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mrxy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重生之我是網文大佬-第二一四章 走着瞧-vgxkv

重生之我是網文大佬
小說推薦重生之我是網文大佬
下午五点,龙空便爆出一则爆炸性新闻,原奇点小说网的编辑蛙鱼道德败坏,男作者想要推荐必须给他送礼,送的礼物或者金钱越贵重,推荐越大,如果不送礼的话,就算你是网站的大神作者,也没有推荐。
而更过分的是,他居然还用推荐名额,骗取了一些女作者的私房照,有的女生醒悟之后让蛙鱼删掉私房照,蛙鱼非但不听,反而变本加厉,竟然要约女作者去酒店,威胁说如果不去的话,不但让其在网文圈混不下去,还要把女作者的私房照在全网公开。
除了文字叙述以外,还配有蛙鱼收红包的截图,以及和女作者的聊天记录,有的聊天记录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语言,不过都做了遮掩。
长生:从吃软饭开始 蛮小强
发帖人自称只是一个网络文学从业者,而蛙鱼则是某点的总编,根本招惹不起,所以并未透露自己的真实身份,只是说自己对自己的所有言行负责。
而这个帖子发出不到三十分钟,便迅速登上了龙空网站的热点榜,甚至有个刚开的小网站,在龙空花钱买点热度,都直接被这事挤了下去。
不到一个小时,这篇曝光的帖子,在龙空的点击量便达到了十万,评论一万多,这只是在站内的书籍,而这一事件,甚至登上了微博的热搜榜前五名。
“蛙鱼,我之前还想找他投稿呢,没想到他居然是这种人,怕了怕了。”
“蛙鱼这个编辑我知道,在奇点没有被盛大收购之前,他负责都市玄幻类,后来奇点易主,314出走,蛙鱼就成了奇点的总编。”
“他给我的感觉挺好的啊,前几个月我还给他投稿呢,虽然没有过,但给了我不少指导意见,而且他是我见过最平易近人的编辑了,不像某些编辑那么高冷。”
修羅王傳
“蛙鱼是我的编辑,我的第一个编辑了,我不相信他是这种人。”
“我的上一个编辑,好久没来龙空了,今天闲来无事转转,没想到吃到这么大的瓜,瓜子矿泉水已买好,坐等蛙鱼澄清。”
“还澄清个屁吗?你没看到发帖人说了吗,他为这次言论负责,这说明什么,说明蛙鱼的事是真的。”
“楼上是脑袋进水了吗?别人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肩膀上抗的啥啊?”
“都别吵了,静静等待蛙鱼回复吧!真不知道有什么好吵的。”
欢喜农家:捡个夫君好种田 爱喜
一时间,不少作者众说纷谈,有支持蛙鱼,不相信蛙鱼是这种人的,也有大骂蛙鱼道德败坏不配当编辑的,还有保持中立的。
一些和蛙鱼关系较好的编辑和作者,更是私信蛙鱼,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然而蛙鱼并没有给任何人回复。
而在网络上,蛙鱼也没有任何澄清。
他不解释,并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想都不用想,这些事情肯定是李虎在搞鬼。
蛙鱼没有任何反击,他在等一个机会,一个可以一招制敌的机会。
而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在龙空一个id名为盛大李虎的楼主,对这个帖子做出了回应。
情迷安哥拉 顾红芹
李虎的原话是这样说的:“没心痛,当初盛大网络收购奇点以后,众多编辑离开,蛙鱼是我花重金留下的,让其负责奇点总编一职,我看中的并不是他的业务能力,而是他在众多作者中的良好口碑。”
“据我所知,蛙鱼这个人对每个作者都很耐心,经常帮作者改稿到很晚,我失算了,我没有想到蛙鱼是这种人,我对他很失望,现解除蛙鱼作为奇点小说网总编一职。”
钻石王牌之泽村荣纯 纯白的狮子
奇点的大老板发话了,龙空再一次被引爆。
到了这个时候,蛙鱼的事,算是已经被证实了,毕竟网站都已经表达态度了。
之前还拥护蛙鱼的一些作者和编辑,短时间不吱声了,不过心底却是非常纳闷,蛙鱼怎么会是这种人呢,他怎么可能会是这种人!?
一些不死心的作者和编辑,都在等待着蛙鱼的回复,然后到了晚上,蛙鱼那边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此信寄於妳
这事张小强也已经得到消息了,并且和蛙鱼进行了通话:“蛙鱼,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凉拌,等李虎的三板斧过去,我一个回合就压住他。”
“你有信心吗?”
“当然有了,等着吧,我已经和律师在谈这件事了。”
“那好。”
晚上,李虎一个电话,打到蛙鱼的手机上。
七夜強寵
高危警戒:男神,妳被捕了 商魚
怨靈升級路 水木韶華
来了眼来显,蛙鱼忍不住想笑,不过还是接通了:“你有事?”
“龙空的帖子,你都看到了?”
“当然看到了,我又不瞎。”
“实话告诉你好了,这一切都是我在操控,只要你不现在张小强那边,我马上删帖,并且纠出发帖之人,让他再次发帖给你道歉,他只是一个作者,因为没有在你那里过稿,所以才会对你怀恨在心进行报复。除此之外,我还会给你一百万。”
李虎所做的一切,都是希望蛙鱼不要去管聊斋志异这本书的事,道理很简单,这本书是蛙鱼和张小强促成的,如果没有蛙鱼,就是张小强想要回版权,最后还是会因为证据不足而败诉。
李虎的恩威并施,对蛙鱼一点效果都没有,他只是不屑着对李虎说道:“李虎啊李虎,我本以为你有翻江倒海的本领,没想到你竟然做出这种荒唐事来,实在是让人看不起。”
“你的意思是说,你不同意对吗?”
“当然不会同意,你就不要耗费心力了,在公司好好等着法院的传票就行。”
重生之赎爱 朵夕
“蛙鱼,你可想清楚了,就算我收到法院的传票,大不了我和那些公司的合同无效,我和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合作了,他们不会朝我索要毁约费的,反倒是你,怕是以后就要离开网文圈了!”
“你的意思是说,我违背了老板的意思,没有为网站着想,对吗?”听到李虎这样说,蛙鱼忍不住笑出声来:“如果你真的这么认为,那我真的怀疑你是怎么开公司的?李虎,我们打个赌如何,这件事过去以后,大把网站等着我去挑选。”
“是吗?那我们就走着瞧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