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zgcd人氣言情小說 《主神再啓》-第八百七十三章 金身入滅讀書-uzp9n

主神再啓
小說推薦主神再啓
九州大地,自六年前大延山之变过后越发风云动荡,六个月之前形意门传缴天下,整个九州风气一清,正当所有人都觉得可以告一段落的时候,幽凉之地再燃战火。
天神宫固然没有形意门一般的先天精骑,但是乌侯也带回了一鼎北海之灵,天神宫数百年积蓄下来的妖兽高手不在少数,配合北海之灵,拉扯出一支上万一流武者组成的大军还是可以的。
而摩尼寺虽然也有一鼎北海之灵,但打着细水长流的心思,之前也没有想到会有势力来挑战他们的地位,加之天神宫大军久经战阵,而摩尼寺人马惯于和平,故而战事突兀之间,摩尼寺在大军方面吃了大亏。
元月初九,天神宫人马冬日出兵,幽燕二州并大草原三路齐发,直取凉州三郡之地。
元月十二,天神宫大草原北路大军攻破凉州‘黎凤郡城’,摩尼寺死伤近二十万人马,天神宫损失不足一万。
元月十八,天神宫大军破天谷关,三路大军合流,战火燃至戎州之地,摩尼寺百万大军死伤惨重,不敌溃逃。
二月初二,凉州大半之地尽皆倒在天神宫铁蹄之下,摩尼寺高层只得尽其兵马聚于戎凉二州边境之地,拱卫他们的祖地摩尼寺。
天神宫方面,集结青州、幽州、大草原三地数十亿子民中的绝对精英,再加上早已被收复的西域中兵马,共计一百五十万大军。
更有裴三、天神‘苏蒙特’、剑宗李朝、兽王乌侯、裴浩、西域王‘图赞克’等诸多虚境强者,摩尼寺的虚境固然不少,但无一人是裴三敌手,军队也不怎么顶用,被人用极短的时间平推到了老巢摩尼寺。
这一次出兵戎凉二州,天神宫却并未像是占据幽凉一般苦心经营收拢民心,不求占领城池,不求统领子民,天神宫大军像是尖刀一般直取摩尼寺。
大军沿着最短的路线,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一路上接连攻克六大关卡,就算攻克下一些关卡,也不留驻军,而是所有大军继续前进。
二月初二,龙抬头,天神宫大军兵围摩尼寺山下,被打的溃败而逃的摩尼寺百万大军也在更外头集结准备围杀天神宫。
“奇了怪了,这天神宫这一路只是冲杀,击溃了关卡也不驻守,一路攻克阻碍直接杀向摩尼寺。”
“这看样子不像是争夺地盘,反倒像是在找摩尼寺的和尚报仇啊!”
“话说天神宫和摩尼寺什么仇什么怨,这个时候还这么干!”
……
天神宫和摩尼寺的争端之战自然吸引了很多高手前来,大家伙都是在议论着到底是怎么回事,天神宫的反常行为实在是让人不解。
“这天神宫真心过分,也不看看什么时候还要挑起争端!”
“摩尼寺一向与人为善,怎么可能主动挑衅!”
“对啊对啊,这些草原蛮子真心不讲道理,南方那还有一头饿虎,他们居然还胡乱开战!”
