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hdk7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玄天魔帝-第三千章萬生篇(二十八)展示-fouzl

玄天魔帝
小說推薦玄天魔帝
“什么玩意儿!”陈长幽嘀咕,有些不爽。
很快。
三日即过。
陈长幽,夜无绝,齐四月,洛河神女,妖龙!
五人一起站在了擂台上,其上道威恐怖,雷霆滚滚!
这是天罚龙王的天罚大道在酝酿天罚之雷!
这就好比古老岁月的纪元灾劫,既有大危险,也是在升华肉身!
当然,这天罚之雷的危险性降低了很多,而且随时都能退出。
而此次五人,谁先撑不住,谁就淘汰!“天罚之雷淬身,严禁施展防御性宝贝。一旦肉身承受不住,必然要停下,否则肉身受到永久性伤害,大道也会随之受损,这将会让你们的修行路为之断绝!”君九桑在警
告。
然后。
“开始!”低喝回荡。
“轰!”
五道黑色雷霆随之落下。
黑雷不绝。
一模一样的五道雷霆直接淹没了五人之躯。
他们浑身一震。
“天罚之雷毁灭肉身的同时,也是在修复肉身,就看谁先支撑不住了!”
“支撑的越久,对肉身帮助越大!”
“我记得最久的一个,似乎是七七四十九天!肉身直接完成一次质的飞跃!”
“我还记得一个倒霉的,升华的太多,直接破入了尊境,取消了书院争霸资格!”
“那是真的惨。”
众人议论,也在观察擂台上的五人。
前期自然很容易就抗住,可这天罚之雷可是会在肉身不断积累。时间越久,淬身越强,但也越难承受!
五人神色如常,凝重的扛着天罚之雷……
对……
凝重……
众人看向陈长幽,嘴角抽搐。
只见这货竟是搬出一张躺椅,大咧咧的躺下,好像在嗮太阳……
“我好想打他!”
众人心中憋了一股气。
“这小子的确欠揍。”君九桑都忍不住嘴角一抽,其他几个院主看陈长幽的眼神也多少有些不善。
“我看他能撑多久!”九霄院主冷哼。
洛河神女几人也看到了,眼皮忍不住一挑。
这得是多贱啊!
他就不怕引起众怒么?
他们无法理解陈长幽的骚操作。
不过他们不知道的是,这在陈长幽看来无比正常。
他的体质特殊,天罚之雷入身的瞬间就是被分解吸收,打他跟挠痒痒似的,实在没什么用。
此刻他躺着已经够低调了,他差点就没忍住拿出些烤肉啃……
而且据说以大道之雷烤肉,味道很是不错……
陈长幽咽了口唾沫,但还是摇摇头:“算了,我忍了,我需要低调一些,现在估计很多人都想揍我了。”
陈长幽想着,自认为低调的躺着。
这总不会让人讨厌了吧……
陈长幽乐观的想着。
不过众人却是越看越气。
连夜无绝都端端正正的在抗雷,你他娘这算什么?
翘着二郎腿,还他娘一晃一晃的……
他们都觉得不揍一顿陈长幽,自己估计都会憋的吐血。
时间…就这般慢悠悠的流逝。
洛河神女四人神色越来越严肃。
随着天罚之雷的不断融身,他们身上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
不论是夜无绝,还是齐四月,脸色都有一些不正常的苍白。
“大道如雷,轰罚其身,百炼之躯,大道自成!”
洛河神女心中想着,知道自己苦苦的压制的境界,将在这场淬身后再难阻止!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洛河神女心中也清楚。
一般达到他们这等境界,破境不再是困难,积累底蕴才是。
接下来他们的修为将开始大跨步!
尊境,祖境,永恒!
他们将很快达到巅峰!
而此次书院争霸的名次,也关乎他们进阶的速度!
毕竟获得名次越高,他们能得到的好处也越多!
“不论如何,四强终归是要达到的。”洛河神女如此想着,忍不住扭头看陈长幽,幸好有个垫背…呃?
只见陈长幽还是悠哉悠哉的躺着,动是不动了,但脸色红润,恍若在瞌睡……
这是怎么回事?
洛河神女满肚子问号,心中更是凝重。
如此下去,岂不是说她也有淘汰的危险。
她看了眼边上妖龙,发现他也看了过来。
两人面面相觑。
指望齐四月和夜无绝支撑不住,这显然不现实,陈长幽又是现在这模样,那么洛河神女和妖龙遭到淘汰的可能性就会大大增加。
“不行,我要撑着!”两人内心都是生出这念头。
而此刻围观的修士也是面面相觑。
陈长幽表现的太从容了,就像真的在嗮太阳。
他怎么做到的?
“不会是嗝屁了吧……”相比陈长幽轻松硬抗天罚之雷,他们更愿意相信陈长幽已经死了。
人群中。
白鸾帝女有些咬牙切齿。
陈长幽越出风头,她无疑越不爽。
“狗东西,最好咽气了……”她忍不住诅咒。
而此刻上方。
几大院主眼含异色的看陈长幽。
他们可不会觉得陈长幽死了。
在他们的感知中,落入陈长幽身体内的天罚之雷竟是如河流汇入大海,翻不起一丝波浪。
这代表陈长幽的肉身完完全全能承载天罚之雷的力量。
“他这是什么肉身,难道天罚之雷都对他不起作用?”几大院主对视,皆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困惑。
“这小子…有些神秘啊。”
直到这时,他们才发现陈长幽很不凡。
毕竟能如此轻松抗住天罚之雷的,是头猪也值得他们重视。
天都院主眼中闪过异色,此刻才想起这是那位连他都看不透的夫子选中的传人。
君九桑也是饶有兴致,很是期待之后陈长幽的表现。
时间不断流逝,一天,两天,三天……
三十天后。
“噗!”妖龙吐血,这是肉身快要扛不住的表现。
而洛河神女也是接着吐血!
很显然,他们已经快要到极限了。
夜无绝和齐四月脸色也是惨白,显然压力很大。
倒是陈长幽,一骨碌爬了起来。
“都吐血了,那就应该快了。”他嘀咕,像模像样的盘膝坐下。
本来洛河神女和妖龙此刻该全神贯注抗天罚之雷,但总归是留了一丝心神注意彼此。
毕竟只要有一人失败,他们就可以不用再拼了命的去硬抗!
但要命的是,恰巧听到了陈长幽的话语。
“噗!噗!”
两人又喷了一口血,不知道是被压得,还是被气得。
“这狗东西!”
“存心是在恶心我们?”
两人心中咒骂。
夜无绝和齐四月也是皱眉。
陈长幽表现的太诡异了!
何等肉身才能在如此强大的天罚之雷前毫无变化?
有几大院主监守,他们可不会觉得陈长幽在作弊。
“还是小看这小子了。”齐四月暗暗后悔之前为何不好好结交陈长幽。
尽管现在三王子看着风光,但其中危险和艰辛唯有他们清楚!
他们必须集结一切可以利用的力量,才能在这场夺位中获得胜利。
而失败的后果,往往是悲惨的!
加入这场战争,很多人便是只能前进,退无可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