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mfc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一九八一年討論-第六百一十六章:爆更推薦-gxr87

一九八一年
小說推薦一九八一年
(感谢“哈哩噜呀x”书友打赏成为盟主。今天爆更一万字,请过往的君子留下推荐票、月票,谢谢了。)
好不容易才结束了通话,可是黄馨、黄颦甚至于黄道舟都有些兴奋。
去美国看看,在此时恐怕是绝大多数中国人梦寐以求的。
以前是不敢想,因为这种机会根本不可能落到寻常人家,即便有机会,如果没有公费报销,绝大多数中国人也拿不出路费。
现在么!以黄瀚家的经济条件,去欧美玩几年都算小事一桩。
黄道舟道:“都说欧美国家多么发达,我早就想去看看了,我可不是为了能够玩玩。
我是真心想看到差距,我要特别留意美国人家安装的空调,我还要尽可能多买几台带回来研究。”
“美国人家使用的空调又不一定是美国生产的,有可能是德国货或者小鬼子生产的!”
“我不管谁生产的,都买回来拆开好好研究。我们的产品需要不断改进,能够把全世界的空调品种买全了才好呢!”
“嗯!你这样做是对的!必须取长补短,不能闭门造车。”
黄馨喜欢关注实质性问题,问道:“我们是挑格莱美奖的那段时间去美国,你刚才好像说了是二月初对不对?”
“嗯!格莱美奖好像不是年年有,大概是两年举办一次吧,我其实也不太清楚。反正蓉儿刚才说了下一次是在明年二月初。”
“应该是春节前后,那时我们正好放寒假,对不对?”
“咦!好像还真的就是寒假期间。”
“呀!太好了,刚才我还一直担心会缺课呢。”小颦欢喜道。
“哎呦喂!八字还没一撇,你们是不是想得太远了。”
“根本不是八字还没一撇,我们家有中美合资的‘华美风’呢,况且我们肯定是自己花钱。”这一刻黄颦无比骄傲。
黄道舟点头道:“对,我们用不着公费,自己花钱,这事儿不难办。”
黄瀚道:“好了好了,现在谈明年二月份的安排为时过早,都十一点多了,赶紧洗漱睡觉去。”
小颦道:“哥哥,好哥哥,你千万要上点心,不能错过这种好机会呀!”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
“不,你要保证,要不然我不去睡觉。”
“行,我保证,保证让你这一两年有机会去美国看看。”
“太好了,我睡觉去喽!”心满意足的小丫头跑了。
黄道舟见两个女儿都去了卫生间,问黄瀚道:“你真的准备让一家子都去美国看看啊?”
“那还有假?况且不带上小颦,她能依?”
“我是怕人太多,签证不太好办。”
“嗯!我其实也不太懂这个,明天问问秦淑洁就清楚了。”
第二天中午,秦淑洁按时打通了电话,得知黄瀚是要了解火腿肠或者腊肠的罐装生产线,准备再弄一个合资公司。
她没有立刻表态,因为她需要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约了黄瀚三天后的中午继续电话联系。
她还说了,用不着多久她就要去香港分公司处理一些事情,届时来三水县跟黄瀚面谈,她还有一件好事情要告诉黄瀚。
原本黄瀚还准备谈谈签证的事儿,知道秦淑洁没几天回来一趟,就没开口,见面时谈更加好。
有了资本的秦淑洁干得不错,这也得益于中国的改革开放。
中国的轻工产品不仅仅价格低,有些其实属于倾销,是国家为了创汇给企业补贴,以低于成本价出口。
因此从中国倒腾轻工业产品卖到欧美的贸易公司都相当好赚。
秦淑洁公司里雇佣的职员、经理经历都跟她差不多,绝大多数中国人,不完全是来自大陆,有香港人、台湾人。
她已经离职两个多月了,原因很简单,打拼七八年,资源吃透了,经验学到了,翅膀硬了呗!