……
大部分人只是感兴趣,但也有些不同的声音,尤其是禹皇门和嬴氏家族的一些人,不是他们多喜欢摩尼寺,而是他们害怕了。
摩尼寺在之前被誉为天下第一宗门,他们三大至强势力一向并称,虽然不爽但也清楚摩尼寺的实力却是最强,因为都出身于至强者先辈,这三大势力之间虽然互有竞争但也暗自默契。
不过现在,九州局势完全失控,形意门和天神宫相继崛起,先后将他们的布局打的完全崩盘,现在更是天神宫也有了危险。
需要知道他们三大至强势力一直保持着‘金身’,这样子才能超然与高高在上,现在摩尼寺危险了,一旦真的被打爆了,那么接下来不就轮到他们禹皇门和嬴氏家族了,这些人害怕这种局面出现,当然是心急如焚了。
不过会在这里放言厥词的,基本都不会是高层人物,他们的想法压根不会有人在意,所谓的指点江山,不是就讲两句就能解决问题,不论是天神宫还是摩尼寺,既然开战了,那么事情就没那么好解决。
天神宫一百余万大军兵围摩尼寺,而摩尼寺为了救回祖地,集结了手头可以调集的全部兵马,就连戎州的一些重要关卡都放弃了,总兵力还在天神宫之上。
二者的大军加起来快有五百万之众,这么多的军队兵马,一天人吃马嚼都是个天文数字,但是对峙的双方却没一个有退兵的意思。
纵观九州之地,摩尼寺和天神宫,一个经营戎凉二州之地数千年,一个占据幽燕、西域与大草原等地,掌控疆域堪称天下之最,更是经营了至少百年以计,兵马数量上来说,就算是现在占据三州的形意门也没法和他们比。
戎州的凉州交界之处,有一连绵的山脉,摩尼寺便是建造在其中。
摩尼寺,自至强者‘释迦祖师’开山创门经营数千年以来曰益兴旺,作为整个九州大地上最大的寺庙,整个摩尼寺平时往来的僧人就有近百万之多。
整个戎凉之地,尽数是佛宗乐土,在此二州之地,道门炼气之道无法发扬,唯有佛宗的炼神之法无比兴盛。
掌控偌大戎凉二州的,是佛宗摩尼寺大量的俗家弟子精英,如今为了保卫祖地,这些精英带着无数兵马而来,光光摩尼寺的山门之外,就有足足六十万精英子弟,近百万出家的僧人,数量不下于天神宫此次动用的全部大军。
初春的清风之中还带着丝丝寒意,摩尼寺山门之下,成环形分布驻扎的浩浩荡荡,仿佛海洋一般看不到尽头的钢铁军队,这宛如无尽海洋般的军队便足以让人感到窒息。
人一过万,无边无际,而在眼前这一片土地上,两大势力近乎五百万的人马就挤在狭小的山脉内外,早在二者对峙之前,摩尼寺所在山脉内外的所有野兽妖兽,早就被惊得跑光了,如今这一片区域之内除了军队人马,再无其他生灵。
摩尼寺所在山脉的一座座山头上,大量手持兵器的僧人们,而一个个天神宫精锐整齐挺拔,充斥着铁血意味。
双方对峙着,先天高手不敢开口,就算是虚境也没谁说话,所有人都等着今日的正主开口。
“好家伙,这么多人,打起来有意思了。”
“话说我这这辈子,也没看过这么多精英的厮杀,有意思,有意思。”
“这么多人真的打起来,那就是一个血肉泥潭啊!”
……
一个个虚境强者仿佛仙神一般居于云端天顶,有本事的自己飞,没本事的抓不了妖兽,控制头巨型飞禽也还能够做到的,这下边的百万大军他们看了也是发颤,实在是不敢待在下头。
各方势力的虚境强者,乃至于一些闲散的虚境强者一一到齐。不管是势力强的嬴氏家族、禹皇门、形意门,还是势力偏弱的万象楼、归元宗,甚至于还有包括李航在内的三位闲散虚境强者。
一群虚境强者在一起,彼此交谈,滕青山和武长老二人一路,滕青山坐在紫龙之上,而武长老则是抓了头巨鹰,不过是临时抓捕的,交流不了纯以武力慑服,有些不怎么老实。
滕青山的身边,神兽不止一头,不止不死凤凰和六足刀篪,甚至连妖龙紫淅和金色龙龟也来了。
诸葛青和诸葛元洪在不死凤凰小青身上,而李珺则是坐在紫淅之上,她天生与兽有缘,众多的神兽最喜欢交流的就是她了。
滕青山的这般神兽拱卫自然是吸引了众多目光,而武长老和他待在一起那是坐立难安,他脚底下那头巨鹰要不是有他护着,早就瘫软的不成样子了。
“滕青山来了,那一位呢!”
禹皇门和嬴氏家族的人在交换着眼神,他们很想知道古盛的想法到底如何,要说天神宫这一次攻伐摩尼寺没有形意门的默许,打死他们都不信,可为什么天神宫和形意门会达成共识,他们现在最想知道的就是这个。
大日高悬天空,大地之上的无尽大军和众多山头中的无尽僧人依旧沉默对峙,就连观战的虚境强者们都有些不耐了。
就在这时,天神宫一方腾空一道身影,裴三一袭淡黄长袍,立在天神宫的雷电神鹰之上,他的弟子李朝、苏蒙特和乌侯等人远远在后,各自坐着一头金丹妖禽。
“从今往后,九州大地,再无摩尼寺!”
