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72ak火熱言情小說 重生南非當警察 起點-1145 待客之道讀書-t2sdn

重生南非當警察
小說推薦重生南非當警察
警察总是姗姗来迟,等警察赶到的时候,酒吧里的火势已经无法控制,酒保和稍后赶到的酒吧老板失魂落魄,酒吧打架很正常,打到这种程度的很少见,损失初步估计超过一万美元。
这可是1920年的一万美元,不少了。
朱顺的乔治·怀特没有跑,其他人无所谓,朱顺身上还穿着南部非洲海军的制服呢,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于是朱顺就和乔治·怀特被一起带回警察局协助调查。
“——事情就是这样,酒吧里的小流氓试图抢劫朱顺上士,被朱顺上士反击,随后酒吧里发生了斗殴,过程中有一个人死亡,就是最开始那个试图抢劫朱顺上士的杰克,不过杰克不是被朱顺上士打死的,而是被起火之后的浓烟熏死的。”巴顿主动向罗克汇报,如果只是造成财产损失,巴顿完全可以自己处理,死了人就很麻烦,现在纽约市政府要求英国代表团交出凶手,并对损失惨重的酒吧进行赔偿。
也不知道纽约市政府是按照什么标准核算的损失,反正最终的统计结果是150万英镑,大大超出火灾造成的实际损失。
“纽约市政府说150万就150万?简直穷疯了!”罗克肯定不认这个价,交人更不可能,英国代表团成员在纽约有外交豁免权,美国法庭没有权利对英国皇家海军成员进行审判。
哎呀,罗克都想不到,海军官兵在美国居然还有这种特权。
“纽约市政府是故意的,他们根本不想要钱,只是想通过要钱让我们丢脸——”小斯不屑一顾,150万英镑对于小斯和罗克来说也是毛毛雨,不过小斯和罗克肯定不会接受这种敲诈。
“找律师跟纽约市政府打官司,拖他个一两年再说——”西德尼·米尔纳同样不接受,纽约市政府是想造势,为美国在海军会议中争取更多利益。
“打官司的话,那就正中美国人的下怀,他们巴不得让美国人看看,我们大英帝国有多霸道。”罗克不给美国人机会,美国在美洲根本没威胁,海军要通过庞大的造舰计划,同样需要造势。
“难道赔钱?”小斯惊讶,150万镑可不是小数字,造军舰的话,“约翰内斯堡”号重型巡洋舰的成本都不到150万。
当然对外宣称的时候,“约翰内斯堡”号重巡的成本肯定不止这么点,爱德华造船厂和南部非洲其他企业一样,也使用了很多非洲裔工人,对外公布的成本中,这些非洲裔工人的薪水,和南部非洲工人的薪水一样。
南部非洲对外公布时,“约翰内斯堡”号重巡的成本是200万兰特,实际成本大概八十多不到九十的样子。
和英国的“胡德”号战列巡洋舰相比,“约翰内斯堡”号重巡的成本低多了。
“想得美——”罗克才不会赔钱呢,有那150万英镑,再造两艘“约翰内斯堡”巡洋舰多好。
大概不够,不过也差不了多少,这玩意儿造的越多,平均成本就越低。
小斯和巴顿不知道的是,纽约市政府蠢蠢欲动的同时,布拉德办公室也在行动。
被大火焚毁的酒吧叫“橙色天空”,老板是意大利人托尼·唐纳,这几天托尼·唐纳心烦意乱,他一家人全靠“橙色天空”维持生活,现在“橙色天空”被大火焚毁,托尼一家人的生活陷入困境。
就在前天,一个自称是联邦政府工作人员的家伙找到托尼·唐纳,给了托尼·唐纳2000美元,让托尼·唐纳起诉英国代表团,并且承诺会承担一切费用,成功后还会支付给托尼·唐纳另一笔费用。
这要不牵涉到南部非洲,没准托尼·唐纳就从了,牵涉到南部非洲不好说,托尼·唐纳并不傻,因为2000美元就起诉英国代表团,托尼·唐纳真不敢。
“我们的酒吧被烧毁了,失去了唯一的生活来源,英国人应该给予我们应有的补偿。”凯特大街旁边的一间公寓里,托尼·唐纳的妻子气势汹汹,她和托尼·唐纳还有三个孩子,一家人都依靠“橙色天空”维持生活。
“闭嘴,你懂什么?钱钱钱,你就知道钱,小心为了钱送命。”托尼·唐纳异常清醒,他不想牵涉到英美两国的利益纠纷中,和两国利益相比,托尼·唐纳只是个小人物,一不小心就会被碾碎。
“可是没有钱我们就没法生活——”托尼·唐纳的妻子尖叫。
“闭嘴,我说了,我会想办法!”托尼·唐纳咆哮,孩子们被托尼·唐纳夫妇俩吓住了,顿时哇哇大哭,客厅里弥漫着悲凉的气氛。
