光滑的,后脑勺磕撞下去的那个地方,恰好有一块尖锐的棱石。
噗的一下!
令人压碎的破骨之声响彻在了漫漫无声的白雪天地下。
牧雅诗还尚未来得及对自己分离多年的女儿说上几句心酸的挂念问候之言,眼皮一翻,哼都哼不出来,就直接晕死了过去。
皑皑洁净的雪地间,染淌出好大一片的鲜红之色,蜿蜿蜒蜒如小河流淌。
牧子忧诚然一副没有察觉到‘娘亲’的异样。
完全沉浸到了自己悲伤、失而复得的情绪之中,伏在牧雅诗的身上,嘤嘤嘤地低声哭泣。
一边哭一边蹭着她的身子,一副‘我终于也是有娘亲的狐狸了’的样子。
可是,她似乎‘忘记’了。
刚从冰狱牢笼释放出来的壳子,十分脆弱,因为一身妖骨都被冻脆了,需要以神魂静养数年,方可将养大好些。
可如今她放归不过一日。
牧子忧脸颊在她身上蹭蹭伞下,咔咔咔地,就生生传来五根肋骨裂断之声。
昏迷之中的牧雅诗因为这痛苦都忍不住下意识地低低呻吟一声。
然而牧子忧恍然未察。
百蜜一疏,机长的大牌新欢 笛爷
“小贱人!你在做什么!”牧菁雪气得面色涨红。
看到娘亲这副凄惨血淋的模样,她浑身直抖,眼神狠厉地就要去抓扯牧子忧的头发,想要将她提起开来。
不曾想,手指刚一沾及她的青丝秀发,指尖便传来针扎般的疼楚。
她惊呼一声,收回莫名通红的手指,惊惧的眼眸吮着泪:“你敢伤我?!”
牧子忧慢慢支起身子,眼眸微眯间,不动声色地瞧了昏迷过去的女人一眼,无人可见的角度里,她的目光不含任何情绪。
再抬首侧看间,眸光冷淡并不如何摄人得睨了她一眼,嗓音清冷如玉:“小贱人?你这是在说谁呢?”
幸運靈戒
一旁并不明暗理的狐族少女也是眉头低蹙,明显带着几分不喜与怨责地看着牧菁雪。
纵然少主不小心伤了族母,但你又是个什么东西,竟然出言不逊。
家鬥:沈香娘子 聞佩
被牧子忧凉凉的目光扫中,牧菁雪心中蓦然一寒,这才反应过来,在真相并未公布于众之前,在外人的眼中,牧子忧仍是高贵不可侵的北族少主。
而她,只是一个无所依的狐族孤女。
怎敢在主前放肆!
牧菁雪如同被两人的目光逼至绝路,她朝陵天苏投去无助的目光。
这一眼望去,却是瞧见陵天苏正随着他的世子妃一同低头喝粥,全然一副没有发现这边凄惨血案的模样。
她无不委屈地喊了一声:“陵少主~”
狐族少女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没有说话。
牧子忧神色淡然,平静无言。
陵天苏看着骆轻衣安静地喝完碗中的最后一口粥,他笑着取出一张帕子,将她唇角擦拭干净。
再当他抬起头来,目光远望过来时,面上笑意深深,可为她擦嘴时眼底的那种温柔之意却是消失不见。
他呀了一声,面色吃惊惶恐,语气却是漫不经心,带着几分薄凉的冷情:“伯母流了好多的血,菁雪姑娘还不赶紧将伯母扶进来休息止血。”
牧菁雪心中委屈。
明明是这个小贱人将她娘亲弄伤的,可是他却指使命令她来照顾搀扶,难道那牧子忧闯了祸,便什么事都不用做吗?
虽是这么想着,但不论是出于身份,还是命令,她都不能够拒绝。
……
……
当牧雅诗幽幽转醒过来的时候,脑袋已经被包成了粽子,又厚又重。
一路缠绕在了脖颈间,伤口中也不知涂抹了怎样的药膏,粘稠湿冷,还带着一股子恶心人的味道。
像是冬天冷却的猪油膏,包在后脑勺中,厚厚一层,正顺着脖子一路往下流。
总之感觉很不愉快。
她抬起手臂时,还发现自己肋骨也断了五根,躺在一张藤床上,一动就裂骨得疼。
牧雅诗心想,竟是伤得这般重,难不成牧子忧已经知晓了她的用意,下手如此决然狠辣。
心情蓦然一沉,眼眸阴郁之间,却是看到牧子忧正伏在藤床上哭得梨花带雨,自责不已,见她醒来,忙不断的解释:
“娘亲,娘亲,你可算是醒来了,我方才伤了娘亲,真是罪该万死,可我不是故意的,一想到能与娘亲重逢,我心下激动得不能自已,全然没有顾及到娘亲的身体,是子忧不对,娘亲不会怪子忧吧?”