能够调用数千万美金,拥有美国、香港两家贸易公司,员工接近一百人,她已经算得上是个中等老板。
不对,应该是黄瀚已经算得上一个中等老板,秦淑洁一直把她定位为合伙人、懂事、CEO。
因为秦淑洁经常下单,浙省外贸总公司的秦淑珍成为了业绩最突出的经理,今年已经被提拔了一级当上了副总经理正处级。
秦淑洁心不黑,做生意基本上是一手托两家,本着不坑国内厂家的态度。
有时候甚至于告诉秦淑珍底价,或者让秦淑珍告诉她什么价钱能够让国内企业有利可图。
秦淑洁是浙省杭城人,老板黄瀚是苏南省三水县人,因此她的两家公司的货源地尽可能选江浙沪地区。
这样做其实蛮好的,避开了跟珠三角的公司抢客户。
黄瀚知道分寸,不可能让秦淑洁吃亏,秦淑洁代办的生意或者投资,黄瀚给她算百分之十的股份。
但是秦淑洁领导公司赚到的利润就不能这个样子分配,黄瀚主动说了,他出本钱,秦淑洁出力,利润二一添作五。
人都会算账,如秦淑洁这种高智商心里明白得很,黄瀚如此够意思,她也就不矫情了,用心做好生意,多赚回利润,大家都有得赚,蛮好的。
秦淑洁信任黄瀚,得知他有意弄个生产火腿肠的合资公司,没有反对,第二天就开始咨询。
人最是奇妙,黄瀚不仅仅通过两次博彩赚到了大钱,指示秦淑洁调用所有能够筹集的资金入美国股市,并且指令加四倍杠杆做多。
不仅于此,做多哪几只股票还给了大框架。
也就怪了,这半年多,美国股市总体上一路上扬。
黄瀚选中的股票涨幅不同,但是平均涨幅接近三成,直接导致资本翻了倍。
加上四倍的杠杆,秦淑洁股市里的估值以最近一个收盘日计算,已经达到八千多万,属于自己的本金已经达到两千多万美金。
股市还在涨,秦淑洁还在往股市里不断加码,因为黄瀚给出的截止日是八月底,还有半年多时间呢!
秦淑洁服了,也不得不服,她想不通黄瀚怎么做到的,干脆不胡思乱想。
人家既然回回正确,那就不折不扣按照人家的指令操作呗!
说实话,人的本性都是喜欢不劳而获的,即便是睿智的秦淑洁和沈晓蓉,也难免俗。
做生意赚到的利润,相对于在股市里加杠杆赌赢的钱,简直是不值一提。
秦淑洁一直提醒自己保持冷静,可是股市一开盘,她就没法冷静了,仿佛有无数绿票子往自己口袋里飘。
赌对了这一把,足够奋斗一辈子,赌输了也不要紧,全当以前的一切是黄粱一梦。
这段时间秦淑洁简直是五味杂陈,焦虑、烦躁、期盼、期待、茫然,最后都是一次次惊喜。
她有太多喜悦要找人分享,可是天下之大谁是知己?茫然四顾,秦淑洁发现她其实太寂寞了。
貌似只有一个知己在大洋彼岸,因此她决定过年前抽空去三水县住两个晚上,好好跟黄瀚谈一谈,要不然非得逼出抑郁症来。
黄瀚团队都很认真,从首都回来后一直都在利用星期天下午的时间彩排,其余时间当然是认真学习。
沈晓蓉没有特意给张春梅打电话,她让黄瀚代为问好,把她组建的乐队将要角逐年度大奖的喜讯告诉张春梅。
星期天下午,黄瀚在大礼堂把下午的排练内容布置好了后,喊来张春梅,俩人走在几乎没有人的操场上。
冬日温和的阳光照在身上,让人觉得暖暖的。
黄瀚把沈晓蓉的近况跟张春梅讲了,张春梅很高兴,一脸向往,估摸着她特想能够去美国看看。
这一刻黄瀚心里打鼓,因为原本轨迹的张春梅应该是考上了国内名校,后来分配到省城工作。
她具体上了哪所大学、学了什么专业,后来干什么工作黄瀚一无所知,但是知道她肯定没出国留学,这些支离破碎的信息应该来源于萧蔷。
因为还有联系并且来往密切的小学同学只有萧蔷一个。
那时哪曾想到还会重来一回,会成为张春梅最要好的朋友,因此根本不关心张春梅的情况。
家庭聚会时萧蔷偶尔提起在外地混得不错的同学,黄瀚从来没有刨根问底。
原本轨迹,张春梅仅仅是跟沈晓蓉认识而已不是朋友,后来沈晓蓉干嘛了,张春梅肯定不太清楚。
如今发生的改变太多,沈晓蓉的情况她一清二楚,从张春梅眼中流露出的神情,从她不服输的性格判断,这个姑娘恐怕存了出国留学的心思。
“班长,你是不是特羡慕沈晓蓉啊?”
“想听实话吗?”
“我们之间还需要假话、客套话?”