冷漠的声音,回荡在天地间,响彻在天神宫和摩尼寺每一个人的耳边,裴三的态度异常坚决,听着便是让人感受到了他内心的坚定,这使得禹皇门和嬴氏家族的人异常不解,不知道为什么这二者之间就这么不死不休了。
“裴三,我摩尼寺和你无冤无仇。事情说清,再打不迟。”
五名紫袍僧人,一个个都飞行在半空,发话的正是少年僧人‘凡空’。
摩尼寺一方真的是憋屈的很,这天神宫无缘无故就打过来,现在一句废话都没有,直接就准备攻打,还放出那般狠话,摩尼寺真的是一头雾水。
“传我令!”
裴三看也不看摩尼寺众多虚境,冷漠发声道,“进攻,踏平摩尼寺!”
包括众多虚境在内,天神宫一方顿时传来震天的应诺之声。天神宫大军各个阵营都传来下令声,浩浩荡荡的大军,就仿佛决堤的洪水朝摩尼寺冲去。
天神宫出动,摩尼寺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仿佛浪潮一般的喊杀声响彻山脉,整个大地宛如颤栗了。
天神宫大军和摩尼寺僧人僧兵们刀剑,鲜血抛飞,血肉成壑,血腥疯狂的大战就此展开,这一刻包括是众多虚境也在在以命相搏,双方交手的虚境加起来超过了十人,乃是九州乱起的第一次虚境混战。
“裴宫主,佛宗圣地,你休得放肆。”
一道恢弘的仿佛响彻在每一个人脑海中的声音,远处山头的摩尼寺禁地之内,一头虚境层次的神兽金翅大鹏展翅而出,极速俯冲而下。
金翅大鹏的背上,一名赤脚黄袍好似普通苦行僧,全身却是隐有金光环绕,禅音随身,一出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哈哈……”
裴三却是发出张狂的大笑,脚踏雷电神鹰迎了过去,雷电神鹰和金翅大鹏在半空交错而过,而在它们碰撞之前,裴三和赤脚黄袍僧人同时跃起率先出手碰撞。
一道模糊金色光芒四射开来,模糊的金色手掌令裴三整个人朝地面抛飞而去,黄袍僧人则是落回金翅大鹏背上。
雷电神鹰立即划过一道弧线,半空当中截住了裴三,裴三略有些狼狈落在神鹰背上,翻身再次站起盯着这个僧人。
“金身佛陀,但你还是要死!!!”
裴三冷笑一声,神情越发激动,直接动了真本事,整个人气势一变,类似古盛十大神形的万兽之道施展而出,一头暴猿仰天怒吼。
“虽然不知裴宫主为何这般了解我佛宗之法,但既然裴宫主一心寻死,那贫僧便是以先人佛法,送裴宫主一程!”
裴三身后那高大的黑毛神猿虚影发出滔天的怒吼,而他对面的黄袍僧人脸上金光隐隐,右手掌掌心竟然凝聚成一个金色‘卍’字。
“秃驴,给我去死!!!”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所有人都是万分不解,裴三像是发疯了一般冲向这个僧人,动用各种各样拼命手段,两大洞虚的血肉横飞,鲜血如雨,骨裂之音不断响起,拼命的裴三最终一掌刀将这黄袍和尚枭首,而他自己的伤势也极端可怕。
“哈哈,哈哈,了原,你终究是死在我手上。”
裴三全身染血,衣服早就破裂,狰狞盯着远处抛飞的头颅,但他还没有放过对方,冲去一掌抓住了原还没有死透的脑袋,告知了对方一个名字之后,在了原头颅的悲愤怒喝之间,他以五指将这个头颅彻底贯穿,终结了这位前世师叔的性命。
摩尼寺洞虚强者了原,临死之前怒目圆睁,被人五指贯闹提在手上,可谓是这么多年来死的最惨的一个虚境,所有见证这一幕的人都有些唏嘘,摩尼寺藏着这个洞虚这么多年,这才刚出来第一战就被灭了,实在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