梆梆梆——
门口突然传来敲门声。
“托尼,你在家吗?我是卡马乔——”
托尼·唐纳愣了下,脑门上瞬间大汗淋漓。
“快,带着孩子们上楼,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下来,我爱你,亲爱的——”托尼·唐纳慌了神,手忙脚乱把妻子和孩子们往楼上赶。
妻子忙不迭抱孩子上楼,看向托尼·唐纳的目光充满了担心。
卡马乔是托尼·唐纳所在街区出了名的流氓,传说和意大利黑手党关系密切,说不定就是黑手党成员,托尼·唐纳知道,卡马乔可是杀过人的。
打开门,门口站着西装革履的卡马乔和两个打手,打手一脸凶相,看向托尼·唐纳的目光充满恶意。
托尼·唐纳深呼吸满脸堆笑:“卡马乔先生,你好——”
“你好托尼,好久不见,最近生意还好吗——”卡马乔直接往里走,脱口而出后才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抱歉,我也是刚刚知道发生了什么,肯尼那个混蛋已经死了,我让人把他装进麻袋里扔进伊斯特河,这个结果你满意吗?”
托尼·唐纳脸色煞白,他知道卡马乔做得出这种事。
“好家伙,你现在成了大人物,知道这两天我接了多少个关于你的电话吗?有人让我给你一笔钱,然后把你送走,有人让我直接干掉你,还有人让我保护你——上帝,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也许我应该去教堂,听听上帝怎么说——”卡马乔在客厅里唯一的一张沙发上坐下,他的两个打手,一人站在卡马乔的身后,一人站在托尼·唐纳的身边。
“卡马乔先生,我该交的钱从来没少过,看在上帝的份上——”托尼·唐纳不知道卡马乔说的那句是真的,那句是假的,他现在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正处于巨大的危险中。
作为“橙色天空”的老板,托尼·唐纳如果现在死了也很正常,可能是杀人灭口,也可能是嫁祸于人,甚至可能是心肌梗塞——
谁知道呢,这个时代的纽约,人命不值钱,有些走投无路的家伙,为了十美元就会杀人。
“托尼,我们都是被上帝抛弃的可怜人,要不然也不会从意大利来到纽约——”卡马乔掏出一支雪茄,旁边的手下马上掏出打火机给卡马乔点上。
啧,低配版教父的既视感。
“对,我们都是意大利人,看在我们都是意大利人的份上——”托尼·唐纳都快要哭了,他的精神正处于崩溃中:“——卡马乔先生,不要杀我,你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绝对让您满意——”
卡马乔终于露出微笑,对托尼·唐纳的反应非常满意:“若日尼奥先生让你在这份授权书上签个字,然后你会得到一万美元,如果我是你,我就拿着这笔钱离开纽约,甚至离开美国,到一个新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卡马乔拿出一份授权书,授权书的内容很简洁,如果签字,那就意味着托尼·唐纳将索赔的权利委托给若日尼奥先生。
托尼·唐纳不认识若日尼奥,但是听说过这个名字,传说若日尼奥是纽约的地下国王,整个纽约的灰色地带都属于若日尼奥所有,卡马乔也是为若日尼奥工作。
托尼·唐纳还没来得及说话,门口又传来敲门声。
托尼·唐纳不敢去开门,也不敢说话。
“去开门——”卡马乔收起授权书,狠狠吸了一口雪茄。
“托尼·唐纳先生是吗?”门口是一个西装革履的华裔年轻人,他带着一副眼镜,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看打扮应该是律师。
“是的,是我,我是托尼·唐纳。”托尼·唐纳老老实实回答。
“你好托尼·唐纳先生,我叫雷鸣——”雷鸣自我介绍,然后就看到托尼·唐纳身后虎视眈眈的打手。
“你好先生,我现在不太方便——”托尼·唐纳不想让雷鸣进来。
纽约现在也有保护伞公司的分部,保护伞在纽约大约有200人左右的行动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