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kvn6有口皆碑的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線上看-第四一零章 打起來了推薦-8hdhe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魏忠贤和崔呈秀马不停蹄的赶奔到了首善书院,两人的速度非常快,同时为了防止有人闹事或者出现什么意外,魏忠贤还带了不少人手。
东厂的番子个个精神鼓舞。对于他们来说,这一次是立大功的机会。
每个人都精神昂扬,一路上可以说是杀气腾腾,惹得周围人躲得远远的。根本就没有人敢往前凑,净街效果十分的好。
一时之间,京城上下群情沸腾。
在探明了魏忠贤的去向之后,朝廷之中个个全都震惊。
这是要做什么?陛下要做什么?怎么派了魏忠贤去首善书院,而且还如此杀气腾腾?难道是为了抓人吗?
各种传说风云迭起。
不少人开始赶奔首善书院,有的人是去看热闹。有的人只是去看有没有机会。
不少官员也跟着去了,他们的目的更简单,看看魏忠贤要做什么,回头找点由头弹劾他。这可是一个刷声望的好机会,绝对不能够放过。
一时之间,京城四方涌动。
对于这些情况,东厂自然全都发现了。
消息快速汇聚到了魏忠贤这里,对此魏忠贤毫不在意,反而还兴奋了起来。
东厂这一次出手震惊天下,自然是最好不过的事情,也该让他们知道自己的声威了。
魏忠贤率领人马来到首善书院的时候,见到了从来都没有想过的一幕。
这么大的动静?
魏忠贤想过各种情形,比如他一来,书院的学子便一哄而散、各自逃命去了;也曾经想过这些人聚在书院门口,等着和他大战一场;甚至还想过有人会袭击他,甚至做好了各种各样的防御办法。
在魏忠贤看来,无论出现什么样的情况,他都能够应对。到了那个时候,他就会立下功劳,让皇爷刮目相看。
咱们东厂办事,就是比那些粗手粗脚的锦衣卫要好的多。
可是没想到,事情居然出乎了魏忠贤的预料。
甚至连崔呈秀都没有想到,事情怎么就发展到这个程度?
因为首善书院正在发生一场大乱斗,学子们居然互相打起来了!
呼喊声不绝于耳,首善书院的门口更是尘土飞扬。
双方打得那叫一个热闹,厮打呼喊根本就没停歇。
知道的人晓得这里是首善书院,不知道的还以为这里发生了械斗。
跟着魏忠贤赶过来的人此时也是大惊失色。如果说学子们和魏忠贤打起来,这倒是不出乎大家的预料。
魏忠贤是大家的敌人、东厂的老太监,真要是打起来,不少人还暗戳戳地存了帮学子们忙的心思。
甚至有的跟着来的官员,还希望能够打正。只要这些人打正,自己就有了扬名立万的机会。
可是谁都没有想到,首善书院的门口是打起来了,却是学子之间互相打了起来。看这个场面,打斗程度可真的是不小。
魏忠贤也是一脸的懵逼。
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就打起来了呢?
我预想的种种情况全都没有出现,你们居然不统一战线对付我,反而自己打起来了?这让我怎么办?