听到这番解释,牧雅诗神绪不由松缓下来。
原来是这样。
倒也难怪了。
这孩子早些年,便黏着她,渴望亲情与呵护,当年她被打入冰牢,小小的北族少主哭得撕心裂肺,亦如眼下这般。
如今时隔多年重逢,若是还能够冷冷静静,清清淡淡地,那才是真的出了问题。
见牧雅诗不语,牧子忧吸了吸鼻子,抬起那张纵使泪眼婆娑也难掩起半分倾城容颜的美丽。
饶是冷心无情的牧雅诗也不由观得眼前一亮,只觉惊艳非凡,果然不愧为传说中的九尾天狐始祖。
这副皮囊,怕是人间唯一的绝色。
只可惜,她能够为女儿谋夺来她的血脉与天赋,却是剥不来这一层皮子。
如若不然,她家唯一的小女儿,自然也就成为了天上天下的无双绝色,怕是配以神界威名圣渊的帝子,也绰绰有余了吧。
“子忧受苦多年,见为娘欣喜,为娘又何尝不是见子忧欣喜,又怎会责怪子忧。”她一脸慈爱,忍着痛意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
牧子忧一脸温情,大受感动:“娘亲此番回来,我们一家三口可要好生将多年的天伦之乐弥补回来。”
“这是自然。”牧雅诗含笑点头。
九尾天狐于她尚有大用,是她女儿涅槃重生最佳的祭品,此刻自是不宜撕破脸皮,给予最好的温情,再在她毫无防备的时候,方可一刀毙命。
壹把二胡闖天涯 獨奏二胡
对于强大的猎物,剥夺吞食的方法,无异于温水煮青蛙。
牧雅诗沉默了片刻,忽然,眼底染上一层悲凉:“南北两族之间所发生的事情,昨夜我皆从夫君那里知晓了。老族长他也……唉,此事都源自于老族长心中难灭的心魔,被冥族所蛊惑,故而造成今日这番局面。”
牧子忧停止哭泣,眼神亦是悲凉,双眸之下有着光尘浮游,应得她的双眸有些神秘。
牧雅诗目光温和,将母亲的宽容与纵然表现得淋漓尽致。
“虽说吾儿与老族长之间有着不可解的心结,可他毕竟是你的亲爷爷,为娘不去辨谁人是非,只是希望吾儿断不可因为家族血事,而与你的夫君心生隔阂。”
牧子忧腼腆一笑,道:“娘亲,我同天苏还尚未完婚呢。”说这话时,却是眼含期待地去看陵天苏。
知晓她是何心意的陵天苏憋笑沉着脸,将视线移开,一副无视不想再提的模样。
二人余光之中,却是同时捕捉到牧雅诗不露痕迹地微微翘唇满意的弧度。
当牧子忧一脸黯淡地收回视线,她唇角即可压沉出一副怜爱的模样,语气轻柔似水,润人心脾。
“天苏尚且年轻,有着一番大业尚未完成,婚姻之事,尚且不及,不过为娘听说吾儿如今……身怀有孕,不知可是事实。”
触摸的温度 一未不听话
素来温和包容的面容间,这是却是变得有些严肃,目光隐忍沉痛,仿佛当真是身为人母,对于自己女儿未婚先有子嗣而怒其不争,苛责之意也是微妙的透着几分关怀的温情。
一副有怒却不知何处说的模样。
牧子忧垂眸不语,似是方才没能换来陵天苏的回应,暗自伤神。
在这飘雪无声天色里,牧雅诗眉眼间的神色变得深远了几分,她静了良久,纵是她是一只善于伪装情感的千面狐狸,在这一刻,也知晓自己再多说什么都显得苍白无力。
身为母亲,对于此事,说说不得,打更是打不得。
狂颜凌世
市長,我愛妳 錦素流年
她想了想,若是自己的女儿牧菁雪与那少年私相授受,怀了身孕,她又当如何?
她想着,怕是要将那小子的腿给打折吧?
虽说他修为可观,又是南族正统继承人。
可是她的女儿,将来可是要成为九尾天狐的圣兽,配他足以。
岂能容他婚前放肆亵渎。
可眼下,总不至于为了一个假货,而去得罪一名长幽境。
伤痛不再自己重视之人的身上,自然能够轻易做到眼不见,心不动。
如今,她唯一能够为牧子忧做的事便是,虚伪的心疼与关怀,她含笑朝着牧菁雪招了招手,道:“菁雪,我让你采的护胎灵药赶快取出来,北山苦寒,吾儿归家,可是要多常养身护胎才是,虽说你修为高深,但毕竟是要做娘的人了,可是不能大意。”
(这几张为过渡章,小高潮要来了,而且姐姐清越棠也要登场了,要开始补坑了,感谢小可爱“许一生情缘念万里红尘”,“我兜里有糖的哦”的巨额捧场,“书友58864416”的巨巨额捧场。给大家推一本朋友的书: 《剑仙无敌》前缘尘世,禁忌来临,万界飘血,一位得到剑仙传承的少年,手拿三尺青锋,走上了一条血与骨的道路。 星空浩瀚,血海滔滔,白骨为舟,铸就剑道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