“我其实最信任你,跟你说的话比跟我两个哥哥都多。”
“我比你大一个月,也是你的好哥哥。”
这话一出口,黄瀚恨不能抽自己,用词不当啊,“好哥哥”太容易让人误会了。
“我心里一直是这么认为的。有你在身边,我总是觉得安心,做什么都觉得有意义。”
黄瀚其实有些尴尬,也有些后悔,刚才应该叫上萧蔷或者成文阁跟着,两个人单独谈话真的不太好。
他连忙补救道:“我不仅仅跟你两个哥哥一样,还有点父母心,真心希望你好,最喜欢看到你有大出息!”
“咯咯……,我知道,就是那种如父如兄的感觉。”张春梅面孔有些红,说这种话时很害羞,偏过脸不敢和黄瀚四目相对。
额!绕来绕去怎么绕不出来了,貌似越描越黑呀!
黄瀚郁闷了,干脆岔开话题,道:“提起沈晓蓉你总是一脸向往的表情,你是不是也想去美国留学呀!”
“嗯!我一定努力,考上大学后还要加油,我要争取公费留学!”
“公费留学不太容易,不是努力就能成功的。”
“我知道,但是努力总会有希望呀!”
“你就这么在意能否留学?”
“嗯!应该是梦寐以求。”
“其实以你的成绩,去美国留学不太难,我可以帮你圆梦。”
“真的吗?”
“这不算啥,自费留学只要找得到担保人,能够被人家的大学录取就差不多了!”
“自费留学?我家哪有可能出得起那么高的费用?”
“没关系,这钱我帮你出?”
“那怎么成?又不是几百几千块,有可能是几万美金呢!”
“十万美金对于我来说都不是个事儿,只要你需要随时拿!”
张春梅貌似心里更加欢喜,但她是骄傲的,她拒绝道:“我知道你对我好,但是我不要,我要靠自己。”
“你呀!你!咱们都不是孩子了,要懂得审时度势,我认为顺势而为、借势而为、顺水推舟都是你要认真学习的!”
“咯咯……,又来说教,但我就是喜欢你这样。你继续说吧,我爱听!”
小姑娘心情特好,走着走着不知不觉就紧挨着黄瀚。
她是矜持的,可不好意思主动来挽黄瀚的胳膊,也不可能跟黄瀚手牵手,以前好像经常手拉手,记忆太遥远了,那时他俩还是小学生。
“我不是爱说教,是真心实意教你学会变通,大领导还经常说遇上红灯绕道而行呢!”
“可是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能花你的钱去留学呀!”
“你太傻了,投资是可以获得回报的,举个例子,我借钱让你去留学了,你学成后肯定能够挣美元,然后你就可以把借我的钱还给我。
你心存感激,肯定特希望帮到我,于是乎,你竭尽全力帮我家把产品卖到欧美去,我家赚得盆满钵满,我哪里吃亏了?”
“咯咯……,你的口才我是知道的,反正不管怎么说,都是你有道理。唉!可惜我已经不是小学生、初中生,不那么好骗了。”
“我哪里欺骗你了?我有过欺骗你的不良记录吗?况且我干嘛要欺骗你?我图什么?”
“你其实经常骗我……”
“我真的没有?”
“你能不能把我的话听全了?你这个样子,都有点像陆瑶了。”
张春梅提到陆瑶,黄瀚立刻不一样了,变得严肃起来。
“你怎么了?”
“我认真听你说话,并且准备做出解释!”
“咯咯……,你用不着解释,从你说得天花乱坠,非得退给我买“双肩包”的几块钱开始,我就知道你那是善意的谎言。”
“啊!那时你才是个三年级小学生,就学会装糊涂了?也太早熟了吧!”
“唉!我特希望还是小学生,还和你手拉手唱《绒花》,可是恐怕永远都做不到了……”
这一刻张春梅不由得悲从中来泪水模糊了双眼。
黄瀚被触动了心弦,此刻还能说什么?
“世上有朵美丽的花,那是青春吐芳华……”他轻声吟唱。
张春梅跟上了节奏,同唱:“……世上有朵英雄的花,那是青春放光华,花载亲人上高山,顶天立地迎彩霞……”
这一刻的黄瀚仿佛又回到了从前,所有一切都在重演,那昏黄的路灯下,瘦骨嶙峋的姐姐、妹妹,穷困潦倒的父亲……
“我要做强者,我要顶天立地俯视人群,我一定要去美国留学。”张春梅这一刻又昂起了骄傲的俏脸。
忽然间黄瀚觉得手中一紧,那是张春梅伸出柔软如棉的柔荑主动拉着黄瀚的手。
不能,我已经是过了却道天凉好个秋的心理年龄,明白了生活重点,哪能轻许诺言,哪能乱背感情债?