崔呈秀来到魏忠贤的身边,语气有些急切的说道:“督公还是把他们拉开吧,不能让他们在这边打下去了。如果打出人命来,到时候就晚了。这里可是大明的学子,如果真的打坏了,到时候必然是天下沸腾,我们没法向陛下交代。”
听到这话,魏忠贤终于回过神来了。
虽然他脸上的表情很难看,也不想管这些学子,心里面恨不得这些人打得狠一点,最好是人脑袋打出狗脑袋。
到了那个时候,就没有人上上下下的搞事情了。
可是魏忠贤也知道,必须要管一管。崔呈秀说得很有道理,到了这里却不管,出了事情的话还都是自己的责任。
最重要的是皇爷交代的事情办砸了就没办法了,到了那个时候自己就完蛋了。别说立功了,恐怕会挨责罚,这可不是自己想要的。
于是魏忠贤回头看了一眼,转头对身后的孙云鹤说道:“你马上带着人上去,把这些人都给我分开。如果有谁反抗,这回我打。”
“不能打,不能打!”崔呈秀连忙来了一句,语气急切的说道:“咱们的人要是动手的话,他们可能就会冲着咱们来。到那个时候,咱们肯定解释不清。”
魏忠贤瞪了一眼崔呈秀说道:“你说的有道理,就按你说的办。”
孙云鹤得了命令之后,带着东厂的番子就冲了进去,开始把所有人分开。
两边的人还高声的呼喊着,可是东厂的番子们手上都是有功夫的,真的上阵杀敌或许不行,但是对付这些手上没沾过血的学子们,自然是没有问题的。
番子们很快就把学子们分开了。
有的人还高呼着厮打,也被东厂的番子押了起来。
等到人群分开之后,魏忠贤黑着脸迈步走了进去。
现在的情况出乎了他的预料,之前的种种预想到了现在全都没有用了。他出山的效果大大的折扣,魏忠贤心里高兴才有鬼了。
一边向前走着,魏忠贤一边说道:“成何体统?”
“看看你们一个一个的,你们可全都是读书人,读书人的斯文去哪里了?居然在这里动手?简直就愧对了你们读书人的称号,军中的**都比你们强!”
魏忠贤的话很不客气,可是在场的人已经都被押起来了,也没有人跳出来反对。
现在的情况很复杂,如果有人对魏忠贤吼的话,肯定会被押起来。
刚刚打就打了,无非就是学子们打了一架而已;现在要是跟魏忠贤干起来,那这件事情可就脱不了干系了。
所以学子们虽然一个个怒目而视,但也没有人站出来反抗。
魏忠贤走了过去,崔呈秀也赶紧跟上去。
两人穿过被羁押的学子们,径直向首善书院里走了进去。
首善书院里面也有学子在打架,不过现在已经被分开了。
魏忠贤两人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首善书院里可以说是乱成了一片,破碎的椅子、被砸倒的桌子,甚至还有躺在地上哀嚎的学子。
这里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教书育人的地方。
魏忠贤黑着脸,一边往里面走,一边在心里面骂。
搞成这个样子,居然从初始目标抓人变成了现在的收拾烂摊子安抚学子,这是咱们东厂该做的事情吗?
可是魏忠贤也知道,其他的可以不顾忌,但是不能不顾及身边的崔呈秀。这可是他在朝中少有的手下,而且地位还很高,不能够让崔呈秀00倒了。
这一次皇家书院改革,他是负责人。如果他倒了。那事情就麻烦了。
自己还想着利用这次机会,多拉一些人手呢。所以不能够让他倒了。这里的事情必须尽快安抚下去。也必须把事情完美的解决掉。不然就给人攻击了崔呈秀的借口
虽然心里面充满了怒火,可魏忠贤还是努力压抑着自己的脾气。
“去把钟羽正和阮大铖找来。”魏忠贤看着崔呈秀说道。
崔呈秀点了点头,也黑着脸去找人了。在崔呈秀的心里面,也是把钟羽正这两人骂了一遍。
你们两个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就弄出了这样的事情?
钟羽正你不是前辈吗?你不是在士林之中的威望很高吗?怎么又弄出了这样的事情?
还有那个阮大铖,说的时候条条有理,可是结果呢?事情没办好就不说了,还捅出了这么大一个篓子,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走到后面的时候,崔呈秀终于见到了钟羽正两人。
两人躲在一个屋子里面,门从外面关上了。
崔呈秀嘴角轻轻一扯,上前把门打开,将两人放出来。
钟羽正两人头发披散着,衣服也挂了土,甚至阮大铖还落了一个乌眼青。
显然是被人打了。
“崔大人,你可来了!”见到崔呈秀之后,阮大铖激动的说道。
此时的阮大铖早就没了之前的从容,整个人十分的狼狈。此时见到崔呈秀之后,他更是无比的激动。
救星终于来了!
