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u6rc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天唐錦繡 公子許-第九百五十章 危機潛伏閲讀-1oywv

天唐錦繡
小說推薦天唐錦繡
高侃闷声无语,半晌方才拱手道:“末将遵命!定会护佑玄武门,不负大帅所托!”
他自然知晓玄武门之重要,只不过眼看着袍泽在河西即将与敌寇殊死拼杀,自己却不能与之并肩作战,心中难免郁闷。
不过既然身在军伍,自当唯命是从,有抵触情绪可以,却绝对不能抗命不遵。
房俊轻声道:“无论如何,家里便就要劳烦高将军看顾了,吾等出征在外生死未卜,储君之安危,社稷之牢固,全部系于将军一身,还望将军以江山社稷为重,小心谨慎,秉直报国。”
此言一出,其余三人尽皆面色凝重。
裴行俭凝眉道:“大帅,何至于此?”
长安虽然波翳云诡,各方势力自有述求,私底下难免勾心斗角,值此外敌入寇、举国东征之际,搞出一些什么把戏在所难免。可是听房俊之言,却是有可能直接动摇江山社稷!
难不成还有人敢搞兵谏不成?
就算有人的胆子比天还大,就算他能够做成,可是陛下引百万大军于外,得胜之时大军还朝,谁还能抵挡得住?
退一步将,即便陛下东征未遂,只是引一部残兵返回长安,又有谁能够在陛下面前谋朝篡位?
谁敢行此大逆不道之举,唯有身败名裂、彻底毁灭一途。
得是多么愚蠢才会那么干?难道就只是贪图那区区几日名义上天下至尊的瘾头,而后等着被碎尸万段、万劫不复?
房俊面色凝重,呷了口茶水,略作沉吟。
这种事他本不愿去揣测,即便有所揣测也不会随意说出,不过面前三人皆是心腹死党,倒也不虞外传,便放下茶杯,轻声道:“朝中各方势力虽然看似只为攫取利益,但是居心叵测之徒却未必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按理说,陛下引百万大军征伐辽东,可谓倾尽举国之兵,谁在关中作祟,待到陛下引兵回京,亦不过时自取灭亡一途,断无抵抗之力。然而某却总是心惊肉跳,觉得或许陛下征伐辽东未必一帆风顺。所有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万一……有不忍言之事发生,局势该当如何?”
“嘶!”
三人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若果真那般,即可为天地色变、风云跌宕……
裴行俭觉得难以置信:“陛下身在百万军中,哪怕东征一败涂地,以高句丽之国力亦无追杀溃军之能力,无论如何,陛下总可以从容而退,岂能有那等不忍言之事发生?”
前隋数度征伐高句丽,每一次隋炀帝都是御驾亲征,每一次都是大败亏输狼狈而回,却也没见隋炀帝掉一根毛发,甚至就连军中将领也没死几个。
更别说隋炀帝还有御驾亲征吐谷浑这等壮举,在兵力占据绝对优势之时,纵然战局未能如愿发展,导致战略目标不可能达成,却也有充足的时间和空间从容而退。
怎地就会发生那等不忍言之事?
房俊沉吟一下,总不能告诉裴行俭,历史上李二陛下东征高句丽,便曾在安市城下中了一箭,险些龙驭宾天吧?
既然历史上中了一箭拖着病躯返回长安,没过几年便驾崩,这回伤势严重一些,甚至干脆不治,又怎么没有可能?