他假装挥舞手臂做慷慨激昂装,轻轻挣脱张春梅的手,道:
“世界很大,我们很藐小,趁着青春年少好好读书,你是最睿智的,善于学习,如果能够去美国留学,将来肯定能够大有作为。
贫穷只是暂时的,你以后会拥有百万千万亿万财富,真的用不着介意在你最需要钱的时候,我给了微不足道的帮助!”
情不自禁的张春梅不知怎的就忽然间跟黄瀚手拉手了,一直觉得脸上发烧,正有些不知所措呢,此时好像得到了解脱,终于能够轻松面对。
她道:“你真的认为我去留学会更加有出息?”
“肯定啊!你如果愿意,高中毕业就可以去美国读大学。我可以托人帮你找担保人,保不准你也能考上沈晓蓉读的哪所大学和她再次成为同学呢!”
“这,这,我做不了主,我要问问我妈妈。”
“恐怕你妈妈舍不得你远渡重洋呢!”
“嗯!肯定是这样,唉!也只能想想了。”
“那不一定,反正时间还长着呢,你经常跟你妈妈讲出国留学的好处,估摸着你妈妈就能松口。”
“我肯定要征得妈妈同意。”
出国热方兴未艾。黄瀚少年时就听过太多有关于欧美的传说,应该就是八十年代中期。
出国后过的所谓苦日子就是天天得吃鸡肉,这样的故事在全中国流传,不知道多少肚子里没什么油水的老百姓听得直流哈喇子。
向往欧美,渴望出国的年轻人多不胜数,相信张春梅妈妈为了女儿的前途,会忍痛割爱的。
俩人在操场上又转了三圈,黄瀚说了不少.
绝大多数是劝张春梅用不着介意自己借给她出国的学费,并且告诉张春梅,仅仅是出版专辑赚到手的钱就足够承担三五个留学生的费用。
留学取得学位后,机会倍增,以张春梅的智慧肯定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想要还自己的人情对于一个强者来说轻而易举。
想想六年前,自己卖茶叶蛋时,在场的几百人有谁会想到今时今日?
一句话可以总结黄瀚的长篇大论“莫欺少年穷,终须有日龙穿凤,唔信一世裤穿窿。”
反正结果很好,张春梅想通了,愿意接受黄瀚的帮助,只不过担心父母难以接受这么大的恩惠。
黄瀚胸有成竹,认为这些事难不倒他,只不过现在为时过早。
表态到时候他会找张春梅父母聊聊青春、谈谈理想,给他俩树立科学发展观。逗得张春梅笑弯了腰。
俩人刚刚进了大礼堂,萧蔷立刻跑了过来,道:“你俩没意思啊,出去这么久也不叫上我,你们干嘛去了?”
黄瀚团队排练总能吸引很多本校观众,那是因为郭校长叮嘱过门卫,闲杂人等星期天进不了学校大门。
只要来看彩排的同学们自觉不随意喧哗,老师基本上不驱赶。
今天大礼堂里恐怕得有四五百同学,绝大多数是高一、高二年级的同学。
杜佳以前都会来看黄瀚排练,但是这两次没来,因为高三年级到了冲刺阶段,时间更加紧。
黄瀚道:“我们没干什么,聊了聊沈晓蓉。”
“是不是沈晓蓉给你打过电话了,她最近好吗?”
“好,她也组建了一个乐队,参加了一个颇有影响力的大奖赛,已经杀入决赛圈,如果能够拿得到名次,奖金就应该超过十万美金。”
黄瀚其实根本不知道有没有奖金,也不知道奖金究竟是多少,想来资本主义美国的大奖赛,给的奖金不会太寒碜,因此随口说了句“超过十万美金。”
“妈呀!十万美金,那该是多少钱呀!”
很明显萧蔷根本不知道美元的汇率,也没听说过美元的黑市价,只知道美元值钱,根本不知道究竟值多少钱。
萧蔷这一嗓子吸引了所有的同学,于是乎,大家议论纷纷。
几个女同学拉着张春梅细问究竟,成文阁和钱爱国、王宇等等男生也特别感兴趣,追问黄瀚那是个什么大奖赛。
然后钱爱国就得出结论,如果沈晓蓉的“伙伴乐队”能够夺取第一名,奖金恐怕超过一百万美元。
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儿得到的结论,有可能钱国栋在家里吹过有关于欧美发达国家的大牛逼。
反正不是黄瀚说的,但是黄瀚也没有否认,因为这还特么的有可能。
会不会导致原本轨迹根本没有选择留学的同学,发生了改变?这真的没法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