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zix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李朝萬古一逆賊 起點-35.規劃仁川大都市看書-rinpz

李朝萬古一逆賊
小說推薦李朝萬古一逆賊
清使万复和崇贵带着超过二百驮的礼物,美滋滋的离开了汉阳。洪景来命李书九这个保王党做遣清谢恩使,顺便把这位立场转向反对洪景来的大喷子赶得远远的。
偏偏现在李可以信用的保王党以及保守派分子还真不多,他的王叔李书九还真就是他少有的几个可以托付的人。护送清使,并且去燕京谢恩的事情,李还真就信任李书九,觉得别人不一定尽心尽力。
毕竟当初李书九那可是仗剑守护宫门,亲自搀扶着李登上昌庆宫明政殿的宝座,又是第一个带头山呼千岁,恭迎李继位的大臣外加李氏宗亲。李连他都不信用的话,也没什么人能信用了。
真好,耳边又可以安静几天!
量他李书九也不敢坏了李的大事,洪景来拍拍李书九的手,就把人给送走了。别提笑的有多开心了,就差鼓掌了。
李带头回宫,车架鼓吹好不热闹。洪景来就随侍在车架旁边,另外一边的是李尚宪,作为另一名保王党兼实权保守派,李把这位也是当成臂膀一样的人物。
“主上,现在京城街面市容甚好,但是尚需接济钱款,才可维持,还望主上能自内需司规划善款,整备街道。”洪景来边走边搭话。
“确实一直那般脏污有碍观瞻。”李点头,他小时候也在汉阳生活过,对于那个肮脏的市容环境有很深的印象。
现在好不容易因为迎接清使,把这茬子事情给办成了,要是因为后续维持乏力,就又荒败下去,就太可惜。李自己也不愿意活在满是垃圾和臭气的城市里,但是这毕竟要花钱,所以他还是犹豫了。
“不过是雇募百十个隶役,委实花不上几个银钱,也是一桩善政。”李还在犹豫,到是李尚宪帮腔了一句。
他和洪景来毕竟是一道反正打出来的队友,虽然因为身份的不同,在某些方面有些意见相对,但是根子上还是属于政治上的友善者。不是触及到根本利益,或者伤害到李王统治的事情,李尚宪一般都是持同意或者默许的态度。
“也是,洪卿可委人写了条陈送来,大致有个开销去处。”李点头,这基本就算是答应了。
“臣也已经命汉阳府和工曹,整备城内的沟渠,既可收防火之效,也可做排水之用。全赖主上的英明!”洪景来不介意嘴上拍拍李的马屁。
“哈哈哈哈哈哈,都是诸位辅佐。”李那是今天心情好,办啥都开心。
几个人这便把汉阳城的这桩事情给敲定了,这便是势道政治的某种好处,朝廷上大事小情几个人点头,就等于大半个官僚系统的点头。
这边洪景来管汉阳市容问题,那边赶到济物浦的林尚沃,正准备开始大展拳脚。与早就相熟的李禧著见了面,两个人把臂言欢,边走边谈。
已经被起复,任命为三道水军都统制使衙门判官的丁若镛,为林尚沃介绍他对新仁川府的规划。从石岩里迁移来的仁川府衙门,要就近设立在港镇。整座城镇就不再设置什么城墙之类的东西了,反正有李禧著的水军驻扎,就冲那几百门大炮,也是出不了事情的。
至于城市的规模,按照丁若镛的估计,很有可能会超过十万人!
“不!丁判官要按三十万人丁的大城来设计!”
林尚沃比丁若镛的胆魄大多了,他是要在仁川大干一场的。不仅要设立官办仁川纺织所,还要设立其他大大小小的官办事业,并将仁川作为对请贸易的新节点,直接对接清国商贸发达的扬子江流域。
这不仅会使得商业人口逐渐增加,依附于官办工商业上下游的各类行业人员也会大大增加,到时候还要从南道地方招募足够多的造船工匠和木匠,在仁川搭建船坞。少说这也会聚集数千名工匠,拖家带口的,又是三五万人。
“三十万人的大城!”丁若镛有些难以置信。
要知道这时候的汉阳,也不过就是三五十万人的城镇罢了。这还是因为数万兵士及家属,数千家两班户及其奴仆户,都在汉阳的缘故。一座小小的贸易港口,能够在未来发展成十万人口的城镇就已经是丁若镛认为的极限了。
只不过这两个人都算错了,将来的仁川会是一座人口三百万以上的大城市!
“未来人口可能会更多!”林尚沃到是充满了信心。
“这……”丁若镛转头看向李禧著,两个人最近搭档,丁若镛知道李禧著是个有本事有决断的人,也比较相信李禧著。
“都按林参判的话去做!”李禧著既是相信洪景来的用人,也是相信林尚沃的眼光。
做生意这个事情,有时候带一点“好高骛远”,也许不是什么坏事。要是不带有一点冒险和赌博,全都想着按部就班的吃现成,那生意做不大。
把丁若镛送走,李禧著排开闲杂人等,站在正在大兴土木的码头上,指着处处动工的各项建筑和形形色色的劳工。
“老弟这次来,想来是一定有任务的!”
“洪大哥允了我五万两,前来创办纺织所,并联通对岸清国扬子江的贸易。”两个人私下聊,就不必要打什么官腔了。
“纺织?”李禧著到是一直往日本倒卖清国进口来的丝绸。
但是对于实际的整个纺织行业,没有什么太深入的了解和参与。他们莱商主要是做清国和日本之间的二道贩子,仗着日本闭关锁国,禁止本国的商船出海,这生意已经赚了二百年了。
不过近来嘛,二道贩子越来越不好做了,日本自己已经开始走上殖产兴业的道路。能不进口就不进口,能国产就国产,这钱越来越不好挣了。
包括柳成用在内的莱商上下,此番举商团投靠洪景来,未必不是想要通过这次风险投资,给贸易量日益萎缩的莱商寻一条新出路。
“纺织这事小事,来前洪大哥吩咐我,与你商谈创办国立中央收兑储蓄所的事情。”林尚沃掏出一封洪景来的手信。