一边的钟羽正身子都在颤抖,嘴里面则是在不断的重复着:“成何体统?成何体统!”
看着两人的狼狈样子,崔呈秀没开口骂,在心里面忍住了。最要紧的是询问原因,完美的解决这件事情。
崔呈秀再不耐烦,也没有办法。
“你们两个跟我来吧。”崔呈秀说道。
说完这句话,崔呈秀转身向前走了出去,在前面给两人带路。
虽然崔呈秀现在就想问一问,可是魏忠贤在那边,自己不能够先开口问。
三人从里面走出来,很快就见到了魏忠贤。
魏忠贤也看到了三人,见崔呈秀身后两边跟着两个狼狈的人,魏忠贤哪里还不知道两人的身份。
见到钟羽正两人的狼狈相,魏忠贤就是一皱眉头。
“怎么搞成这样?这里是什么地方?怎么就打起来了?”魏忠贤问道。
钟羽正两人自然也看到了魏忠贤,从魏忠贤的衣服上就知道这个人是什么人了。
于是阮大铖向前走了一步,躬身说道:“多谢督公相救之恩!公公来得及时,如果再晚来一会,还不一定会出什么事呢!”
魏忠贤看了一眼阮大铖,心中还是不耐烦。
这个时候了,谁还有心思和你说这些?
于是魏忠贤直接问道:“这些没用的废话就不用说了。现在说说吧,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阮大铖连忙说道:“这次的事情就是一个意外。原本士子汇聚在这里,大家还算安分。不知道怎么就有人提出了要反对朝廷的书院改革,说书院改革是在扼杀学问,更别提还不传播圣人之道。”
“他们觉得朝廷这是在打压读书人,对读书人不公平。所以首善书院不应该是反对书院教什么,而是应该反对书院的改革。如果书院不改革,只是维持现状,那自然再好不过了。”
“甚至有人喊出了如果皇家书院想要建新的书院,就自己去建,为什么要打压出其他的书院?这是在党同伐异,朝中有奸臣在排除异己!”
听了这话之后,魏忠贤的脸就沉了下来,表情也变得更难看了。
这些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怎么能这么闹腾?而且还说出这样的话来?
简直就是无法无天!等一下一定要把他们全都抓回去,给他们点厉害看看。
“那怎么就打起来了呢?”崔呈秀在一边迫不及待的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之后,阮大铖瞬间就哭着脸说道:“学子们闹腾起来之后,我和钟院长就去劝说,想和他们好好的谈一谈,让那些学子明白朝廷的苦心。结果那边的人情绪越来越激动,和我们争吵不休。不知道谁喊了一声诛杀奸佞,就动起了手,而且越打人越多,一时之间就乱成了这个样子。”
听到这话之后,魏忠贤那脸就更黑了,瞪了钟羽正两人。
你们两人一对废物,打起来也就算了,居然连谁在后面鼓动都不知道?简直就是不知所谓!
魏忠贤对身边的孙云鹤说道:“让咱们的人去审问、去查,把那个喊话的人找出来!”
“是,督公。”孙云鹤答应了一声,连忙召集人手去甄别了。
魏忠贤看了一眼身边的崔呈秀,问道:“这件事情你觉得该怎么办?”
“督公想怎么办?”崔呈秀想了想,直接问道。
“咱家想把人都抓回去。”魏忠贤沉着脸说道:“这些人在这里聚众斗殴、抗拒朝廷的法令,简直就是无法无天。把人都抓回去之后严加审问,看看究竟是谁在背后谋划。这种人无法无天,就应该全部抓起来砍头。”
崔呈秀看了一眼魏忠贤,心里面全都是无奈和苦涩。
魏督公显然是想把这件事情搞大,通过审讯这些人把朝廷的官员牵连进来,把这件事情做成一件大案。
魏忠贤要做什么,崔呈秀的心里面非常明白。
东厂的日子现在不好过,这是要借着这件事情彰显东厂的实力,重新开始立威。
这对于魏忠贤来说,是求之不得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