历史早已经面目全非,但是其自有强大之惯性,有些曾经发生过的事情,未必就不会依旧发生。
“正常情况下,自然不会有这等可能,然而某怀疑陛下在宫中之时便服食丹汞,导致精神亢奋、躯体衰弱。只需一丝半点的意外,都极有可能引发最为严重之后果……”
房俊还是将心底最深处的担忧说了出来。
他早就发现李二陛下举止异常,却始终没有证据。即便是有证据又能如何呢?在这个君权至上的时代里,李二陛下就是“天”,他自己想要干的事情只要是铁了心去干,理论上没人可以阻拦。
更别说是服食“丹汞”这种事了,毕竟以目前的医学技术来看,“丹汞”非但无毒,反而是修道炼丹的必需品。
即便是“铁头娃”魏徵活着,大抵也不会就这件事不依不饶的死谏到底……
一切,只能全看天意。
裴行俭三人的反应与房俊所设想一模一样,高侃惊奇道:“服食‘丹汞’又能如何?这东西天底下服食的人多了去,不仅可以延年益寿,而且还能提升体力、振奋精神,难不成还能有性命之虞?”
“丹汞”早已随着道家所宣扬的修道修仙之术深入人心,没人怀疑这东西其实就是剧毒。
即便是有人因此而死,也不会因为与“丹汞”有关……
房俊只能说道:“此物有慢性之毒,一般剂量固然无妨,需长年累月的服食才会慢慢侵害机体。然而若是服食过量,其危害可在极短的时间内便爆发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三人沉默。
固然不大相信修道之士中流行的“丹汞”乃是慢性毒药,但是房俊更没有必要因此说谎,连带着认为一旦李二陛下遭遇不测之祸,将会牵累整个帝国。
如果是真的,那后果可实在是太严重了……
慢慢接受这个消息,良久,高侃才沉声道:“大帅放心,末将知道怎么做!只要末将还有一口气在,玄武门必确保不失,也无人可动储君一根毛发!”
如果房俊的担忧实实在在的发生,那么他所把守的玄武门就实在是太过重要了!
长安城城高墙厚戒备森严,想要从外部攻陷几乎不可能。唯一的弱点便是皇宫北侧的玄武门,而玄武门偏偏又是整个负责皇宫禁卫的军队驻扎之地,一旦玄武门失陷,叛军可以在顷刻之间涌入皇宫,进而由内而外的占据整个长安城。
当年的“玄武门之变”便是如此,李二陛下凭借策反玄武门守将常何一举占据玄武门,于此设下埋伏诛杀李建成、李元吉,进而占领整个皇宫,控制长安城,逼迫高祖皇帝退位禅让。
房俊颔首道:“如此,某才可以放心西征。”
继而,他环视几人,慢慢说道:“吾等虽分属上下,实则亲若兄弟、志同道合,值此国家危难之际,自当齐心携手、砥砺奋进,创下一番功业彪炳史册,不枉来这人世一遭!”
裴行俭、程务挺、高侃皆备他说得热血澎湃,齐齐起身,单膝跪地施行军礼,大声道:“吾等定将追随大帅,生死相随,不离不弃!”
房俊也豪兴大发,手拍着桌案,高声道:“多少人等着吾等前往河西送死,可吾等偏就要让他们失望!当年突厥狼骑面前,杀气奔腾未能使某变色,漠北冰天雪地之中,薛延陀二十万控弦之士只若等闲,就不信区区吐谷浑能够断了你我兄弟的富贵!此番西征,定要教那些番胡蛮夷知晓大唐虎贲之强横战力,让他们的鲜血和尸骸,铸就吾等炳彪青史之台阶!”
“喏!”
三人轰然应命。
房俊此番话语声音极大,从窗户传了出去,门外的卫兵、来往的书吏都听得真切,登时一个个便觉得一股热血上头,忍不住大喊起来:“以敌寇之尸骸,铸就吾等彪炳青史之台阶!”
声音远远传出,整个军营都沸腾起来。
都是关中子弟,如今敌寇侵略在即,自家主帅却畏敌怯战,连累大家被关中父老嘲笑讥讽,一个个抬不起头来,相比之下左屯卫固然前途叵测,可即便是死了,那也是为国捐躯响当当的汉子!
关中子弟不怕死,只怕被人说成瓜怂,祖祖辈辈抬不起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